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446|回复: 155

谁翘望故乡,谁就要练习熄灭(关于湄洲岛的几组习作。请批评。欢迎来妈祖故乡采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9 21: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6-6-26 13:43 编辑

湄洲岛十一村

         

宫下村

宫下沙,牛头尾,宫下,欧姓庄姓陈姓。林姓默娘借居的
村庄。庇护的旅程,紧贴向神的台阶
一个人看得远了,村庄的屋顶换了
鱼的葱茏,翘翼的流水,不可践踏的第一眼
看起来让人有几分醉态

甚至在码头的图腾之上,也会有人身披袈裟
把门票念成喧哗的
波澜。返回时,那困于物质的光芒
让他供奉的祠堂剥去了一层霜

灵魂很薄。妈祖的历史很重。人间烟火在一个小村里
放飞如墨的脊骨。我的姑姑在宫下沙
她逝去的手至今仍在我的梦里,兜售玉器或海螺
我理解那蜂拥而上点第一支香火的人
他把世间的微熹,焠成大爱的光辉
让我和我的亲人以及虔诚的旅人

回家时
能喊出自己的名字


东蔡村

渡船头是我小时常去的地方。家里砌的石头
哥哥从运输船上带回的香港的皮货
让我对这乡村生出敬意

如今,造船厂不复存在。高高垒砌的戏台
以写碑之心,歌颂太平盛世
当戏子唱出“东方不败,我当力挽狂澜。”
我相信小村也有攻略。远洋渡海的人
不断举着新的灯盏

许多事物就逐渐苏醒。比如,为了小学的存在
村人竟然围攻了政府

“我们不是文盲。”村民的眼中流出
蓝色的海水


高朱村

岛屿上唯一以姓氏命名的小村。0.6平方公里,人口稠密
高朱两姓人口逼近五千。而我竟然姓潘

我的父亲在世时竟然是本村的书记,还是民兵连长
他写的一手好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文革时他被批吊。“许多岩石都被压成平滑的基石。”
当村里的书记一个接一个早逝,回荡与倾述的
都是没有语言的言说。这

生与死的距离,这谬误与真理的距离,这个黎明的滚动
变得如此缓慢,仿佛一滴露水
说与不说,都负载着

时空的滞重


莲池村

一个女人,一位女神。从人蜕变为神若是哲学范畴
从神蜕变为人或是美学范畴?由姓杜改为姓林,一个女人
敢于在敏感时期垒土建庙,迈步微澜,命名蔚蓝
奔赴新生之路涌起传奇色彩。她,也是一位诗者
一位向着未来的人

“那未澄明的,未脱胎于旧的,是莲,抑或
是池?”善于筶杯占卦的人,在景色中
热爱妈祖的呼吸
“爱,是最好的梦境。”当她跪下双膝
用树木,青草,晨光
与清露这些词汇按摩和抚慰自己
她面对的大海,是诗原的场所
“有限之生喝不完它的泉水。”

神,完整如初。人,有了依托。这个村子
向上生长出瞻仰之物。莲,池


寨下村

“肉菜又涨价了。”来此汇聚的人比去庙里烧香拜佛的人
更多更单纯。寨下风水好,是政经中心
当寻隐者遇上无神论者,当参禅的遇上猜拳的
多音节的市场,温润的小酒馆,那么多影子就着斜阳
“湖边的落日都开始摆渡波纹了。“

异化与回归,聆听与赞美。”沉七洲,浮湄洲。“
动荡和不安都过去了。沐照于冠冕的光辉之人
绚烂如山林,如占满海面的浪花
”苍天在上,子民在下。“神体恤万物,我要向
认真生活的人问声好


汕尾村

法度里有零星的雨。雨圆融,如人心

汕尾村有一座很出名的宫:炉厝宫
炉厝出一位名人。他的眼神总是词典般恳切
八字合不合,风水好不好,时运是好是坏
好像他在替众神说话
说了说了,他就成了我母亲心中的神

母亲一生坎坷。她在炉厝宫里觅得残留的神
在神那里,她成了一个孩子
秋日的锈斑,腐化的污暗,都停在“佛祖”的脚上
她不喊出长笛一般的细痛
“总有一天会出头的。”神的光落在母亲的头上
不薄也不厚。而我在她身后

看到的这个乡村,在轻轻颤动,红花穗一般
在风中,被什么点燃


西亭村

那片湖水还在高处。西亭
这响亮的音节
因为那淡淡的湖,有了一颗热切的内心

乌石湖,它的灯盏,在每一个旅人体内
涌起波澜。这向下的水,以坦诚和温润的
质询,引领我,引领秋天的鸟群
那些身心不能合一幸福的人,与我一样
在湖水那里,接受了越来越轻的福祉

湄洲岛的秋天,越来越深 了,神都在高处集合
西亭,以水为楼阁,囚禁旅人的灯盏
入夜时,吐出光辉

“我从不祈求。得道的起点,一直在水里。”


北埭村

鸳鸯山。这么美好的名字
在那么多墓碑面前,没有一丁点幽默

如果我能奔跑十一里,从湄洲头到湄洲尾
途中,歇脚的地方,肯定是美的是可以让人
触摸忧伤的。沙滩,海水,水草一般
生长的月光,空旷以及抚摸
在鸳鸯山
潮汐用力抱紧那些耕种的人,那些俯身大海的人
而我仿佛从灰烬中脱生的钻石

山村的厚土心胸,让我完成了
对死的摹写
“谁翘望故乡,谁就要练习熄灭。”


港楼村

水库里有鱼,有甜美的词句,有地廋栽松柏的兄弟姐妹
有宋朝披挂的圣雨,有白云流动的乡愁
我真想在这生命的源头哭那么一回
田野消失,纸飞机不再左折右折,铁做的圈圈不再
围着童年转悠
好似一个逝去多年的人,我在
水库边上哭,在油菜花上哭,在微微发烫的土地庙里哭
没有什么供我回忆的了。只有流淌的血液
会突然带回真正的麦穗
麦穗一如残简。于泛着涟漪的书页间
滴泪

映照。认识自己的人,在雨里认识了风
风,很有礼貌,轻轻的,轻轻的,抹去我嘴角的
笑。这最安静的




下山村

麒麟活了。皇朝画了牡丹,题笔麟山宫
木刻的宋史挂入湄洲岛
山海翠绿。烧屋救人的景象
一万次来到人间
春天在世。那些隐秘的星宿,酒醉未归
我土做的父老们还在麒麟下打开天眼
“是神授之身,还是皇赐之恩?”

当护身符接上地气,住在榕树里的人
一步步夺回失神的脸
开了光的麒麟,抬高了海拔
我深知下山的路径
一个肉体能离开的地方
是明亮的,也是让人心疼的

“下山。请神迎接我。”


后巷村


我不能祝福那些发光的石头。什么海龟朝圣
什么青蛙情侣,什么鲤鱼十八节
这时间的邮差,金黄,悲凉
起身,或者远去
肋骨里的河流,肌肤上秘密的涌泉
我要祝福一首诗的确立
祝福沿着神迹行走的渔夫
祝福弹琴的少年
祝福倔强的珊瑚,祝福失眠的红日
祝福与海水分开的黄金沙滩
也祝福在石头面前后退的
人间

“那隐于树林的,定能长出炽热的翅。”

        2015.1.


湄思



菩萨名   
     ---再写宫下村


旅客。白云的港口。香袋与柠檬的星空。
妈祖,在湄洲居住已久。敏感的人,
借浪的马鬃跻身而入。一川河水。睡眠如此明亮。

这时的海月,一似青炒白菜。母亲把我们照耀。
瓷碗与海滩之上,菩萨名,
生活在民间。

“你爬的那级台阶,如山峦。”
“你要登几步?”“我要看到月光的慈悲。”
“宫下,有家中的老人。”

爱人,孩子,肩扛船只的男人,
因为都是明亮的,都是信奉神恩的旅客,
而白云,日渐辛凉?

妈祖,在湄洲居住已久。“你爬的那级台阶,如山峦。”
黄菊,三角梅,康乃馨,这些花朵
以古籍包藏星空。帆髻如一千年的恋人,
刹那的辉映就够了?

风飞翔的姿态,轮回的蓝啊
-----除了母亲端出的一碗水,
三月的港口,仍在照看月光的青苔。

湄洲。


    *写于母亲节,妈祖诞辰1055周年前夜。


妈妈的村庄
    ---再写高朱村


是一棵艾草,是一间词语的房子。
内心湿润的一幅画,独享了

一万次雪崩。“孩子,你哭什么呢……”
只有一次苍老,道路就进入了我诗歌的森林。

但,那棵艾草,仰视天命而蔑视周遭。
“流水带我到过高原?”

妈妈。您的坏脾气,就像一群野马。

1939年,您出生。1970年,您生下我。
“我是艾草,你是我漏雨的梦。”

森林,道路,甚或高原。不死的汁液如此辽阔……
福建的甜,破碎的金色中

看落日东海,海神浩叹,妈妈生于明日。
湄洲!——来到手边的酒浆是谁的色彩?

故土在风中坚定。村庄在艾草里找到水分。
河流之上,我是一首节奏缓慢的诗,

比野马抒情!

  
   *写于2015年5月12日。汶川地震7周年。


上林元宵
    ---再写东蔡村


这一条路,跑过鹿。是神的衣裙。他们,赤脚的言辞
在火中运送春风。
上林宫。

我的信仰,醒了。
我看见神殿。看尽白银在圣水里酥软如泥。
看尽母亲在五果六斋里
接驾。

火,点燃了东蔡。
庭院里的人,手握香火,眼含远山,面目微红。
“仿佛春风里供养了不安。”

上林宫。神的双眼洞空。苦难的姿态如此优雅。
我的兄弟姐妹,在火中
带走鹿的幻影。

"母亲,那水里升起的,不是海洋
是深藏风暴的
岛。"

   
    *写于“东方之星”头七之祭。改于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

   
泊澜
     ---再写莲池村


他从窗口望出去。

海天深处,一只猫咪,白白的毛,滑腻的身子。
他看到它在舔着海浪。

他看到它中了魔的爪子。
他看到海之上浮云般的白色屋顶。

美人垂泪。他看到,一场大雪
一只斑纹迷人的猫咪。叫声似锋利的石片。

“我不是隐修者。”那年他十八岁。未经设计的笛声,
在风里折叠蓝色玫瑰。

昨夜。他是人,亦是神。他描画猫咪的眉毛,在光洁的金属镜子前,
他脱下高靴。

“那白翅膀的钟声,已长成菊花。”
“猫咪的肺叶涨满了梅香。”
“他俯身于潮。”
“美人,泊于二楼!”

而他的母亲,此刻在妈祖庙上安睡。


    *写于端午节。晋城大雨之后。泊澜山庄位于莲池沙滩。



镜像宗教

   
   镜里海月,漂浮的触须

水银回流。柔软的宋,它史外的手指
今夜,被月光照着。舞着彩羽的
民族,坐于
海葵摇动的触盘上。是谁,微合
双目,裸足于岬角

蝶翅依山扇动。一枚印章,化身为水流
我梦见的岛屿
转入纯白。

一切全由情生。羽化成圣的人
有淡远宁静的性别,饱汲典籍里的
海月。
像潮流一涌。
像晓梦迷蝶。
像全是一片白的海域对这一座山的注释。


   镜里火焰,在黄昏低潜

一千年飞檐,是父性的。
久居海上,双木成林,与兄弟
与沉雄的吆喝,仰合于
波峰。

最是那火里披发的翔集,
如铙钹铿锵。镜里的鱼族,黄金一样
闪光。浪自天来,火焰

重新归还给火焰。烧屋救亲的

谦卑一似殿宇。

安详如娩后的母亲。


  镜里莲花,叩月为声

桨橹,水上的豆蔻,风中的海豹
潮音只可听,桨声可多次叩响

在湄洲本土,有一个人,铸砂为卦
观井得道

万物作美。镜里莲花升上
天空。那一片阔大的蔚蓝

值守海峡。
无数空虚的身体,经书中草叶的香味

挂入田野,挂入佛堂
在我最初的想象世界里,他们一一盛开


   镜里香炉,涛声进入生命的每一乐章

当我点上这三炷香,
当暖夜如桅头旗升起,

我唯有仰望——
朝圣使落日与大海中的一切物象

如金色流苏。


  镜里元宵,五果六斋被潮音泡柔

当我开口,当我用一个个宫名阐释。上林宫,
卢厝宫,湖石宫,莲池宫,寨下宫,麟山宫
……

海在消失处开始。沿着铳枪的去向,我看到
儿女们在用骨头歌唱
送神的人,

合上经卷。此时的大海,像一面必读的镜子
我的父亲生于潮音,我的母亲
死守着礁岩

他们身披蓝袍,系着围裙如系着
身后的潮音。一生的锋刃,
在五果六斋之间被泡柔了

没有疼痛,没有仇怨。浪花似
经书里的遗物
我父母的婚姻,已不再是一件憾事。


  镜里祭典,未曾受到一丝惊扰

独步含伤。芍香兴起于帆髻。镜里看神的
容貌,她的脸颊是冷的

诵经者抛却诗酒。光阴逆旅啊
当海流

册封于逝去的蓝衣,女童的舞步已没入浓荫
我热爱这流水,热爱这微光,热爱山石旁望月的

女人。
为欢几何?祈祷与感知曾经震颤我们——

一条山路上,台南的老妇在镜里剥尽
宋的马群。

      
  镜里金身,她宁静的足让人倾倒

爆竹在殿外染上乡愁,噼噼啪啪地
映出一片斜阳。三月的大地

是自明的。焚香者
卧于黑夜。他在

蒲团之上,像我见过的
某个人

磅礴不绝,且与死亡对称。

      
  镜里碑林,得到了完整的感应与契和

叠荡的碑坎,在一只鸟的啁啾里
摇晃。

宋史太长。如今,竟有这么多名人政要让我
眺望。

——华国锋,吴学谦,陈光毅。乡间美景不分
先后。

我与他们素昧平生。对于颂词,我还未来得及
准备。

燕子雨落下。关于暂寄,只能是一种
象征。


   镜里帆髻,具有无限物的力量

神是忘忧的?在一次次重复性的礼赞后,那些圣树
长眠不醒。

一尾鱼的跳跃,只有一部分来自
煤油灯和透入鸡鸣的目光——

朝拜者,和
另外一些人,他们梳发的时候

蓝色镜面已经蓄满福祉。



湄洲年(组诗)







一波,又一波,亲人,今夜月亮
就像神龛上的佛
我像极了佛前燃起的香

水光在窗外。亲人,一声低斟,湄,在透明的雨里
洲,已游离出界外。旧的玉盘,新的青山
亲人,你住的那个屿
流隐于鸥的双翅。“儿啊,你就是我的香火。”
在海峡以西,大河有道。佛说起夜航的船,说起三叩九拜的信徒
亲人。今夜,我在香火的叶片里,点亮欲振的
瓣。佛褪去海峡之蓝
湄。一屿涟漪不敢喊疼,不敢喊累,不敢喊出故土的无边

亲人。今夜,我木质的焰,以佛的称谓
涌动微亮的海面
你描画的月有宋词的纹理
“至今沧海上,无处不馨香。”







该回家了
是的,该回家了。洲,水草早已随你
海峡之涛,幻化出闪电的羽毛。一屿
醉了。未回故里,洲,你已把盏喊我肉体凡胎,喊我
天边的云彩
那是谁的祭仪?千年之内,一口古井,让男人们登高
让女人们早晚屈膝膜拜

今朝,神已上岸。在西方,在东方,节日之城与
非遗之脉
洲。当潮汐沁入陆地,沁入我心
“湄,你就是海蝴蝶。”薄翼和月光的发丝
轻拍流浪者入眠
洲。在你的住址上,我不回一封信
我只写下:

黎明。







海蛎饼,红团,妈祖面
挂彩锦,点灯,接神明
摆山轿,骑火龙。向东跳,向北跳
湄洲细长,明艳于姑娘头上的发髻

年,尘封已久,未曾丢失籍贯
当烟花尽墨,每座村庄都有奔跑的人
湄。从雪到火,从黄土到蓝疆
一粒粒盐,是星星之光,神的秘密
让游子们免受风寒
洲。当太阳从四个方向飘扬起彩旗
十万只狮子涌向庙堂
风,已无处落脚
湄洲。大年里我用莆田口音
说出妈祖的历史
此时的太平洋只是缠绵的藤蔓
那么多亲人,从荆棘丛中一把抓住春天
海浪之上,打开桃花,兰花,菊花
--------

“神,我是有罪的。让我回家
过年!”

         2015.2.17
kkhh.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6-21 23: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黎明读读“祝凤鸣”诗会有收获!个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湄洲岛位于福建省莆田市中心东南42公里,是莆田市第二大岛,全岛南北纵向狭长,形如娥眉而得名,被誉为“南国蓬莱”,是妈祖文化的发祥地。
湄洲岛包括大小岛、屿、礁30多个,既有扣人心弦的湄屿潮音、“东方夏威夷”九宝澜黄金沙滩、“小石林”鹅尾怪石等风景名胜30多处,更有2亿妈祖信众魂牵梦萦的妈祖祖庙,这是中国首个世界级信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妈祖诞辰日和妈祖升天日期间,朝圣旅游盛况空前,被誉为“东方麦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5-1-19 22:00 编辑

图片说明:湄洲女。湄洲女是湄洲岛籍女子的统称。其最显著的特征表现在发型和服装上。相传为妈祖亲自设计,可以用“帆船头,大海裳,红黑裤子报平安。”这句话进行形象概括。湄洲女的蓝色上衣代表大海,裤子上红下黑隐含平安与思念的意思。头发盘起像船上的帆,左右各一根波浪型的发卡,代表船上摇橹的船桨,头上盘一个圆圆的发笈代表船上的方向盘,一根红头绳盘在发笈上代表船上的缆绳,一根银钗横向穿过发笈代表船上的锚。头上的每个发饰都代表船上的零件,象征一帆风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08: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湄洲岛具有得天独厚的滨海风光和自然资源,是难得的旅游度假胜地。蓝天、碧海、阳光、沙滩构成浪漫旖旎的滨海风光。全岛海岸线长30.4公里,有13处总长20公里的金色沙滩,还有连绵5公里的海蚀岩。岛上有融碧海、金沙、绿林、海岩、奇石、庙宇于一体的风景名胜20多处,形成水中有山,山外有海,山海相连,海天一色的奇特的自然景观。千古绝唱的湄屿潮音,或如管弦细雨,或如钟鼓齐鸣,如怨如诉,如歌如吼。峥嵘嶙峋的鹅尾神石,历经岁月洗礼,酷龟、如蛙、像鹰、似狮、若舟,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湄洲岛不仅有旖旎的自然风光,更有令人魂牵梦萦的人文景观。湄洲湾东南面临台湾海峡,湄洲岛与宝岛台湾遥遥相望。湄洲岛是闻名遐迩的海上和平女神妈祖的故乡,是妈祖文化的发祥地,是世界上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2亿妈祖信众魂牵梦萦、顶礼膜拜的圣地,被誉为“东方麦加”。

妈祖精魂,古今中外无处不在。妈祖庙、天妃宫、天后宫遍布我国台港澳地区及大陆各海口码头、内河岸埠,仅台湾,妈祖宫庙就有5000多座,信众达1600多万人。妈祖信仰还分布到东南亚和日本、朝鲜、印度、美国、法国、丹麦、巴西、阿根廷等世界17个国家,几乎是有华人处就有妈祖信仰。还有以之为地名的,如天津的天妃闸、福建的马(妈)祖岛、台湾澎湖马公(妈宫)、澳门原名妈阁等。20世纪90年代以来,湄洲岛每年接待境内外香客游人多达百万人次,其中台胞近10万人次,是祖国大陆吸引台胞最多、最密集的地方,特别是每年妈祖诞辰和妈祖升天节日期间,朝圣旅游活动盛况空前,正所谓“宋代坤灵播,湄洲圣迹彰;至今沧海上,无处不馨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4: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5-1-21 21:29 编辑

   
        春天在线(外一首)

            @潘黎明


大寒之后,花生汤圆,像空中的玉
水煮的乡愁,只剩半生。我知道烟火无所不能
1995年的特区,似一列火车跑得很快
春天在线。葡萄与鹅卵石在背包客的梦里
叽叽喳喳叫着。我突然发觉天空像一匹骏马
在移动。那很柔,很软的蹄印
在城市的琴键上跳跃
我的这些感觉耗费了多少青春年华
肉体如此辽阔,星和石,葡萄和汤圆
踏着云朵入冬
犹如九十九个乡村都在喊着我的名字
一水即是远山。长花短草都在练习击鼓
鼓上有柔软的蹄
蹄下有敲门声。“当”的一响,中国的雪
白了

母亲倚门:“我的绣花针,还在一缕线里活着。”


      绣花针扯紧风声

海矗立在那里,就像一座摇摇晃晃的房子
几个村庄,似几对
欲落未落的对联。绵延的海岸
犹似民俗,急急的在和春天和解
村头的榕树,叶子勃起
高喊着绾笈的村姑。古装照里
鱼贩分散在岛屿的两腮

一道缝里安身的光阴
穿梭水脉山脉让头顶的灯如此空荡
小肚兜次第亮起。星星次第亮起
一块布里写信的母亲
试图说出北方的美,试图在见到我的时候
破颜微笑

母亲的留言,海浪花一般开了一年又一年
她安静的下午我也捧了许多年
她针对的人间,水落石出

“越败,我越要牵引。”


     2015.1.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5: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5-1-21 21:31 编辑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1-20 14:51
叙事诗的风格,我的感觉是这样的。读着这些文字,不觉让人心生怀念和敬意。


   
    春天在线(外一首)

            @潘黎明


大寒之后,花生汤圆,像空中的玉
水煮的乡愁,只剩半生。我知道烟火无所不能
1995年的特区,似一列火车跑得很快
葡萄与鹅卵石在背包客的梦里
叽叽喳喳叫着。我突然发觉天空像一匹骏马
在移动。那很柔,很软的蹄印
在城市的琴键上跳跃
我的这些感觉耗费了多少青春年华
肉体如此辽阔,星和石,葡萄和汤圆
踏着云朵入冬
犹如九十九个乡村都在喊着我的名字
一水即是远山。长花短草都在练习击鼓
鼓上有柔软的蹄
蹄下有敲门声。“当”的一响,中国的雪
白了

母亲倚门:“我的绣花针,还在一缕线里活着。”


      绣花针扯紧风声


海矗立在那里,就像一座摇摇晃晃的房子
几个村庄,似几对
欲落未落的对联。绵延的海岸
犹似民俗,急急的在和春天和解
村头的榕树,叶子勃起
高喊着绾笈的村姑。古装照里
鱼贩分散在岛屿的两腮

一道缝里安身的光阴
穿梭水脉山脉让头顶的灯如此空荡
小肚兜次第亮起。星星次第亮起
一块布里写信的母亲
试图说出北方的美,试图在见到我的时候
破颜微笑

母亲的留言,海浪花一般开了一年又一年
她安静的下午我也捧了许多年
她针对的人间,水落石出

“越败,我越要牵引。”



非常感谢孙兄光临寒舍。上述是我今天的新作。请再指点一二。不胜感激!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3: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黎明 于 2015-1-21 14:01 编辑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1-20 14:51
叙事诗的风格,我的感觉是这样的。读着这些文字,不觉让人心生怀念和敬意。


问好孙兄!

阔别故土很多年。湄洲岛有九十九个小村落。行政村有十一个。都有一些风物可以记述。孙兄所言叙事,弟也感觉这成份多了些。要写得有物有心。功力显然不足。请雅正。再次谢过孙兄。您是本帖唯一跟帖的人。妈祖保佑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21: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1-21 15:03
诗写在于简明,故第一首第一句中的很软可以不要,另"青春在线"语所指不明,是否可交待一线索。其他或可再 ...

先问好孙兄!

非常感谢您能抽空再来指点。已按您的意见做了改动。在线,借代了当下的流行词,意识里指向母亲手里那一针一线。下笔匆促了。您这么一说,我就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很幼稚。向您多学习。再次多谢您的赐教。

这里认识了你们,真是生之大幸!致以诚挚的敬意!!

晚安。孙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21: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1-21 15:03
诗写在于简明,故第一首第一句中的很软可以不要,另"青春在线"语所指不明,是否可交待一线索。其他或可再 ...

真想喊一声:恩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08: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1-21 15:03
诗写在于简明,故第一首第一句中的很软可以不要,另"青春在线"语所指不明,是否可交待一线索。其他或可再 ...

溢出的公众(组诗)
   
   @潘黎明

铜锣渡江

钢琴师以诗歌的名义   命名高处的涟漪
后来者随风  磨文谢字  亢奋一如电音
病理学盛开  内爆
痛饮涟漪的人

一面铜锣  恍如旧时中国
从空下来的地方  走上铁丝


慢板大陆

虫洞以疾病传递疾病
摇摇晃晃的大陆  风高放火

有人把锄焚庄  飞上诗歌的树枝
前置的慢板  以悲悯替换桂冠
受赠  指斥  沉醉  抑或高歌
词语的废墟流转自如
不再思考的玫瑰  轻度烧伤
之后  幽邃之火远嫁何方


溢出的公众

其实灯光一无所用  许多太阳
浸泡在水里  接近口腔溃疡
山河再次破碎
除了一颗仁心  到场的原在的美
在哪里


玫瑰与刻度

几近消失  穿过镜子的

重新长出玫瑰之翅
米沃什把我放在一边  余秀华
从湖南送来波涛
妆尸的人非常娴熟  夜半抚平
一座寝园

数化的玫瑰啊  你可知
鲁迅的眉骨已无人再提


指状神明

局部的祭坛  一堆大师在海水之上
竖起中指
垂直上升的一滴蜜  举证后现代
岛屿都漂流了  神明磨平一切锋芒
朗诵者疲惫一如老妇
在交欢的烛焰中,流泪


简明,丰蕴。孙兄,弟一直在努力。问好孙兄。早安,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21 06:31 , Processed in 0.06476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