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026|回复: 32

顺流,逆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2 09: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姻缘 于 2016-12-22 21:34 编辑

顺流,逆流

立春


云,一片。水,一汪。
云也朦胧,水也朦胧。
芽满树,黄满地,粉嫩,好嫩。
烟村几家,街灯几朵,人间。
倒退的河,美。
水草边,有人家。
千里之外,是否一定要衣锦
才能还乡?
谁家姑娘,起舞唱,兴尽回香港。
涓涓很浅,沙磕岸,两不通航。
娉婷婷,放弃花椒、麻香
荔枝伐净,林上,车过龙岗,
一件的确良,憋三泡
处红,到达坂田路十七巷。
父亲的脊背,少年的额
贴着新式标签,用章贡的水,冲击
弯出了九连山,站在珠江口
求油墨、电批、裁剪、卡尺,承让。



雨水


过桥米线、桂林粉丝、螺丝粉,
不是东莞米粉,你以为你是谁呢。
九七年的抛物线,优美地将胜利弧度
夸张,越过郁孤台
抵达流水线上。
兴国灰鹅,使劲拉长曲项
向天歌,事实被拉长禁言
物价,赛过海潮。薪水走低调。
去雪象,去秀峰,去黄田,
去下十围,听飞飞幸福欢叫。
没有祖国的门票
广生一巷的白兰地
要堆积樟木头,
少年啦,快跑。



惊蜇


天,滴泪,追求七叶一枝花,
心锁重楼,豆蔻伤了年华。
少年发笑,有些暗哑。
--。啊--。
哦嗬!
碎了一地打破碗碗花。



春分


斜斜有风,细细有雨。
吹呀吹,捋呀捋。北方有书取。
吹将几久,捋几许。
修一封、头疼脑热,慢慢数。
纸张,泛黄,泛黄。
少年,怀揣温言软语。



清明


麦芽儿,撞过西风的胸口,
掀翻少女的裙袂,飘飘
偏北。往南。
白云,历史,少年,在水中东游。



谷雨


青苗,歪歪斜斜
格子,弯弯绕绕
一群土鸭,嘎嘎叫,
一群灰鹅,争吃草,
一堆娃娃,左边哭,右边笑。
别吵,别吵,
种子、人工、农药、肥料……
一头牛受惊,奔跑……
哦嗬,老爷的天,肥料,两百块的肥料……



立夏


凉风有信,听不见声音
它掠走岁月,一息间,轻轻
溪水、琴弦,跑过小石中,
阳光,刀剑般道劲。
少年,斩缺白夜。
述说草民。
行,停,一路泥泞,
明月作证。



小满


咕咕、咯咯、叽叽、喳喳。
哆、唻、咪、发……
多、西、啦、嗦、发……
一条二胡,一根吉他。
一场凄美,一曲和弦。
霞光问少年:还回吗?
月色,暗下来。



芒种


睡吧,睡吧,先生、小姐。
还好,室温已经升起来了。
如果有一刻安宁,绝对
不打搅,少年
想要抑制他内心的疼痛的河流。



夏至


吹吧。吹吧。中原的风。少年欢迎你。



小暑


出了黄梅雨
少年又将要到南边去
一阵蟋蟀匆忙
温风到了,嗨,有些初热



大暑


暑,暑,暑。
三十七,四十一,摄氏
争高度。
管它呢,来一盘辣椒,打二两白酒。
沉淀沉淀层层叠叠的烦烦躁躁。
惊喜就在莲花开处。
唉!唉!天光
日暮。
唉!唉!花儿还红。草儿还绿。
格子里,苗儿葱茏还依旧。



立秋


一些人,一些事,捡一些句子相遇。
几把锄,几颗钉,炼几多巾帼胡须。
霎儿晴,霎儿阴,霎儿慌。
几番风,几番雨,不知几番清凉!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加上些
疯狂,减掉些
懵懂,乘以些
自负,再除去些深圳灯光。
时间,等于
等于一个驳离公式的商。



处暑


少年正领着年少穿过深南大道
将自己送给愿意接受自己的人
踌躇着与跳动的西风一起跳动
一脚一脚都踩在正合适的地方



白露


天际波渺,忘却平生,捡一盏荧光。
追梦人,眺西窗,几度夕阳,慢慢流淌。
谁在故乡?找故乡?
少年,只是寻小芳!



秋分


摸它一个秋,来年运气好。
信吗。反正,没人知道。
走,试几圈。
落手,安乐菜。
度到岩山,节节高。
截正糊,甜到梢。
相公,相公,
小媳妇,提灯笼。
少年执到一只
青茄。夜,真该死。
理想主义,被出千。



寒露


暗夜从月亮里上升,
香烟燃烧年华,
青春,褪色。
该去哪里呢?回吧!
回吧,少年
还有故乡,还有爹娘。



霜降


太阳,月亮,对舞隐现。
青草,红花,灯火人间。
墨索里尼与希特勒,约定
一道话题,不设答案。
长流钻透万重山。
黄水漫过平原。
历史,添了好些伤。
好些事,自然冷却。
好些人,深陷。
飞飞不经过,少年安坐窗前。



立冬


少年是尘世间一朵飘移的雪花,
其实,很烦恼。
谁是人世间最美的莲花,
瞧这世界,多么美好。
曼珠沙华,
回头笑。
曼珠沙华,
别。别再笑。



小雪


霜芽儿,植入骨髓。
香烟点燃,向下空翻飞。
大地苍茫,白得惨,冻得干脆。
有人。来了。
谁?



大雪


惨白的惨白,堕落
在永远无法填空的句子中。
一阵,一阵,一阵,
钻心的熟悉,以一撇一捺
开始……



冬至


于都的妞
不是很靓
但很对眼
她用一低头的温柔
带着少年的心思
退出五邑
身后的蓬江,正好分叉
从江海大桥下游过
游出两个省、十个市、一千二百里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
黄昏里,少年用一块芝麻薄饼
庆祝二十岁



小寒


若是不相识,便也不相交。
不相识,更好。
免得匆匆间,又骈添烦恼。
不再见。可好。



大寒


窗外传来几声巨响。
黑暗叼走夜的光。
还好,还有一盏祖传的马灯。


发表于 2017-1-29 13: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你的小短诗还是不错吧,应该比那些故弄玄虚的作者要好得多。
我在这个精华区转了一圈,认为你的小诗还是不错的
可能我不太喜欢那些故意在句子中加上一些大道理的诗歌,我还是喜欢你这种写作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 09: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以为,好好说话,才能好好写诗。后来,我又想,什么是好好说话呢———   我认为,把诗句念出来,八岁的孩子能听懂,八十岁的老人能听懂。现在,我又想,什么是话呢,话语,或者不能用声音来代替。万物皆有灵性,兽言鸟语算不算,盲道,盲文,闪电,绿色的血,算不算。
所以,我为我以前的想法感到羞愧。
同时,我又很固执。


小寒


若是不相识,便也不相交。
不相识,更好。
免得匆匆间,又骈添烦恼。
不再见。可好。

     这里的“骈添”我怎么查遍了所有的古今典籍,为什么找不到呢? 我还是想简单的说话,写诗。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4 10: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顶!
发表于 2014-12-24 10: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二十四节气,有民谣的意味
发表于 2014-12-24 12: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您的写法挺炫的。我个人还是不太赞同诗歌这么写下去。往往形式大于内容。
发表于 2015-1-12 20: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这么冷清
 楼主| 发表于 2015-2-8 18: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姻缘 于 2015-11-6 08:39 编辑
欧阳福荣 发表于 2015-1-12 20:21
怎么这么冷清

。。。。。。。。。。。。。。。。。。。。
发表于 2015-2-9 06: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以24节气为题有意思,写得也颇灵活。加精得当。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5: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dragonfly 发表于 2015-2-9 04:33
格子里,苗儿葱茏依旧。

——亲切!

D师在,更亲切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5: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5-2-9 06:20
我觉得以24节气为题有意思,写得也颇灵活。加精得当。

谢谢杨炼老师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5: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行,必有我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6 21:08 , Processed in 0.1727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