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48|回复: 0

首部诗集:言辞的秘密生活 (7章,43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2: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过 于 2014-6-12 17:01 编辑

诗集  言辞的秘密生活


第一章:从1到7

1.        新闻
2.        情感教育
3.        恢复
4.        冬日与友人共赴浙江
5.        首都:八月的纪律
6.        八千里路云和月
7.        动物园

第二章:“美妙的生活节奏被雷电所耽搁”

1.        “美妙的生活节奏被雷电所耽搁”
2.        “十月的礼貌如振风塔”
3.        铁塔公园
4.        送友人之任河南开封
5.        流云
6.        农历九月十五夜由普陀山返沪过杭州湾大桥有感
7.        城与画

第三章:二月里来

1.        类似
2.        否定
3.        状态
4.        态度
5.        二月里来
6.        正午
7.      旅行


第四章:原地的舌头

1.        原地的舌头
2.        疾病进展期
3.         四月
4.        善恶园
5.        水边的收音机
6.        山中遇雨
7.        点与线


第五章:个人地理志

1.         乡间表演
2.          生病
3.         个人地理志
4.        南方一日
5.        生活写照
6.        日子
7.        东风

第六章: 革命一页

1.        革命一页
2.         山河
3.        夜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集句成章
4.         光辉城市
5.        我们中间的坏人
6.        春天
7.        食堂之歌


第七章:言辞的秘密生活

言辞的秘密生活



第一章:从1到7

       新闻

我已经放弃了进一步革命的可能
默许了灰尘、变节者和旧信的插入

空气中到处滑行着7的靴子
轻盈又和谐

即将到来的现实带着
继续寒冷的前景
叫喊和色彩不断消融
不断堆积,在无语的光里

我选择了复数的你
我需要你
在这个寂静的空间,我说出的话
泼水难收。

奔跑的人总会遭遇不经意的0
像露水一样新鲜
我们在其中晃动
不知身处何地

它的界限是在哪里
而它却总是知道我们的位置
我们即将经历的1
将是我们自己的新闻


情感教育


一生用来解开终结
它陡峭的一面
质朴.无耻
否认所有的质疑

不断展开的旅程
随风而逝
折叠的人和枪枝
灰尘一般时隐时现

我们遭遇的名字
是路旁的孤儿
尖锐.痛苦
积雪一般堆在山阴

远方是拆开的工具
组合着风景的魔方
深入的钉子
让身上的旧址轰然醒来

与纸等高的侏儒
用敲击把自己锁在鼓的外面
迅疾而去的城镇
是遍及一生的疾病.


恢复

她们神态各异
熟悉其中的技巧
干得漂亮,在我转身之际
她得到了加速

她们获得的方式
让我惊奇,我总是记不住
简单的事实,在候机室
她们依然比照片更为动人

我被夜晚允许,如果可以
我与夜晚相等
经历太多的人在深水中
不再回来

不要在夜晚爬到屋顶
我的公主,前任老板的千金
我的女儿,祝你
一路平安

在昆虫的阳台,我们
不确定地飞翔
雨的疲惫里
我渐渐恢复。


冬日与友人同赴浙江

一个留在原地的人
胜过火车的运动
他在世界的反面
降下一节节的楼梯

他错过了天堂
天上来水教育着
返回原地的人
但醒着就是普遍接受

普遍地玩狗
普遍地偷偷摸摸
把自己搬来搬去
敞开在相似的风景

一个地址就是一次新生
有时是痛的天涯
有时是古代美人的风貌
而新城还是旧名

旧名已换了新词
与黄昏重新押韵
收拾随身的包袱
仿佛微张的惊讶


首都:八月的纪律


一个不定期的人
在八月赶往首都
他有多少不连续
就有多少的财富

八月陷入热与运动
避开瘟疫的人
收紧自己的防线
在客厅激动地谈论自己

携带着他人的画像
在它的空白处
盖上明天的印章
托付给一个过去的人

群居之都,带来朋友的消息
但不是建议
每一个旋涡都是一次邀请
带来难以克服的连续

最明亮的是放弃
肉体高估的价格
在夜晚的格局里
编织新的交通史

不定期的人
将准时返回
在再一次的流言/炎以前
在秋后算帐之前


八千里路云和月

我是向下的一面
与反向的天使擦肩而过
向上的币值
眺望不测的行程

锁在雨中的精灵
有着不善的地址
云里的父亲
捏造未成的事物

万千风物尽收眼底
只是他暂时的手势
四处漂移的我们
只是他遍及大地多情的影子

这是工作的一日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需要连击多少次空白
才能拆开家乡的信函

夏天的风,吹不到
春天的树,沉默的酒
梦见它的黑夜和
酩酊的醉者

那枚莹亮的硬币
从未落下
当你全身而退
胜负依然未定


动物园



我一直都在锻造着栅栏,
然后又把它们一一取消。

这些距离,充满着焦虑,
并且弯曲。

如果我说出1,
你就说出7。

多么可笑,它们从何而来,
不一而足。

这些锤子
加深了夜晚的黑。

我的两侧,是
动物和守护。


第二章:“美妙的生活节奏被雷电所耽搁”


“美妙的生活节奏被雷电所耽搁”

“她是我的红桃皇后”独眼坐在
他自己的雷电里

在苏州河畔,我翻越长腿
一层层的明信片

那迅速的秩序,阅读他的
方块七,黑桃三

阴影的栅栏,美妙的生活节奏
被雷电所耽搁

呜咽博士,马群为热情校长
苍蝇为冻僵校长,笨拙的书

我在你一层层的明信片里
在你的枯叶里,勤奋阅读

美妙的生活节奏被雷电所耽搁,只有
纯洁的雷电和黑暗

家乡的缺憾,被落
雪快速地修补,我的黑桃三和方块七

家中的雷电,独眼和长腿的
家和红桃皇后。


“十月的礼貌如振风塔”



寂静的亲密,清凉的黑夜
被禁欲之霜照亮,
泉水也服从了秋天的制度
在我的双手流失。

星期一可以是蓝色的
也可以是星期八,连上帝
都不能,它是我的格式
也是自由的格式。

而谓语可能是畏语,
我禁烟.无食.薄衣,
在庆祝之初,
在观音之尾。

突围只是表演
无岸的时间,缺席的树,
每一颗闪亮的星
都是我重新发明的中心。

不唱的鸟,盲目的窥视
无送来一位亲戚,
一切送出一次间谍;
山水依旧是旧山水。

十月的礼貌如振风塔,
风儿参差了风铃,
江水涌向晕眩的塔顶,
怎样的恓惶,怎样的问答。


铁塔公园


十月宜会友.庆祝与攀登,本地的抽象
却不适于六百年的铁塔;突然被刺痛
是我们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无师自通
吮吸这晃动的风景和六朝的风尘。

湖水平衡了你我他和晃动的价格
机器船避开了巡视,故都却认出
它新的居民,他曾在世界的反面
放下楼梯,现在又扶住了湖心亭

“如果可以租赁这无窗的风,该是
多么畅快”,而最终囿于管委会的
无答。无案可几,我们环塔而席
细细吹开远方信息的微瑕。

我们未屈从阴影的政治,被快照
所遗漏,也未清点铁塔的沙漏,
而我们却在其中,而我有时在
其上,有时其下。

我不惮于先进,也不怕落后于
荷花,它们比我们更及时
不被出租,也不
讨价还价。

阑珊于无答,无人查我们的计划,
热烈的人们就在门外
我遗忘了我们.眺望和
铁塔。



送友人之任河南开封


流水无法分类,上海的
伤害归于上海地震局,一日数次的微震
只是几次烟灰缸里摁灭,天鹅旅馆旁的
腾空只是又一次的启程

收拾旧河山,一轻一重
轻有鸿毛之谊,重有滑轮之助
管它河水向东向西
管它暮色里的垂钓合法不合法

阑珊的是旧居的灯光和铁栅栏的
斑驳在我的壮怀激烈,流水不腐
户枢不蠹,空气中随意推开的是
你水火交融的门

而门里还有门,我依次推开
自己.公社和契约,你推开虚无之后
却是河南,而河南却在
河北,热血青年剪开你的票根

黑暗中的列车行驶在中国,黑暗中的酒,还未开封。


流云


生活本是无法缩减的水,
高于现实的腰,
低于荒谬的眼;
不多不少,成为今天的云。

“忽然”是多么漫长,
“多么”是多么简单;
对于现实,我无补偿之力,
对于荒谬,我无解脱之道。

生活于我,却是如此熟捻,
我走进房间,不动的灰尘扬起,
我走进街道,无声地融入人群,
仿佛流云里的细雨。

沧海没有曾经,只有白日的云彩,
晚餐的盐,我们饮下的水
变成了日常,在我们的餐桌之外,
沧海和黑夜一样深沉。

曾经的昨日之水不可回,
今日之云不可测,
云的尽头是我太深的迷梦,
雨和时间是我太轻的商籁。


农历九月十五夜由普陀山返沪过杭州湾大桥有感


我们盘桓在你的足下,
我们瞻仰你的黄金脸,
我们对你喃喃自语,
只为无常中的平常;
你的千手安放此处。
你的千眼朝向此时。

黑夜已降临浙江,最圆的月亮
却被乌云遮住,只余满天清辉
大海在两侧展开,却落在低处
一片苍茫中,没有尽头,只有
旅游车在微雨中以最快的速度
前行,在云之下,在海之上
波浪在黑暗之下,月光洒在
倦了的香客脸上,平静的人们
没有欢喜,没有惊奇,没有交谈。

海上乐园又一次在眼前掠过,如同被丢弃的玩具。
太快了,这集散地旅游车,太远了,这回家的路。

让我们渗出身体里的盐,把它们存在海盐博物馆。
让我们命名无端的风暴,把它们归于台风博物馆。


注:海盐博物馆和台风博物馆都位于舟山。


城与画


这个世界对于我们太过年轻,你
总是在不断地逃离,而我
也总是错过合适的距离

我们最初接触,获得
基础,然后被它拥有,但
完成是缓慢的

雨水滴进墙里,构成我们
对它奇妙地图画,而我们
对它却一无所知

在它无垠的国土,天空纯净
而暗淡,两个城市形成
无数的向度,让我们免于

孤独,并时时把我们从崩溃的边缘
拉回来,适度的游戏
愉悦于守城的士兵

我们对幸福的追求,总是
不能越过它们形成的表面
一个购物街的激动,被你孩子气地拥有

我们发出的信息,在黑夜之前
是最后单薄的弧线
被风所命名

我们醒在彼此的睡眠里
雨联系着我们
我们的梦总是重复,总是相同。

第三章:二月里来


         类似


早晨的雾解释着即将到来的骚乱
或者就是骚乱本身
它提供了一种相反的服务
瞬息之间不断出现新的图表

越过普通健康的界限
接替了空气的温柔
与未来一起
保护了阴郁的生产力

一条迂回的船游出
重叠的图表,沉缅于自身
狂怒的形状,最终卷走了
自身,留下不断膨胀的轮廓

它与未来一起什么都没有完成
什么也没有开始,但一切
都已改变,在早晨的阳光
我缓慢地存在,如同一条置于外部的内部的船。


否定


当我们翻过这一页
已经忘记了怎样开始,
那最初打击的雨水
是多么高

僧侣般的河面
等待着船的阅读
新的税金
像阳光涂满船身

完成一半的天空
已经不再回去
失明的船
像消息一样不知所终

不断打开的河水
又在相忘中慢慢合拢
切开结果
是不同的结果。


    状态


我突然陷入一种麻木
这种氛围逐渐蔓延,
在一波一波的细纹里
我触摸到未来的腐朽与火。

更小的事物在表面呈现
它们其实早就存在,
并不断地改变我的形象
最初的泪水碎了又碎。

这样的麻木越来越大
更多的可能不断出现,
对面的人越来越模糊
我在一偶恹恹地诉说。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
我已不能从中走出,
一只翘起的船头
渐渐地合拢在暗淡下去的阳光里。


    态度


我最初的计划
停滞在某种投资氛围里
像是在酸雨中
消蚀的建筑群

熟悉的事情
我无法说出
他人的接近
仿佛缓慢的呼吸

新的课程
在春天展开
它投下的阴影
被迅速地需要

不断过去的时光
汇聚在圆形的球场
热烈的观众
团结一致或者互相抵消。


  二月里来


隔着二月,我经历了
一颗水珠里隐藏的暴力
我的力气和气候
达成暂时的协议

谁在二月说话,我的血
在他的故事中流转
二月的边缘他在消失
像新闻被迅速地阅读

接受的灯在前额点亮
一盏,一盏,又是一盏
在二月的伤逝里
我们转过身来,彼此面对

困窘于过去,交换未来的礼物
直到它成为现实
变成被未来宠坏的孩子
在次要的光里合二为一。


    正午


水的时刻,在皮肤下
我将看得更远
灰色的旗帜
引向正午

有不知名的动乱在附近
黑暗的武器逐渐逼近
它们率领着它们的血
断绝了一切来路

我无法移动,愈来愈明亮的
“为何”刺瞎了双眼
渐渐松开了
手中的建筑

在时间的断裂处,发亮的名字
纷纷飘落
回归无名之树
微睡的动物围绕着它

我渐渐醒来,我渐渐死去
和它们一起
这唯一庇护的生活之地,这无垠的斗争之地
那微微跳动的心是谁

   旅行


回家的人,像鸟一样飞行
衔着变形的回行针
但运动是缓慢的

停在停车场里的车
是一封待寄的信
经历着暂时的黑暗

一个受伤的人
使墙不断上升
重复成为一个声音

新的计划已经开始
它的周围
是无数的缝合点

我在它们上面盘旋已久
像蝴蝶一样用功
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第四章:原地的舌头


原地的舌头


走进现实的人总是
不能及时地返回到原地
这样的运动不断被
突如其来的事物所打断
把我们引向歧途

原地的舌头
滋养了为我们献身的一切
无形的光加强了这里的寂静
我们像树枝一样
从生活中分蘖

现实的对岸
是一片漫长的建设
以会议方式热烈地进行
那个缺席的人
保持着我们最深的秘密

我们在所有的歧途
建立了无数隔离的瞬间
终点始终悬挂在前额
而每个瞬间新的组合
都将形成新的现实

我们已经习惯为最初的礼物
按期付帐
学会接受艰难时期的爱情
并在返回的路上尽量发出自己的叫喊
区别于植物与人群。


   疾病进展期


与镜子作对,
对称于公共的玫瑰,
是不断消融的新雪。

暂时的蜜蜂,
形成了半个夏天.
氧气嗡嗡嗡。

蜂箱的灵魂
是逝去的亲戚,
带着刀子和泪水。

早期的旁观者,
已经被时间收买,
合同密封在天空中。

此刻唯一的中选者,
在天堂挖掘着父亲,
雪是他最后的期待。

它是集体的空白和
一个科学怪人,
再生于战前电影院。

一无所有的镜中
反射着死去儿童脸上的光
那是我们新的未来的教育


     四月


不期而至的雨,聚集起来
保护它的黑暗

一次相遇,部分地承担
共同的厌倦

我们如此相同,以至
彼此针对

在失去的地点,投下
差异的阴影

金属刮削器林立,它的边缘
幸运如无

雨的攀援者,拆取了
向上的梯子

被解除的我们,敞开在街道
避不开下着的雨

它是今天的代价
和免费午餐

环绕着队列。图表和
四月


善恶园


雨是黑雨,马是木马,
饲养乌鸦的人,
终究死于沉默。

穿过善恶花园的人,
除以一,
回到旋转的童年。

智胜的风景,
失事的飞机,
产下多事的烟囱。

一无所终的故事,
越过通讯的高度,
负疚于悲伤的花园。

警察的远足,
被黑夜藏匿的儿童,
在风中迅速地成长。

临终的家长,怀念
机翼下被劫持的风,
愤怒如同大海。

雨是一座巨大的电力公司,
黑色的经理,
虚无的利润,

一滴雨,被大群的乌鸦所饲养。



水边的收音机


水边的收音机,波动着星群,
形成了一只膨胀的苹果。

曲折的河岸,割伤了父亲
划出青年的船

二月四日不断递延,因为
斗争已经开始

沉默的镇纸包含
单独的关怀

沿着雨水向上,幸福
低于草丛

世界积极的一面是
越来越深的塌陷

我滑到在一个空的频率
消失在苹果的星空。


   山中遇雨


仿佛是出于需要,这场雨突然
从天而降
清理着我们心中的块垒
不争辩也不混淆

出于自然,野花启动了绿色的引擎
渲染了山的寂静
沿着无名的香,在我们的身体里
开始我们无法途经的旅程

鸟鸣擦亮了青草,一场甜蜜的爱情竞赛
已经开始,我们无意中作了一场没有失败者的裁判,
我们是如此的笨拙
比新娘还要慌张

如镜的湖面收藏了
她羞涩的笑容,也收敛了闪电的翅膀
我们震惊于它的无痕
仿佛我们从未到来.

仅仅是为了完美,我们放弃了
最后的攀登----
那皑皑的雪,
雨洗去了我们的来路。


  点与线


一些话已经消失,一些话
正在破碎,一些话形成了
明亮的道路,前方的雨
正在前方聚集

坚持下来的还有
灰色的耐心,日常的平庸
不断地重复,它让周围的事物
组成混乱的材料

进入生活的工厂,形成供我们
挥霍的一切,而你依然是那个
平凡的人,活在明天的
一桩交易里

我们依然无法熟悉
如同无法习惯新的业务
在新的转机里,一些家
被远远地抛出

一些点被我们所控制,结合了
机器与性,远方的帮助
从未发生,却在远方
帮助了我。


第五章:个人地理志


乡间表演


夏天是群难以形容的孩子
在我的周围四处奔跑

那么多郊游的人斜倚在
黄昏若有若无的栏杆

在空气中向我们写信的美妙生物
甚至没有名字

水下的钟摆在村庄上空
带来珍贵的源泉

这样的“不足够”像一件衣服
梦见我们最孩子气的事物

我一无所有
但我有胶水



    生病


生病就是一个人
坐船去旅行

两边隔着水

两岸的风景都很陌生


《个人地理志(7则)》

(1)
在此地
我将从无数个方向
走向我的背面
像是四散的鸟群
布满天空。

(2)
此刻
我所遭受的打击
超过了我的一生
我已彻底放弃
像河水一样松弛。

(3)
我不断地卸去
自身的重量
让悲伤
在无边的山谷
展开它的双翅

(4)
当我离开了村庄
时间的大雪
就将它逐渐覆盖
我怀着无比的耐心
等待它的消融。

(5)
多少个夜晚
我清点着落下的雨滴
把它储藏在孤独的粮仓。

(6)
我曾经到达极点
像只蠢笨的企鹅
黑暗与光
同是显现在我的正面和反面。

(7)
我从未在这么久的时间里
也从未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南方一日


在南方,一日可以无限

象我说不出的慵懒
象你无边的美貌。

象清凉的小吃
象欣欣向荣的商业。



    生活写照


  多么显著的时刻,一粒尘土就是
  向上的楼梯。

  曾经痴迷,看着阳光在虚无中燃烧
  我是惟一的灰烬。

  青春的血,被无辜地剥夺
  不停地清洗

  那个坚持的人是谁,我畅饮着
  他的阴影。

  并且成长为他,瞎眼多时
  不再开口。

  多么暗淡的时刻,一粒尘土就是
  向下的楼梯。


    日子


我等待的河流
木已
成舟



   东风


在原籍走散
隐藏的群众
没有为你准备的名字

你是它的地理学
所有的地址在时间中悬置
直到记忆变成一个制度

在事件的总和里
所有的行为都是临时的
留下迎接你的空空荡荡的楼梯

你在原地走失
带走片段的情节和
源源不断的积累

哪里是我们的精确
你把疼痛围在四周
将自己演奏成自我

涣散的人群,有一种
无人承受之重,持续着
早期的黑暗

明天的交易已经开始
它带来失去的财富和连续的故事
但只有它们之外才至关重要

我总是把旧日子唱成
新生活
如同新药对称于旧疾


第六章: 革命一页


革命一页

怀抱猛虎的师傅
被夺去光芒,
他冰冷的身躯造就
连接世界的大桥。

窗口微软,雪的孩子,
描画橘子与风车的故乡。
飞翔的岛屿,天空中
响亮的金钟。

午夜的孩子混迹于流浪者,
叛徒和巨人之中,寻找
散失的本文,
隐匿的象形。

这是革命的前夜,
这是复活的前夜,北风割去
群众的嘴唇,生花的舌头上
走着憧憧的军队,梦寐的傀儡

钢铁的律法,流水的秩序,
埋葬猛虎的大海,
满腔怒火照亮苍穹,
铁锤的击打传遍四海。

痛苦的阶级,编号的起义,
黑暗凝结的粮食
饱含血泪,喷薄的黎明
将说出崭新的语言。


      山河


从黑暗中反戈而出的军队
我只是其中的一员
为了胜利
我献出了自己最美的姐妹

和我一起逃亡的人
是我的兄弟
他说:宁教天下人负我
我不负天下人

我将要在这大好河山遇到
三个穷人
一个会在我最雄心万丈时
以他的鲁蛮喝退我十里
一个将以仁著于后世
我要与他煮酒论遍天下英雄
一个以义流传于民间
我将在他的青龙偃月刀下命悬一线

但有一个隐士将以他的智慧
成就我千秋的功名
和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我在梦中杀人
与兄弟反目成仇
在大风中烧毁粮仓
在月朗星稀的海边吟诵诗篇

在南方,我被毁大船千只
在中原,我失去了最勇猛的壮士
在北方,最知心的谋士也离我而去
我心灰意冷,回到洛阳
杀良医,嘱宾妃工女红,设冢七十又二

有时我会梦见兄弟们的尸体堆积的山河
破碎的山峦
无尽的大河。


  夜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集句成章


山.堂.香.水,
清算.捐款.驱逐.枪毙,
适当的指导,殷勤地问章程。

诸禁:牌.猪.轿子,
煮酒熬糖,二十都禁做道场,
组织信用(放款)合作社。

地主有文化,
农民没有文化,
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

“信神啊,还是信农民会?”
会党加入农会,
公开合法地逞英雄。

“反对区农民协会的不平等条约”
标语.图画和讲演,
号令一出,谁敢不依?

“把他们入另册”
所有一切“过分”的举动,
在第二时期都有革命意义。

--—“引而不发,跃如也”


注:所有诗句都摘自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12页至42页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最后一句也是文中引自孟子



   光辉城市



炫目的父亲
用黑暗
培养了我们

鱼贯而出
铁的子宫

看不见的光线
迫使我们相似

漂浮的铁球
撞击着
沉默的头颅

我们武装起的耐心
是穿越大气的黎明

在巨大的阴影投来之前
不断有灰色的建筑
倒伏在我们蔓延的躯体

庄严地穹顶
封锁了我们的方向

锋利的刃从深渊里升起
又被深渊咽下

这错误的迷宫,混乱的群众
在埋葬我们的光里
再现夺目的父亲


我们中间的坏人

如果刀足够快
血就会像风一样刮起

给我说个传奇
一个大距离。父亲
和群星的光

这痛苦的阶级
弯曲的力
年轻而且贫穷

我们中间的坏人
用刀劈向我们

四散的粮食
慰籍着黑暗

血写在风上

在黎明之前
我将重获
新的嘴唇.


  春天


春天,一个背叛的人
已经破釜沉舟

那些陡峭的时刻
被创伤照亮

不可阻挡的爱情
像陷落的祖国

我是她最忠诚的间谍
却失去了最后的联系

背负受伤的青春
进入春天的暗道

最后一层融化的雪
是一群哗变的士兵

一束沉默的刀光
行走在春天狭长的伤口


   食堂之歌

左手的乡愁,右手的突围
醉舟祈求着中心
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

高处的飨宴,低处的饥馑
蛇腰长于蛇身
果实高于牙齿

海水低于盐的政治
天使膜拜一个女人在海岸上的画线
她的双乳跳跃如鸽子

记忆打开如一册乌云
天地无用
一只蝴蝶载着一半的哭

与空。躲过谷仓里黑暗的孩子
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但粮食已经瞎眼多时

海岸演绎着冲突和友情
当女人离开,最初的桃园
是鸟在记忆中浮出,还是

海浪在前移;漂泊不定的人群
每张脸都是一片面包
仰首空对残月

我的食堂之歌,是
我的饥饿之歌,饕餮之歌
我难以抑止的厌食之歌


第七章:言辞的秘密生活





   言辞的秘密生活



城西,长江与皖河的交界处
一片芳草凄凄的三角洲,
日据时期有一个村子的男人
在这里被屠杀,据幸存者描叙
这群将死的人被日军用绳索一个一个牵着
发出震天动地的哀鸣,没有反抗,
一个一个被砍头;
远处的大龙山曾是一处抗日游击队的根据地,
其中的一位英雄后来当上了这座城市的领导,
文革武斗时期惊惧于自己同志的翻脸与反攻,
躲在一处岗楼里,五步一哨,
最后在恐惧中死去,草席裹尸,
葬在原来战斗的地方;
不远处的城墙破败不堪,
湘军与太平军曾在此拼死一战,
几经易手,血流成河;
近处是一家倒闭的造船厂,露天的车间里
停放着一艘未完成的大船。
那时我年少,坐在江堤的草坡上,
看得见所有这些风景,却难以表达,
埋头阅读一本日本小说,
周围是一群失业的船工闲坐聊天,
隐约传来码头工人的号子,
一群乡下来的人正在陆续走上渡船,准备回家,
下午的阳光在字里行间移动,
慢慢带走一个望族的华丽;
我偶尔抬头,看见大河深流,
驳轮和帆船川行其间,宽阔的江面平静如初,
当一个华丽的家族终于走向崩溃,
我合上书,秋天的落日如此的美丽,
所有的破败和灰心都镀上余晖,我无言以对;
忽然,我看到江面上一只帆船船尾
瞬间翘了起来,有几个人在拼命呼救,
旋即卷入漩涡,如此突然,
岸上的人们还在做着自己的事,
我第一次目击死亡,仿佛也是唯一的一个,
这样的震惊持续至今,
我感到喉咙里堵满了泥沙,沉船和无名的死者:
我看见他们被砍去了头颅,却喊着号子,
我看见他们在搏斗,却没有敌人,
我看见他们在回家,却没有渡轮,
我看见他们衣着华丽,却没有家,
我看见他们日日夜夜地造着一艘永远不能完工的大船,
唯有言辞越过秋天落日的长空,穿过所有的事件和时间,抵达最深的无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08:36 , Processed in 0.05741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