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27|回复: 0

发个小稿,请杨炼、大家指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山东诗人格式 于 2013-8-10 17:31 编辑 [/i]

                《子曰 》

                  格式



你一生不肯妥协

甚至到死都坚信自己不会死

这一点连死亡也不肯原谅你

可没等你的尸骨变凉

死亡提前选择了妥协

面对你,它觉得它的坚持

不再是终极,而成了半途

在半空中,它准备好了一小碟花生米、半瓶二锅头

当然,还为你点上了一袋关东旱烟

叶子是用心煎过的

不是文火不是武火也不是野火

而是动物的磷、植物的根、冰封的良心



它这样对你,其实毫无道理

我的父亲

一个撞倒南墙不回头的人,一个到了黄河就想过河的人,一个见了棺材就想劈柴过冬的人

一个不让儿女情长,直骂自己无用,生生养活了八个儿女的人

一个生怕天下人受穷,一辈子四处奔波,却无法养起个人想法的人

一个酷爱油盐醋酱,菜谱备得比家谱还全,却备受生活烟熏火燎的人

一个极其关心政治,却被政治关心到背剪双手的人

一个喜欢拥抱父亲,却被父亲集体推出家门的人

大伯、二伯、三伯、四伯、五伯,他们无后,你便成了他们的后来

娶妻生子,建了一室、二室、三室,但就是没有他们的外室

一式的檩条,全是柳木的,结实又委曲

一色的门框,全是拱形的,勾心又相公

一律的天井,全是空阔的,藏风又晒日

大姑、二姑、三姑,她们无夫,你便是她们的前院

养儿嫁女,嫁了一家,两家,三家,但就是没有自己的家

在乔家,她乔装员外的女儿不愁嫁,结果嫁了鸡随了狗

抓住狗尾好不容易续个貂,最终貂皮披在狗的身上

在常家,她心里常常念如来,龙来了脉去了

了了心结,解了衣结,拜了石头成了佛

在王家,她坐不改姓,行不更名,有了行头,制了行规

一日三餐,餐风饮露,宿敌为命

在高梁地里,一半风声是做梦, 一半风声是把梦做醒

你一心做个军人,却被国军、日军、红军、八路军、志愿军弄得摸不着头脑

青的,绿的,红的,叶子挡住了叶子,叶子晃散了眼睛

叶子与叶子之间,一只算盘,你拨打得滚瓜烂熟

你方、我方、他方,不停地滚动,滚出了珠眼,却滚不出旭日东升

天色向晚,似明非明,似暗非暗,明明暗暗里

一把军号,你舍不得吹,擦了又擦,最终将别人擦亮

人家吹得山呼海啸,吹得人心抓狂,吹得自己成了高官,成了高山

你试着拿回来,才晓得来者不拒,叫人解了武装,成了红小兵的玩具

玩法似乎很简单,一分为二,颠黑倒白,指鹿为马

你大声对他们说你是一个老革命,一个老党员,一个老专家

他们一没向你鞠躬,二没向你脱帽,三没向你抬起那清澈的双眼

他们说革命者首先得革自己的命,你的老命还在,你就不是老革命

他们说共产党员既得身无分文,又得分文不取

你吃着公家的饭,还拿公家的钱,就属于贪图资产阶级法权

他们说专家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你整天为个人家整理土地栽种花花绿绿

要知道一滴水能救活几棵秧苗,一棵草能让多少生产队的牲口充饥

你下决心将自己家的花草割了个精光没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却为自己割出了一个阴阳头

你低头打量脚下的土地,竟是自己当年卧倒瞄准敌人的地方

你悄悄吐了口唾沫,汗就顺着屁股流了下来



它这样对你,其实毫无意义

我的父亲

你读了满满三辆地排车的书

在你的书里

星星不是天文,而是天平的砝码

河流不是地理,而是地道的舵手

五谷不是粮食,而是潜伏的火焰

眼泪不是悲伤,而是某个阶段的了结

顿足不是舞蹈,而是发自内心的自律

八十五岁了,这么一个厚度

让大地都有些胆怯

你硬是厚到了底

厚得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1917年你的第一场啼哭,有哮喘味。那时,整个国家也患了严重的肺病

铁屋子虽说是推倒了,换成了泥屋子,漏风却不透风

1927年你的第一次笑,有破折号。你被目不识丁的大娘、二娘、三娘、四娘拉下了水

水底里没有敲起蛙鼓,三五结队的青蛙却为你高一声低一声的读书声所鼓动

它们腰缠水草划向彼岸划向火热的深渊

1937年正是你谈论风月的年纪,芦沟桥的芦花白了月儿也下起了霜

你将大刀剁成了刺刀,你最刺目的是将那千年的书桌刺破,整个华北都成了你的刺青

你说宁做一根刺,不做一个刺客。你刺伤的第一个人竟是你的大姑父

他在刀尖下混日子喜欢将成群的日本人翻译成狗日的

1947年你从口外打到了关里大军准备南下你的老寒腿又犯了怎么也迈不动双脚

你不是成心落伍你的腿有满洲的积雪你的眼蓄满了弹药

你弹无虚发弹指之间我的大哥就落地了

你将战场变成了农场你将鸽子炖成了面汤

你一口吃不成胖子你一口一口喝下去你的女人一个一个活过来

1957年你学会了倒车你开进自家的祖坟向左转从右边出来

你倒出了你曾祖父的话你祖父的话你父亲的话你儿子的话你孙子的话

唯独没有倒你老婆的话她说天地再大谁也离不开锅台一个锅里搅马勺碰撞总是难免的

不能隔着锅台上炕不能戴着草帽子亲嘴

亲嘴也不要紧务必在自家的被窝里你的肉搅动我的肉

不能说多了“说多了就是威胁”不能说对了“说对了就是死亡”

1967年你作为三流的贫农进入了毛主席著作学习班

从泥腿子到狗腿子从鳏夫到寡妇从绝户到五保户

你发现月有阴晴圆缺人有七情六欲

你觉得《目前的形势和任务》就是灵魂深处狠斗私字一闪念

你把母鸡充了公你把女儿集了体你把儿子阉了身

上半身不管下半身文盲跟知识分子讲本分

楚汉有界大象无形

1977年你一觉醒来扬州梦你的老首长在北边打招呼

忽啦啦你的老战友陆续归了队

你身陷娘娘腔一身脂粉味

《论持久战》没看完天上就下起了雪

你和窦娥结了发揭了锅揭了疤

找到窦尔顿牵回了御马

你一马当先跑了马

裤裆里细悉十大关系宪法归鞍钢不隶属国家

1987年你的精神清除了污染此处删掉五百字

字字都有碍观瞻字字都刻骨铭心

一个字压迫另一个字一个字拥抱另一个字

有的丢了偏旁有的掉了部首

有的心上放了一把刀有的嘴里咬开了十字花

你将它们一一放过

有的进了山有的成了虎有的下了海

在海里洗在河里洗在湖里洗在盆里洗

洗耳恭听洗心革面终于洗劫一空

1997年大陆的葵花转过脸要到香江看一看

骤雨初歇,灯光大于月光,赛马跑过野马

你仰天长啸,去日不多

掉一颗牙,便召回一个问题儿女

没丈夫的你给她找到了男人,没老婆的你给他讨着了情人

把自己埋在地下的你在地上给他树起了牌位

一七二七三七死期活期无期一把火是一把火一文钱是一文钱

能让鬼推磨的是人能让神下凡的是鬼

鬼不见人

你不得不用舌头代替了牙齿不得不用咀嚼代替了回味

2007年你没有看到,自然也无法预测2008年的经济危机

你看到的是2001,千禧年的彩霞尚未从天空散尽

911那天美国突然失去了美双子座瞬间粉身

嚣尘蔽日你怕自己不久就要变成粉煤灰你说什么也要从我家的三楼撤离

在四哥的平房你一连睡了四天睡觉都要呼喊回家回家

我请来的大夫刚停止用药你的儿媳就不停地干咳

你那边光呼没吸了俺这边妻子也要和你一二一

2002年她果断放弃了父母放弃了社会放弃了我和未成年的儿子

她本想也放弃你的,被你先行一步,她由此遗憾终身

作为女儿她不足四十码作为母亲也仅是到了一旬作为妻子她还想和我温存

可作为儿媳她舍不得你的牵挂眼看母亲捷足先登她奋不顾身走向了你



八十五岁,这样一个关口

说高峻也高峻

说逼仄也逼仄

我的父亲

在你冲刺的那两年好几次你都差点跌倒

看来死神并不是那么好见的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我想知道什么样的夜晚你第一次扑向我的母亲最后一次扑向你的母亲

你扑向儿女的时候是什么样的速度你扑向自己的时候又是什么力量

这本是虎的动作咋成了蛇的本领

我是你的最后一个儿子是你最外面的脸是你最深的梦呓

咱爷俩一条命你在那头我在这头

你蠕动我痉挛

你蜕皮我出生

入死的时候你想干最后的一件事

就是拒绝焚烧

村里不敢答应乡里不敢答应但我答应了

一辈子在土里刨食你说你喜欢爬

你的每一次匍匐都能让大地疏松

茫茫大地疏而不漏

我坚信你没有死

我的父亲

你瞧

你一起伏大地便有了山

你一呼吸大地便有了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13:59 , Processed in 0.0557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