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98|回复: 0

途中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5: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万园枫 于 2019-2-15 20:26 编辑

自由

放风时
一只斑鸠缩着脖子
蹲在杉树的秃枝上
像一团灰色的蜂巢
几个囚徒
跺脚、吼叫,用断枝投
它一动不动
那一刻,他们扑棱着翅膀
而它,蹲成一座自由的雕像

                       


水塘边的墓地

废弃的气象站
躺着一些人
没有被子弹撂倒的人
被他们打败的人
占据着朝阳的一角
这一方土丘,俯视着水塘
箭没有动
保持着当初的风向


                       

  

某刻

闪两下,萤火虫的屁股
夏天的味道就来了
亮满了碘钨灯的正午
跳棋在布局,无数的揿钮
将要开启勇敢的游戏
你的眼睛还是我的眼睛
我不用看,只在听

                        



爆米花

我一直以为爆米花是件危险的活
可也没有听说伤过谁,开锅时
手艺人表情波澜不惊
一群孩子捂着耳朵躲来躲去
你可能也是其中一个
守着硝烟散尽白花花的童话

                     

  

同事

他戴着帽子
脸刮得精光
抬头挺胸,眼睛发亮
嘴角挂着淡淡的嘲讽
就这么走过来
像一位盗梦高手

我转向他,点一下头
为了几句每天都讲的废话
荣幸了一个上午
我从未如此
对一天胸有成竹
还十分确信
他留过大胡子
帽子下边
是配套的板刷头

                       



快感

看米芾的字
有一种快感
尤其在秋天
剥蟹爪的时候

听黑豹的《黑豹》
有一种快感
无聊时跟着叫两句
跟谁都没关系

搓拔掉的牙
有一种快感
舌头兴奋了一天
战争有了结果

细雨中慢慢地走
快感又冒出来了
一粒一粒
解开冬的纽扣

                              



转移

女医生的眼睛离我很近
口罩隔着我们的呼吸
我慢慢忘记了自己在拔牙
想起战地医院
那些白袂飘飘的仙女
拿着柔软的纱布
擦拭着耳孔里的炮声

                          



你真好

放学路上儿子对我说
看那个蹲着卖粽子的人
怪可怜的
她这么大年纪
还在这里卖粽子
因为她要活下去,懂吗
儿子看了我一眼
其实她卖的粽子一点也不好吃
我就买过一个
但是大家还是会买
就是同情她
我跟了一句很俗的话

                           



开始

我养成看书的习惯
要归功于口袋没钱的时光
那些练习初吻的美好时光
我坐在免费的图书馆里
心存感激,正是在那时
我开始写诗


                             


发表

发表第一组诗
在写了十八年后
我捧着纸刊
认真地读那几首
不能再熟的诗
仿佛把自己装进了相框
背慢慢挺起
忽然看到一个错印的字
改过来,还是狗屁不通

                        


长城

长城我上去过
当然是心潮澎湃地上去
我以为终于和伟大见面了
对于我这个渺小的人来说
这应该是个醍醐灌顶的时刻
然而我没有来得及骄傲
就再次恼怒了
浓重的尿味从数个角落
直冲鼻孔,那一刻
我十分羞愧
好像这一切是我干的


                             



梵高的耳朵

梵高割下自己的耳朵
送给一个世人眼中的妓女
这个老掉牙的故事
最后冠名为疯子,心满意足

为什么你不认为
这个女人是一株
绽放在星月夜的向日葵
她的美不是看出来的
而要用心去听呢?

                           



一九四二出版的书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
我还记得那把火
轻而易举将我点燃
足够激动,金黄的舞蹈

而今,那书早就风干为
一句话,一条明亮的疤痕
“唤醒你的酣睡”①
我想问一九四二的国人
你们温暖吗?

注:①引自马尔腾(美)《励志哲学》,开明书店。

                           



胎记

一记势大力沉的朱砂掌
打在我熟人的腮帮、额角
拱起的臀部、多毛的大腿
打在我爱的女人的乳房
我为没有胎记,庆幸了很多年
没有被朱砂掌击中
感觉真他妈好

而今,我发现胎记是另一回事
母亲的忧心忡忡,父亲的愤世嫉俗
他们一生一世不迈出雷池一步
是一枚更大的胎记
这红色的兽,深入我的血液
常常跳出来,咬得我手足无措

那么胎记还可以上溯到
我的民兵队长外公
我的善于攀谈的奶奶
我的长途跋涉、流徙不定的祖先

他们为一场千年接力的成功
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们说,现代算个毬
你无论如何逃不掉
那记内力绵绵不绝的朱砂掌

                             






我决定敲开这枚硬核
里面可能是嫩生生的种子
也常是死婴一具

                              



樟树

它升上来,想跟我交个朋友
我没有注意它是否换过叶子
一直都这样,好像一棵人造植物
实际它在长高、分枝
脚下每天都举行葬礼
它在水泥丛林中没有失掉自信
与它们相比,它在生长,它有歌
并不知道自己是一种装点
现代的吸尘器、增氧机
它一定不会计较这些强加的定义
是否准确,有没有伟大的感觉
它就是它,一个独立者
一方静谧的世界,有自己的钟点
觉得这样挺好,在它眼中
我是另一棵,常在深夜踱来踱去
                             



本命年

本命年,回到老房子
我心怀感激
爽朗的笑有了浑浊的回音
钉子让松散的骨节抱在一起
刀锋教会我温暖,唤醒克制的兽

老房子在风暴后保持沉默
天空磁蓝,几朵淡云,风的爪印

                                 






来了个讲心理课的实习老师
高大白净帅气,他的出场
有效激发出女生的尖叫
当他开场谈到变态凶杀
血淋淋的锐器时
教室安静得异乎寻常
我觉得应该起身了
原封不动搬来一则
上午刚读的冷僻之问
回应我的,是女生的愤懑
这压抑的感觉在教室里
逗留了一天,我觉得欠他点什么
当晚在浴室,我向他走去
发现我们没什么不同

                     




怕冷


冬天,她不碰电动车
她怕冷
女人是水做的
会结冰

         




不适

支好钓竿,他只手
抚摸着母狗的毛皮
夹生的方言,佐以分金亭酒
牡丹烟,从狗的养法
到鱼的钓法和种种吃法
一枚枚石子落入水中
一圈一圈扩散,这些鳞片
早已列入固定的图展
此后的许多时光,街道越来越整洁空旷
没有他,我的眼睛并没有不适感



                                   




同道

遮眼的红布包裹着
心里的丝丝凉意
英雄牌蓝墨水吸进了骨骼
我捧着武侠小说
有只蓝凤凰飞出来
我们本是同道中人





冬日

中年原来没有颜色
透明着,满载着空
道路没有留下脚印
原野不是原野,奶牛场没有奶牛
胡须从脸庞的空白地带
冒出来,孤零零地寥落

幸好杨树纷繁的叶子
将天空分解成可读的碎片
关于冬,它们要说话
一句一句,不慌不忙
我以为它们要落下,然而
仅仅是晃动,以及
背后高高的空旷

                              



玩偶

我习惯了成为玩偶
作为驯顺的布娃娃
承载着抚触或无声的角落
所以我永远相信上帝
也把一路很多人敬为上帝
在他们的指引下上升下沉
滑倒碰壁高悬蜷颓
所以我以为爱和被抚是一回事
恋人也成为我的一位上帝
我就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存在
一颗秩序井然的螺丝
一段摔不坏的骨节
我和他们的伤口无关
当然和他们的梦也从来无关
然而,当那些上帝一觉醒来
发现我竟然长满了犄角
我的眼里有了内容
我的双腿开始烦躁
他们开始抱怨,开始诅咒
开始施展惩罚的技术
一个个刀锋划过的日子
并没有使我破碎下去
我庆幸自己从碎片中峭立
我的肌肤终于印上了自己的红色文字
我的双腿开始迈向自己的路
我醒了,在那些上帝的背面
溪水中照见了自己真实的影像

                                    


憧憬

孤独是自己的
与他人无关
然而,生活与他人有关
一直如此牵扯
你可能憧憬笼子打开
那天,会洒满阳光
会有风,会有久违的善意
会有敌人的惋惜
他的刀柄并不因此寂寞
棋旁已经空了
楚河汉界还有什么意义
我在那天,会选择
什么方式走出来,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出来了
还活蹦乱跳
请留意那天的蓝色

                        



诗人的中午

诗人的中午
胃是温热的
他们谈论着
当初享用不尽的
清泉,小鱼小蟹
天地间创意的游戏伙伴
各种规则在破坏中恢复
游戏在延宕,现在他们
手中捏着麻将,打着哈欠
两只直直的眼睛

                        


我会悔恨吗

我会悔恨吗
那么让我倒着
退回那个门去
让我保持下蹲和
仰视,让我……

门一直在那
那些人依然如旧
只不过换了一对
位置不变,内涵
当然要保持

我去哪了?

            


我一直感到奇怪

我一直感到奇怪
会梦见抱着加菲猫
调皮的呆货
大门也再次倒悬
那个字

                  



她们

这么多年我只记得凶巴巴的女孩子
她们成年后还在我的周围
我能感到城市让她们妖娆
现代让她们疲倦
她们已习惯温柔地将哈巴狗抱抱

                     



需要

阳光真好
我需要栖息在明亮中
熨烫生锈的额头

微笑真好
我需要眼睛说话
青春将我吹拂

我和十一岁的我
从图书馆游出来
只想去吃一顿肉

                       



茑萝

花片3

他肚子里装满了笑意的子弹
随时准备揶揄骨感的现实

花片4

诗行总是容易衰老
心却依然年轻
未来当你想起我
定会自布满灰尘的诗句
寻找我灵魂未尽的火焰

                     


故乡

我一直在寻找并试图确认
故乡是个什么东西
毫无记忆的出生地
一路搬来搬去
没来得及跳上卡车的花狗
掉下车的方言、朋友撒了一路
带走习惯性的遗忘
不用骗自己,我其实没有故乡
我们一家子走进城市
走了三十年,在这里
我打算建立起故乡
我骑着单车游进城市的肺
钥匙摊、修车摊、擦鞋摊
择菜闲话的老人
慢吞吞的早晨
然而,故乡是他们的
一天天缩小着版图
我发现,故乡不是一个整体
好像今天,我突然想吃的焖小鱼

                    



爸妈

在爸妈的眼中
我生活在一只碗中
这只碗很大,盛满一切

在爸妈的眼中
我生活在牙齿和舌头之间
这些嘴很宽,覆盖一切

我告诉他们,我和这只碗
这些嘴,只有一丝半点关联
我不在乎

爸妈很困惑
认真地叹着气
收碗的收碗,看报的继续看报

                       




冬雨从上面落下来
有些东西从裤管往上升
樟树也升上来,离我越来越近
填满一个单选题的擦白

老姚这时候一定守着他的炉子
我没有见过他的家人,这时候
我会想起他,好像骨折的并发症

那年我在大雨中溜出去
捕捞有彩虹纹身的川条
我在老姚的屋子里烘着湿衣
也有一种东西在上升,足足两个时辰

老姚这时候一定守着他的炉子
屋里灰暗而温暖
他在天国里挥舞着煤铲
我在冷案旁数着雨声

                          


遇见

我愿意相信她看到了我的帽子
回头三次,眼神没变
她缓缓摇曳,带着熟悉的律动
身姿依然高挑优美
一如那时被谈论不休的风景
这一切发生在十七年后
某个中午的空旷路口

                          



解读

对于这位诗人的石头
驴群,还有某种云
我是陌生的,一堆干柴噼噼啪啪
无名的暖照,但我深信
时光赋予我们同等慷慨
你把注脚写进了墓碑
它们不会沉默
将在未来某个春天萌发
刺痛我的眼睑

                     



麻花

一切还未完全落幕
我们试图重返油锅
变身柔软的面团
再跃入泥土,成为小麦
油锅翻滚着
跃入者兴奋地转体
变身金黄,喷着热气
而我们,将一同焦糊,继而沉底

           



儿子

黑暗一将他的内心触摸
他的歌声就响起来

                        


五路公交



妇保院到了
上来一妇男
娱乐城到了
上来一宅男
美食街到了
上来俩厌食者
新年到了
我们驶向暴风雪之夜

            




春天

给虚无注满水放条鱼
为邋遢的梦披上新套子
你看 春天来了

拿破手机打个电话
给老伙计充满电
因为 春天来了

去打理胃的期待
去吻一下冰封的嘴
去吧 春天来了

                          




读庞德诗选


深夜  在后阳台
用花盆堆砌的春天
我想跟庞德说上两句
那些清新的意象
贯注身体的树液
那变幻不定无处不在的风
让我苏醒  感动像百合萌芽
停留下来  打开我的身体
让精灵走进来  我也将走出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2-21 18:35 , Processed in 0.05240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