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43|回复: 0

日记簿(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09: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白鹤林 于 2014-7-2 21:26 编辑 [/i]

[b]日记簿[/b](节选)

◎白鹤林


[b]日记簿[/b]


夜色早早降。陌生人
向我打听一条陌生的街
他说:街上出售一种叶子

而在另一条街上,城市的公交站台
挤满他乡的雨滴


[b]日记簿[/b]


“大多我们过忙于生活和思想,
没有余闲沉默而观看。”

我抄摘大师室利阿罗频多的话语
以便让自己,劳碌而安睡


[b]日记簿[/b]


柳叶掉光了,河堤多么干净
泛着白银的晨光

流水落空了,冬天多么干净
露出石头的寂寞


[b]日记簿[/b]


一个生病的人是谦逊的
正如沮丧
通常与感激比邻

这是否是说——
药,改变了我们内心的境遇?

但一个爱豹的少年,他能否
向自己的混沌之爱
奉献尚未腐败的肉身?


[b]日记簿[/b]


一整天,两个人为了一张纸
挥汗如雨

在木锤和墩子之间

只一口气,另一个人就把黄金
吹上了天


[b]日记簿[/b]


一大早,你就忙个不停
翻书。扫地。戴上帽子。写字
在阳台上捣乱。和自己说话

一大早,你哭了
说哭就哭了。泪水哗啦啦的
像一串串露珠。挂在小脸颊上

这是三月的第一个早晨
你还有很多机会忙碌。和哭泣


[b]日记簿[/b]


房间开着窗,这理所当然
但你
给它一幅铁栅栏

风景具有危险性?


[b]日记簿[/b]


江边的“海谷阳光”前
停一辆“风摩托”

送来一车白萝卜

我猜是——
“飓风”牌摩托,被经年的河风
吹掉一个字


[b]日记簿[/b]


时代的梦想
不过是一百个民工的春天

他们日夜在江心挖掘

流年的蓝图
多么像一块块天上的田亩

大桥如虹,奔向城邦的朝夕


[b]日记簿[/b]


火车旧了
拉着一车匹生锈的信
向彼岸奔跑

火车掉头开进梦里
我在七十岁前夜,忽然醒来

抖落一身的铁。或繁星


[b]日记簿[/b]


一池喷泉
在白夜的舞台,不息奔涌
耳朵多寂寞

幽暗草丛里,灯盏很零碎
接近银子的失明

我独坐桂花树下,听石头
排练歌剧


[b]日记簿[/b]
(致海子)


晚间你的纪念诗歌朗诵会,在下午
我就于心中默默完成
或预演了一遍

我为你做了一本薄薄的诗集
一本纯手工制作的诗集
它仅由十九次死亡,和四个爱情构成

一本最小的《海子诗选》
在这个春天,只发行了三本

一本寄给渣湾的村庄
一本赠予你二十年前的友人
一本留给我——
你祝福过的每一个陌生人


[b]日记簿[/b]


昨晚,他们才在车站依依惜别
仿佛不可知的旅程
会如黑夜漫长,不再相遇

今夜,他们已在一起沉默。或哭泣
用彼此的孤独
安慰百感交集的肉身

“那就顺着风吹的方向,水流的方向
走完我的人生之旅吧!”

很烂的电视剧里,偶尔也有
精辟得让你意外的台词
而且它往往出自既可恨又可笑的
配角之口


[b]日记簿[/b]


每一首诗,我都写两遍
一遍写在秋之落叶上
一遍写在幽暗花园的窗户

前者是未完成的便笺本
后者是所有失败之书的勘误表


[b]日记簿[/b]


一场绵长的春雨
像某个人的日夜兼程,自南而北
宠幸清瘦的山河

一个人带着他满腹的民歌
一路游吟而来。低调多么来之不易


[b]日记簿[/b]


当一日之肉身,沉迷于幻象
如飞翔的鱼

在海面,或群峰之间

那深度孤独之鹤
如白夜

穿过,幽密的山林之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0 09:32 , Processed in 0.0490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