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4189|回复: 70

[文本批评] 臧棣:余秀华写得比北岛好一文以及上官之转发我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9 13: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个人并不赞同阅读评点诗歌时,要把诗歌文本和诗歌作者分开,否则就有人身攻击之嫌这一说法。从历史实践来看,这种说法是无法成立和自欺欺人的。试问,谁能离开梵高其人欣赏理解他的作品,并写出恰如其分令人信服的观感?谁能脱离开朦胧诗时代那个时代大背景、诗人们各自的性格阅历,而精准解读他们的作品?所以,离开作者而试图解读其作品,只能是找寻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缘木求鱼的笑谈。

我不喜欢臧棣、上官南华二位诗人的作品,因为我觉得,这二位属于“戴着面具写诗”的伪诗人范畴。他们的诗歌中,或许尚不乏精彩的语句,甚至精妙思想的鳞爪,当然,剥离那些虚头八脑花里胡哨的技艺语句包装之后,更可能留下的,只是逢迎和谄媚,就连连带的思想也蜕变成别人早已咀嚼过几百顿的馍馍。

他们的诗歌之中,最缺乏的,是”性情“。不见性情,美人无脑。这是夙夜梦寤、寻章摘句,用尽天下的词句,也无法掩饰的。---------诗歌本是言情言志之所属,读此类作者的诗作,却完全读不到这些,只能读到一些花花绿绿的组词造句,没心没肺的或许是独创的弯弯绕,今天如此,明天如彼的毫无立场。好看也许还好吧,见仁见智,而读罢则罢,再难回想起其中的任何一句。如此如此,而已而已。

臧棣评点余秀华,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余秀华写得比北岛好!表面上,带着奖掖后进的激励意味,可余秀华今时今日,还用得着他臧棣奖掖激励吗?雪中送炭的时机已过,难道这是想锦上添花吗?显然,也不是。北岛乃是朦胧诗时代公认的最杰出的代表诗人,臧棣拿一个比北岛小了近三旬的后起之辈与之比较,真正的用意,恐怕只有臧棣自己知道。论坛中的很多诗歌作者,因为年龄眼界之所限,知道北岛的,恐怕不多,杨炼倒是尽人皆知----------为何不以余秀华比之杨炼呢?其中真味,在下不敢妄言,是否是想颠覆“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这个次序呢,也未可知。

想起江青在文革后接受审判时的狂吠:我就是XXX的一条狗,XXX让我咬谁,我就(才)咬谁。又想起,“大诗人”郭沫若文革前后的堕落之演,想起这位“戴着面具写诗”,诗歌中了无些许真性情的前辈。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我向来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国人。----------我想,如果时地易之,某一处悬以重赏征集诗歌,附加条件是,须彻头彻尾地批判“杨师”的诗作,题目约略是《杨拼命鼓吹诗歌语言西化给汉语诗歌带来了千年大倒退》、《杨的诗歌作品假大空话堆砌超越文革大字报已成诗坛不二之怪相》云云,最先于其他人跳将出来的,必是西门上官之流。就此,画家陈丹青深刻地阐释道:“中国人的信仰,就是活着。去他妈的信仰,活着再说。”

这些人未来贡献给“杨师”的炮弹,将比今天发射给北岛的还要猛烈。较之他人,也更决绝更彻底下手更黑。

1937年始,到何时,到哪里,这都是一群衣冠楚楚的家伙。衣冠XX。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4-9 14: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4-9 14:46 编辑

“北岛乃是朦胧诗时代公认的最杰出的代表诗人。”论述合理。参读了你的两条诗句。挺好。

【火】凋焰。
参读:“披一身幽幽的火焰”(北网诗人星星变奏曲《白马奔腾》)
【鱼】睛冰。

参读:“我视野泛白,”(北网诗人《星星变奏曲《死亡,死亡》)
 楼主| 发表于 2015-4-9 15: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斗 发表于 2015-4-9 14:42
“北岛乃是朦胧诗时代公认的最杰出的代表诗人。”论述合理。参读了你的两条诗句。挺好。

【火】凋焰。

哈哈。“仰头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阁下不妨参读一下这诗句。
发表于 2015-4-9 16: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4-9 16:56 编辑
星星变奏曲 发表于 2015-4-9 15:23
哈哈。“仰头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阁下不妨参读一下这诗句。

“披一身幽幽的火焰/我视野泛白“。参不了。
发表于 2015-4-9 18: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5-4-9 18:16 编辑
北斗 发表于 2015-4-9 16:55
“披一身幽幽的火焰/我视野泛白“。参不了。


  不才来参读,学写三字诗,体会三字诗之神奇,并向三字诗创造者北斗兄致敬,也有请吾兄教正:

【命】自慧
  参读:“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李白)


  此作,赠三字诗创始人北斗兄。

              ——钢克,2015. 4. 9,18:16.


发表于 2015-4-9 20: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4-9 20:44 编辑
老钢克 发表于 2015-4-9 18:12
  不才来参读,学写三字诗,体会三字诗之神奇,并向三字诗创造者北斗兄致敬,也有请吾兄教正:

【 ...


上文中有一话是这样的,“他们的诗歌中,或许尚不乏精彩的语句,甚至精妙思想的鳞爪,当然,剥离那些虚头八脑花里胡哨的技艺语句包装之后,更可能留下的,只是逢迎和谄媚,就连连带的思想也蜕变成别人早已咀嚼过几百顿的馍馍。”,这说明了什么?就是,他们都没在心理上建立起自己的诗心理体系。个别诗句或许是自己的,但整个的诗想、诗意的框架却是别人的。这样的写作,最后是掌握不了世界的,这种掌握,不是那种说了算的意思,而是一种心理上的稳定。对于我来说,或许就是这种状态。还是爱因斯坦说得最契我心。他用物理的方法探索世界,说明他的对象的本质,创立了相对论,其实整个的相对论,就是几页纸。那么,对于他来说,目的是什么?不是功利,不是好奇,不是与心灵无关的理由,而是,他说的最透彻,是这样的,一种是消极的,“首先我同意叔本华(Schopenhauer)所说的,把人们引向艺术和科学的最强烈的动机之一,是要逃避日常生活中令人厌恶的粗俗和使人绝望的沉闷,是要摆脱人们自己反复无常的欲望的桎梏。一个修养有素的人总是渴望逃避个人生活而进入客观知觉和思维的世界;这种愿望好比城市里的人渴望逃避喧嚣拥挤的环境,而到高山上去享受幽静的生活,在那里透过清寂而纯洁的空气,可以自由地眺望,陶醉于那似乎是为永恒而设计的宁静景色。”,一种是积极的,“人们总想以最适当的方式画出一幅简化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于是他就试图用他的这种世界体系(cosmos)来代替经验的世界,并来征服它。这就是画家、诗人、思辨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所做的,他们都按自己的方式去做。各人把世界体系及其构成作为他的感情生活的支点,以便由此找到他在个人经验的狭小范围理所不能找到的宁静和安定。”唐代诗人岑参,有一句诗,是这样的,“集诗应万首,物象遍曾题。”我创造三字诗,就是追求这种效果 。现实是纷杂的,物象、人象纷呈,怎样在这纷乱的世象中保持稳定。对于我来说,就是去写它,写它,就是掌握它,但却透着自己的心理学和诗学。我不能在一首诗中把那么多的物象都写出来,但我可以个个击破。三字诗,你会发现,基本上都是写物象和人象的,物象会多一些。我的三字诗的题目不可能全是“人”字。其实,“人”,这个字最不好做题目,因为人会变的,看着就觉不可靠,人本身有思想,而不像那些对物象的描写,你可以更随意一些,加入自己的诗艺。比如,上面的两首诗,题目都是物象,“火”、“鱼”,写它们的状态,就是“凋焰”、“睛冰”,我们眼睛看到的是它们,心里看见的却是我们自己的或许某一个时候或某一地点时的状态。三字诗是很小的,与那些长诗相比,可以说到了没有。对那些小的物象的把握,看似简单,其实也必须在自己的诗心理学框架内把握,符则收进来,不符则剔出去。对三字诗的这种简单性,我还觉得爱因斯坦说的进我的心,“物理学家对于他的主题必须极其严格地加以控制:他必须满足于描述我们的经验领域里的最简单事件。企图以理论物理学家所要求的精密性和逻辑上的完备性来重现一切比较复杂的事件,这不是人类智力所能及的。高度的纯粹性、明晰性和确定性要以完整性为代价。但是当人们畏缩而胆怯地不去管一切不可捉摸和比较复杂的东西时,那末能吸引我们去认识自然界的这一渺小部分的究竟又是什么呢?难道这种谨小慎微的努力结果也够得上宇宙理论的美名吗? 我认为,是够得上的。”这或许就是三字诗简单性的一个理由。三字诗,还没有出名,或许它就象一个蜘蛛一样,也就在这个北网上的某一个角落里,溜达溜达。或许他就是一个黑蜘蛛,这种蜘蛛已经很少见了,因为农药的缘故,在农村是这样的。或许就是出现较多的那些色彩斑斓的主体身上是黄色的蜘蛛中一个。它们都是抗药性蜘蛛。看着比黑蜘蛛还吓人,虽然瘦小一些,但显得轻灵,动作更迅捷,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好动,就是不好惹的。如果某一天,我真成了名人,成了一个名诗人、一个名老诗人,我可不会负责指导工作,推辞的话或许是这样的,“别让我指导你,我只会把你引向更艰难的道路。”而我现在却什么也不是,就像你的三字诗
【命】自慧。
中的题目说的那样,或许这就是“命”,但肯定不是内容说的“自慧”。永远学习牛顿的话,“如果我所见的比笛卡儿要远一点,那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缘故。我好像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拾到比通常更光滑的石子或更美丽的 贝壳而欢欣鼓舞,但真理的浩瀚的海洋,还依然在我的面前闪耀着。”哈哈。。。我就是牛顿了。但别见怪,或见怪不怪。可以理解,诗人嘛。。。哈哈。。。问好
发表于 2015-4-9 20: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5-4-9 21:14 编辑
北斗 发表于 2015-4-9 20:17
上文中有一话是这样的,“他们的诗歌中,或许尚不乏精彩的语句,甚至精妙思想的鳞爪,当然,剥离那些虚 ...

  自慧——

  自:以有我修无我,自,即以自性为实验基地,命,一定是挖掘自性灵慧的精神历程,命,正是本源自性,又向广义大乘之慧竭力延展,是一己,又是全体的征兆,自我,仅仅是一个化身,自与慧互为借助,命,就以自与慧间的无限为有限,成其沧桑。


  亦即:自慧的程度,决定着”命“运,决定着
自我掌控身不由己的”命“运。也才有“大笑” ,才有这自领悟足下的巨人之肩。

  浅见,与吾兄共勉。

  ——钢克,2015. 4. 9,21:09.


发表于 2015-4-9 21: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见性情,美人无脑。
........................................

精辟!
发表于 2015-4-10 12: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并不赞同阅读评点诗歌时,要把诗歌文本和诗歌作者分开

这个,我也赞成。无法完全隔离或割离。
发表于 2015-4-10 13: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斗 于 2015-4-10 14:05 编辑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4-10 12:31
【诗】虚实
应和北斗和钢克二位兄弟。


我愿要那个“”字。 【诗】实诗。再写三字诗完了,后面最好加个句号。也算是告诉别人,说此诗结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5 14:47 , Processed in 0.1362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