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20|回复: 0

格式近作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山东诗人格式 于 2014-3-25 19:02 编辑 [/i]

           《失》

  

  雾霾消失,我有越狱的快感

  光着膀子

  我跟练定力的树比肩

  一行,又一行

  在小区门口,它们一动不动

  静似瘫痪

  2013-12-10

  

  

  落日

  

  她不想身背骂名

  她要被人看见

  一下下消失在水中

  在万物解放之前

  枯荷说,晚秋

  你没必要玩潜伏

  2013-11-8

  

  

  看见菊花

  

  下午参观一书法家工作室

  看见纸上的菊花,我说这是田家的

  看见盆栽的菊花,我说这是扈氏的

  主人问:何人见得?

  我说,田家的菊花是那样的;扈氏的菊花是这样的

  2013-11-15

  

  

  天鹅

  

  在黄河入海口

  野草撒野,荒滩撂荒

  水鸟贴着水飞,有时被大海淹没

  有时与暮色混为一谈

  2013-11-15

  

  

  在井冈山立秋

  

  像下了一阵雨。云朵业已在原始的松竹间晃悠

  烈士们还在睡觉,我的车只好保持静默状态

  方向盘左右开打,预防悬崖们突然的冲锋

  大大小小的山谷开始做滑草运动,看起来像倒立的蜗牛

  风吹过,埋伏的松果模拟起了爆破

  又一个山头被拿下。下山的时候,真的觉得后背有些凉了

  2013-9-6

  

 

  《井冈山革命烈士纪念碑》

  

  多少年过去了

  在井冈山

  有名的

  使石头破损严重

  无名的

  让石头保存完整

  

  我看着这些士

  不知进退

  肉体压着肉体

  上肢找寻着下肢

  革命的时候

  似乎未想到姿式和位置

  

  我用手来回摸了摸,感觉他们的体温

  有些倒春寒

  



  《下扬州》

  

  烟花!上酸菜

  应声的是乌蓬船

  摇啊。摇。从银河

  摇到运河。外婆的牙

  早泄了月光。三月。三月

  一路踮着小脚,她把翠竹

  搭在了烟花的肩上

  劈里叭啦,州火便放了起来

  



  《借口》

  

  这些年,我借了好多人的嘴

  说话,接吻,舔屁股

  始终没有把自己的嘴弄脏

  为此,我还买了好多一次性口罩

  捂着自己的嘴

  尽量不与这个肮脏的世道

  发生关系

  后来,我的这个举动

  上了本地的一家晚报

  一个版就我一张嘴

  大大方方地张着

  没有牙齿

  没有舌头

  这是我提前给前来采访的记者交待的

  



  《一代人》

  

  1966年,我一岁

  大人们堆成了人堆

  他们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看不见他们的正面

  

  1976年,因为一个人的消失

  恐惧在泪水里扎堆

  广场上稳定压倒一切

  我看见中国人的胳膊

  纷纷被黑色的布匹包扎

  

  1986年,我身高一米七三

  大学的高音喇叭压低了嗓门

  高龄的父亲突然提高了血压

  我吓了一跳

  在分到家的田里

  我成了分行的田埂

  

  1996年,我在海底里漫游

  除了中国人,还是中国人

  连握手都是牲畜经纪的样子

  我老是想用茶蛋换外国的导弹

  顺便改善一下中国人的皮肤

  结果原油因为管线的问题

  至今还在荒滩上放冷枪

  

  2006年,我被父母和妻子

  逼成了单身

  一个人带着孩子

  在搅肉机练习夜里飞行

  着陆的时候

  陌生人敲门

  拉开眼帘

  竟是一只狗叼来情人吃剩的草莓

  

  2016年还没有到

  但我会在那一年

  梦到我的鲁N1989、2008甚至2000

  这些车牌不断地更换

  只是为了在高速公路上跑得更快

  为了让更多的人民警察

  认不出人民

  当我为他人用卡上的人民币兑换出等额的冥币

  我想,再也没有一条路能拦住我了

  



  《秋后》

  

  芳。化成灰

  我也认得你

  

  十年前。

  不到半小时

  你就化成了灰

  

  在一块红布后面

  为了认出你

  我只好将自己

  变成了灰堆里的豆腐

  

  

  《万亩桃园》

  

  一亩桃花,是地主的想法

  十亩桃花可以跟资本勾搭

  百亩呢?不会是五十亩笑百亩吧

  这是站在千亩的地界想问题

  一朵一朵的桃花在一根枝上开

  实在开不开,就另攀高枝

  到头了,还是桃花

  不是一棵树的。碰着就碰着了

  先是脸红,不好意思开口

  然后便开始变白。一过夜

  就是粉了。怎么看也不像急眼的

  倒是像事先商量好似的:你先闯线,我再压线

  反正得让桃花占领这个春天

  十亩,百亩,千亩,万亩……

  弄个园子,把她们都圈进来

  都是自个家的,想什么时候看咱就什么时候看

  看得你眼红了,我就开门

  翻墙的事儿,我绝对不让你干

  我要让你今夜守着我,看一眼是桃花,转一圈还是桃花

  桃花。桃花。桃花满天红,你也索性红起来

  答应我,好吗?  



       



  《坟茔》

  

  十六年的婚姻

  将我的妻子

  捏成一只泥陀螺

  它试着在坷垃拥挤的地方练习倒立

  它躲过了死亡的皮鞭

  但没有躲过风声

  它说,它可以移动

  但绝对不可以旋转

  



  《雨中等待》

  

  雨越下越大,几近孤独

  仿佛我的后果。

  在沙漠里呆久了,便急着撑开一把伞

  淋湿个旧

  

  街角处有些庸俗。

  它们的指点,很合某个国家的胃口

  我假装看不见,权当自己

  是神的一次放逐

  



              



  《断桥》

  

  像撕裂的病历

  你的吻

  

  它写下崩岸和闪电

  像昆虫的双翅

  

  三两流水,七颗星斗

  均沉在湖底

  

  许个愿吧

  兴许来的不是青蛇

  

  一把油纸伞压住了你的脸

  不曾泄露春光

  



  《人到中年》

  

  下班回家

  秋风四起

  天色有些暗

  我的电动车本能地抖了一下

  

  因为无法摆正自己的身体

  故向身后的女友求教

  她说,我正在看(孙子兵法)

  



  《空白》

  

  有五年的光阴,他身边的女人

  骤然走光。当相依为命的对面、对方

  和对手,变得形同虚设

  他便把自己当成了对岸。通过漫游

  每天,他与自己对话

  实在不行,他就亲自下床

  炒几个菜,会见一下自己

  握紧自己的手,菜刀回到了菜里

  不一会儿,他如期漫游到没有你,我

  ,他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14:20 , Processed in 0.0504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