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77|回复: 0

2013年雨人短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春》

婴儿的微笑里
我已经看到他老去。

樱花未曾开放
花瓣已经在空中纷飞。

“和其正”
何其疯狂。毕肖普、杜拉斯、海明威、川端康成


《蚯蚓》

以前我喜欢到菜园
干这干那
忘掉眼前。

说什么都是一个字:
“嗯”
好像没什么话对你说。


现在我讨厌
挖开泥土
看红色的蚯蚓抱成一团。


《鸟笼》


她去了山里
儿子在隔壁读书
我对着镜子
用打火机点着艾蒿
烫脸上的黑痣
开始有点疼
后来慢慢竟有灼痛的愉悦感。


我想起一个孩子
没有人和他玩
他偷偷打开邻居家的鸟笼
开始有点怕
后来他找到了乐趣
打开所有的鸟笼。


《一切都结束了》


上班时,忘带了眼镜
上不了网,什么也做不成。
这样也好,可以看一看书。
我读了一会卡佛的小说
发烧后,一切都结束了。
上班前,贝贝打来电话
“我在外面,有什么事”
他正在喝酒,我知道
每年这个时候,他给聊城逝去的兄长写一首诗。
我看看窗外,预告要下的雨没有下来
被大风刮跑了。
说后天一定会下
我要赶在下雨之前
把豆角种下。


《年轻时》


沙子和石砾堆满草坪。
为了倒车方便
把门前的樱花树砍了。
我搬到这儿,就已经种上
有十多年了。
物业的说,树已经死了。
可几天前,还开着花。
妻子说,还是年轻时好。
翻一翻孩子小时候照的照片
还是小时候可爱。
洗澡时,感觉下面缩了
以前摸着厚厚的。
要是活到七、八十岁就太无聊了
躺在床上
不能到外面,就赶紧结束吧!
你一定要帮我。


《也是件好事》


在2路汽车上
正是上班高峰
我紧贴着前面的她
车子一会拐弯、一会刹车
像两辆碰碰车不时摩擦
下面就硬了起来。
“说明你还有欲望,也是件好事。”
她嘲笑你  
年轻时还幻想跑到遥远的地方当和尚。


《移居火星》


我母亲信佛,我岳母信上帝。
我相信新闻
签订“移居火星计划”的人
都是诗人。
这是我朋友魔头贝贝想不到的
他自称“宇宙第一诗人”
但只有看大门的份。
有一天
老丁在我身上画了一幅画
说是他最伟大的作品。
害的我一个星期不敢洗澡
用手一撮
尽是一团灰。
我受不了
冲个澡,舒服多了。


《抒情的形式》


我喜欢雨中散步
空气中含有负离子。
迎面走过来的女人
打着伞
雨点滴在伞上
发出滴答的声音。
这让我想到
我的一个朋友
他给远方的恋人寄去一盒磁带
朗读献给她的诗歌。
我说为什么不写信呢?
他说,那样就没有了浪漫的气氛。



《尾巴》


让这些见鬼去吧!
在报告里
不可能写出诗意的东西。
我想象自己是一头大象
用鼻子给路过的人洒水。
在大夏天
你的脑子长草了
需要放一只兔子
但草一直在疯长。
我是一个悲观的人
晚上才有时间陪一陪母亲。
但这样,我就不能跟妻子散步了
她说她需要减肥。
穿过广场
一个猫人跳着爵士舞
拉着我的手
转了一圈。
我说,你的尾巴真漂亮!
可我还得继续生活在这鬼地方。
记得小时候
爸爸带我捉萤火虫
装在玻璃瓶里
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
现在,我知道那是在夏天
黑夜里勾引异性
萤火虫屁股后面的生殖器发出的光。


《杀手》


我看着桌面上儿子画的画
鱼缸一大一小
像父与子。
里面游动的金鱼
如怀孕的女人有慵懒的样子。
有个杀手闯进来
用枪指着我
强迫我活生生吞下金鱼。
我闭上眼睛
在幻想中得到某种满足。
我是否该看心理医生
他会蒙上我的眼睛
让我装瞎子,他扮演聋子。
一路上搀扶我
爬山、过桥
最后,我趴在他的肩膀上泪流满面。
他吃惊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纤维》


我翻阅一本介绍棉麻的小册子
说新疆的棉比内地好
纤维长,日照时间长。
织出来的床单
吸汗,睡着舒服。
我想,有些事情是学不来的
靠时间的磨练。
比如齐白石,70岁后才真正开始画画
90岁后才随心所欲。
他画的两只螃蟹:
一只完整、饱满。
另一只,蟹爪丢的满地。


便签 02


原来树上
有很多只鸟
现在,一只也没有。
天空像铅笔盒
关上,里面五颜六色。


便签 03


儿子上高中了
日记里有一个女孩
每次把自行车靠在他停车的地方。
但他从不对她说喜欢
他还要奋斗。学习。
我不能告诉他那时我也这样。


便签 04


她坐在后面
我奋力蹬车,看不清路面
前方越来越多的的水。
醒来很累
又一个梦,在现实中
我很无聊
打开笔筒,第一层
放刀片 。
第二层
摆上擦过的橡皮。
第三层
搁下没有订完的订书针。
到第四层,我不想打开。


便签 05


看完《化身博士》
我找到了答案
上课时,我用右手
写作业
下课后,我用左手
给某个女生写情书。


便签 06


窗外汽车喇叭
一个劲摁,我快疯了
真想下去砸。
但我坐着没动
一群猴子
被关在笼子
一再遭受电击。
隔着栅栏
有一扇门,一拉就开
但没有一个猴子逃跑。


便签 07


她不让我
吻她,也不让
我摸乳房
只让我进去
射精,再出来。
在水族馆
我们被包围着,一群鱼
在玻璃后面
游过来,游过去。


仿绝句 ——遗忘

  

在两次遗忘之间
我重读一本书
如新生婴儿,打量这个世界。


在两次失忆之间
我再次遇到你
一切还是哪么新鲜,没有厌倦。


仿绝句 ——爱情


我们还在谈论爱情吗?
当一个女人慢慢老去
在自然不过,我抚摸她
身体在梦中一块块崩溃。


《维他命》


当她被送往精神病院,听到救护车停在外面。她用锤子把雕塑面部表情砸碎,只剩下躯体和手势。是谁(他或她)?靠你自己填补。
     
坐在马桶读小说
一定很过瘾
一股激流带着粪便
从20层楼的高度落下,那一定很壮观。
在黄果树
你不会想到这些。
  
梦里她激烈地挥舞着手
把被子蹬掉。
他把她唤醒,像坠落悬崖的一刻拉住。
她描述噩梦里的情形
她说,她不再适合当老师。  
  

他们说梦到亲人时总是死去的模样,在冰冷的铁柜。而我在梦中,父亲在我的身边,总是做这做那,忙个不停。
  
一年四季,他像冬青树
脚上穿着滑轮
在广场上、大街上滑行。
我原想他是送特快的邮差
但不是,他两手空空。
“嘿!我们都在工作,你在干什么?”
可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山雀派,乡下人叫他麻雀,在杂树丛中跳来跳去,偷吃地里的粮食。在诗篇中他叫云雀,歌声嘹亮,一幅自由的做派。

到了这个年龄
再谈情说爱就显得可笑了。
从后面看,她打扮的像小姑娘。
现在写的诗不可能像十年前
什么变了?
自从建了这座人工湖
前后死了几人。
但这不影响游人踏春,放生。
有毒的夹竹桃,开着粉红的花。  
  

卡夫卡是个银行小职员,下班后他唯一的兴趣是写作。“当你对现实闭上眼睛,请你朝里看,一个比现实大的多的世界”。在遗嘱中,他要求好友把他的书稿统统烧掉。他害怕什么?像雪夜中的赶路人,在离家几米远的地方冻死。
  
贝贝说,他是看大门的
没有人联想到诗人。
你到他住的地方
(杀鸡的、榨小磨香油的、摆小摊的、开按摩院的、打麻将的)
你才会感受到生活的场
和他诗歌中的杀气。
  
他说,他害怕某一天
就突然死了。
写不成诗了。喝不了酒。念不了菩萨。打不了鸡。
地球还在转,有人还在大声朗读他的诗。
  
而我越活,越感到无话可说。
诗歌中像变成人的匹诺曹
在水里沉不下去。
童话剧中的小猪飞了起来。
  

在花园里,树枝可以做弹弓,打鸟;可以做手枪,打仗;还可以当工具,掘土,挖蚯蚓钓鱼;或者引蚂蚁爬树枝,烧火玩。秘密的花园像玩具,它从来不属于成人的世界。

她说,她不喜欢看电影中男女主角
都是美女、俊男。
像光滑的苹果
不,是金苹果
你啃不动。
她希望像土豆一样的人
他会发芽,他会变质。
他会打她,但她仍爱着他。

我是孤独的猎人
追踪狼群
睡觉时也睁着眼睛。
来到一片林中空地
四周的树木围着我
像圆形剧场。
狼群已列入保护动物
你失业了。
电话里储存死者的号码越来越多
可使用的空间已经不多。
他已经把这座山挖空,用磬了石头的形式。
  
在华西村
社会主义大家庭不需要狗
但可以养猫,抓老鼠。
舞台上,演员脱下
表演的浴披
观众从远距离意淫。

现实中,做母亲的她
警告对面楼上的女人。
因为她在家中裸体
不拉上窗帘
影响了她的孩子。
她说,他是个敏感的孩子
像天线宝宝。

  
她说她是菩萨变身,拥有妓女的身体,在码头普渡来往的过客。

三月的樱花
是奇怪的动物
她欺骗我,又一次次令我伤感。
鞋子破了一个洞
口袋也破了一个洞。
但我比那个青年幸运
他一脚踩空,掉下电梯。
黄浦江的三月
飘满了死猪,而不是远去的帆影。
新闻上,养猪场
挤满了攒动的猪头。


《封闭》

文体中心正在改造
那条路封闭了
偶尔有辆车停在哪儿
你看不见车里的人
在做什么
也许无处可去
在这里幽会。
今天,妻子到外地
我又回到单身汉的生活
在街上闲逛。
想想当初
与她见面
我害怕被她看到裤子
下面被顶起。


《兄弟》


陪母亲看电视时
她经常唠叨的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对兄弟
母亲死后分财产
哥哥霸占了所有财产
把弟弟赶出家门。
弟弟带着一条黄狗住在菜园。
客人来了
哥哥把黄狗杀了。
弟弟把骨头埋在槐树下。
夜里,小狗托梦
“莫哭、莫哭,你站在树下等我。”
第二天,弟弟站在树下
树上小鸟拉下一颗颗金粒。
哥哥听说,抢了金粒
站在树下
拉在他头上的是一堆鸟屎。
哥哥把树砍了
弟弟用树枝编了一只鸡笼
母鸡下出一个个金蛋。
哥哥听说,抢了金蛋
拿回去,下的是臭蛋。
哥哥烧了鸡笼
弟弟把灰烬埋在冬瓜苗下
长出大冬瓜
里面藏满金元宝。
哥哥听说,抢了金元宝
种上冬瓜籽
来年,切开大冬瓜
跳出大老虎
一口,把哥哥吃掉。


《硬邦邦》


我们谈论诗歌
像葡萄生长在南方。
南方不是地理上的位置
而是我们想象的家园。
葡萄也不是美国提子
它没有多汁的水分,应有的酸度
像性交,生理上的反应。
爱总是停留,在谈的过程
如夏天你坐在院子
葡萄慢慢成熟。
性与爱如何区分
老朋友
也许就像日常使用的语言如何与诗区分开来。
当我们开始回忆
存在就是死亡吗?
像我们每日喝掉的酒瓶。
你说要挥霍青春
像李白那样漫游。
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庄子在逍遥游里早就说过
变作一只蝴蝶
你就会知道她也长有尖尖的牙齿。
但我会像陶渊明一样
在菜园种菜。
你看,天冷了,菜的绿叶像雕像
硬邦邦。


《瓶中人》

看到修自行车的老张
在补轮胎。
突然想到:“你一辈子换了多少轮胎”。
香樟树下
你幻想女人身体的气味。
“你不过是废物”
她用职业妓女的动作把核桃
塞进阴道
“咔嚓”一声,碎了。

也许世界是一间实验室
我们被安置在不同的房间。
而上帝像德国潜艇
躲在海底
瞄准过往的船只。
上访者被脱掉所有的衣物
裸体推出
被当精神病患者强行带走。

波兰诗人米沃什曾写
“诗歌与废墟”
我们像拾破烂的人
在充满垃圾的世界里收集。
卡夫卡断言像耗子一样
在地下室
打通墙壁
交换食品和孤独。

不断上升的气球
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破。
年轻人安于房奴的控制
把爱情和性
当做商品,在货架上明码标价。
这样就简单多了:
妻子是私有物,妓女是公共财产。

这样写出的诗歌
像一声嚎叫,没有意义。
在失声的世界
人们张大的嘴唇显得多么奇怪。
我们还是谈论香肠吧,老朋友
在冬夜
把猪肉剁碎,调上各种香料
用一根肠子。
这很关键(诗歌的形式)
味道全靠它了。

那躺在重症室里的病人
监视器上的心电图趋于一条直线。
世界的美妙来自“波浪”
上下起伏。
深入浅出。
但我们还要回到岸上
你不能要求太多。
晚上吧,不行。孩子在做作业。
早上吧,不行。上班时间到了。
那就见缝插针吧!
一月一次,不能再少
医生说的。

我一直在思考
诗歌是什么?记录我蹲下
系鞋带的瞬间
或参加亲人的葬礼
一天天没完没了的工作报告。
但“风”说,不涉及性与政治的诗歌
不是真正的写作。
现实是,只有性没有政治。
在酒桌上可以说黄段子,在外面可以包二奶。
衣服可以越来越暴露露,直到露出屁股
但政治不行。

选举一人一票,天下就乱。
为什么进电影院
一人一票就不乱呢?
这是大与小、龟兔赛跑的问题
在童话故事里
瘸腿猫战胜了大魔王。
北京的天桥下
马戏团展出瓶中女孩
但用一块布围起
我看不见。


《漫游》


外面是黑暗
玻璃上的一张脸
四面是墙
响起黑人音乐。
我和她、另外一个男人
在一条鱼里
沿江而上,寻找出生的地方。
这只是梦
逃避检查的变形。在现实中
贝贝坐上大巴车
开始漫游。
和沿途的诗人一起酗酒
赤裸着身子在楼上、楼下追逐
满世界乱跑
像一群疯子。


《动物园》


狂风中窗外的树
像歇斯底里的女人
紧抓头发。
有几片叶子脱离树身
如小鸟一样
在空中自由飞翔片刻
才落到地面。
在新华书店,我没有选择
生死疲劳
带上英国病人
回家阅读。
一个在屋顶上漫步的男人
一座废弃的花园和年轻的女护士
守护从天上掉下
浑身着火漆黑的男人。
外面,战争已经结束
他们才刚刚开始。

我怜悯
自己和远处吃草的羊
旁边竖着的铁架还滴着鲜血。
在一幅画上涂满红色
只留下一块白
像一口深井。
我只想逃出
在世界的边缘
住着一些树
他们是人,也是树。

热气球上有人散发传单
——“让我们到动物园去!”
儿子问我,世界是什么?
我说世界是动物园。
上帝是园长,驯兽师是老师。
“小动物为什么被关着
不愿到外面。”
在里面很安全
跑到外面,会被捉住,杀了吃。


《在病房》


沙马在诗歌中写到牙痛
他感兴趣的是如何从现实抽身而出。
魔山中一群被癌症折磨的人
幻想在温泉中放松
泡在巨大的子宫。
记得那年我十岁
住进隔离区
后面有一个大花园。
我一个人时
观察泥土里的蚯蚓
雨后落叶上
冻死的小鸟,还保留飞翔的姿势。
隔壁的大叔
在黑板上写:
“我是向日葵
你要么给我利刃,把我砍下。
你要么给我爱情,把我照耀。”
我躺在花坛
感觉像外星人或冰川时代幸存的独角兽。
母亲让我吃黑鱼
它还在我身上游。
“病房像旋转的调频
身体如接收的天线”
在一出独幕剧里
一个没有五官的男孩、一个没有阴道的女孩和无头骑士
在探讨宇宙的起源。
病房是世界的起点也是终点
像船一样把我们接来又把我们送走。
每到落日时分
他就在每个房间寻找太阳
看藏在门后还是垃圾桶。
他说,病房在高高的山顶
一半岩石,一半悬崖。
他像蜥蜴一样
在趴在地面。
只有最轻,最渺小的能存活下来
像蚂蚁
噩梦中他变得越来越小。
病床上
父亲像孩子,我像父亲
一样抱着他。
在我走出医院的那一刻
感觉像蜗牛,后面拖着长长的粘液
如捶打的年糕。


《鼠洞》


我们玩一种游戏
用一根棒子
敲打从洞中钻出的兔子。
但你不知道
它从哪个洞出来。


《长颈鹿》


我和张波喜欢在上岗公园溜达
只有几个老头提着鸟笼。
杂草丛生。
松林密布。
“你看到长颈鹿吗?”
连只狗都没有。
“长颈鹿的人生终究是悲哀的。”
为什么?
“因为脖子太长
只能吃上面嫩的叶子。”
毕业没多久
他从楼梯摔下
死掉。


《自由之路》


我躺在上铺
读沙特的小说,自由之路
写的什么
现在基本没有印象。
只记得:“她牵着他的手
摸下面
金色的阴毛:
有点硬,打着卷。”
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同宿舍来了女朋友
我们就出去
或干脆拉上布帘。
我喜欢的几个女孩
一个为别人开刀
割掉腋下的狐臭。
另一个流产
为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


《一首无聊的诗》


天气预告要下大雪
却一直没有下下来
像患上节后综合症
能拖就拖。
想想以前,冬天很冷
我们滑着冰溜子上学。
如今在二流的火车上
能写出一流的诗歌
你相信吗?
赫尔仁尼琴被关在古格拉岛
怀疑上帝的存在。
我搞不清什么是
“元数据”
百度上说,描述数据的数据
那就是上帝了。
废话杨黎列出:
从事件到事件、从事件到语言、从语言到事件
诗的三种状态
我签了一份文件
拆开一份社保寄来的确认信
读了一份报纸。
远在大陆另一端的伊拉克
战后清理废墟
发现尸体上戴的手表
还准确地报时。


我望着窗外的雾霾
想起一句广告词:
“为了你的健康,请逃离地球
现在出售火星土地。”
昨天,我带孩子到动物园
水族馆里的水池空了。
海豚太大。池子太小。
搜狐报道:
一个贪官出狱后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某造纸厂把污水用高压泵打入地下;
中国惧怕朝鲜
政权的崩溃更甚于核威胁;
俄罗斯战略轰炸机飞临美国关岛
助中国夺岛。
读到这,你也许有点兴奋。
韩寒说,中国的教育
是个屁!
在上班的路上
一个人抱着狗坐在大马路中间痛哭
他的狗死了。
几个朋友拦下过往的车辆
每人收取10块。
一个身穿麻袋片的流浪汉在唱:
“我不管你。我不管你。”


这是什么世道!
微博上一个妓女的日记:
一天接八、九个客人
小的、老的、残的
但她不能忍受
她说,她不是奴隶
你不能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
那是用来吃饭的。
可一旦休息,她又感到像个失业者。
“你幸福吗?”
遇到这样傻逼的记者
我绕着走。
一个诗人愤愤不平(莫言获得诺贝尔奖)
说在中国,诗歌超过小说
像天外的陨石。
我能理解
你用刀片把枕头割开
美丽的羽毛
随风吹向城市各个角落
只留下一个无聊的枕套。


《山药之歌》


今天,我很沮丧
刮山药时
我怀疑写作的价值。
为了做爱
更持久
我们闲聊一些话题:
我梦到
用两颗樱桃洗澡。
在非洲
土著人猎杀猕猴
留下的当宠物。
就这样躺着
她说她不想上班
是否得上了抑郁症。
我想让她快乐起来
像一辆坦克
冲上树。


《日知录》

1、封闭症
坐电梯时,他与一个女人
在封闭的空间,眼睛盯着数字,好像她不存在。

2、机器翻译
在百度上翻译:
输入“父母在,不远游”。
出来的是,“一个人抱着方向盘,在海里游”。

3、贝贝谈诗
诗歌中我没有超现实
楼下住着卖鸡的
那天,下着小雨
在门口送女儿上学,微笑后,转身杀鸡。

4、超短裙
前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时
面对坦克
姑娘们走上大街,穿上超短裙和行人接吻。

5、布袋
生活中我拥有一个布袋
我害怕的和喜欢的东西统统装进布袋。

6、剧场
演员们并不表演
只是在舞台上摆放凳子。
闭幕时,再搬掉凳子。

7、无话可说
我陪母亲看电视
无话可说。
我和妻子在一个房间里,无话可说。

8、节日
今天是愚人节
你就打个滚,学驴叫吧。

9、樱花
没有春天,樱花就开了。
我没有感到喜悦
好像从一楼蹿到九楼。



【简介】雨人,原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2008年-2013年作品入选《诗歌月刊》、《现在诗》、《中国诗歌》、《诗东西》、《诗林》双月刊、《汉诗》季刊、《诗生活》月刊、《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诗歌》、《河南诗歌2009》、《汉诗码头》、《太阳诗报》和《不解年刊》、《大象年刊》、《地下》、《汉风》、《解决》2011版等民刊,及《河南诗歌2012》、《诗生活2012年选》,2013年《刀锋•自在诗歌》。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地址】河南南阳油田档案馆 陈洪远 收  邮编:473132  
电话:0377-63830581    电子邮箱:[email]kkkvvv6@163.com[/emai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3 17:23 , Processed in 0.0511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