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43|回复: 6

[诗歌奖投稿] 镜幻之患(组诗)外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7 17: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镜幻之患(组诗)
  
  文/程东斌
  
  一
  
  面对光滑的铜,临近清澈的水面
  还是在涂满银的玻璃前
  我都无法找到自己
  
  里面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一个虚伪的人,一个
  假扮我模样的人
  是我前世和今生的敌人
  
  尘世布满灰尘,我在洗擦自己时
  会看见他;人间太多丛林
  我在寻找自己时,会看见他
  在痛喝一碗清水时
  我也会看到他
  
  他偷尽我的颜色,像一个小丑
  戏弄着我。我向着北方行走
  他向着南方行走
  我左腕戴着表,他右腕戴着表
  我右眼小,左眼大
  他便左眼小,右眼大。一切跟我
  反着干,我的对立面,一个
  我一生都无法摆脱的
  藏在我身体里的魔鬼
  
  二
  
  时光里有大量的白雪
  落在我的头顶,经年不化
  寒冷中,我提前衰老
  
  也有一些雪落在镜面上
  慢慢变黄
  走近时,我发现我的容貌
  模糊不清,近乎丢失
  
  伸出手指,我在镜面上
  写下一首诗
  我听见纵横的刀锋
  划出凄厉的尖叫
  
  手指完好,心在
  隐隐滴血,镜子的上我
  破碎不堪
  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三
  
  我天天出去打猎,我并不是
  一个称职的猎手
  拿着长矛,背着弓箭
  出发前,我得照照镜子
  得告诉我的宿敌
  我去赴约一场战争
  
  我右手捋捋头发,他左手
  捋捋头发,我吹起口哨
  他也吹起了口哨
  我猛地醒悟:我只听见了我的口哨声
  直至今日,我找到了他致命的弱点
  
  转过身,他也转过身
  他肯定不会看见
  我别在腰后的一把匕首
  
  
  《生活》
  
  我被自己反复地劝说
  直至被接受,直至一块铁
  变成了薄薄的筛网
  
  阳光漏下来,影子也漏下来
  我收获着光明,也收获着黑暗
  体内的河流翻滚着泥沙和咸味
  酷暑绵延,我在失水的同时
  陡增着一丝寒意
  
  《人生》
  
  我一年到头忙于捕鱼
  桃花与雪粒,莲子和山楂
  都是我的鱼饵
  
  鱼大小不一,每一条
  都来自不同的水域
  我每每将它们皮和肉分割开来
  
  煮肉过程饱含愧意,过于漫长
  日子越熬越白,
  越熬越咸
  
  鱼皮在晾干,揉搓中变得柔软
  我将它们缝制成一件背心
  穿上它,也穿上了江河湖海
  
  《积雨云》
  
  青蓝色的天空深处
  一定栽种着我少年时的禾苗
  我寻不见躬身的父亲和兄长
  只有积雨云抱着阳光和水滴
  
  一堆堆的碳酸氢铵
  由谁来播撒?它的气味
  又让谁泪流满面?
  
  
  
  
  《柿子》
  
  深秋里的乡村,道路空旷
  田野空旷,只见一树一树的柿子
  拥挤着。肥硕的叶子饮完一生的青涩
  化作了风中的翅膀
  风,手执火捻子
  点燃了一家家门前的灯盏
  
  果实压弯了树枝,压弯了村庄
  压弯老人的脊背和等待
  他在门前踱步,小狗紧随身后
  数着主人的步履和团团桔色的光晕
  
  二层楼房在暮色中慢慢下沉
  窗帘低垂。推门而入
  老人与狗,谁也没有带进来
  任何的一缕光亮
  来驱赶这囤积已久的黑暗
  
  
  《橘子》
  
  年少时,我痴迷于那天晚上的
  一个巨大的橘子;痴迷于一双漂亮的
  手指,娴熟地将橘子分开
  仅有一瓣的酸甜,让我回味了许多年
  里面的籽粒落在我的心坎上
  长出了葱郁的树木
  
  我开始常常沿着村庄的巷陌奔跑
  寻找不到一棵长着橘子的树
  我开始怀疑,橘子
  根本不是结在乡下的树木上
  
  后来那位剥橘子的姑娘,挤走了
  另一枚果实,将自己安在城市的枝头
  她饱含着甜,释放着甜;饱含着酸
  释放着酸。她慢慢老去的同时
  一树的叶子也布满了虫斑
  
  出于喜好橘子的美味,我终将一棵棵树木
  移栽到城市的土地,开始培土,嫁接,剪枝
  两鬓泛白时,我开始收获了
  一筐干瘪的果实,它们无法解除的我的干渴
  我将它们一一剥开,留皮,晒干
  来理疗我离开土地时落下的一身的疾患
  
  《冬日窗花》
  
  一对亲嘴鱼从深红里游来
  从母亲的指间游来,从两面不同的
  池塘里游来。有玻璃的
  不叫窗子,窗玻璃游动起来
  屋内就有了涌动的河流
  
  天地之间此刻成了巨大的
  决堤的河床,漫天的水滴
  开始以花的形式流淌
  
  风雪里,归家的那对恋人
  没有一丝寒意,方言搀着方言
  眼神搀着眼神
  行至家门前
  他们和母亲同时看到了
  两朵火焰,在燃烧中跳跃
  
  《致梁小斌》
  
  用于奔跑的大街
  已满目葱茏.深秋里
  也呈现出深秋的颜色
  梁兄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你
  陷入了思考
  
  浮尘中的毒素和粗粝,暂时
  堵塞了你的血管
  太阳还在
  你体内的那把钥匙还在,并从未丢失
  钥匙无数次拧开太阳的胸腔
  阳光也一次次
  将它热烈地照耀
  
  我俩素未谋面,我认得你
  你可能不知道我。你站在高山之上
  手执一棵大树
  在蓝天上书写诗行
  我正在田垄间侍弄着秧苗,
  我们的双手
  都沾满了共同的颜色
  
  流浪,我其实和你一样
  在流浪中奔跑,在奔跑中
  用钥匙打开一扇又一扇的门
  一把钥匙总有它的局限性
  它无法为我们打开,那座在我们眼前时隐时现
  金色城堡的大门
  
  诗歌是我们的胎记,也是我们的良药
  出门打工时遇到雨,她就是我们的伞
  遇到寒流,她就是棉袄
  长年累月,在白天
  我不停地变换着角色
  只有在夜晚,一潭清幽的光晕下
  我们做回了诗人的身份
  
  梁兄,不愿在流浪了
  就好好休息,你那书页里蕴藏的美酒
  越发香醇了,那三叶草还保持着翠绿
  梁兄,请你更要爱护好那把钥匙
  让我们一起擦掉上面
  陡然而生的锈迹,让它更加明亮
  更加健康,让它来开启
  一把把丢失钥匙的锁具
  
  《一轮巨月》
  
  初冬的暮色正在下沉,与霾
  相互扯皮
  国道两侧的钻天柳树
  身披土色的外衣,恍惚间
  垒起了两道高大的堤坝
  
  卡车成了一只船,我顿时
  变成掌舵人
  看不见推开的波浪
  只听见沙沙的水流声
  
  一台返家的机器,少油的引擎
  在绵长的河道里轰鸣,前进
  一晃而过的农田,坟冢以及烟囱
  被奔驰的齿轮碾得粉碎
  
  一轮圆月旋转在一处飞檐上
  一座寺庙在月光中显露出
  袈裟的鲜艳
  这扑面而来的尖叫
  是从我的童年,或者
  从我的前世里的喉咙里传来
  
  
  一轮巨大的月亮,我已失去
  描写它的语言和词藻。像儿时
  经常吃的铁锅里烙制的白面饼,上面
  留有烤糊的黑印
  这是母亲的手艺,她做饼时
  从不撒下一丁点的葱花
  
  《拎着一条鱼》
  
  傍晚,我拎着一条鱼
  走过灯红酒绿的大街
  我不是渔夫,和鱼
  隔着不知多少条河
  多少面湖
  
  我与这条鱼,此时
  隔着一截铁丝
  冰冷中,我法提起
  它颤动的重量
  
  仓促中,我找来一只红色的
  塑料袋,裹住它流血的双眼和身体
  也裹住整个通红的傍晚
  
  
  《醒》
  
  一次次地练习醒来,一次次地
  证明。我还活着
  
  夜晚是块巨大的黑色电池
  每次我从一极潜入
  从另一极醒来
  
  入睡时
  我已卸下刀剑,手执火把,洗净
  身上的汗味。如同一个信徒
  步入了神圣的教堂
  
  梦境里找不到一丝光亮
  手中的火把变成一束黑色的花朵
  摸索与奔跑中,我遇见
  一拨又一拨人,有亲人
  有陌生人
  有活着的,有死去的
  
  他们不和我说话,都用手指
  指点着我的身体,示意
  它已被镂空
  
  一阵冷风吹来,我摇摇欲坠
  冷颤中,再一次醒来:我抱紧着
  自己。身上的漏洞已不见
  火把的光亮暖暖地照在窗子上
  
  
  
  
 楼主| 发表于 2014-3-18 09: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大家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09: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大家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9 17: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大家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3 08: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内涵的作品,再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21: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尘 发表于 2014-5-29 17:49
来读东斌!质地耐品!

感谢诗友 远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21: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4-6-3 08:35
有内涵的作品,再顶。

感谢诗友 远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3:57 , Processed in 0.05744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