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095|回复: 30

《荒漠甘泉》——木芷近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 17: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任何苦难都打不倒他》

任何苦难都打不倒他
任何疾病,贫苦,天灾人祸
任何他可以想象到的大苦难
如有需要
他甚至愿意像保罗那样
奔赴刑场
可不幸的是,他的生活平顺
一粒碎掉的纽扣
正在洗澡时不出热水的喷头
以及不小心撒到白衬衫上的咖啡
都能够让他暴跳如雷,万箭穿心
他恼恨这平庸琐碎的生活
他想跑到荒无人烟的旷野祈祷吗那
那里没有精致的纽扣
没有出热水的喷头
也没有现磨的咖啡
于是他再也不会有机会暴跳如雷
也再没有箭可穿他的心


《我看到自己的影子》


我看到自己的影子
浓重的黑
如我的长发,瞳孔那样

它越长越大
甚至要倾没我
空洞似无情的理论

我用手抵挡
光捉住我的手
像奶奶的蒲扇
赶走婴儿头上的蚊蝇

我斥责
宝剑掌管我的舌
眼见影子撕裂
如战败的旗帜
我又践踏
羔羊们的毛铺满地面

我的眼睛流出血
祂的血
涂抹我的身体
我的影子
我的舌
和我的五脏六腑

而羊毛洁白如初


《你使法老的心刚硬》

你使法老的心刚硬
你使泥沟里滚爬的人心刚硬
他们吃金刚钻
他们终生吃土
你的洁白于他们
如夜间可怕的鬼魂
你的光照进来似旱地烈阳

抵挡的人将终身抵挡
但求一死病入膏肓
金碧辉煌的地下室
是唯一可预见的远景
闪闪发光的锁链就像徽章!

他们假装听不见你的声响
待金环挂满鼻孔
待肥油充满肚腹
再假意回头用金粉铺地九跪三叩

他们在世上宣告得胜
又在你面前祈求宽恕
(对“胜利”宽恕?)
人群中唯唯诺诺满面堆笑
捏着灵魂的右手却藏在身后
(正寻着无人的时机丢进垃圾桶!)

粮食够用——
饥饿者的粮食永远够用

被猪糟蹋的粮食却转眼成空!


《他将我安插在此地》

他将我按插在此地
像一杆瘦弱又破败不堪的旗帜
硝烟四起
我甚至无法向周村的百姓解释
此行的目的
然而我却奉命保护他们
如同保护风中迷失的信鸽

我抬头仰望
借风仰望
我听见我的身体烈烈作响
我听见火
在我周身的破洞中燃烧
烧断两极之间的绳索

我看见
我的名如云朵
在空中若隐若现
我看见那册子抖动着
哗哗地被时间翻动
落下的字符甘如蜜糖



《上帝好像并不在乎》

上帝好像并不在乎
诗人偷走祂话语的光芒
不仅偷走
还改头换面
折射成黄金盔甲的反光

愚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哈里路亚”高声歌唱
——上帝并不在乎?

盗贼发起圣战
走私反成恩典
泉水被装进酒葫芦

世人醉在其中
以为被圣灵浇灌
上帝并不在乎?

还是在怀怒忍耐——
偷走的必将腐坏
崇拜终成诅咒


《骄傲和卑劣》

骄傲和卑劣
是我们
是我
在最深处
用道德的外衣
层层包裹
用以掩饰
世界之根的捆锁

我蹲在灵魂的岸边
蜷缩于安全的幻觉
浪花偶尔溅到膝盖,便惊呼:
我们的处境多么危险
多么不易!
不自觉将自己纳入
湍流中的勇士之列

我假意向他们伸出援手
却迟迟不肯贡献那
将要腐烂的身躯

而他们向我道谢
称赞我灵魂中
被偶然照亮的部分
那被他们如炬的目光
扫射的

幽绿的苔墙


《在石缝间开出花来》

在石缝间开出花来
在一个世界迈向另一个世界的峡谷
上眼皮跃过下眼皮的一条目光
似要搜寻遍整个宇宙

在迈开的步子间
有倏乎成长的沃土
可以代表长满山川的
大地。手指缝
剪裁下一小块
天空的样本
倒映着白云,雨露
和飞鸟。而我的指尖
与键盘接触的一瞬
世界的一个维度悄然弹开


《秋夜》

秋夜
门口的常春藤像一支单簧管
伸进屋内
吹奏着生活忧愁烦闷的乐章
回忆的飞蛾爬上心头
逼你直视它翅膀上
精美又低调的花纹

而你叹惋时光和自己的命运
当上帝不在你的心头
一切都只是灰蒙蒙的无奈
和小说式的荒凉


《小呆还是走了》

小呆还是走了
像一场幻觉
仿佛回来只是为了告诉
我们,她不属于我们
她带着她的警觉
她从人类那里受的创伤
她带着她的怀疑和盔甲
从夜里悄悄溜走了

如同一只遁隐的月亮
或某些由于雾霾而永远隐藏不见的
星星——她重新出现在我们看不见
也触不到的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即便我们死去
也看不见的世界

这并不令人感到绝望
她不再属于我们
即使再次归来


《会吗?》

会吗?
我是否是你们的祝福?
礼物?
或是一个可有可无的
令人烦忧的小虫子
像汗水似的
从你们背部淌下

挣扎着
好使自己不那么快地蒸发
或者尽快蒸发


雨水,从破败的浴头淋下的
洗澡水
冲干我
冲跑我
让我尽快回到下水道
让我尽快回到那鲜美的花朵旁


《荒漠甘泉》

——给佳璐。

朋友啊!你说
这里只剩我们两个了
隐于旷野
孤独得像是两个驼峰
我们被上帝丢弃在这里
被祂藏在这里
被祂给予这个荒漠
像两颗茫然无措的礼物

你看看
我们驼峰里的水还剩多少呢?
偶遇的上一片绿洲似乎还不远
似乎还在昨天
神的甘泉!

让我们呼求
歌唱
像两个原始人
身上涂满了从洞穴里捣碎的颜料
画的是连我们自己都不懂的符号
是在梦中

在梦游中
我们被指示启示自己
我们只有一本圣经
让我们来研究下
我们被赐予的
每一粒滚烫的沙
每一束灼人的阳光
每一棵顽强的仙人掌
每一笔梦中的涂鸦和呓语
都是什么意思

都是什么意思?


《爱》


带着她自己的全然纯粹
降临人世
纯粹到没有任何
可以与她沾亲带故
可以顶着她的名字
招摇过市
可以替她来宣称
你是个罪人
是全然悖逆
不可救药的
没有什么能
即便有人斗胆这么做了
一定马上成为众矢之的
爱,因为她的全然光明
凡亲眼目睹过的
就再也不会将她认错
但也许仍有一些不幸的人
心怀不轨者
终身将她的名字藏于阴影处
于是一个不叫“爱”的爱
成为他身上最不能示人的尴尬


《如果有一天我的脑子慢慢变得不那么好使》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
我的脑子慢慢变得不那么好使
就像现在,因为睡眠不足
丢三落四,事情转眼就忘
我是不是会越来越幸福
像一面湖水那样幸福

石子,蜻蜓,人类的纵身一跃
都不能阻止我继续若无其事的宁静
都不能阻止我对天空的想象

我在想,就像我现在这样
什么都不记得了
甚至不记得我将要写出的词汇
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再做一个诗人了
我是不是就可以像一个真正的诗人了
与天地一同旋转
跃入夕辉
跃入山岚
跃入惊散的飞鸟

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再思考
为什么要有重力
而只是安心地下坠
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再质疑
为什么要向上仰望
而只是单纯地迎接祂的光芒



《秋分》

一场暴雨过后
天气一下变凉了
好像脱下一条艳红的裙子
只剩冰冷的
大理石般洁白的肌肤
没有动作
眼神平静地观看
发梢滴下的水滴

一种老气横秋的超脱感
弥漫在人们疲倦的呼吸里
每个人都成为天然的哲学家
肉身萎缩
大脑延展到无限的远方



《我看到一天比一天更快地倒向明天》

我看到一天
比一天更快地
倒向明天
几乎重叠
以至于当今天来临
我甚至意识不到
我仍旧重复昨天的动作
就好像昨夜的睡眠
只是一瞬幻觉
做的那么多的梦
也仅是幻觉的花边

没有时间的维度
我画了一张细密的工笔图
每天加赠一笔
只有用显微镜才能看清
它们的距离

又或者
我的日子是一本极厚的书
为了方便携带
把每一页都磨得极薄
薄到透明
薄到两页的字挤到一起
一个都看不清

可是主啊我知道
你所赐的每一天都是好的
不如干脆
我把它们揉成一个面团
就像创世纪之初那样
洁白而混沌的永恒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倾听我们
坐在失去的地方
微笑看着我们
坐在他夺走曾给我们的礼物的
空盒子里哧哧地笑

坐在苦难之地
坐在布满皱纹的双手上
坐在痛苦的眼泪里
坐在死神曾来临的地方

坐在废墟里
坐在绝望中
坐在命悬一线上

他也曾饮干成功者的酒杯
像个淘气的孩子
弄坏富人的玩具
扰乱聪明者的步伐

他藏在每个人的抽屉里
趁我们熟睡时跑出来
替我们完成明天的计划表
再偷偷地塞给我们的灵魂
叫它逐条执行
那我们的肉体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伟大的谋划


《你让我走的路,我怎能不去走呢?》

你让我走的路
我怎能不去走呢
你从我身边夺去的
我又岂敢再追寻?

你启示的
我是否看见?
是否已埋藏于心
像一颗冬天的种子
等候着春日的发芽?

你呼召我的
我准备应答了吗?
被封喉已久的嗓子
需要你赐予的利剑
开启封章

还有你的礼物
我是否已收好?
可怕会腐烂
那分发与人的
只是一小部分
而更多的
我甚至不知道
你藏在了哪
又或者
你明明摆在我面前
我却瞎了眼
硬是把它们当垃圾
扫进了下水道

瞧我这昏昧的心
求你将它从硬石中取出
用你的气息粘合它的破碎
像造一只小船
将它放入永恒的河流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1-24 06: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能看出这是一次精神历程的成果。

不过,诗不止为证道,还可以敞开大道,就是说,它是活的——活成语言的创造力。

神——或“精神”——要求创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7 00: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1-24 06:46
能看出这是一次精神历程的成果。

不过,诗不止为证道,还可以敞开大道,就是说,它是活的——活成语言的 ...

谢谢杨炼老师的点评。 :)
您说的很准确。我需要在文字上继续修炼,形成文字本身的创造力,很不只是表达。神——或“精神”——要求创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7 00: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丰富的一组,感觉上是想要实现生活表达,从中透析自己的见解和心得,因之而诗,有偏向寻求朴素辩证的尝试。
一粒碎掉的纽扣
正在洗澡时不出热水的喷头
这一句似乎不通。
“一粒碎掉的纽扣”这一个小句子单独不成诗,但很具有诗意,若能搭配出相应的诗句,应该有很好的东西呈现给读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22: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倾红尘 发表于 2015-1-27 00:58
很丰富的一组,感觉上是想要实现生活表达,从中透析自己的见解和心得,因之而诗,有偏向寻求朴素辩证的尝试 ...

有偏向寻求朴素辩证的尝试。   你这句说对了。是如此。我喜欢朴素的诗歌。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30 21: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倾听我们
坐在失去的地方
微笑看着我们
坐在他夺走曾给我们的礼物的
空盒子里哧哧地笑

坐在苦难之地
坐在布满皱纹的双手上
坐在痛苦的眼泪里
坐在死神曾来临的地方

坐在废墟里
坐在绝望中
坐在命悬一线上

他也曾饮干成功者的酒杯
像个淘气的孩子
弄坏富人的玩具
扰乱聪明者的步伐

他藏在每个人的抽屉里
趁我们熟睡时跑出来
替我们完成明天的计划表
再偷偷地塞给我们的灵魂
叫它逐条执行
那我们的肉体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伟大的谋划

深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31 0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他们向我道谢
称赞我灵魂中
被偶然照亮的部分
那被他们如炬的目光
扫射的

幽绿的苔墙

————————
阴影是光明的一部分。
阴影也是安置自我的一种形式——

如果有阳光永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31 23: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芷 发表于 2015-1-28 22:10
有偏向寻求朴素辩证的尝试。   你这句说对了。是如此。我喜欢朴素的诗歌。 问好:)

对一点,我心已深喜。问好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 20: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枚枚 发表于 2015-1-30 21:29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他就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谢谢一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 20: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5-1-31 09:03
而他们向我道谢
称赞我灵魂中
被偶然照亮的部分

问好蟋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12:40 , Processed in 0.0586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