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56|回复: 0

《一人晚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7: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梁丽清 于 2013-11-24 20:12 编辑

         梁丽清的诗

 八月,走马观花(组诗)
 
◎ 早安,小镇
 
粗犷的渔人发动引擎
风驰电掣。载着我和我的长发
一路飞扬,追赶
清晨第一列驶离小镇的火车
 
一群摩托车笑笑从身边经过
临时打包的全家桶里
倾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憨厚与疼爱
城里的娃都爱吃这个吧?
 
因为心不在焉
我把薯条晾在一边
给烤面包涂上番茄酱
望着红色的圆点发呆
 
洞开的窗户,微风入耳
纤细曲折如羊肠,我猜不透
小镇的心思。嘟囔一句:
天黑请闭眼
火车呜咽一声钻进隧道
 
 
◎ 记忆的清晨
 
因为一碟淋了芝麻香油的肠粉或
一根金黄炸得酥脆的油条
七月的海滨小镇,清晨
才刚刚睡醒,我穿街走巷
 
卖包子和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老板娘操着乡音殷勤地招呼
每一张走进来的本地面孔
娴熟的表情与看我时的疑惑
像镜子的两面,反射清晨的光线
明媚的忧伤撞入眼睑
等待一碗鱼生粥由滚烫变为温润可口的过程
街道渐渐热闹
 
 
◎ 坐着藤椅晒太阳
 
被粗茶泡着,体内多余的盐分
正慢慢抽空
下午两三点,晾衣杆
水分完全蒸干的衣物闻风起舞
 
古老的藤椅上
有人端庄地坐着晒太阳
阳光慵懒,一寸寸
在地板上缓慢滑行
像披了一件又轻又薄的纱衣
打盹的当儿,院角的老猫叼着小猫
从这头挪到那头,再挪回去
 
圆木桌。一碟花生米已躺了一下午
常绿灌木叶子腾空而起又依次降落
日子仿佛橡皮筋
一下子拉得好长
一下子又收得很短
 
 
◎ 赶着一群鱼上路
 
他熄灭烟火,警惕着网内的动静
海面遥远的星火
正一点亮,一点暗更替着
夜雾贪婪地吮吸他的光臂膀
 
有时像一枚图钉立在甲板上眺望
听凭海风,夸张的发型师在头上随意拨弄
有时退回舱内点燃一圈烟丝
浅蓝色的香雾糅合了海上的孤寂在指缝间燃烧
他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卸下一群活蹦乱跳的精灵
清早的集市里,他换回
一些新鲜蔬菜水果,肉
或者其它。满足一家老小的需要
填充胃部不安分的蠕动
 
屋内小米稀饭冒着热气
一桶井水的清凉也赶不走身上大海的
咸涩。衣物妥帖地吊在竹竿上滴水
像只脱水的龙虾,他蜷缩成一团
静静卧于竹席一侧
公路上,新鲜的海鱼一批批在赶路
 
 
 ◎ 小镇,夏天的脸
 
我正想着是不是要下雨了呢
说变就变,小镇这夏天的脸
像十月怀胎的骄傲孕妇
孕育了许多台风和暴雨
作为秘密武器
 
冷不防,一道新鲜的闪电
从天空那婴孩般一弹即破的肌肤
钻出来,凑个热闹
雨娃们追着人的脚后跟袭来
 
天幕下,奔跑的人们
踩着打击乐的拍子
回家。就在今年夏天
临海的小镇
我与台风和暴雨撞个满怀
 
 
◎ 浪花带走了一双儿女
 
就在这墨绿色波涛连绵起伏的大海
浪花带走了一双玲珑剔透的儿女
就在这我看到,一个早晨,明亮与寒冷的
天空之下啜泣的父母,痉挛的颈上支撑着
颤抖的头颅和那被晨霜、海雾一夜间染白的头发
 
作为孩子,我一再被警告远离
铅色水域的地带,那里住着狡猾贪婪的妖怪
这么多年,我深信不疑
 
 
◎ 一双帆布鞋的蓝
 
但我还是想说说这蓝
比天空的蓝,大海的蓝更深刻
定格在那年夏天的
一双帆布鞋的蓝
 
细软的金色沙滩,几对洁白的光脚丫
哼着古老的民谣,踩踏浪花
浪花踩踏,沙滩上那一串活泼的脚印
 
海浪、卷云、色彩的壮丽
和浑身散发香气的泳装来来往往
有风的日子
沙滩上避暑的人
像只翅膀沾满了海风的蝴蝶
舒展身体,感到彩色相间的折叠椅
弹起,又落了下来
 
如同那年夏天,帆布鞋以它们
宏大温暖的蓝,裹住了
嬉戏归来的小脚丫
 
 
◎ 岁月在台风中穿梭
 
台风光顾的凌晨,睡梦中感到老屋
像安装了四只轮子的雪橇,向前疾速滑行
聚集了暗处四面八方的
风,在拍打着翅膀
 
床头的吊灯摇摇晃晃
一个人住在古老抖颤的城堡
我听见童年扔出的石头坠入大海,
在无声滑行的岁月里自由穿梭。
 
 
◎ 波动
 
台风季节,菜价像搭上哈利波特的扫帚
腾云驾雾,连翻了好几个筋斗
小孩捡起地上的瓦片抛向天空
然后盯着它,等候它重返大地
 
台风季节,这里的粮食和蔬菜价格
会像股票一样上下波动
小镇的每一户人,都成了股民
 
暮色渐浓,妇女借着天光在井边洗菜
日子就在淘米,煮饭
洗洗涮涮,吵吵闹闹中翻过一页
明天还在路上
 
 
◎ 每场台风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在小镇独特的语境中
每一场台风过后,或轻或重
都会扳倒一批树木,房屋,
或者原本活蹦乱跳的
比如小猫,小狗。
 
假如这场台风足够仁慈
统计损失的时候,渔民会相互通报
以一句嘹亮如军号的“没有了”作为结束语
假如不是,一阵艰辛的沉默之后
仍是沉默。豆大的眼泪坠地也无声
 
扳倒的树木声名狼藉,等待
被连根抽起,集体运走、焚烧
而每场台风都有一个
好听的名字,不时来访问
小镇。
固执地对抗遗忘


◎ 八月,走马观花
 
那是我的故乡,我出生的小镇
未曾想到,有一天
我会像陌生的游客般走马观花
用粗线条勾勒小镇印象
没有深入她的盲肠
在由离开和涌入的人群组成的队伍里
跌跌撞撞。还未拥抱
又要离开

    

后青春期的诗(组诗)


◎ 青春散场


每天都有人抬头
城市上空,飞机毫不犹豫
就冲上云霄。
每天都有六千个故事,来回滚动
在眸底,重复上演

星巴克,玻璃窗之外
天气冷暖不确定
窗内却有一下午的冷气和杂念
光线,使咖啡冷却。我在回忆
一组微发黄的故事,关于我们
曾经我以为,一个字都不写
省下拉扯与割据,回忆
以最初的模样登场

我将过去邮寄给自己
故事交集的部分,各自收藏
属于我们的对白
道具和场景
赶在幕布拉下
青春散场之前,隆重登场
而从前,旧片段已飘远
                              

◎ 尖了,又圆

但这些年,你不在身边
时光是天才的魔法师
这些年,脸圆了,又尖
尖了,又圆
身边的人,换了
一拨,又一拨。这些年
你缺席,心就荒芜了
也无人问津


但眼前,你的模样
怎么就化作了斑驳的影像
怎么轻易就搅碎一池春水,回忆
参差不齐,拼凑不出
完整的一块。钻进
一系列转瞬即逝的表情里
有我眼底闪现的细浪
你眼里正揉出细沙
我眼角漾出的波纹,涌动
在暗处,有些回忆
你看不见


◎ 爱情轨迹

这个夏天,舍得
将自己暴露在
太阳底下
在挥汗如雨的当儿
笑靥如花

皮肤晒成古铜色
心是不是就坚硬如铜人?
城市的天空
三百六十天,都空着
偶有飞机掠过
划出爱情的轨迹

大朵的云
你的脸
就在此刻,浮现



◎ 被台风和暴雨困住的城市


这座临海的城市
台风和暴雨,今年夏天
仍像往年,不时光顾
不时探访我们
两个故事,住在
这座被困住的,城市
黄昏之后
就有夜
就有街灯
和思念,雪花般降落

台风和暴雨轮流拜访
那几天,我花光积攒了一个季节
的勇气和耐心


等不及台风过境,暴雨打住
我挽着藕荷裙角,推开门
你一手插裤袋,头发凌乱
倚靠墙角
温柔对我
笑,迅速将正刮着台风的城市覆盖


◎ 向阳花

翠绿香樟,鸟儿轻鸣嬉闹
古老建筑,前面右转第二排
午后懒散的光,透窗铺陈满室
我盘起头发
像温室中盛开的向日葵
迎合光线转圈
大朵金黄从锁骨到腰倾泻而下

你从窗外跑步经过,紧紧鞋带
递给我一瓶冻绿茶


◎ 十八岁,出门旅行


想淋雨,大喊大叫
彻夜聊天到天明
想关机,睡到天昏地暗
看一百部电影,弹钢琴到手废
想背上背包,立即出门旅行
呼吸新鲜空气,潜入深海
看珊瑚和游鱼色彩斑斓
想穿得十分邋遢汲着对拖鞋
头发凌乱,在陌生的窄巷
蹲下来,痛哭一场


◎ 啤酒,颜料般从空中泼下来

你的眼睛已决堤
当我说出再见
就有泪从你的眼角漫出来
就有啤酒,颜料般从空中泼下来
撞倒一地的空瓶子

这个季节
该如何转身,才能安静抽离
才能优雅离开
那晚你的背影已僵硬成雕塑
无人处,我的眼泪泛滥成灾



◎ 十年

我终于写到了
爱情,就裹挟着记忆
汹涌而至
掠过生命的一城一池
来个遥远的呼应

终于划上一个温柔的休止符
十年,结局
美好得有些残忍

我在台灯下安静地敲打键盘
即便童话坍塌
但不说难过



◎ 我梦见

我梦见我躺在水泥校道上
望着天空
这座常有飞机掠过上空的
城市一隅
我梦见逆风的方向
飞机在离我不远的那块
我们躺过的草地
坠毁


◎ 后青春期的诗

墨镜,可乐,爆米花
暴雨天,看一场乏味的电影
阳光,海岸,细软沙滩
艳阳天,跳一场杂乱无章的舞蹈

拥挤的人群里,你使劲摇晃吉他
唱一首献给我的歌
青筋,咬肌,汗珠
一粒粒剥落,在盛夏的夜晚
随冰淇淋一起融化

后来公车等候的片刻,习惯塞上耳机
后来速食餐厅里,旁若无人拿出一本书
后来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旅行,走出城市空空荡荡
感到温热膨胀却没有重量


◎ 冬眠

南方的冬天
候鸟回来觅食爱情的季节
我不出门不见朋友
十九岁,过着九十岁
离群索居的生活
食物和书籍在房间相互推挤
电视机和音响,在客厅发呆
冰箱,在厨房
香蕉和西红柿开出白色的小花
我汲着对毛毛鞋
钻进有厚实掩蔽的洞穴
等待春暖花开



◎ 逃离夏天

逃离夏天,提前度假
这里,海跟天一样蓝
小清新酒吧反复唱着动人的情歌
用一桶冰镇啤酒的清凉浇灌
在温热中酝酿发酵
渺小的忧伤
恍惚间
忘记是谁把岁月拉长

为什么眼泪会流
我也不懂
天气在凉,疼痛短促
剪短头发
因为它会长



 ◎ 十年后

十年后,我不过是
穿着漂亮去菜市场的女人
你开着改装的敞篷车招摇过市
跟陌生妖娆的女子勾肩搭背
无暇顾及我的感受
十年后,你忘记奋不顾身
我放弃天真
十年后,计算着
温柔陌生的多少别离
人潮人海中
重逢,心已天各一方

         故事的土壤
◎ 故事的土壤
 
是谁说过,时间是产生故事最好的土壤?
一年不长不短,
刚好故事依照各自的脾性
在各自的土壤里发芽抽枝
相同的时间里,各自推衍各自的情节
那些隐匿在时间其它维度里的人,
形形色色
忙忙碌碌
以温柔的细节和节奏带领我们从左看到右
 
◎ 这雨,哗啦啦
 
这雨,成群结队的雨,排山倒海的雨
哗啦啦。或许,该有一场
雨跟我一起,稀里哗啦
 
天空的颜色如同抹布蒙蔽眼睛,
呈现出大片的灰蒙蒙
黑水汹涌而出,一行行
雨柱的源头
天空,人群中阴郁的脸孔
跳跃着晦暗不明的光
  
像是要把人间淋成一条污水河
它的恸泣在加深,不时探出头窥视
挑准哪颗不设防的心就是一阵紧锣密鼓
沉甸甸的叩击
徜徉在这条河里,共同走一遭
哪怕只有人群中陌生的手不经意拉一把
无声裸裎的泪珠也是浅笑的
  
天空终以它的方式告诉你
这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风和日丽
也不像你臆想的变化叵测
 
 
◎ 像刺猬般拥抱
  
游离在一个又一个圈子之间
企图寻找一种我们称之为理想的
距离。是众多的圈子,无数根舒展,或
紧绷的绳子的组合。层层铺展的花瓣
开在灿烂的山谷。一种我们渴望的东西
自由,它之于我
如妖冶的罂粟散发着致命的幽香
  
奋力搏击,从人群密度中突围。攀援
进入舒适的空间。缓慢寻找落脚点
担心视线盲区,平坦地面
也安置着突兀的石头。
趴在一个圈子的顶端
窥探另一个圈子。心里的戒备如野草疯长
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于是,各自保持各自的漠然
各自咀嚼各自的孤独。而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
比如绳子突然断裂。拆掉孤独的藩篱
走进一群人的狂欢。
  
我们像刺猬般拥抱,摩擦,拥挤
却热闹非凡。
 
 
  ◎ 眺望
 
他们已经站了有一个上午
在妆扮成除夕的村口静静眺望
耐心等候着异乡迟归的人
 
兴许火车晚点了罢
他们不时低声叨唠几句
 父亲跺着脚驱赶寒冷
顺带驱赶抽一口烟丝的念想
母亲抚平胸前的衣襟
用紫色的围巾裹紧细长的
脖颈,像只赶集的鸭子使劲往前伸
帽檐低头沮丧,拒绝寒风的戏谑
 
烟花和爆竹轮流派送新年贺礼
漫天音响的浓云拥抱了天幕下守候的人
眼睛不自觉眯成一根细线,无声眺望
听到前方疑似脚步的声音又迅速分开

◎ 世界跟我一起沉默了
 
第十九个冬天来了,我在
六楼的阳台眺望远方
远方在六楼以外的世界望我
 用目光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
这从大染缸里捞上来的奇怪的网
没经过滤便铺展向我
蛊惑我一步步纵身跳下去
 
世界在我以外挥舞双手
好像能给我答案
好像我急需知道答案
好像我不知道答案就无法过冬
我不由低头沉思
世界跟我一起沉默了
 
◎ 沉溺在蜜糖里死去
 
我像夹心饼干中间那层薄薄的糖,
世界分别在两头簇拥着。
我无需倒向哪一边,
愤怒的挣扎,疲惫的眼泪。

撕下一个空洞的微笑贴上
便可埋起头呼呼睡大觉。
多好啊,我只需终日哼哼就能呼吸
一个人的经历同时被两头收藏
多好啊,人们捡起来扔进嘴里
我还裹着厚厚的蜜糖卫衣。

◎ 中秋月下狂想曲

今夜洞开的窗户不足以承受
万众瞩目的月光,掀开屋顶
也不挑剔,随意跳进哪户人家的院子
和人们手舞足蹈聊家常


今夜大黄猫一改往日的慵懒
疑似在认真追赶,天边月亮那张老面孔
来回走动,勾勒出多张月饼的形状
奶奶已经准备了一坛好酒和一些旧民谣
胖瓜果光影模糊。古老的故事
很旧的月光,仍在层层播撒


今夕何夕?举杯邀团圆
更坚持眺望同一个月亮
院子里移动的步子
时而急促时而缓慢的
呼吸,风中泼下颜色斑驳的漂泊   
就像我刚涂抹出了一道暖色
不小心又溅落几滴遥远的相思


今夜万千宠爱集一身,月亮
皎洁丰满,让人忍不住想:
拥入怀中亲一口,咬一口
至于思亲、团圆之类的话题
要就着杯中摇曳的轻红
细嚼慢咽

◎ 岁末团圆
 
词语在流窜逃逸
餐桌旁,席坐着
一群从各自的城里赶来拼凑一张大圆的
人们。嘴边,一只大拼盘正以光速逃离
在岁末狂欢的拥挤里。
 
 
葡萄酒和黑加仑纯酿混合后发出幽微的光
汁液不安分地扭动身躯,企图
挂住玻璃的晶莹
短暂的晕眩。投入母亲,或是
同伴的怀抱。
酸雨如注般滑落,一行行
视网膜之外,红与黑壮烈交汇
光影模糊。
 
 
高脚玻璃杯闪亮碰撞,又迅速分开
殷红裹挟着黑紫,下一秒偷袭
人群相似的嘴唇,眼睛,和耳根
脸蛋。春天百花园般姹紫嫣红
声音微醺。
 
 
用黏糊糊的调子倒数。外面太冷,
屋里很暖。
喧嚣的血液兜了一圈,
又偷偷溜回各自的身体里。
 
 
◎岁末倒带
 
时间,在这一刻重叠
一片璀璨的光斑之中
新年与旧年重逢
一年,又一年。我们隔着
不长不短的一段距离。观赏年轮的新旧
讨论新衣的颜色、款式,和长短问题
新与旧接壤的部分,勇气惶恐。
 
倒带的时空拖着笨重的步子,
每走一步回头望一眼身后剥离的影子
每走一步拖沓着一个斑驳的
故事,拽出一段陈旧的光阴。
 
故事里的人就此老去。不可以啊
世界在交汇这一刻沉默了,下一秒
圆满。然后开始遗忘
 
 

抖落时光惹尘埃(节选)
 
◎ 往事只能装进回忆里
                                
我打开装满贝壳的匣子
大海的声音,经过光的折射进入眼睑
那么接踵而落的眼泪便是有迹可寻的
轨道尽头。摆动的旋律如风暴
灌入耳膜,横冲直撞
 
某些忽闪的记忆片段,纷至沓来
给大脑装上显示器,再配一个遥控器
故事随意点播。透过老花镜看见的
世界,是黑白电影的底色
闪动着漫天的雪花
如同那年冬天
亮晶晶的眸子闪烁其词
辩解者奋力挥动的手势也是苍白的
 
往事只能装进回忆里
如同贝壳里那些小生物
风干了,成为身上一道花纹。当
我老了,打开装满往事的匣子
泪便落了下来
 
◎ 时光的位置
 
我打开沾满尘埃的盒子
如同打开一座装满记忆的仓库
认真写上编码,给往事
一件件打好包装
像重症手术中给病人开刀的医生
来回巡逻的神经,高度戒备
 
细细揣摩,哪一只贝壳
放置于哪一段光阴
给每一个故事安一处适当的位置
确认无误,关上闸门。
 

◎ 路过一场台风
 
怎么了
才低眉垂眼间
袖口就灌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仿佛一挥手,就能甩出
一个台风,一场暴雨
去引发一次超级大地震
 
身体在山体滑坡中
震颤。急速旋转
眼睛在晃动的阴影里
看见自己和无数个
你。是你,不是我认识那个
  
 
      空巢(组诗)


◎ 老,真的来了

然后,就老了
老无处不在
丝丝缕缕的
老,从指缝间探出头来

孤独在沟壑纵横的脸上躺着
从眼睛延伸到唇角
从骨髓渗透到血液
像只小兽在血液中喧闹

走着走着,背就弯了
被哪个角落的一阵风收刮而过
双脚刚着地,已是白发苍苍

像一群黄豆前赴后继从眼眶往下掉
浑浊的光影中,瞥见
老,真的来了


◎ 一人晚餐

剩下的日子突然就单调如水煮青菜
一根根洗净放好,等待切头
在泡开水浴之前
冻结的神经激不起一个泡沫

发黄的菜叶,在沸水里走一遭
一棵棵变得油光可鉴
仿佛借此就能重回青春的姿态

油锅滚烫,刚好鲤鱼翻过身
金黄,安静卧于盘子一侧
此刻,餐桌的内容如静物写生图
一只手的力气不足以安稳地抓住
一双筷子的光滑,戳入——

一片静默的金黄里
嚼几口白米饭,咽下
再一口,乖
依稀记得对白似曾相识
模糊的场景就踱步过来了
眼睛适时渗出一层薄薄的雾霭


◎ 身体是一台老旧的机器

身体是一台老旧的机器
每一次运转都带出一阵烦心的嘶嘶声
在那片巨大的声响里,白天和黑夜
晃动出漫天飞舞的火花

灼烧的火。助长了老旧的机器
各个角落,松弛的零件
正准备分道扬镳的
决心。不时出点状况
惹些麻烦
像狼来了的孩子
拨弄那些亲密却
遥远的人绷紧的神经


◎ 不眠的夜晚

但此刻不是
凌晨三四点,看海棠花未眠
等待日出,海边与恋人依偎
浅啜清茗,呼朋唤友
趁着夜色来一场深度交谈

老了就成了胆小鬼
天黑便早早关门闭户,但那些
不眠的夜晚仍像超市的熟客准时光顾


◎ 空巢

早上醒来,拉开被子看看天色
犹豫着要不要起床
挨到太阳从窗台跳进房间
灌满屋子。终于确定
一天的行程

温习年轻时的光辉岁月
想想往事,时间晃了二三圈
发呆,又晃了四五圈

傍晚,遛狗归来
对影成四人
亲切地和身边的同伴打招呼
告诉它要学会礼貌
比如朝那无声掠过的影子挥挥手
咧嘴笑笑。夕阳应声坠落
一天,过期了


 ◎ 气味

无所不在,遍布屋子
循着空气四下逃逸
无孔不入

使劲搓,狠狠冲
气息随水流下
如天空的雨,落到地上
蒸发干了,又重返天空

嗅着身体的气味
发出迟暮气息的
是自己,而不是另一个人

那些气味令人难受
有时在年轻目光的注视下
想将自己扔进洗衣机里
像衣物一样洗涤干净
晾干。喷上清香剂
然后收进衣柜里


 ◎ 水中花

想给双耳塞上棉花
一边各一朵
这人山人海
想将四周的空气
充斥着的各种声音
统统装起来   
倒入水里煮沸
让它在水里开花
开出一朵独一无二的
名为“人声鼎沸”的花


 ◎ 散步

散步的时候
那些逝去的岁月,偶尔
像电影花絮
一一呈现。未经剪辑
却也流光溢彩

昨日重现
他说,曾苦苦追寻
披一身闪闪金光的
比如荣耀、财富、地位
就在前面。触手可及
他都不想要了,他说
能不能换回他失去的六人晚餐


如果,云知道(节选)
 ◎ 一轮焦虑的黑太阳
 
晨曦的码头
一轮焦虑的黑太阳
被大片的阴霾蒙蔽了眼睛
 
酸涩的雨点有时花瓣般坠落
逃离蓝天的蓝,白云的白
 
成群结队的云在空中
被撕扯成地上飘零的落叶般无助
 
抬头,那一轮焦虑的黑太阳
仍在以铺天盖地的黑色
涂抹世界


 ◎ 如果,云知道

猛然间,黑色的急流没入
天空。被慌张的雨淋湿
蓝色溢出苍穹遥远模糊的边沿

如果,云知道
天空的湛蓝
与阴霾。只是大地之上
人们的一念之差

如果,云不知道
阴霾乐此不疲
与天空捉迷藏
欲将新鲜的白云囚成
隔夜的乌云

◎ 偶阵雨
 
渐习惯了语言,色彩
加上音符
杂烩的生活。偶尔
用文字给声音以色彩
给颜色以声音。
在巧克力建筑群间穿梭
今天,我这里
阵雨,像一群顽皮的音符从天而降
 
 
窗外还是惯常的景和
下午六点钟落空的
心,悬挂在阴天
被一片厚重的湿气
浸泡成一串串随风飘荡的
泡沫。穿透时间和距离
 
 
 饮君子之交(组诗)
     1

一套完整的茶具   坐落在
茶几中央,白瓷杯簇拥着紫砂壶
凑近一袋常绿灌木的叶子
像个小鼓手,她随时待命

一股滚烫的开水直灌壶底
灌木叶子轻声呢喃   瞬间
从睡梦中醒来   香气四下逃逸
绕着客厅,几张舒展的脸
转了个圈
盈盈没入唇齿间

      2

邀三五好友  占据方桌四角
茶几抢先挑了个好位置
欢欣雀跃   鼓动
紫砂壶张开臂弯跃跃欲试

用开水浇灌   一个下午的悠闲
常绿灌木的叶子,舒展容颜数次
像饱满的花朵张开   开到极致
又迅速收缩

像烟花般绚丽绽放
烟雾般滤去的   还有我们
和我们戏剧般的人生

   3

起初蜷缩在茶盅底部   好奇地张望
企图窥探这世界的隐秘   她
是腼腆的娃娃   还没长开

在滚烫的开水底下走了一遭
淋湿了眼睛、鼻子和嘴
她是散发着幽微清香的少女
浅啜轻饮总相宜
柔情为你奉献

披着湿漉漉的头发  
上升   上升   
在一片热气氤氲中
升到理想的高度
然后   年华突然老去
在一阵喧嚣的声响里
降落伞一样下坠   坠入
来时的地方


    4
转角   倚窗而坐   
慢慢啜饮秃头老板的心思
一口口咽下苦尽甘来
苦   细致到一张一合
上下唇亲吻的力度
甘   放大到一松一紧
眼睛至嘴角的弧度
 
伸手将一串绿意的清凉
缓缓注入体内   凭借
舌尖捕捉到任一片叶子的香甜
逃离人山人海
逃离市声喧嚣
在一片静谧中 
找到心灵的契合点
转角   旅行到茶园
 
   5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下午的慵懒
饮君子之交   淡如水
 
茶是面镜子   住着你和我
淹没在茫茫的人海之前 
循着一股独有的清香
坐到一起并彼此交换气息 
你吐出一串坦诚  
我还你一句真理醍醐灌顶
习惯筑起的隔膜   经不住一遍遍
热情的冲洗   慢慢变淡  
姓名、年龄和学历  
财产状况与健康指数  
倏忽   统统隐去
 
我们频频举起白瓷杯
饮一个下午的时光慵懒
饮君子之交   淡如水
 
 
   
   6
 
比如此刻,夜幕降临
浅啜清茗。满心的欢喜
与台灯相辉映。温柔的光点
在脸上,常绿灌木叶尖
均匀铺洒
 
用茶杯浇灌,一个人的夜晚
当茶叶与开水狭路相逢
徘徊在苦涩与清甜之间,蓓蕾
缠绕的喜乐和哀愁
究竟有多深多长
 
托皱巴巴的叶子带去疲倦
张嘴吐出的清香
有着幸福一样的颜色
似是淡却仍然很浓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
一座茶馆
一个人的夜晚   张灯结彩
 
 
  7
 
用一生喝过的茶
泡一个温暖的茶叶浴
龙井   毛尖   普洱
再倒些茉莉花也无妨
 
有生之年的不情愿
统统倒入这趟水中
让水足够滚烫   穿肠过
点滴流淌   汇成涓涓细流
过滤身体所有的苦
凭借千斤茶叶
慰藉岁月渐老的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4 11:04 , Processed in 0.0734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