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32|回复: 15

[诗人访谈] 【钢克】  臧棣访谈:诗本身就是出路——答腾讯文化频道十一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4 23: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4-4-14 23:37 编辑


3-1.jpg

4-2.jpg

4-33.jpg

4-44.jpg


发表于 2014-4-15 16: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精彩,启人深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5 16: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就是大家,见地深刻磅礴,收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5 23: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读完第一问一答,准备睡觉。

大胆设想,什么时候有机会旁听臧棣教授的讲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07: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智慧。这样的视角和思考才是有价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13: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4-4-16 20:52 编辑

全面,回故。可能性。存在。挖掘。臧师梳理的细致。吸收属于自己。

但诗歌语言的确是个大问题。也是观念问题。也是与大众之间的问题。诗歌表达的问题。

所以,按照海子的模式去写诗的人几乎少之又少了----基本都懂得吸取教训,汲取精华。

北岛作为一个诗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无论是政治层面的,还是艺术层面的。该有的影响力也有了。改清晰的也清晰了。批判现实的任务也会更加清晰。现在谈论北岛必要性不大。

海子,在臧师的问答里,谈论的海子基本是属于自己的观点,而且谈论的都是海子的一些固有的缺憾。海子走后谈论他的太多,但他的消极影响也越来越少。每个五年算一代的话,五代人剩下的基本是缅怀,在理智上早就对海子的死与诗分开来加以吸收了。海子绝路只是一个方面。海子的诗 研究还将继续。
所以,臧师的谈论海子是一问一答。怎么说来,读者群体有,越来越穿透-----可以认为是影响力,对一些人事是拒绝力。都正常。

对诗歌与教学,倾听更重要。诗歌本就是百花,没有独放一说。在此听一堂臧师的课,可谓畅快与心底的交谈。

诗歌的难度在于言说和言说的方式.海子带给汉语诗歌的更多是语言的写作魅力和写作方式的碰撞、取舍。个体都在吸收。
总不能说写作就是给自己一些看,也很不现实客观。

罗列很多问题等于没有问题。思考属于自己。多说无益。

模式是套子。每个个体需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数。吸收成就走向圆满。

原文地址和网友评论:(腾讯文章的题目有些避重就轻,哗众,对臧师的访谈的全面性,不公平)
http://cul.qq.com/a/20140416/005273.htm臧棣:海子误用了诗歌本能 所以才孤绝
腾讯书院腾讯文化2014-04-16 07:58 摘要]海子在诗歌语言上,给当代诗带来的真正的启迪是:大多数诗人热衷于把语言潜在地视为母亲,或父亲,而海子则把语言当兄弟。所以,他才能把诗写得很孤绝。

摘录几个:

海洋王手电筒10小时前脱离现实关照的诗歌肯定是没有生命力的,但是完全写实的诗歌又成了文字垃圾,现在一般就是在这两边摇摆走了极端,说到底还是这个时代真正有天赋诗人要不没有,要不被埋没掉了。


鬼谷军师4小时前批判是最容易的,在恐怖年代搞批判还需要勇气,值得尊敬,在如今是个人都要中国反思的时代,发现生活贴近文明开启民智才更加需要勇气,更加难能可贵。

深深的海洋4小时前这是迄今我见到的关于现代汉语诗歌及其写作最深刻细致的洞见!感谢军师!

你说了这么多有多少是谈论海子的,浪费我时间

飞儿12小时前都是一家之言,时代背景和出发点,愿望不同自然落脚点和题材以及承载题材的在外形式就不同

pan7小时前诗人成了文艺工作者,“体质”就差了。

北溟鱼7小时前我不看好现代诗,缺美感,洋洋洒洒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有无病呻吟之态。

~左列第一~5小时前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必须二字从何谈起?

都市丛林熊4小时前哈哈,诗人!都别扯了,拔剑四顾心茫然啊。我喷谁好呢?逝者安息吧。诗人是燃烧着激情的孤独者!

举报民国往事2小时前我们要探讨的问题:不是诗歌被送进博物馆的事,而是诗歌被装进棺材的事,不管怎样诗歌的确已经死了,而且已经进了棺材!它还能复活吗?我看很难很难!!!

秦川牛3小时前分折得有理!海子太独特了,建议与医学,家庭伦理学一起结合来分析!!


梁下君子-羽人1小时前文人相轻!诗人相仇!

pan7小时前诗人成了文艺工作者,“体质”就差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14: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4-4-15 23:07
认真读完第一问一答,准备睡觉。

大胆设想,什么时候有机会旁听臧棣教授的讲课?

问好牛兄!晚上回家陶一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15: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利用工作的间隙细读了一遍,受益良多啊!还会一读再读的。
就是老钢师是用图片模式发表的,让我不能偷懒呵。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16: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对臧师非常敬重,通读一问一答,受益多多,尤其是有关诗人海子论述让我敬佩,但有几疑问,如得一解,更加受益。

第一,臧师说:“一个批评家真有本领的话,应该去关注别人的优点,而不是死扣别人的缺陷。”
作为观点的话,这观点我倒不是很认同,如果一个批评家以关注别人的优点为主的话,不死扣别人的缺陷,这样的批评“家”意义是否只剩下一半?
第二,“北岛们津津乐道的诗的批判性,在揭露出一些皮毛的同时,却对诗与生活之间更广阔更丰富的关系,造成了无限的遮蔽。其实说“遮蔽”,都太轻巧了。很可能是一种无情的绞杀。”
关于诗歌的“批判性”,也是文学艺术重要指向之一,这种批判性为何成为诗歌艺术的遮蔽和绞杀?艺术指向是多重的,作为诗人北岛,重视诗歌批评现实主义,不明白,为何在臧师眼里,成了为诗歌的遮蔽?
第三,臧师说:“这方面,我很推重布罗茨基,他也厌恶在诗歌中展示痛苦。”
关于“痛苦”一说,这是人类生命的一个重要体验之一,诗中会蕴含的这个“痛苦”,这难道不值得诗歌去“追问”?它是否是人类生存焦虑或精神的双重困境?为什么诗人要厌恶?
我个人倒认为,欢乐和痛苦是诗歌美学的重要指标之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17: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乃客 发表于 2014-4-16 13:37
全面,回故。可能性。存在。挖掘。臧师梳理的细致。吸收属于自己。

但诗歌语言的确是个大问题。也是观念 ...

感谢偶兄分享!我从链接进取复制下来了,还不客气回复了很多愣头青的留言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6:18 , Processed in 0.06130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