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610|回复: 16

[诗歌奖投稿] 远处的火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7 14: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晒盐人 于 2014-6-30 15:01 编辑

远处的火光




钟声

钟声,住在钟里面。
一小团火,住在一盏青灯里。
一个枯寂的人住在自己身体的寺庙里。

一根黄昏或黎明的光线反复撞击着
肉体的殿堂。肋骨的穹顶以及
心脏里的铭文

一个沉默的人。有泥质,封印的嘴唇
他不会让钟声泄露
他耐心地收集着来自生活的撞击

那么多的暗伤。那么多
无处倾诉的悲苦
在他的内部
回旋、奔突,但它
不会腐烂,时间久了,它会变成固体的光
沉淀下来

偶尔,它渗出体外,在一张脸上
幻化出
异样的光泽

更多的时候,它像埋在我们腹中的一粒
药丸。在发炎的溃疡面
逐渐缓释的胶囊

2014/2/6


纸上建筑

偶尔,他会想起那个在潮水的间隙里
聚沙成塔的人。
那个在时间的沙漏里夯土成城的人。
那个在一张纸上建筑的人,他使用

汉字的砖块,粗砺生活
碾成的水泥以及从苦难和悲伤中拧出的泪水搅拌
他试图在一张白纸的旷野上建造另一座
巴别塔

很多年。塔身化为细沙。城堞重新
沦为黄土
聚沙的人消失在潮水中
那个夯土的人,隐身于一截废墟的内部

而在一张纸上,依旧有人在漫步、呼吸、熬制盐粒
并被告知
继续警惕糖的诱惑

——诗歌绝非甜蜜的事业
一斤白糖足以使一吨水泥失去粘性而成为废品

2014-02-26


遗物记

——兼致商略


我不配再提爱
这人间最珍贵的词
我辜负了所剩不多的吉日。良辰。某人

谁在按照自己意愿生活?我们都是那个
我们不想成为的人。
世事寒凉。
山石,草木,残碑上
漫漶的字迹有美。有无言的暖意。

几张法帖。
碑拓。瓦当。顽石
年代无考的墓砖。这些年
我的兴趣逐渐移向了这些无用之物。
这人间遗物。时间的残骸

是什么在消费我们。消耗我们。消解
我们?
我们活着。但只是一部分
属于遗物。
属于为将来的死所做的准备
而它,并不由我们自己选择

正如今天。我们提到那些
离去的人。我们提到他们。其实只是提到
一些残留之物。一些文字内的
未竟之意。一些枯黄
画卷中的美人。
他们自己早已
徘徊在星星的国度。真实,却已无法触摸

不久以后,我们也将部分地存在于
一些人的梦中以及另一些人
酒后的闲谈。
几句唏嘘或者一声叹息之后剩下的
古老的敌意以及恒久的沉默

此后,潮水持续拍打海岸。光线自林间透出
世事静默如迷。
惟有
偶尔的夜晚
偶尔的遗物在人世闪闪发亮

2014-01-29


女人

一只装着各种液体的容器。

有时候透明,有时候看上去
漆黑一片。
甜的、酸的、辣的。不同的波美度
不同的沸点和气味。

有时候是一颗滚动的泪滴。有时候是一瓶酒。
液体的火焰
有时,是一口水井

有一个青蛙一样蹲在井底的男人。有一个淹死在
井底的男人。有一个擅长游泳,无所事事
无聊地游来游去的男人。

一个守口如瓶的女人。
她的体内有一面隐忍的湖泊
悲伤的镜面,封锁着一堆碎玻璃的尖叫

2013/8/17 夜


上弦月

喜欢一个女人。在夜里读她的书,在书里面
揣摩她的样子。她的经历。
如此刻,通过阁楼斜坡上的窗口
看一弯上弦月,云遮雾掩,晦涩不清。

我非情种痴人。懂得世间万物缘起
消亡之理。爱情概莫能外。
那最美、最销魂的永远停在途中

我知道她已死去多年。而这正是我欣慰之处
在她风华绽放而我尚未到来。
在我情窦暗生而她
早已绝尘于世
我用她的前世爱完了我今生的爱

我错过她满月的美但并不引以为憾
如同凝视阁楼窗口外的
上弦月
瘦削、羞涩。因为尚未抵达圆满而避免了再次
出现缺口
因为无法表白而始终葆有了初见的激情


徽州印象之雕花木窗

嵌在高大、厚实的马头墙里。
这使它看上去更加局促、狭小。
但精致。每道花边,都经过精心修饰。

麒麟、蝙蝠、鸳鸯、花瓶……精心设计的图案
成双成对。那最美的
来自更多的雕凿和疼。一双看不见的手
一刀、一刀、一刀……直到它
变得光滑,看不见一丝
雕凿的痕迹。而最冷的刀锋,像从背后射出的
一道目光,深深嵌入了最深的纹理。

有多久了?一扇雕花木窗,逐渐与威严的墙体
严丝合缝。与逐渐斑驳、古旧的生活
融为一体
而一扇窗的后面永远是幽暗的深闺
是光线无法抵达的内室和空洞的眼神。

夜晚,锁着一支寂寞燃烧的红烛
白天,面对着西岭终年不化的积雪


被缓慢雕凿的时光
——为石浦吕美丽精雕馆而作

一只琉璃雕成的橘子泊在玻璃盒子里
里面有八瓣等待孵化的光
干透的花梨桌椅里有缓慢渗出的香气

一截素白的黄杨木,爬满了一列蚂蚁的细足
一个下午,一只发丝一样纤细的蚁足,仅仅
向前移动了几毫米

更慢的
是雕琢它们的刻刀,是刀尖上
安静的光线,
因为缓慢而变得柔软,因为缓慢而逐渐黏稠、滞重

更慢的
是握住刀柄的手。是指尖上
屏住的呼吸
因为缓慢而变蓝,逐渐带有了深海的潮音

更慢的,是远处的港湾,潮水在缓慢地上涌
在一张脸上
慢慢凝聚成了木质的年轮

2014-02-18


天鹅之舞

孤鸣是必须的
独自抱紧翅膀取暖是必须的
一只离开另一只独自飞过更深的夜晚是必须的
在猎人的枪管里成为惊弓之鸟
是必须的

独自啜饮比结冰的湖面渗出的更冷的月色是必须的
剔除异族的鸣叫最终辨别出属于自己的那一声呼唤是必须的
在人世间这个更大的芦苇荡里去兜一个圈子最后重新
彼此指认是必须的

现在,它们各自并拢了一侧的翼翅。
它们中一只的脚爪踩在了
另外一只的脚爪上面
它们在余下的时间里旋转,飞舞,融合……

此刻有音乐响起,此刻它们彼此抱紧的
不是对方而是自己的另一半躯体、心肝和衷肠

就快要到来了
这音乐的尽头
这神赐的墓园
这倒映着两只比翼在一起的雪白幻影的结冰的湖面

2013-10-28


亲爱的失眠

勃拉姆斯的大提琴的确和锯齿有着某种相同的功用
在你身体里
一种疼能被另一种疼缓解

进入午夜,有时我会提前看几遍新闻联播
用来预防微博带来的抑郁症

彷佛一支烟的功夫
一盏红烛就替更远处的人
消费了大半个黑夜
一根琴丝就割去了心尖上最疼的部分

是的,我喜欢这个比喻,一支烟的功夫
一个人
就抽空了自己的肺腑
和肝胆

凌晨三点是一个吉祥的时辰
对于一个空心的人来说
一场台风和一场穿堂风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而在

天亮时分,它已经成为披在我身上
一件御寒的披风

2013-11-3


离开

十月份的阳光开始变得粘稠。晚稻、玉米、野菊花
这些金黄的事物,就要为冬天积攒下温暖的火焰。
夯土墙上
陈年的腊肉滴出油脂。
柿子红了。
亡人提着它们的灯笼。用约等于21克的灵魂
这也是它们的村庄。
沿着窄窄的巷道,依次是重檐、街角,逐渐消失的青石板路
一些人就要返回,另一些人还在不断赶来
古老的村庄处变不惊
蜂拥而至的游客啊
这里不是他们的故乡。这里是他们一再要错认的故乡
而我已不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没有什么比它更低。那些头顶的白云苍狗
那些川流的走卒贩夫。那些凌晨离别而在暮晚归来的倦客
甚至他们
鞋底的尘土
甚至那些低到尘土里的蝼蚁、虫豸

甚至,那些低到尘土里开出又秘密死去的花

都远去了。那些车马。异地。往昔
那个被流水裹挟到更远处的不归人
但一座桥
依旧
躬下了身子

五百年风吹
五百年日晒
五百年雨淋

它躬下身子
不渡劫。不渡世。不渡生离之苦。
甚至不渡自己
孤苦的倒影

它是阿难的肉身。
它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春雪

它在冬天之后到来。它同样
落向了平原。山野。城镇。村庄。稻草人
深幽的眼瞳。一个迟到者
带来了破坏。

山顶。墓碑。塔尖。木杪以及窗外,空调
外机的铁皮外壳。除了
在这些更加冰冷的事物上面保留它的形状之外
它落地即化。它不屑覆盖。粉饰。
它使道路看上去像黑色的伤痕,河流
的水质更加凛冽,呜咽更加漫长

有时,它在夜晚到来,在路灯下
纷飞乱舞,仿佛扑火的飞蛾
但它是冷的
它扑打朝向另一个季节的百感交集的心

它摧毁了刚刚萌蘖的芽孢。树梢上
捱过漫长冬天的最后一片叶子。一张
病床上的脸。
它告诉我们,真相
永远不会大白。冷之后还是冷。绝望之后依旧是
绝望。

但同样,它的到来也意味着,这是
最后的冷。最后的绝望。当它之为虚妄
正与希望相同——

一群死去的雨滴的精魂
一条奔跑在黑色枝条内的无法冻结的河流
一张因渴念而永不甘心的脸上慢慢渗出的水滴

2014/2/10




来自天堂的事物。看上去晶莹、纯粹。
化在掌心,也像一滴
过于纯净的泪滴。让人忘记了
它们,其实是冰冷的水蒸气
和更高处的尘埃
媾合的结果

这六角形的结晶体,当它们
在空中飞舞
看上去似乎有六种
可能的方向。
但最终,它们
选择了向下的坠落

雪在落。一片。两片。三片……
覆盖了教堂、银行、市政大楼以及
低矮民居贫瘠的屋顶
当它们继续落下,
逐渐模糊了大道、歧途以及
无辜者的眼神……

雪在落。这个世界上有许多
肮脏的东西需要掩盖
需要粉饰
需要童话般的谎言维持着我们
貌似体面的生活

而当更多的雪,持续不断地
落下……世界
终于大白,但恰恰不是真相

2014/3/19


阳光照我

早晨我在阳台上浇花
太阳从东边升起,照在我身体西侧的角落
中午我在阳台上睡觉,一小块光斑
照着我的白日梦
傍晚我坐在阳台上喝茶,阳光从窗户的西边射进
照着我的茶杯
整整一天,我都舒服地呆在阳台上,都被阳光照着
我不知道,太阳为了照我,差不多
跑了大约半个地球周长的路

2013-01-27


酒瓶

整理旧物的时候,忽然翻出了一只酒瓶。
我晃了晃,里面居然有半瓶酒。

这是一个人喝的?那另一半孤独哪里去了?
这是两个人喝的?那另一半爱情哪里去了?
这是三个人喝的?那剩下的欢聚哪里去了?
这是和全世界喝的?那么,剩下的敌人哪里去了?

我盯着半瓶酒。我把它举到了嘴边
——现在,空荡荡的酒瓶里
盛满了一座大海的狂流

而我大醉,再次向你们交出了
空如虚空的身体


远处的火光

关掉手机。拔掉电视机接线。
仅带几本喜欢过的书
我和孩子回到乡下过年。

简单的年夜饭之后, 我给孩子读一本童话。
火舌舔舐着古老的炉膛,温暖的光焰
在孩子眼中闪现。正如一首诗的到来

感觉是另一个我,在很远的地方看见了火光。
感觉是我的孩子在多年之后,记起了火光
正如我记起当年的一样。

被太阳晒过一年的柴,在炉膛里哔剥作响
偶尔的青烟,呛出了我的咳嗽
那是一些逝去的,被雨水浸泡过的日子

透过火光,我仿佛看见了年迈的母亲
正在炉膛边为我缝补
同样的火舌舔舐着清贫的锅底

是的,我在火光中同时走向了两个方向:童年
以及暮年。而我的孩子在一篇童话里飞翔
这是生活不能给她的

今天是一个终点。远处的人肯定会看见火光。
今天也将是一个起点。我的孩子将透过火光
看见远方

2014-01-29


中年病灶

父亲精通针灸
一枚银针,能沿着皮肉的缝隙
准确地找到身体的漩涡和漏洞
提、按、揉、捻
牵动的是奇经八脉
抵达的,却是五脏六腑

这些年,我码字为生
却不懂人的结构
常常把成堆的汉字
堆在无用之处

父亲,为了看清人
我触摸过多少黑暗的镜面
多少体制的玻璃渣?
那些尖利的光,只是让我看到了
更多的漏洞

父亲,我不奇怪一些人不懂装懂
但为什么,
有那么多明白人却在懂装不懂
而且他们之间似乎达成了
奇怪的默契

父亲,这些年,有那么多
我曾仰望过的山峦
雕像般坍塌了
因为经年的病痛
我体内的痼疾已经渐入膏肓

我用一场虚拟的死否认过去
也曾爱上接近毁灭时的快感
但最终
我爱上了熬炼汉字,这黑色的药丸

父亲,有时我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我就是以笔为针的中医
懂得子午流转,一枚银针
能够准确地扎进这个时代
堵塞的穴道里

一针见血
一针就让能它在良知的苏醒中发出惊声尖叫


蒙在鼓里

他们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我摆一摆手——
一个卑微的人,一生的好消息并不会多。
请让我像那个
等待糖果的孩子,让有限的甜蜜
在路上多停那么一会儿

他们又要告诉我一个坏消息。我依旧
捂住耳鼓——
生活的鼓面上
不幸总会像尘埃,弹起又落下

这么些年,那些鼓面上的浮尘
那些随着鼓点迫近的坏消息,那些污蔑、背叛、离散
让我的心脏一次又一次
承受了比鼓点更加剧烈的震动

据说,无论怎样锤击,一面鼓的内部
总会保持着平静
仿佛台风中心,那只神秘的
风暴眼

那么,即便风暴来临,巨浪已经开始旋转
请让我继续蒙在鼓里。
就像台风眼中的一叶小船
一无所知地停泊在短暂的宁静里——

2014-01-23


腐烂

一切都在腐烂。吊兰叶子,喝剩下的茶水。天花板上
晃动的光线
以及被压向桌面的余生
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控制着一切。它来自哪里?
隔壁,抽屉里的一个图章
或者是窗外,罗盘一样的落日?
因为疲惫,敛去了光芒和指针
一个抛物线,已经滑进了下行的轨道
用什么阻止它?
他揉了揉酸痛的颈椎
他看到到电脑屏幕上某种类似愤怒的表情
以及从一份反复修改的文件里
伸出的求救但徒劳的手

2014-06-24


我喜欢

我喜欢乌云遮盖下露出小半个脸庞的月亮
我喜欢一支即将燃尽的香火
它们为别人的愿望而坚持

我喜欢被火车反复碾压的枕木
悬浮在海上的桥
我喜欢这隐忍的爱,这从悲伤中涌出的欢乐

我喜欢一列被生活抛出轨道又挣扎着把自己
搬上正轨的火车
我喜欢即将抛锚、搁浅的船,倒出体内的水锈
把一生的风浪还给了大海

我喜欢一粒孤星和一盏渔火的对视
喜欢它们中间那些虚无的波浪

我喜欢即将熄灭的灯塔,天亮时,它说
现在,我要为自己再亮一小会儿

我喜欢羽翼丰满的鸟飞走后剩下的空荡荡的鸟巢
它的肋骨里灌满了风声,它在风雪中
走向了另一棵树

我喜欢那个对面向我走来的人,
她忧戚的面容里带着含泪的微笑:现在
我们都完整地属于自己,让我们再用彼此的身体彼此抱着
暖一会儿
然后,相伴着隐身于微蓝的晨曦

2013-11-2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4-6-27 14: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喜欢着   分享了细看
发表于 2014-6-27 15: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前五个,很扎实。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5: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ln1962 发表于 2014-6-27 14:51
先喜欢着   分享了细看

谢谢朋友捧场,请多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5: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罗逢春 发表于 2014-6-27 15:22
读了前五个,很扎实。

谢谢。这一组基本上都是今年以来的新作
发表于 2014-6-27 16: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纸上建筑,我也有过类似的思考。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22: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罗逢春 发表于 2014-6-27 16:56
纸上建筑,我也有过类似的思考。

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问一问自己写作的意义
发表于 2014-6-29 11: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酒瓶

整理旧物的时候,忽然翻出了一只酒瓶。
我晃了晃,里面居然有半瓶酒。

这是一个人喝的?那另一半孤独哪里去了?
这是两个人喝的?那另一半爱情哪里去了?
这是三个人喝的?那剩下的欢聚哪里去了?
这是和全世界喝的?那么,剩下的敌人哪里去了?

我盯着半瓶酒。我把它举到了嘴边
——现在,空荡荡的酒瓶里
盛满了一座大海的狂流

而我大醉,再次向你们交出了
空如虚空的身体



好诗!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8: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诗斌 发表于 2014-6-29 11:56
酒瓶

整理旧物的时候,忽然翻出了一只酒瓶。

谢谢鼓励,请多批评。
发表于 2014-6-29 22: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你会得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1:49 , Processed in 0.06261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