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82|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凝望田野,远方
很大。逐渐很小,小到
我居于其中的肉体酒杯

没有更为焦枯的词语逃离大张的“O”字
雪烤化的声音。暗绿的雪,纷纷化入
浸在柠檬里的黑白相册

即将形成黄昏。盲童之手
向前,从遥远东方的鱼腹,动因熊熊
向后,漫过冰凉的河水。夜晚
审判你入眠

这是我最后的凝望
比记忆的光芒更为持久
甚至久于神话中心、一大群姊妹般簇拥的
寒冷星辰

越过大海的厅堂,时间的墙壁。父亲的脸
缓缓归来
我的主人,我的情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13:39 , Processed in 0.04978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