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0232|回复: 84

[诗集奖投稿] 《罗拉》&其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7 14: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部分:《致亲爱的罗拉》


《罗拉在麦田》


这些年,
我与罗拉离别聚首,聚首离别
我们彼此熟悉,又彼此遗忘

那一天,她突然出现
站在风中的麦田里
朝我挥挥手,高声喊着:这是绿色的麦田

我走过无数的麦田
从绿色到黄色
看不出罗拉的麦田有何不同

罗拉站在十二月的风里
罗拉站在十二月的麦田里
依然高声的向我介绍着她的麦田
所有的麦苗聚拢起来
吐着青涩的舌头
罗拉笑着和它们打着招呼
这个看起来
多少有些诡异

我无法再作多一秒的停留
一路狂奔
罗拉依旧微笑着
站在麦田里高声的喊我



《罗拉的鸵鸟》


罗拉带来了鸵鸟
我不敢相信,那是只真的鸵鸟
我开始仰视起这只怪鸟
罗拉却不以为然
她轻轻拍着鸵鸟的肚子
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仿佛咒语一般

我开始好奇她在说着什么
罗拉却只是笑笑
给了我一个惊诧的回答
“我要骑上它去沙漠,
作一次真正的远行”

罗拉依然没有邀请我一起的意思
正如她以往的每一次离开

罗拉跨上那只怪鸟
念动咒语
驼鸟居然顺从的奔跑起来
很快,罗拉就消失了
带着令人畏惧的鸵鸟,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就好像从未曾出现过一样



《罗拉,长风的树》


我与罗拉相视多年
盲从到自我解析
身体之外的很多东西开始摇摇欲坠
直到我们遇见那棵长风的树

外面的风很难穿透进来
我们习惯于自我摇摆
那棵长风的树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罗拉开始讥笑起那棵树
她以为我会赞同她的观点

可我一度陷入一些真实的梦境
罗拉在那棵树里面呼喊我的名字
她一会儿变成树的眼睛,一会儿变成树的耳朵
光怪陆离
她的呼喊让我从这个真实的梦境中醒来
大汗淋漓

世界依旧没有风,
兀自摇摆的,长风的树
我依旧陷入可怕的梦境
罗拉再一次,在树的中心呼喊我的名字
我惊恐极具愤怒
可依然脱离不了那样的梦境



《罗拉,丢失的魔镜》


罗拉哭着来找我
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不是我所熟识的罗拉
在她还没有开口之前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哭泣的罗拉看起来是多么的楚楚可怜
她从口袋里掏出她的蓝色手帕
天空一样纯净的蓝
我不禁想到
只有罗拉
只有罗拉才会有这样纯净的手帕

“呀
我弄丢了那面镜子”
是什么镜子那么重要
不等我提问
罗拉已经转身离开了



《罗拉,枯枝与爱情》


冬天的雪夜里
适合捡拾各种各样的枯枝
确认她在春天也不会发芽

“发芽是可耻的
只有枯萎才是理想的结局”
白色的月亮照着罗拉
冷冷的脊背
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
这是我多年以后想起的往事
树上的枯枝,纷纷坠落
头发苍白的罗拉,像极了一个天真的小孩
每一根掉落的枯枝
都是她在雪夜里收集的珍宝

熊熊的火焰燃烧起来
红色的月亮照亮了罗拉的脸

红红的脸,多么像遇见爱情时的罗拉啊
枯枝在雪夜里吱吱呀呀的唱着情歌
清脆的爆烈声在熄灭之前
再一次
再一次,紧紧抓住了罗拉每一丝神经



《罗拉 八日蝉》


用笔写下这些的时候
我的心中满是委曲
有如这活在第八日里的蝉

每一天
都是活在这一天里的心情
每一天
都无可抑制的想念起阳光,空气,露水

我也曾路过那片水稻田
举着火把寻找神灵
啊,庇佑我一生的神灵
住在很远很高的山上
我意志坚决的高举着火把
一路追赶

就是在那个时候
在迷失的高大的树林里
遇见了八日里的蝉
他说他就是我的神灵

这个可怕的神灵
一路用叫声追赶着我
我从午后的梦中惊醒
有一只八日里的蝉在树上尖声歌唱
我意外的听懂了歌声里的玄机

我离开了我生活很久的有大片水稻田的家乡
我忘记了举着火把在星空下追赶我的父亲母亲
我从这个梦里掉进那个梦里
直到我遇见那只八日里的蝉
告诉我他是守护我的神



《罗拉,春天的花》


最近,我的身体里在开些细小的花儿
她们时而飞入云端,时而在迷雾间穿行
她们细小微弱,又热情饱满
我得意于她们的存在
却没有提及
我对罗拉,第一次有了秘密

我的小秘密啊
我的细小的,春天的花儿
总是在黑夜里发出光与热量
使美梦酣长悠远

罗拉猝不及防的出现
出现在我的美梦里
她不认为那些是春天的花

“不属于春天的花
春天开不出那样的花”
罗拉高声评论着我身体里这些细小的花儿
仿佛洞察一切

讨厌极了这样的罗拉
否定一切的罗拉,看起来多么的可憎
时刻高举着侩子手才有的钢刀
等待我的挣扎,我的犹豫
她不停地在寻找借口
斩落那些她不认为是春天的花儿

而我
其实只是在等待着夏天



《罗拉,银杏银杏》


罗拉很少谈起她所要的爱情
她说,她只是爱那棵银杏树

她总是会觉得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
遇见那个从银杏树里走出来的僧侣
僧人着一袭灰袍
面容清秀,神态自若
僧人不讲经
也不敲烦琐的木鱼
他只说:我是来度你前世的缘

罗拉如此痴迷于这样的爱情
煮最好的银杏茶
守在那棵古老的银杏树旁
石桌石凳还有这个夜晚
都是微凉的
每一次风过叶子响动的声音
都能让罗拉屏住呼吸
神情紧张

依旧没有脚步声
依旧没有着灰袍的清秀男子
罗拉故伎重演
缓缓起身
“茶凉了,
我与你换上一盏”



《罗拉,独角兽》


这是一个久远的梦

我们在野地栖居
森林,溪水,草地
不透阳光的密林中,
我们遇见了一只怪兽
它有着可怜模样
一只怒目圆睁的眼睛,一只犄角
怪里怪气的模样
看起来缺少同伴

那一瞬间
在遇见独角兽的一瞬间
罗拉突然变得孔武有力
血脉偾张
背起弓箭追赶起来

独角兽四下逃窜
用它可怜的独眼辨认着方向
短小的蹄子却有着惊人的奔跑力
很快,罗拉和怪兽一同在我的视线消失

我却不可抑制的陷入酣睡
梦里,那只怪兽撞入我编织的丝网


《罗拉,陷阱》


罗拉,我是知道我自己的
我一步步设下陷阱
转身,覆盖上树叶

我不说:你来,这边有风景
我用了一点点伪装
我说:不要到这里来,这是个陷阱
罗拉,我坦白了
我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害

慢慢变得危险
我时刻在靠近我的陷阱
她们看起来如同一块良好的平地
越来越多的陷阱埋伏在周围
我整日里焦躁
来我的陷阱
远离这样的陷阱
罗拉,你看我多么的可笑
我正拥有着越来越多的陷阱



《罗拉 月光下的少年》


高高的月亮挂起
高高的月亮挂起在山梁
占据了整个夜晚的景色

月光下逐风的少年郎
衣衫单薄,神色清冷
正在找寻一匹白马
白马四蹄生风
呼啸而来
一声嘶鸣
惊醒了马背上的罗拉

罗拉惊诧的望着少年郎
蓦地伸出手来拉他骑上马背
两个人影在月光下
不断
重合分开,分开重合
渐渐融成一团月色

罗拉向我叙述这样的梦境
眼里分明闪烁着那少年的神色
而此时
我们正在屋顶晒着这无边月色
唱着幼时的童谣
闻着栀子花的香气

窗外更深露重
罗拉再一次纵身跃入梦境
骑上那匹月光下的白马



《罗拉,在我老的时候》


罗拉,在我老的时候
我要写下:我从未到达那样的河流
我出发,辗转,伫足
你笑而不语

我想我对你失去耐性
我抬头望望父亲栽下的柿子树
它还在酸涩的季节
我猜测着哪一场雨水会将它灌满蜜汁
猜测父亲是否在果实里留有秘密

我就要失去耐性,罗拉
你不停的喊我
喊声一阵高过一阵
为什么不要我停留下来
我只想猜测雨水猜测花期,还有等待我的果实
那些未曾到达的河流有什么重要

你一遍遍的喊我
你也会逐渐失去耐性
与我一样



《罗拉,白鸽》


罗拉,夜晚已经变得很黑
我还没有找到栖息的地方
骨头缝里长出白鸽
她要冲破我的身体
飞向这寂静的星空

罗拉,你看我的白鸽呀
她是那么的白
在这黑色的夜里
依然闪烁着白色的光
和星星一起

我的白鸽飞向遥远的大森林
森林里有星星在坠落
和我的白鸽一起低低的飞行
她们玩起了捉迷藏
她们忽隐忽现

夜很深了
罗拉,你还没有睡去吗
我要睡去了
代替我醒来的我的白鸽
她正在森林里捉迷藏呢
和她的星星们



《罗拉,斜阳》


斜阳的时候
我在窗口喊你:罗拉
你说:嗯
我问你: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你不回答

我看着你脚踝上
白色袜子留下的
深深浅浅螺纹的痕迹
我多么想,伸出手抚平她
你没有回头

我喊你罗拉
回来这里
有一天
不要让我等待的太久

总是变得有一些危险
那些春风沉醉过夜晚

惊蛰过后的小雨覆盖了
整条春水间
雨在梨木的旧窗户上
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我在恶梦中惊醒
你不在回来了,罗拉



《罗拉,等你》


(整整一个夏天,罗拉都没有再回来过,我想她是忘记了这条小巷,巷子里的鸡冠花凤仙花还有夜来香,我一直在等……)

等你,夏风的炙热
铁皮邮筒慢慢变的斑驳
花儿都沉静啊
只有风铃吹过,一阵又一阵
我在等你

你趿着木屐坐在屋檐下
外婆在里屋喊你
你没有应声也没有回头
我看着你的头慢慢低下低下
我看着你后颈上的白色汗毛
微微呼吸
阳光把她们变的几乎透明
和空气变得一样的透明
然后消失不见

我看不见你的时候总是会想
你从那个午后出走后,就再没有回来过
可我分明见过你
红色书包
洗过的湿漉漉的长发
还有好闻的木槿花的香气

你还在那里吗
我在等你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4: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小晨光》


﹤小晨光,鬼房子﹥

年幼的时光里
珍藏一两处鬼房子,高声尖叫
没有巫婆的诅咒
没有被囚禁的公主
拴死过生产队的牛
或是
知识青年在那里
与伟大的时代划了个决别的记号

鬼房子不发光
没有可怕的声音
下雨天檐下滴水的声音
传的很远
在我们的梦里
神秘
一种气场的悠然自得

天晴后,再一次的探访
十米以外瞪大眼睛屏住呼吸攥紧拳头
彼此之间,用眼睛说着一些鼓动的话语

残破的院落前也开鲜艳的花
粉红,淡紫
狗尾草长势良好
枇杷树上青青的果子显现

“吱呀”,
“咳咳”
一秒钟的面面相觑后
尖叫着狂奔百米开外
躲远处看一个褴褛的身影
“疯子”“要饭的”
我们接着高声尖叫
仿佛那是毕生最大的快乐



﹤小晨光,一场棉花雨﹥


那一年的夏天
我病倒于一场棉花雨
其时
棉尚未开花


感冒咳嗽发烧
不停说着胡话
躁热的午夜突发抽搐
盖十床棉被
额头贴上黄裱纸
外婆的香灰水还在碗里晃悠

父亲请来他高个子的兽医朋友
用治疗瘟鸡猪疫的硕大针筒
打量着我
没有选择就义或是就犯
我在哭喊中睡了过去

梦里我扎起了蝴蝶结
粉红色
那条最漂亮的连衣裙
对岸的小哥哥没有带来他的女同学
我也没有躲进棉花地那天也没有下雨



﹤小晨光,玩马戏的猴﹥

这一次
玩马戏的猴玩起了失踪
一团疑云在村子上空
飘忽不定
从村东头到村西头

老支书双手叉腰
指点着江山
一锤子铜锣
定音清白

玩马戏的班主
把旱烟吸的叭嗒叭嗒响
他的婆姨对着一面小铜镜
擦着胭脂膏
猴屁股一样的红亮
时不时哭上两嗓子
丢了孩儿一般

两匹瘦成高骨架的泥色大马
在一棵泡桐树下面面相觑
不时回头检查
马尾是否掉在一坨屎粪中

疑云越结越大
盖过了整个村子
沿村西头的小溪不径而走
层层乌云密布的夜晚
意外的发现了星星
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
拖着长长的尾巴
又走进疑云里去了



﹤小晨光,一个强奸犯﹥


五月三十二日
晴,天空很多云
我在桑园里摘桑葚子
甜的发蜜
不实的一天

公社那里
一个强奸犯被指控
触犯刑法第几条第几款
造成她人伤害
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女人们红着脸低着头
男人们互相派着纸烟
一场沉默等待一口浓痰
开始是一只丢失的鸡或鸭
然后是一头牛
最后焦点集中在
那个几年前从村子里走失的女疯子

更多的罪恶需要被揭发
考验着想象力
更多的桑葚子被人偷吃
男人女人们吐出一样猩红的舌头
我抿紧嘴巴
掏空一口袋发蜜的甜



<小晨光,蚕豆的耳朵>


这是一只耳朵
藏于一千只一万只耳朵之中
绿是唯一的颜色
唯一的耳朵深藏于唯一的绿色
自然的绿,绿的不急不躁
绿是美好,
用唯一的,一只耳朵倾听

这只耳朵夹在一本书的某一页
轻易不被人翻起
立体的形态
折服成平面
可她依然像极了某一只耳朵

在雨夜听风的耳朵
虫鸣灌进耳朵里
一曲合奏乐
一场虫鸣一场风声

一只蚕豆的耳朵
总是有一颗绵软的心
总是把这颗心托付给这只绵软的耳朵
在所有有风的日子里,听风



<小晨光,是蝌蚪还是什么>


是蝌蚪还是什么
点亮
黑夜里的星星

是游鱼还是什么
一尾两尾
更多的黑色在黑夜里闪烁

不会是星星
不会是游鱼
二十年后的王子
或者
梦寐天鹅的白色羽毛
羽毛下温暖的飞翔

是蝌蚪还是什么
王子身后挽起长发
挽起长发的灰色姑娘
假借白色
羽化而未能成仙的
那一只黑水湖的精灵

是蝌蚪还会是什么
所有点亮星空的游鱼



<小晨光,绽放>


所有的野菊在绽放
繁星的中央
在水面收获金子
璀璨的夜挂满葡萄

像极了一颗葡萄
每一颗葡萄体内住着一个温暖的家

温暖的孩子

温暖的孩子不是你黑夜里怀抱的冬瓜
摸索,划亮的火柴
点燃了星星
每一颗星星亮了

黑夜里的孩子又像极了一颗颗葡萄
在黎明的露水前
伸出了温暖的小手
勾住了那一朵野菊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4: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部分《记起我们来时的路》



《蘑菇房子》


那时我年纪尚小
路过有蘑菇的房子
那房子在风中打颤
那风从四面八方赶来

甚至我是在前世路过
那一处有蘑菇的房子
我盘着发髻,额头光洁
我挎着小小的竹篮
就那样站在风里
风灌进我宽大的棉裤筒
我看起来颤颤微微
有蘑菇的房子也在风里抖动不已

我喊一声哪
“有蘑菇的房子,可以让我进去看看你吗”
房子的门就打开了
我看见了一个清瘦的少年
他走出了蘑菇房
他也站在了风里
风吹着他宽大的衣服
显得他更加的单薄

种蘑菇的少年转身拎出一篮新鲜的大蘑菇
他要换走我的空篮
我不能够啊
好心的少年
这白白的蘑菇我拿什么来交换
我闭上双眼不去看少年流泪的眼睛

我再睁开的时候
少年不见了,有蘑菇的房子不见了
只有满满一篮子新鲜的蘑菇

那是我很小的时候经过的蘑菇房
我在那里遇见了前世的自己和还未长成的少年
我在风里奔向蘑菇房
可我始终离它那些距离
不近不远



《写给牧思妖》


我有一条粉红绸带
我把她做成蝴蝶结
我把她藏在口袋里

这时候的江南
在她的雨季里
不厌其烦

我写信告诉你
一些小秘密
比如穿出去没有再回来
走失的
外婆的那一双木屐
比如,用了很多年很多年的桐油伞
换了新的主人

我渴望费尽心思的一切
都悄然
于那个落雨的黄昏到来

我写信告诉你
那个粉色蝴蝶结
我也将一并寄给你


《爱上了远方》


我爱上了远方
开满芦花的河流
暮色,迷雾里卑躯绽放的野菊
赶着大白鹅
撑着竹篙要带我一程的好青年啊
没有来赴我的约

可我仍要,仍然要坚定不移的爱上远方
爱上在远方更远的地方
倦鸟的归巢
红色屋顶的小木屋
煮着普洱茶等着我的老奶奶

有一天我也会那样老去
用门前的柏枝做成明信片
点起蜡烛把它们挂在星星看得见的地方

有一天我也会那样老去
摘桑树园里的果子
酿你爱喝的果子酒
埋在夜里我们能找得到的地方

爱上你后的无数个远方
下雨天的时候
在寺庙里一起听钟声



《失眠的公主》


重回春水街
重回外婆的怀抱
那一夜的雨好大啊
从没有停过

那一夜,你成了失眠的公主
听着马蹄声湿答答的走过



王子,你为何不停下来歇歇
整条春水街的雨留不住你吗
你听,风声织成了
一张细密的网
网住了这场雨
你还不打算停下脚步吗

尊贵的王子
就在这春水街上
住着一个失眠的公主和她年老的外婆
很多年很多年
织补着风声



《最后的夏天》


时光伸向
九七年,最后的
夏天

我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这个夏天白天总是明亮
而傍晚却下着暴雨
几只打湿翅膀的燕子在檐下私语
我一个人
在窗前听雷声
从耳旁经过

紧接着一天
我又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这或许是最后一个夏天
骑车经过玉米地
又有一只蛾子在昨夜消失
却没有人知道

到最后
都没遇见彩虹


《再遇.西塘》


她们说
来到西塘,必须住上一晚
倾听月色敲击青石板的声音
笃笃笃笃...
仿佛旧时绣楼里的女子
穿着木屐匆匆而来
去到黄昏之后

这一晚
我们决定不触碰身体
尝试用灵魂呼吸
在青石板间的月色中
穿梭
赤裸相见
我们迷恋身体
也迷恋这呼吸

船橹之声,划破黎明第一道薄雾
月色隐去,再隐去
在青石板上不留痕迹
仿佛我们昨夜的身体
在月色褪去之后
留下一盏高高挂起的红色灯笼


《伤心淹没的城》


我于秋天
造访一座城
冒昧而且无理
忘却了她三千年的沧桑

我拍拍她的肩膀
并排坐下来
我想这个时候我更适合掏出根烟
递给她一枝
然后凑着头
划亮一根火柴把各自的烟点燃

我说,我们来谈谈爱情吧
她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隔着三千年的时空说话

“这一座城池,为一个女子的泪水所淹“



《情诗》


我应该听你的话
想像比秋天更遥远的未来
时光短暂
我们也会一起散步
低头,沉默不语
并不相视而笑
我们偶尔交谈
用彼此不懂的语言
也小心的不遇上目光
我们也微笑,更多的时候
只是小心的在心里荡开涟漪
各自画着圆圈,打转,晕开
我们小心的倾听对方的呼吸
在蛙鸣,蝉音中
用心提炼,慢慢熬成糖藕的汁
甜到发腻
总是要等到闲看落花的时候
才想起要听你的话
想象比秋天更遥远的未来
才会写首情诗给你



《情诗啊情诗》


亲爱的
我要这时光老去
老到惊不起一丝波澜的样子

亲爱的
我要老到终日足不出户的样子
每天守在春水街小小的院子里
从檐下看很小的一片天空
也会有阳光荡漾的日子
也还是会有月光满肩的夜晚听你呢喃

我们穿厚厚的棉衣,围小小的火炉
看门前的积雪融了化化了融
我们只是笑笑不再费心去清扫
亲爱的
我一定要老到那个样子
看你比我更老的样子
我会说,这样子多好
这样子多好,你爱了我这许久
这样老的样子多好



《第一场雪的情诗》


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
月亮还好好的挂在当空
父亲在场院上晾晒着他的稻谷
有麻雀自远方飞来
母亲挥动着红色的头巾
呜啾啾呜啾啾的驱赶着

马匹嘶鸣的声音从山上倾泄下来
父亲眼神茫然的看向远方
麻雀在伺机而动
“土匪怕是要来了”
母亲停下来,不再驱赶她的麻雀
转身去了小溪边
溪水里有她美丽的倒影
她散开发髻,梳着她黑黑的长发
一下又一下

麻雀们越聚越多,已经黑压压的一片
马蹄的声音更近了
络腮胡子的头领
裹着白色的头巾,如同是雪染白的一样
他痴痴的看着麻雀
痴痴的看着小溪边梳着黑色长发的母亲

雪花越来越密
麻雀们都被染成了白色
马匹们变成了白色,稻谷也是白色的了
父亲的旱烟袋火星一点一点那么闪着
土匪行动了,越过他的稻谷,越过他星火点点的旱烟袋,越过他茫然的眼神

溪边留下了母亲的篦梳
我渐渐长成
在一场雪的梦境里
我时常想起那天麻雀们黑黑小小的眼睛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4: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部分《杂杂》



《女人和土豆》


这个,有些不真实
女人和土豆
在这个早晨
变得一样可爱
糙黄皮肤,,圆圆脑袋
安静的等待着
在这个早晨里
被人买走

土豆一个个让人买走
买走她的糙黄皮肤
糙黄皮肤下新鲜的肉体
肉体里盛藏着美味

我不太懂得那些新鲜
我不太懂得那种美丽滋味
我没有打算买走一个,或者几个土豆
我问女人
你的土豆开花吗
据说那是白色的五叶花朵
像睡莲一般娇嫩的花朵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土豆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花朵
我的土豆不长毒芽”
女人愤怒着
高举着她的土豆

我开始相信
每一个土豆都有她的神性
值得捍卫的善良

我决定买走一个土豆
我需要她的毒芽
毒芽后白色的花朵
在每个早晨像莲花一样开放



《拉登的葡萄》


她们都说你
是个敏感害羞的人
总是把后院最好的葡萄
留给心爱的姑娘

你最大的梦想
就是种出世界上最大的玉米
和最好的向日葵

你真的只是一个害羞的男孩
喜欢在沙漠里独自行走
穆斯林在你身后
你的穆斯林

蚂蚁驼着沙粒一路追随
它不敢打扰你
它也只是一个害羞的男孩
偷偷把后院最好的葡萄
留给最心爱的姑娘



《三月来江南》


雨不下
三月的情人不来
江南等在春天的巷子口
抖落一身梨花妆

旧情人,夜行衣
飞檐走壁声东击西
在雨夜敲出一串密码
滴滴答滴滴答答…

湿漉漉
她如约撑出桐油伞
交出,三支白色玫瑰



《风与鱼》


比起不能离开的河流
鱼儿更爱自由流动的风



对风的仰慕只能小心翼翼
稍瞬即逝的亲密接触
在夜晚,在清晨
被一次次的唤醒

风并不是完全没有留意到鱼儿的眼神
穿过树梢的呜咽
更多的时候把河流带去远方
带去更广阔的地方

好吧
鱼儿与风都是幸福的
他们是幸福的风与鱼儿



《水妖》


只有潜伏在水中
我才是安全的
迷恋上一只水妖
夜夜承欢
对他崇拜,对他依赖
爱情的花开的日臻完美

所有月圆之夜的青面獠牙
刺痛的皮肤在水下冷冷呼吸
在脊背上开出花朵
这花朵幽冷,艳丽
我才会偶尔回望岸上的家
日暮时的炊烟以及
万家灯火

我常与一朵水莲花为伴
在月光下梳洗
日渐苍白的脸颊
让我越来越像一只水妖
我如此努力的想要成为一只水妖
在月圆之月献出尚有余温的血液

让月色微凉
让我与一只水妖同在



《和医生相处的一个下午》


一个下午充满猜测

和医生并排坐在午后的长椅
手握咖啡
阳光正浓
小宇宙包围着长椅,医生和我
还有旁边的一棵梧桐树
刚刚好

一小片梧桐叶被小宇宙击落
在医生的脚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
它被握在我的手中
曲线毕露
微微泛着这秋天的黄
每一条经络都清晰可见
阳光穿透它的身体
细胞在溶解
变得脆弱

我打开我的小宇宙
将叶子藏进我的毛线口袋
我甚至轻微的挺直了身体
扬了下头,目光平放在医生的头顶

医生眯了下眼睛
小宇宙不断在旋转
令人眩晕
医生喝下一小口咖啡
在喉结处一小个又一小个漩窝在撞击
我收紧脚跟
没有听到咕咚,咕噜的声音

一个下午充满着悬疑
医生的小宇宙始终打开着
我捂热了那枚梧桐叶
也没有听到一声咕咚,咕噜的声音



《剪 稻穗》


你在
七月的骄阳下
站成青的赤诚
细小白色花蕊
不惹狂蜂,不乱蝴蝶

九月
你熟成黄色,金色,金的黄色
沉甸甸
偶尔路过的一点微风
引你扭头注目

年轻女人们
怀揣月牙型的剪刀
唱着歌踩着露水
蝴蝶采蜜一般的
咔嚓,咔嚓嚓
灵巧,敏捷,游刃有余
不留余地

午后挥动镰刀的年老女人们
扶住颤微微的腰肢
吼了一嗓子
“世界是你们的,世界也是我们的
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雨夜》


我站起身要走的时候
才发现外面下雨了
地上落满了猫哀伤的眼睛
我迟疑着
看看路灯,看看眼睛

闪电似乎劈倒了
远处某一棵树
路灯挣扎了两下
暗了
那么多那么多的眼睛消失了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我都想要

风灌进巷子
满满的
挤走我来不及品味的气息
朝着巷口夺路而逃
兵分两路

我要追过去吗
向左
或是往右

事实上
我退进了小酒馆
喝干了一瓶二锅头

醒来时
一只黑猫瞪着黄色的眼睛
舔着桌上那盘剩菜
对着我“瞄”的一声
蹿进满是积水的巷子



《超完美谋杀》


夜里,十一时
希区柯克打来电话
关于情书,关于钥匙,关于珠丝蚂迹
他没有谈起月亮

福尔摩斯在
伦敦贝尔克大街上,散步
他抬头看见一弯月亮
想到了戒指,血字,易容术
以及,年轻人的战争

谁也没有留意到
狱门岛上的金田一
破斗蓬下,深邃眼睛
提着灯笼,来回寻找那枚丢失的
月亮。
神奇的月亮
照见梅枝,吊钟,午夜的佛堂

那一夜
据说。
月亮谋杀了
众多太阳的门徒



《你的草莓》


跋山,涉水,走很远的路
披荆,斩棘,累一身伤痕
赶在月落之前
溪水潺潺
在肩胛与锁骨之间
开出草莓花,结出草莓果
然后,深深隐藏,小心呵护
这一生,
不再提及。



《性别战争》


来说说蚯蚓爱上了蚂蚁吧
她必须确立自己的性别
斩去了自以为雄性的一部分

那被斩去的部分
在别处自由疯长
而她,仍是性别不明。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4: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凑满了
发表于 2014-5-7 2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的还是较喜欢失踪的猴还有强奸犯
发表于 2014-5-7 21: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顺便问候前沿的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9: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家骆 发表于 2014-5-7 21:13
读。顺便问候前沿的朋友。

没熟人没关系,写的又狗屁,可怜呐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9: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的表情好丑
发表于 2014-5-10 14: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绿箩 发表于 2014-5-7 14:12
第四部分《杂杂》

绿萝妹妹的诗如此意境高雅,优美的诗语言和个性,审美境界淑雅明丽。赞美好诗!欣赏、学习、交流、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1:48 , Processed in 0.06229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