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85|回复: 0

一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4: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羔羊 于 2014-5-6 18:09 编辑 [/i]

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喜欢我的女儿我的儿子
我喜欢我的所有亲人
我还喜欢我的一些朋友
当然一些敌人或者对手
我都喜欢
除此之外
我最喜欢的就是鲁智深
这个花和尚
常常在我耳边响一声惊雷:
“你个鸟人!”
我就挺起胸膛
站了出来


死去

在此之后
我问我的女人
假如有一天我突然死了
你怎么办
“我会想一想你,
然后找一个爱我的人嫁了”
相比之前我的回答
我的女人多么真实
但我和我的女人不会真的死去
因此,他还会一如既往地爱着我
一如既往地假装着
我也爱着她
像很久以来一样


进城的蝌蚪

火车多么像一条河流在奔涌
超高速地行驶,看不到四季的风
它正以极快的速度
缩短我和上海之间1130公里的距离
但在李小燕问我火车像什么的时候
我并没有这样回答她
我说象一根蠕动的大肠
那些倒伏的村庄黄色的田野绿色的草木
正在一一被它消化-----我又想到河流了
我说在小站上车时,我们是群一群蝌蚪
而车厢温度适宜,适合生长
下车的时候,李小燕说,青蛙,很多青蛙
一只一只的青蛙
(我觉得李小燕是一只还没有忘记鸣叫的青蛙)


城市地图

长途汽车站出站左拐
经过邮局
经过农行
过两红灯再左拐
经过19路公交车站
经过报亭
右转到红旗路
经过菜市场
小饭馆旁边
小巷第三家
幸福旅馆
登记处墙上的地图
当年我望了一眼
就再也没走出来

小城没有故事


从城南走到城北
从城西走到城东
很多年前我就像一条野狗
漫无目的地在这个小城里走着
我在每一个清晨出门
在每一个太阳落日的时候回家
有时候我想到市民广场
但我却转到了城隍庙
我曾在振风塔前为许多人照相
把他们的青春或者爱情定格在一张纸上
迎江寺外的算命先生曾对着我的背影说
这个男人前途不可限量
我觉得可笑我也没觉得不可笑
那时天上上总飞着几只水鸟
江面上有三三两两的小舟和大驳
钓鱼的人看不到岁数
我在江边站了站
一站几十年就过去了
我还像一条野狗一样从城南走到城北
从城西走到城东
迎江寺的算命先生早走了或者死了
每次从振风塔下经过
我都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登上塔顶
把上面的栏杆拍上几拍

不要跟我谈感情

我和张三吵了一架
李四劝和
我们握手言欢重归于好
我们喝酒
我们称兄道弟
我们说几十年交情了
我们把掏心窝子的话都讲了
就差没有感动涕淋
我嘴上乐呵乐呵的
其实我心里
很想捅这家伙一刀子
我知道
张三也是这么想的

不要跟我谈友谊

我和王二麻子十几年前是同学
好同学,非常好的同班同桌同学
我们穿一条裤子
我们吃一个碗里的方便面
我们追同一个女生
我们那时好得连女生都羡慕
毕业的时候
我们都在对方的毕业纪念册上
留了一堆差不多山盟海誓的话
还掉了几滴眼泪
把自己感动了几天几夜

昨天,马路上
我们迎面而遇
我们都装作没认出来
走了


不要跟我说爱情

陆六是我的初恋女友
我没有亲过她的嘴
连他的手也没摸过

要说我结婚前没想她
肯定不合事实
恋爱的滋味挺美好

要说我结婚后没想她
那也是假的,相反
想得紧
想摸她的手
想亲她的嘴
当然还有别的
这些你们都知道

落落而欢

对于一个上海人和一个安徽人
我会喜欢安徽人一些
对于一个合肥人和一个安庆人
我会喜欢安庆人一些
对于一个黄龙镇人和一个清水河人
我也会更喜欢后者一些
尽管我们不一定熟悉
也不一定能够成为朋友
只是偶遇在异乡的一个角落
我们可以被一种相同的情感支配
说着一些我们所熟知的事物
然后 落落而欢
各自走开


对面河床上有两个人


那时我在清水河的岸边
需要走过长长的河堤,经过一座桥
才能到达那里
会开白花的芝麻还没有成熟
黄豆绿豆夹杂而种
它们在拥挤中互相窥伺彼此的生长
而一场秋风最终会让它们互致悼词
其间,有野兔跳跃蝴蝶翩飞
一人已行至豆禾深处
一人停足,回头张望
正与我的目光对视




热烈而隆重的事情

父亲已经六十三岁
在这个冬天
我们兄弟三人商议
要为他置办一口棺材

要买最好的木材
请最好的匠人
还要请来五亲六朋
大办酒席

显然这是一件有关于死亡的事情
但我们
要把它操办得
热烈而隆重


    希望


跛子就是一只脚已经落地,一只还没有
跛子的老爹开过小饭馆,开过织布机
贩过茶叶和假烟
到最后,想让他跛子儿子
把自己的命运从头开始
拜师仪式在兔子鬼的大院里举行
喝下三杯拜师酒后
剃头匠兔子鬼说,明天从剪鼻毛掏耳屎开始学起
那时候,跛子老爹觉得耳屎都是发亮发亮的
能够照亮他的两间破屋


    围墙


前年回家
给家里的院子打了围墙
顺便在院门处修了个长长的过道厅
父亲喜欢躺在那儿
不是心疼屋里的空调费
也不是那里特别凉快
父亲就是喜欢躺在那儿
脸朝院外
有人经过
父亲就会搭腔
问一声
吃饭了吗


     唱戏

每年元宵前后
村里会唱大戏
或者是二月二龙抬头那天
戏台搭在村西的枫树脚下
那时农闲
稻田里棉田里油菜田里的老人都穿戴整齐
四面八方的亲戚会赶过来
那天,父亲回来
我问今天唱的什么戏
光顾着扯谈了,什么没看到
父亲说:那个戏台上的女人
倒是像你(死去的)大姑


     历史
有时候我会和父亲聊聊天
其实都是他说我听
父亲说他三十九岁去世的父亲我的爷爷
说他贩老布的爷爷我的曾爷爷
说他算命看风水走江湖的曾爷爷我的玄爷爷
这和学堂里学的历史差不多
不过那历史离我太远了
远的不止十万八千里
李树林老师喜欢字正腔圆地说
历史的车轮哦滚滚向前
我呸,我家的车轮才滚滚向前
向父亲走近一步
就向我走近一步


   族谱




要说卢照邻是我的祖先
没什么大意义
要说卢氏由姜子牙那里发脉而来
也没什么光荣
清明腊祭也就四五代的事
会丢几张纸钱给插草围标的德逵公
族谱贡在堂屋案几之上
要翻它得待到酒后饭毕倦于看书厌于电视
老婆小儿外出无探视之人也无到访之客
灰白纸繁体字
认得的人比不认得的少
死去的比活着的多
生者和死者之间
也就隔了几张纸页而已
而记载我的那一页上
也添了几座新坟



幸福

曾经的一个朋友对我说过
喝酒要喝到躺在臭水沟里都不知道
才叫痛快
只是这些年
我已不再去满大街买醉
不大声唱歌
也不小声低吟
不哭也不会大声欢笑
不关心故人的消息
甚至对貌美的女子都不会心怀不轨
我每天七点钟起床,十一点睡觉
上八小时班或者加班三小时
上网到十一点
其间可能会去杂货店或者超市
购买香烟油盐婴儿尿不湿等等等等
二十五号发工资 ,一号交房租
每星期打一个电话回家
日子有条不紊 ,风平浪静
他们都说我过得很幸福
而幸福是一个我很久都没有想到的词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6 08:48 , Processed in 0.0491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