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872|回复: 333

【炎子的诗】遇见乌鸦(九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7 15: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炎子 于 2015-10-21 16:27 编辑





遇见乌鸦(九首)



劈 柴


●炎子

阳光下
有一个人用一把斧子
在劈柴

所谓的柴
就是一段被剧死的木头
在斧头落下时
我听见了
树倒下时候一直压抑着的
一个爆裂声

那声音
在阳光下裂开了
柴 被劈开的表情
在斧刃上 看上去
也像一把刀

2015/10/3





半夜醒来


没有见到你
身边是一团黑
和门外墨黑的吠叫声

拿出手机看了下
时间正好是凌晨二点
有个被拦截的电话
是几个月前开始
一直就在骚扰着无眠的夜晚
很顽强 像眼前的黑

我把目光调亮了些
想找到你
找到你压在书里的那截光
我翻开了《易经》






麻雀战术



面对稻田
它们选择分批进入

一只两只三只 到一群
它们卸掉了翅膀

它们不在乎我的发现
不计较开始亮起来的天空

它们选择 从稻谷上
偷一点时光

从我的身后
偷一声吆喝

然后 在日出时刻
集体起飞






雀 巢


一只
或者是两只山雀
都已经飞走

只有一只空空的小巢
在树丫间
托着重重的寂寞

它们一定是
寻找更高的天空
或者 是更远的风景
才扔掉了行踪

巢 空着
像一只永远合不上的眼睛
一直盯着天空






雀 巢(二)


我相信
你走的再远
还是会回来的

我要用最脆弱的痴心
等你 等你一阵风雨过后
忧伤地归来

即使 被杳无音讯的冷漠
砸碎了
我还有一双眼睛
如果全部都碎了
那也是我粘稠的泪珠

但 如果没有碎掉
我就要孵出一对翅膀
穿过云层
去找你





柚子树



弟弟跟我说
院子里
母亲种植的那棵柚子树
被虫咬死了

回去时 柚子树干
像母亲一样躺下了
我抚着那节木头
就像抚摸着母亲的影子

我想找到咬死树的虫
我拿来斧子劈
使劲 用力的劈下去
树丫只是嘎的一声

院子里的天空
一下就掉了半个
剩下的一半 看上去
也已支离破碎





遇见乌鸦


在早上的路边
遇见了乌鸦 一只两只的黑
将胸脯上 一块典型的白
收在翅膀下面

黑翅膀 展开一下
胸脯上的白 就露了出来

但这点白 始终盖不住通身的黑
就像我墨黑的瞳仁
永远在我眼睛的白里
运动着





井 水

我用一只铁桶
放入井 提起了一桶水
此刻 水不流动
包括井里的水
也是静静的 还有点暖

提着一桶地下水
也像提着一桶阳光
它虽然藏在一个深井里
却都是 地面上
漏下的光线





红 枣

晒在阳台上的红枣
成了红枣干
像干瘪的秋天
也像一团喝醉了的火

如果是一团火
干了
会是什么样

如果真的是喝了阳光后
醉成了紫色的红
我将在冬日的一个早晨
释放它的燃烧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4-11-27 16: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尽其意,逞尽转弯抹角之能事。但能透露出自己最终的内心的心机么?所以,回到“表现内容为表现力服务”上来吧,这都是材料。不过,最后一首自然形成了一定的力量。但对于这类固化题材,一定要非固化的自我去包围,不论之前、之中、之后,都应有主体逾越的可能。
发表于 2014-11-27 19: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遇见乌鸦(外二首)
  
  ○炎子
  
  在早上的路边
  遇见了乌鸦一只两只的黑
  将胸脯上一块典型的白
  收在翅膀下面
  
  黑翅膀展开一下
  胸脯上的白就露了出来
  
  但这点白始终盖不住通身的黑
  就像我墨黑的瞳仁
  永远在我眼睛的白里
  运动着
  
  
  黑与白对比,写得妙极了。哪一种存在都是合理的,就好象这个世界,黑与白,一半的一半。
发表于 2014-11-27 1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首还是最喜欢第一首。第一首好是好,只是生活中哪那么容易遇见乌鸦。:)
发表于 2014-11-27 21: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艺只是人的一个节点:漫读炎子《红枣》而来

《红枣》
作者:炎子

晒在阳台上的红枣
成了红枣干
像干瘪的秋天
也像一团喝醉了的火

如果是一团火
干了
会是什么样

如果真的是喝了阳光后
醉成了紫色的红
我将在冬日的一个早晨
释放它的燃烧

从这首诗看来,作者是想通过对一颗红枣的象性解析,来达到自我依附于其中的演绎而不吐不快。
而作者很快做到了,通过对红枣的不断象移,来达到了内在精神的转动的表达。
可以说作者基本上已经达到了自我精神的充沛表达。
但问题是,从这颗红枣本身来说,它从形开始,又从形结束,作者紧紧依附于形,完全开发到尽可能的边际为其所用,传达于神,体味于精,合为自我精神的合和而一。
表面上,这样似乎已经完满了,作者已经不能突破于红枣之外的表现了,作者也似乎精神的实现也应该在这个固有框域内得到满足了。
我们看待艺术的方式,往往不论是从创作还是阅读上都喜欢从形式入手,然后灌注其精神,得到精神的实现。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作者似乎已经实现了他的应有的精神状态没有二话了,但是从自我潜在的可能不满足的状态或者自己更大更大的发挥的空间如果也还能存在的话,那是不是我们应该突破这样的形式入手的空间注入的表达方法呢?
我觉得,我们的文艺立于真空,是从自我意识开始的,然后触发了某一个具体事物的开关,而后产生了驾驭这个内容的精神的注入,然后穿空而过,借内容这个羊肉串,最终体现了自我精神呈现于全宇宙、而又在现世中具有了显化的那一部份。
那么说,这时我们的文艺就是整个空虚状态的表达,而注入现世的那一部份,自然是带有了这样的虚化的外化空间的所有状态,而且这种状态不是被注入现世中的,是包含在注入现世中的那一部份之外的,是一种自然拉伸的表现方式,而不是装入和退出的包装的萎缩或膨胀关系。
也就是说,我们的文艺表达,就是一场自我虚场之气在现实行走,而又在现世显化的那一部份中有了一部份抽象的表述的进入,以及抽象的对实体内容的外包装,和阳后抽象表达的包尾。其结构方式可以酝成,但其指令于结构的策略却是如此一致的。
因此我们的文艺不应该是绝对表达化的,那样就去除了虚空抽象表达的外包装,完全变成了一个装尸于内容的嘻戏的自我的精神的游戏的玩笑。因为相对于我们对于内容的绝对表达,我们的自然空虚的精神走势才是更加合于自然,呈现于天然的,这个并不需要什么证明,只要说明绝对表达本身是切除了人的自然部份之自相矛盾即可以自明。
所以,我们在虚空抽象进入现世实体表达的过程中,不需要刻意地使用语言去包涵什么,只要语言能够达到演绎过程的进程,并附带于它所产生的现世的实体影响即可。这里不存在卷曲,只需要本质性直线并附带即可。
这也表明了两种不同质量的文艺诉求,是存在着表述重心、关心要点、实施方向、得出效果的不同。
最终绝对表达变成了一种笼络人心的卖乖煽情、哗众取宠、道行逆施、装疯迷窍、自娱自乐,而虚空抽象的精神表达则变成了质朴、笨拙、富有牺牲精神、自我实地较量、从容隐含、人格的最高满足。
像炎子的这首诗,他就是受到了绝对表达的控制,没有把自我的人生境界调将起来,没有为做人而作诗,而是为作诗而做人,则显得诗大于人,而失之于人大于诗的悖逆尴尬处境。他虽然也在现世的实体里实现了自我的精神世界,但于整个精神世界并没有打开,何况于对于冲过这个现世实体时可能爆发出的应有的更大的精神力量并不存在乎?
诗只是人的一个节点,像所有的文艺或人文活动一样。



发表于 2014-11-27 23: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遇见乌鸦》、《井水》!
发表于 2014-11-28 08: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更喜欢第一首。任何事物都有我们忽略的一部分,而那被忽略的,也许是被隐藏的另一种真实。
发表于 2014-11-28 10: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炼 发表于 2014-11-27 23:15
《遇见乌鸦》、《井水》!

炎子的诗歌越来越有刊载《诗刊》《星星》的危险。
发表于 2014-11-28 10: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炎兄这一组好啊

少了些许浮躁,多了一份沉静
发表于 2014-11-28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的诗歌越来越有刊载《诗刊》《星星》的危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21 14:19 , Processed in 0.08857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