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24|回复: 1

《光明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1: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氏 于 2014-6-24 11:31 编辑

《光明集》

目录:

《一种生活》
《我》
《雨人》
《夜深了》
《我们的年龄》
《偶然》
《你脸》
《无处告别》
《美好的事物》
《暮晚》
《闲言》
《空白》
《秘密》
《安静时》
《雨,雨》
《此时此地》
《盲奏》
《冬日记》
《蓝色记》
《失眠记》
《晚安,昆明》
《漂亮朋友》
《岁末》
《午后的降雪》
《恶心》
《味道》
《永远》
《小句子》
《关于比喻》
《楚雄小令》
《听某歌手》
《入冬》
《在秋园》
《在雨中》
《离别》
《关于鲁滨逊》
《跑步诗》
《下午诗》
《致——》
《哀牢山散记》


《一种生活》
在如此多的夜晚,我偏爱过的
旋律总适时地,从我耳边响起。
我总是重复播放它们,仿佛
那里面隐藏着什么真理——
但,这只是个形式。白天在食堂
我也是犹豫一阵后,仍然重复了
昨日的菜单。我知道人生就是如此
有些歌曲我们会重复听,这道理和
有些人我们爱了一遍,仍然会继续爱一样。
生命是如此漫长,而我们却无用的
持续着。这多少有些令人悲伤。
每当我们醒来,持续的像灰尘一样
忙碌,故我和今我相互磨损着
像两个无用的人,羞愧于同时
去照夜的镜子——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在爱与被爱之间,甜蜜使我们
遗忘年龄,舌尖上的咸在腹腔里
化成甜。对恨的依赖尚不如
对虚无的依赖,平庸者大可不必自救
欢乐总在消耗悲伤。虚度的记忆
像一根火柴燃烧后,冰凉的灰烬。
当火焰霎时照亮,我们却忘记
所要寻找的。在道别声中我们和夕阳
越走越远。是该停止表演的时候了
死神开始收藏我们的脸。是的
我知道——人生即便如此
但我对它的厌倦,还是远远小于感激


《我》
每当我离开房间
步入风景的缓慢包围中
我的心都在敞开
尽管这看起来和他们
没有外表上的区别
在所有喧哗的人群中我是
唯一不喧哗的那个
当岁月迟钝着它的脚步
决定我步入何种未来的
并不是现在而是
每一个遥远的过去
一天再次完成它的使命
转身就消除了记忆
当随我一同前行的星光
降临在你读我的那些夜晚
昨日之门向你打开
或许我们都生活在同样的地方
面对熟悉的世俗风景
一生陷于某种包围
其中爱与生死考验着我们
而现在,我在我的房间里
和你一样朝向未知的人群
任凭时间之灰轻轻将我覆盖
直到我消失了最后的声音


《雨人》
雨水把我淋得满头大汗
在潮湿的跑道上,我再一次
跟随身体奔跑
心里已经没有雷声了
远处也没响起
而记忆中的一道闪电
劈开我是在好几年前
雨水回到我的眼睛
黯淡的星群避开了
你的童年
黑暗中的青草与花朵
正在啃食雨水的盛宴
我感到有那么一个你
从未来向我靠近
雨水打翻了我的欲望
多么绝望的力量把我
带回到 尚未开始的日子
在奔跑中我想着命运
最后的呈现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
承受下坠之力
当我无法从雨之衣抽离
雨水再一次将我们放弃


《夜深了》
夜深了,睡眠像野蛮的流浪儿
在挨家挨户的敲门。
该睡着的人们
已经睡去,有人终于从写作中
脱身,用孤独感换取了
一点孤立的自由。夜深了,
黑暗到处在安家。不该睡着的和
应该醒来的人们,都睁着
疲倦的眼睛。哦,疲倦是
未眠的灯火,疲倦是远行的
星星。有多少爱会带着薄恨,
在夜里觉醒。就像窗外,
星星已经把月亮揽在
怀中,月亮将是今晚的
女主人。那些从写作中
获得片刻满足的人们,体内该
流淌着多少条河流,才能瓦解
此刻的欲望。那灯火,那水草
简直纠缠着人们的肉体,简直
不放过任何一个反动的
比喻。有多少人在此刻
醒来,就会有多少星星伴着
黑夜破碎。你听见那些
破碎的声音了吗?——死亡的
前奏曲,爱的交响曲......
连同挂在天幕上
残缺的人脸,一起传到
那无边无际的梦中!


《我们的年龄》
逃避我们的逃避,在欲望以外
眼睛的光将黑暗照耀

季节的飞鸟,衔走最后的希望
年龄被收割宛如农作物

使我更加厌倦的,总是使我
在春天走向冬天深处

当黑夜之光抽离出我们的脸庞
垂下失望的睫毛彼此交换诺言

像面对晚餐一样面对失败
眼睛能看到的,心却不配拥有

从十年后的门槛再回头来看
记忆中的诗篇是否模糊成雾

而此刻,是我。在事物之中
缄默的不是嘴唇,是全部的秘密


《偶然》
偶然的光催醒熟睡的人
在记忆照亮清晨的一刻
离开前的巨大遭遇
一下重回到眼前
也许睡梦中经历了什么
天空已经变蓝
空气包裹着寂静的肢体
在彼此独立的房间里
有着谁也不易察觉的
岁月的风景
如同时间的指针
正划过缄默的脸
并以偶然的方式
教会你长大直至衰老
在这个国度我们将经历
睡梦中未曾经历的
那一切
当有人偶然意识到
梦里梦外不过是一种延续
世界将在某个清晨、某个黄昏
突然醒转


《你脸》
你脸,你唇
在另一边。

我见,我吻
在这一边。

中间是多余的。


《无处告别》
已经走过的路
影子将它再走一遍
还未抵达你耳朵的
正在喉咙里盘旋上升的歌
一旦我唱出就等于
什么也没有唱
已经把我的爱遗弃的那个人
明天她将带来怎样的
久别重逢
让我再看你一次吧
如同看不同于看见
记忆已添加到我的肩头
你扑闪着爱欲的翅膀就像
鸟一旦飞过天空之网
影子里就没有了内容


《美好的事物》
多么美好,我的左手旁边是我的右手
我的今天旁边是
昨天和明天
岁月可以接着挥霍
仇人可以接着恨
多么美好,还有镜子
被我看上一眼
还有星星可以点燃
我是说,这些
都很美好
在最后一次怀念
之前
当镜子呈现完整的形象
在你离去之前


《暮晚》
南方的每一个黄昏
当蜘蛛分泌完所有的寂静
最后的光,舔了一下谁
就把我们带进黑暗的通道
星光遗漏了迁徙的飞鸟
载满陌生旅客的火车撞进
黑夜的时候,河流突然加速了
流动。未归的少女正缓缓走回家中
夕阳早已忘记了这一天它所
接触的事物,沉睡于地平线
明天的太阳将继续保留你的容颜
穿越记忆的边界,濒死之人
最后一次回忆起他的童年


《闲言》
鱿鱼味的激情过后,他患上了
嗜吃症。从粘稠的口腔里,
呼吸出大大的鼻泡。像一朵花
正面临无人修剪的尴尬。哦,
日子恢复了本来面目。今年夏天
我过得毫无痛快可言。闲下来的
时候,翻翻书,睡睡觉。我相信
床单上两只脚的交叉处延伸出
一条命运线。在我熟睡的时候默默拉长
醒来,习惯于面对午后
潮湿的寂寞。有时天色将晚
则在黑幕间开始新一轮的虚构。
我说,“你不可以虚构生活
但你可以虚构其他”
哦,这样说会不会理由不足?
时代赋予我其他的表达,鱿鱼
有时是文学味的,有时又不是

七月的闷雷响了一声,又
响了一声。下雨的节奏和
我内心的骚动吻合。
请你一定要赶走厄运那只青蛙,
在儿时的潮湿田地里。


《空白》
从键盘上敲击的这一段文字
开始,它便因袭了自己的命运
前方是广阔的空白,像一条条道路
等待它的选择。往左,道路会逼仄
往右,边走边开发多余的空间
再往下,光明的方向总是往下
垂直往下,它获取了更多自由
这听起来富有意味,至少它不能
往上走。越往下走,它所承受的
历史越多。它总不能推翻自己,
有时候,也乐意做一些傻事
推倒自己重来。但现在不是。
更多的时候,它就像一个野孩子
你把它领养回来,到成年时
必须放手离开。是时候了,
你看,前方还有那么多的空白。


《秘密》
一千年以后,还有什么歌
还有什么样的故事。
被少男少女们的薄嘴唇
唱过和读出。

你的名字,又将
经历怎样的一种发音。
从后来者喉咙里涌出来的
语言像泉水一样

星空旋转着,它的寂寞被
每晚正在衰老的眼睛捕获。
那比爱更为久远的时间的玫瑰
将折断在谁的手中?


《安静时》
安静时我喜欢想你
是安静不是孤独
两种理由而我
始终是同一个人

凌晨花未眠
被花开伤害过的空气
早已聚拢却不再移动
让你驻在我身体里

雨滴坠入雨水恰如
当他沦陷在梦境的核心
心底的黑暗弥漫,唯有我
能分辨出你空气中的回声


《雨,雨》
一场雨下在纽约的大厦
也下在这里
而我在那里?

阿拉伯沙漠中的沙子
融化了多少雨点
像无穷无尽的省略号......

穿过了多少贫民窟
这场雨终于赶到了
南朝鲜以北的北朝鲜

雨点像疲倦的飞燕
匆匆停在行人肩上
远在中国的人们也能听见雨声

全世界有多少人心里不舒服
每天就有多少雨点落下
提醒那些不舒服的耳朵

一场该死的雨
但,听见雨声的那个人
真的是你吗?

只能说,同为这场雨的过客
但我们从未相遇过
而十年后我该何去何从?


《此时此地》
夜晚无端端降临时会想起什么?
偶尔的,想起她。
想起她在空气中干燥的脸
因你的爱慕而平添
多少新鲜的水分

有一种美正骄傲地
等待时光最终的拒绝
像她的名字隐藏在你挥散不去的
诗句里,而她柔韧得像
一个美好的形式

此时,此地。
肉体中浮起的无用之句。
我相信命运中有一首诗
使某处看不见的空间
正急剧地变大

再次凝视墙壁
我因它的白色而懂得拒绝
而当墙上不变的斑点
幻觉一样消散进我眼中
我会继续写下一些无用的名字


《盲奏》
盲人演奏者
有没有一个比喻是说
你的眼珠,是世界上
最小的黑洞
连光也被拉扯
扯不断的,是音乐声里
揉杂的悲苦:
所有关于生活贴切的形容
最大的饱足,却
产生于最小的饥饿
命运已经和你开了玩笑
即使你把黄昏
弹成另一个形状
这就像我们身处的时代
烦恼无从更替
夜晚中,我的消瘦
不来源于你
我们终将相隔越来越远
但寻声而来的人
眼睑旁的黑暗
梦中挥散不去的阴云
都来源于你那
被命运抚弄了一下的音乐


《冬日记》
冬天,寒流从胸中一阵阵袭过
他想起大病初愈的父亲
此时的南方
父亲熟睡中的脸庞
不再摇晃。也许睡梦中又翻了个身
但他听不到父亲的呓语了
他头顶白雪,像远行的未归人
一些雪落在纸上
但最终消失在他的眼中


《蓝色记》
她想喝水,他想饮冰。
他看见蓝色的翻滚,图片上
的大海,有时也是一片平静
那蓝色让人口渴?
像处于一片沙漠,他想饮冰

对于见过大海的人来说,海水
是平凡的。沙滩线的边缘
是泡沫乏味的吻。他一下想起
十六岁那年,在厦门的海边上
他渡过一个夏日

因此,海水的咸。仍留在苦味的记忆里
现在是夏天,而他处于
一个凉风习习的城市。没有沙漠
也没有口渴。而他只是看到
那无法阻拦的蓝色

那蓝色,让人喉咙里塞满海水
咕噜咕噜的咽水声。甚至
血液带着沙粒,蓝形状流淌
一种颜色如何偏执于一种想象
也许他想渴死于咸味的焦灼?


《失眠记》
在光束也不能穿越的黑暗中
他像陨石一样漂浮着
因为什么样的力量
陨石的寂静
在脑海中慢慢粉碎
就当这么一个夜晚
就当人生中的这么一个时刻
思想越来越烦
生活是一种快
而记忆在过滤一遍后
则变成一种慢
慢如他要用几十年的光阴
追问一个没有问题的答案
慢如他躺在床上
思想却停留在许多个夜晚
有一个他在这里
成立失眠的王国
随人群苦练入梦的技艺
更多的他已经潜入未来
潜入越来越悲哀的夜色中


《晚安,昆明》
晚安,走丢在路上的人们
天堂的光将照耀着
黑暗中闭上的眼睛

语言沉默,我也沉默
要用多少柔软的肉体
才能使一把屠刀卷刃

要从泪水中稀释多少盐分
才能让伤口不会更疼
泪水不会更深

太突然了——太恐怖了
迎面而来的刀尖仍滴着血
呼喊声震痛了祖国的耳膜

谁能抹去这一地的暴力和血
谁能把亡者唤醒
谁都不能,语言也不能

我说晚安,昆明
晚安,此刻仍未眠的人们
请再抚摸一下自己的脸
唯有死神记住了它们


《漂亮朋友》
        ——给杨碧薇
美丽是你的天性。人生途中,
处处可见好风景。不在江南而是
海南,海浪中随时涌起缠绵。我们相识于
云南的一座山。在此之前,作为爱美的
旅行家,四个国家欢迎了你。今年夏天,
你像一场雨降临在北朝鲜,远在中国
也能听见雨声。地球再大,不过是个
好球,你精通于人生必须雄大。惹人厌倦的,
却是心灵之旅,求爱一样的求学,物欲时代
你反动着道理。夜晚中,红唇火焰似的
降温,再美的女人,也不能抹去时间的皱纹。
如此,我理解了你爱诗歌如爱丝袜。但诗歌
不同于丝袜,一撕就碎的东西,怎能匹配
精神的信仰。在你人生的第二个十年,
基督教向你摊开了爱的怀抱。如同河流拐弯,
你隐秘的起伏,终究只能被一个人所了解。
他们不是那个人,甚至他也不是。谁也不易察觉
岁月的风景,就像此刻,隔着几个省的灯火,
我再一次想起你。如同年轻时仰望过的事物,
那么温柔地降临到我的眼睛。


《岁末》
遗忘:越来越接近你的年龄。
当日历消耗着它的所剩无几,
未来也变幻着不同形状。
除了希望像过期的雨水,
漫无目的地填充我的血管。
我羞于谈及命运,
除了死亡的力量,还有什么?
——在推动我生长。
有时回头再看,仿佛往事的线条
都指向同一个终点。
你我之间,隔着千山万水的名字
却抵挡不住相似的结局。
一年又过去了,除了些陌生人
我还会想起什么?
头顶的星空依然虚无着。
这唯一的馈赠使我相信:
你与我一样,在岁末的时候
怀着难言的感伤。
而我,则完成了一首诗。


《午后的降雪》
雪并未使我从梦中醒来
即使我懊悔,也无济于事
降雪的过程,怎可能重演
天快黑了,我决定出去走走
再迟些,落在野外的雪
将被黑暗包围
缓缓地寄宿了一夜
我想它们明早就会融化
时间倒退回下雪之前
天空缩小了一些
风撒下往事般的细粉......

过几天,留在照片里的雪
会比真实的更为好看
依我看来,我来这里
只是向生活表达和解的态度
以及更多的无意义之欢


《恶心》
对自己了解越多
就越是如此
然而还是不能阻挡
他从心底
赞美自己的欲望


《味道》
有时突然的就想吃
某种食物
当然,你不可能如愿
而你呆在你的房间里
渴望搅动着口水
那种记忆中的
味道呵
长长的,在你舌头上停留


《永远》
那心动的一张脸
出现
一个侧面
直到慢慢的
随着寂寞的空气
嘴唇开始消失
然后是鼻子
耳朵
头发
都消失了
只剩下她的眼睛
还徘徊在
他们的心底


《小句子》
我希望我笔下的这些句子,能唤起
你心中的一些回忆。我不知道
当你读到这行的时候,脑子里
会想出什么东西......许多故事
就这么被遗忘了,如同我的这首诗
写到这里,早已经对最初的主题
不满意,却又不知道如何改写......
如同你面对我的时候,我是一种
声音,却永远无法从你耳边响起


《关于比喻》
有时它不是一个灵感,还未成形
时它可以是很多东西,却离灵感
差了一点。我喜欢它善于躲闪的
样子,我拽住它像拽住一条游鱼,
在我脑海里。是的,那也是一种
大海。大多数时候我像不合格的
潜水员。没拽住它就那么游远了。
有时它却是一个灵感,就像上面
写出来的。我使用那么多个比喻,
只是为了让经验的薄膜,轻轻地
覆盖那些熟悉的句词。像使用了
一种巨大的召唤术——好玩的是,
我通常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另一个
比喻。为什么我们爱用那么多的
比喻,为什么?我知道每个人都
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却很难用
一个答案来回答。如果比喻就是
我们穿在身上的外衣,那我们曾
裸露出来的眼睛,会不会偶尔也
感到羞怯?但这——又是另一个
奇怪的比喻了。


《楚雄小令》
楚雄街头依然热闹,在火把节
过后的第二天。我们走在
彝人古镇,商品和行人一起
过度消费了我们的眼睛。人真多啊
仿佛和你摩肩接踵的,都是另一个
兴奋的自己。空气也带着狂欢成分
音乐声中我想起我还是一名
彝族,却从不会说一句彝语。
噢,人潮人海中我饱含了
太多的情绪。这个节日般盛大的夜晚
街头的热闹让人恍惚,我像
一个远方而至的旅客,失去了
往前的动力。多想停下来
息一息啊,在一个谁都不认识
谁的地方。种菜、喝酒、交杯,
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这多么符合一个逃避者
对生活的想象。那天我们回去很晚。
清早走的时候,车玻璃窗外的
一场细雨,串联起昨天的记忆。


《听某歌手》
一如往昔的激情来自于,那个
逝去的年代?粤语声更能让人
辨别良久。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就这样改变了音乐的形状,直到
你突然地告别。死亡不过是
一件昂贵的事情,但你的音乐
却从来不昂贵。正如很多年后
大街上还播放着你的歌。我相信有一种技艺
已经失传,或者濒临失传。
如此,才解释了为什么有的人
让人一直怀念。很多人呕吐掉
青春的胆汁,来缅怀一位沉睡的偶像。
你的传说已经持续太久,以至于
有时我忍不住亵渎。死去的传说,
也许比活着的更伟大。


《入冬》
入冬以来,蛰伏的心事
宛若一头怪兽,将把身体
挣破。镜子前的青年
默不出声,他在观看一场
时间的哑剧表演。每天,
都有人匆匆谢幕,那些
从我脸上离开的的容颜,
在这时节,是否会
幻落成头顶的积雪,最终
归于虚无。拉上帷幕之后
置身于狭小的温床,尽情释放
体内的空和冷。一些句词
跨越了一场梦的内容,
使记忆更为遥远。那追忆的,
不再是你嘴角吐出来的
回音。往昔重重阴影坠入
一个人的背影,入冬的消息里
传来一阵苦味。所有声音
混成一种声音:2013年,冬
我看见过去的一个个我
一转身就向未来走去
而今天的我又走在哪里?


《在秋园》
走在岸边,湖水想随时让我洗澡
一晚一度,我来这里
看看热闹的人群。他们是多么热闹

走一遍秋园,总能遇见
众多的游人。他们气息
各不相同,都从一个年龄走来

其中一些是中学生——我猜,看着
他们的脸我又想起,在小城的
中学岁月。而今来到这里

而记忆似乎更偏爱当时,这
庸俗。对于现在,我好像
好感不多。就像昨天的秋园

不同于今天的秋园。一天天的晚闲
我遇见如此多的人,总有一天
我是他们,但现在我不是

在秋园,湖水暗绿。垂钓者钓起来
光阴,鱼儿从不说谎。走在岸边
我竟然无端的想,掉下去掉下去


《在雨中》
雨点击打在路旁的草叶之中,伞视线
之外的裤脚开始浸湿

摩托车上的雨衣随风飘起,对于她们
耸动的胸部,没有人投以关心

这场雨变得又急又白,在稍后的
电视台直播节目中我知道,全市淹水

又是一座水城,对于不出门的人
好像无所谓。路上听到有人抱怨下水道问题

清早还未起床,在雨声传向耳畔
之际,感觉这场景让睡眠富有诗意

好久没有一场雨的洗涮,对于喜欢在下雨天
想象的人来讲,一场雨会带来更多的记忆

和灵感。而这座城市不需要灵感
雨点落得迅疾,像急于洗去地面

当转瞬而来的在雨点中越来越多,在我的
渺茫之躯还未湿透之际,转身离去

远行在雨中,沉默无以表达
生存之难。还好今天我们未突然离别


《离别》
离别之前,车站卷起鱼群般的人
向其中一个出口涌动
他们被压迫的神经
暴露在一月份的冷空气中
庞大人群中的一个
在闹哄哄的车厢里清晰地听见
车轮轧上铁轨的声音

花草混杂在夜幕中
道路两侧居民再一次
抬起的脸庞
将融化在变幻不定的天色里
是离别朝着故乡涌动
这生活中我们难以回去的
正是不断消失的
哦如今
唯有记忆才能填补空白

更多的人像守约般
加入同一列车
又被固定的铁轨牵引着
抵达不久后将要离开的地方
为了这两地之间的转换
夜晚中有更相似的假寐

人群中孤寂的一个
挤靠在座位上,却没有睡着
多年来
离别总是源源不绝
而他淡漠的脸
已抬起至世界的另一个出口


《关于鲁滨逊》
关于鲁滨逊,我们想谈论的
仅仅是荒岛余生。他冒险的勇气
在一次风暴中打回原形。还好
有一座小岛收留了他。于是他
开始建房子、打猎,甚至慢慢地
还学会了种麦子。哦,这多么像
农场主的生活,他却被大自然囚禁。
一年过去了,鲁滨逊已经习惯
荒岛的安全感。十年过去了
他的舌头已经丧失了母语的
熟练。幸运或者不幸的是,鲁滨逊
还是活了过来。经过那么多年
我想他一定懂得调节。正如他
从来没有放弃过生存一样。哦
人类确实有相当多的智慧值得
赞美。从古代以来,鲁滨逊不是
第一个被命运流放的,也不会是
最后一个。可他在荒岛上的生活
是多么寂寞啊,不像现在,大家
随时可以上网打发时间。鲁滨逊
后来教一个野人说话,野人式的
英语是什么样呢?让我们想象一下
荒岛上的那些夜晚,星光和篝火
包围着鲁滨逊。他失神般的脸庞
看起来比天上的月亮还大。那是
同一个月亮啊,比伦敦的还圆还远。


《跑步诗》
跑步这么私人的事情,怎么可以
随便跑给别人看。王家卫的电影如是说
而把场景切换到今晚,我在足球场上
跑了十圈。如果不是同学在前面跑着
说好要跑十圈的话,我已经在第五圈
停了下来。跑是一个动词,给我带来的
是痛苦与沮丧的形容词。我想在跑步中
那么平凡的肉体磨损,竟然会让我感到
理所当然的放弃。多年来,我一直不明白肉体的
折磨和精神的折磨相比,哪个更让人绝望
“还有两圈”,同学这句话充满了
汗水的晶亮。在呼吸的急促中和大腿的
燥热中,我们终于可以大口喘息
在脑袋的咚咚响中,我又自嘲的想到
原来也不过如此。这当然是无聊的说法
于此我开始对任何一个成功者,都产生了
一点点的敬意。这当然是失败者头颅的垂下
回到宿舍,我又开始对人类的记性
感到悲哀。一次运动产生的大部分痛感
和少量快感,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就
消失殆尽。生命在于运动,人类也在于
运动。很多种的运动。那这次跑步
还剩下什么呢?还有一个想法盘旋在我
仍咚咚响的脑袋里,如果命令一群死刑犯
跑步,每次最后两名直接枪毙。那后来
一地的尸体,萎缩的各种愿望,是否足够
证明生活,就是一种荒诞?


《下午诗》
下午三点,终于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电脑,看新闻、论坛和综艺节目
昨晚熬夜太久,又看完了一本网络小说
眼皮浮肿,和从前熬夜到天亮一样
在清晨一声接一声的鸟鸣中,沉沉睡去
下午四点,走出宿舍去食堂吃饭
室友关掉游戏和我同行,一路上
我们开着时政玩笑。食堂的饭菜依然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天色阴沉得像陌生人板起的脸
下午五点,看了一下要考的科目,心烦意乱
决定去图书馆看看书。和从前期末时场景一样
图书馆里的座位全被占尽,一片哗啦啦的翻书声
我在过道里走来走去,看见背书包的同学进进出出
下午六点,回到宿舍洗一个澡,热水沸腾
一瞬间我竟沉迷于水花击打在肉体上的快感。再也没有
其他的事,比我在封闭的卫生间清洗身体更容易
获得满足。我对着镜子中湿漉漉的头发开始出神
回过神来,像演了一出幻剧,煞是有趣
这个下午的三点,我从床上爬起来,发呆了近半个小时
下午三点半,开始写一首下午诗,并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下午四点,写完了我一个人去食堂吃饭
天色沉默得像包容了一个个谎言,明天
和今天加在一起,就变成了昨天的样子


《致——》
还有一小时,天就亮了。这时候
你可能会听到窗外车辆驶过的
声音。它们从哪里开来,运送
什么样的目的,又要到哪里去?
驾驶员是什么心情和面孔,都不
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还
睡不着。你想起三年前在小城,
此刻,窗帘外的世界,清洁工
开始用长扫帚打扫大街。那种
唰唰唰的声音,你甚至可以
想象得到灰尘,扑起来的样子......
在记忆的更久远前,在你童年的
庭院里,你也用过那种扫帚
和你的奶奶,一起扫地。(奶奶
已经病逝了,在你即将中考的
那一年。)那是在五月,老家门前的
那颗樱桃树,正结满青涩的果。
多少个日子就这样流走了,
只有太阳炽热的白光
还毫无保留的热爱着
这个世界。现在,太阳正从
山脉看不见的那一边升起。
作为一个读者,你完全可以
想象得到:阳光经过长途跋涉后
终于抵达你所在的地平线。
但你们已经睡着了,但现在
天开始亮了......


《哀牢山散记》
(一)
你所能看见的恐龙
无非是保存尚好的骨架
当一群群游客涌入
这些冰冷的石头依然在述说
不可名状的骄傲
它们是霸主,死后一亿年
依然可辨
我们各看各的,仿佛
在不可知前都要卑微一次

(二)
生活并没有宽容我的胃
我喝过的酒,吃过的菜
隔夜后被呕吐出
我与生活两不欠了
我是我自己的
敌人

车路颠簸,我把一块柿子皮
压在舌根下
以其清凉抚我
那不怎么舒服的胃
它慢慢被我的舌头
碾碎了
爸爸的电话打来之时
我不知不觉把柿子皮吞入

(三)
隔着车窗,瞧见远去的群山
此刻,我定和某种东西
在赛跑
它就在车窗外,而我
却不能抚摸
像一阵缓缓到来的清风
它这么近,又那么远
而我却不能放弃
像脑中突然升起的一阵舞蹈
其中的意味深长
需要我更漫长的时间去体悟

(四)
午宴过后,天更蓝了
随众人来到一开阔处
阳光洒在林间
也洒在头顶,那么暖
众人围坐,仿佛
千年前孔夫子率门徒出游
“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此地还缺一条蓝色小溪
当缓缓而出的溪水流入眼中
再也没有什么事值得骄傲了

(五)
群山之中,设有晚宴
舞蹈壮怀激烈
若你戴着面具,你也能
隐于群山
看山峦的苦味
脚下布满青草
在这不可能的情形中
更多的东西向我袭来
我的呼吸急促而冰凉
发表于 2015-9-27 12: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做一份性价比高的工作,一直也在这分享给很多盆友,现在她们收入稳定,学生为父母减轻了经济压力,工作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限制时间和工作量,可以把空闲时间最好的利用,如果你浪费了大好时光,或者不想出门就能轻松赚票票,可以尝试做做,很多事情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我们有没有胆   识,有意联系扣扣945199839http://pro0710c7bb.isitestar.cn/[qq]945199839[/qq]












官方直招兼职,加QQ94519983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4 11:05 , Processed in 0.08061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