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3144|回复: 103

[诗歌奖投稿] 本来面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8 11: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13 00:12 编辑

南华

本来面目

目录

题诗
心史
大地,请给我枝叶的手
我一生从事激动的事业

第一卷:第一性

书生
雨夜闻书
倾斜的树林欲把满山的风扶起
寒夜大风邀我上山
中弦月
悬崖百合


落日
夜山
夜声
五月山晨
半筐松花
无题
翻上深谷
竹林闻雉
冬雨
白鹭
山中道士
带一群蜂流浪
蛇和槐花
雨雪佛花
谁又能倔得过山呢
雪中的蜂群
树影在水里却深深地感动
空寂的底部
月夜
万寿峰
卧象山白石崖
含在舌根底下的山菊花
坎坎伐檀兮
月亮抱起群山
绿胭脂
一棵树的花天酒地
天空已经升高了
关于手指
望山有莲意的人哪里去了
李白,一种白色
安庆迎江寺
西海岸的黄昏
鬼节的夜海
海岸风雪歌
月全食
谁的金子死了
淮水晚秋
人在大荒
托体同山阿
青未了

第二卷:对一座山的虚构

水菩提
犍陀罗的面容
揉皱的信笺
水温
词语的故乡
月亮
泰山
虎骨
夜色
半年的月亮
北京
对一座山的虚构
兰花花
二月
简单
帕纳萨斯山来信
杏花二月
无人称的雪
滋润
墨点
信仰

第三卷:白色告身

题诗——致珠穆朗玛

青 海 诗 抄

派什么人去领受你——库库诺尔
蓝色的转经筒  
草原
幻想
角巴
风即是诵念
杏花春雨——塔尔寺
无记涅槃
青海——羊的门
你养的牛羊你杀死
草原啊,我的草原
致辛茜
长围巾
哈斯•玉花

那曲草原

从八声甘州开始吧——
那曲草原之一
那曲草原之二
那曲草原之三
那曲草原之四
那曲草原之五
那曲草原之六
那曲草原之七
那曲草原之八
那曲草原之九
那曲草原之十
那曲草原之十一
那曲草原之十二
那曲草原之十三
那曲草原之十四
尾歌

雅鲁藏布

引子
雅鲁藏布之一
雅鲁藏布之二
雅鲁藏布之三
雅鲁藏布之四
雅鲁藏布之五
雅鲁藏布之六
雅鲁藏布之七
雅鲁藏布之八
雅鲁藏布之九

尾声

拉萨——白色告身

引子——拉萨歌谣
拉萨河
扎什伦布寺
纳木措
白色告身

入海口
(四十节)

我只能,也只有这最后的回归——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7 12:09 编辑

第四卷:悲 歌

序 曲
独白
小夜曲:回忆
明朗的抒情:走吧
爱人,江南的油菜可肥
我从雨里采一把水淋淋的红蓼花
风的站台
岁月的说明书
主题曲
(十二节)
尾声

第五卷:麦子开桃花


人的命运

区分了草和庄稼
海的字根
第一次站立脚踩在碎花的棉布上
象一个词把我诞生
一条拐了九道弯的路
经历大题材:黑夜
那些如往事一样遥远的山水啊
土地的色情
无边无际
家乡的粮食啊
白窗纸
秋天的秧草
反光
有晚开的花在睡眠
天被挑弄得象个孩子
放猪杂记
亚伯拉罕的女儿小传
时光
风水

小回头
哭腔调
她象一个被恶毒诅咒的人
欢乐作为一个词语
血林崖
水是清美的
那些冬天冷屋里的花草
我的心里那么祥和而倘徉
想土了
花开花落原是无意
这一年我不再关心天空
草丛的清澈

深夜的桃花

大社
打炕
貔狐沟
土地庙
深夜的桃花
南台子中学
樱花初开的夜晚

草丛里的线锤子
方瓜开花的时候
还是蛇
苹果树下的土包
野核桃
青石汪
灶王爷
镜子
夜猫子
飘移在半空的灯火苗子
材板子
红沙年
那丛四月开白花的刺梅塔
纸人

投奔思想

小麦花
吃碗入伏面吧
五月的麦场啊,滚烫滚烫
都长在一个穗头上
秀儿坐在蒲团上
麦子,麦子
到了那边顿顿面
麦秸,麦叶
一捆麦子
苹果木炭
红处方
揣着修辞难回来了


第六卷:R城寓言

第一章

播火记
八声甘州
重新注册吧
痒: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一匹白马是一匹黑马的裸体

第二章

黑夜的序言
语言的烈火
星星和月亮都在天外
R城——在虚构那边

第三章

芝麻开门:R城
海,幽默地裂开嘴笑
马路天使
哀伤的歌谣
透明
R城――如果种子不死
渴望虚无收拾残局
一块铁板
一匹白布
R城:基督花
R城:谁来为死亡恢复名誉
词比黑暗更狠
R城:一个秃头的家伙象一根火柴
R城:一切都被转基因
河流的歧义
R城:天空是野蛮的三重奏
孤独
永无止境
R城:一座幻城
十里青山,一卷书
百花引
妹子啊,我的妹子
先  知
R城:卧底的人
R城:迷失的人
望家台
R城,地下党
R城:黑夜瘫痪
贺新郎·兵后寓吴
R城:一个德国女孩的转台游戏
R城:浮士德博士
悲歌
R城:石头的阴谋
我的城,来自埋葬的湿润
赤松辞
凤兮凰兮三重奏
时间正在弯曲
R城:玻璃的幻象
夺我胭脂山,叫我妇女失颜色
有一种深渊在天上
R城:格言和行为规则
山兮,给你逃亡的千仞
R城:吉普赛
其实寒风很单薄
R城:一座蜂巢
虞兮虞兮
十五贯
骆驼穿过针的眼
拆散的十字架
非虚构:R城档案1942
悬崖
你秉烛而来
R城:葬礼
舌尖上的爱
一条开满棉花的河流
凤凰舍利
等待苦难岁月的捡拾
R城——每天,每一天
你是尘土,必归于尘土
迷失了,R城——月光的免疫力
赞美
R城:建筑的秘密
R城:巴别塔
玄机
狡猾的高雅
R城:最后的发现
我的世界,我带走
R城:还有什么
大海摇响我的脚铃
血人
穷途末路
风暴眼
R城:古老的技艺和吉祥的深渊
北方有佳人
在人寰
乱曰
游戏的终结

第四章

挽歌
太阳直射岩石
达纳特斯的眼睛

R城:有银白的果子落地

第七卷:观念:用伤口纹身

反转
无题
入境
观念:用伤口纹身
宽容罪恶和无耻的时刻
空白
信使
致一位乡村诗人
白纸像平静的炊烟
我知道你的雪堆在眼角
思想起
早晨
你的数字
黄昏散思
难言的痛苦
天堂
人像世界的谶语
天空这旧习俗
晨曲
人香
回音鸟
阿弥陀佛
雪观音
故事
阿门
一首诗和它的影子
    黄昏之黄昏
    玫瑰
天空的母语
修辞
洗礼
我刚从天堂回来
旦复旦兮,光华新
农历的玻璃

第八卷:人只是人的最后一位小数

意象
大彻大悟
语言的真理
阅读史
苏打粉
惘然记
月光曲
无题
低音鼓
落叶帖
夜晚宁静
赝品
伤残的树
侧身而过
白莲花
简史
幻化孤独的鲜艳
怀念
一朵鬼火
月消融
咏叹调
归去来兮
雪怪飞萤不入境
挪揄
金字塔
席前花开
寒光
容颜
天地之间纯生理卫生
平儿的眼泪还沾不到桃花上
我只选择了词语和纸
山是一个连词
胭脂
天净沙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6-4 09:24 编辑

                    
题诗

心史

这里该有早晨的士气,人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死亡计数那最后的心跳

海的幽秘,天空的轻浮和一本书的远古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在转变”,蛇的热感应
这唯美的胶囊填充的胶囊蓝的天空胶囊白的月色

那些欲望的器官聚合体,看似讣告一样庄重得体的肉体
这利润一样迷人的

可是他们破碎了,他们在一氧化碳中窒息了
可是,粮食也已经改变了

月亮:一滴试剂

也许心本身即是最高的修辞
我相信心的存在,至少是一个词
一个核

然而,正是这个核必然地转折

然而,总有一股脚丫子气,世界早已被生活过
所谓新,就是斩草除根吧

生命被抵押给另一个生命,每一座房子被抵押给另一座房子
什么样的贫穷依然高贵,怎样的残疾依然善良,而美不伦不类

机器,机器,我的颤栗

倒影一样的惶惑和不安
侄儿告诉我生了个闺女,腊月21的

不断有人来
我们在哪里,我们是否曾被寓言过
我也不知道
分工不同,我只一直写下去
即使早晨睡意惺忪
黑夜像黑冰渐渐化开
梦像沙画一样模糊了
刚出的太阳还是胭脂红

正开始给大地和人间提神
把大地和人间的神提出来

我们又打起精神来了
这是哪一日,我们在哪里
我们是否曾被寓言过

(2014,1,28,改写,定名总题,皈依日晨记
2014,5,14,晨,增改开头,5,17,删改开头
5,19,再删改开头)

大地,请给我枝叶的手

瓢虫象一滴霞光
铁匠说:土地喜欢锋利
很多死亡,不被认领

隐约看见祭坛上的帆影了
海,苍苍茫茫
水手在打捞深度

如果我是一个词,会给你意义和解释的
把耳朵贴在时间上,倾听岁月
抚摸你,是曲线对曲线的爱

夜晚避开方向的人
醒来沿着睡眠走去

林木失明了
那些被摘走的果实
使大地少了注视的震颤

感到影子疼痛的时候
阳光善良的离去
夜晚接近宗教

跟我走的,背上你自己的十字架
生活啊,踉踉跄跄,跟在我身后

奔跑吧,大地蕴藏的速度
早在青草里生长

火没有改变土的散漫
瓷陶的破碎,是火的声音

语言的正午,每个词都耀眼
所有的意义都直射
你新鲜的隐匿

佛,担心大地的道具
担心,人都到莲座上去
生活会不会真的空寂,真的涅槃

大地,请给我枝叶的手
给我风雨,我将布施诗意给你们

(发表于《诗刊》2003年第4期《每月诗星》组诗《岁月的说明书》之一。
梅绍静师约稿并撰写评论。特此知念。)


我一生从事激动的事业

离土地越来越近了
有一天会挖开它的嘴

树林的流向郁郁葱葱
花香鸟语的春天断断续续
我不能心有所怀啊
众佛正从远古的修持
接近我

流连忘返的世界啊
倾情相恋的世界

我要带着语言的珠光宝气
去见我的王
我成为死亡的胜任者

北方的河流
船只停泊
大雪飞来
我等待冰层渡过
抵达春天的码头
上岸的快雪催动大地的胎气

五月是金黄的刺猬
七月的赤练蛇啊
我一生从事激动的事业
用书写诗篇慰籍语言

等待牙齿吧
等待食物吧
等待歌唱吧
喉咙,指甲和麻草
你听,方向的界限
你听,弧度的色彩

向自己跑去的人啊
春天是左心室,秋天是右心室


第一卷:第一性



书生

不坐轿,也不骑驴

青灰的长衫,笼统又笼统
哪年的山月,哪乡的楼亭

你站着就有风

身前背后,几多炎凉
一把竹骨的纸扇
开来折去,开来又折去

你落魄,就有花园遗帕

依依春风谁在凭吊柳七
雨中姑苏谁的香冢

沦落偏往沦落处
谁识你潇湘竹
直干折枝,何以鞭辟入泥

牛车抱负,归何计
香字抛却一撇
杏坛谁解酸辛

穷风饿月,何苦捻须抽丝
笔架苍山,风毫雨墨
任它生花又生花

拂袖而去
拂袖而舞

烟雨起处,不知江湖

饮否,饮否
曲肱而枕

也梦黄梁
也闻韶乐
也啖肉香

进退不登岳阳楼

雨夜闻书

饮酒的人,谈起黑夜的结构

大玻璃窗格象十字架
分隔黑暗,灯光和雨
信徒的眼睛能望见一百米和无限

雨水的声音显现地面的复杂
感觉是黑夜的走向弄斜了雨
那么细的敲打,淋漓的窗
象早晨的一面山坡

俯首贴耳的语言啊
四十八年的生命和四十八年的生活不一样
象我和我的影子

在阳光里我是物质
或者象物质的虔诚,有机,或者无机

有雨的夜晚
打开一本书
闻而不读

象枝桠打开树枝

倾斜的树林欲把满山的风扶起

嘉峪关最高的地方
天空从青砖开始
铜的脚趾踩在词上

倾斜的树林欲把满山的风扶起啊
语言我信仰你太久了
太阳象一个保龄球

草木燃烧的时候
风的颜色再生

我曾在家乡的峡谷里
写下这样的诗句

大人石上怀古风
干草烈火响如鞭
云结流冰月如潭

那末一句至今还在山里隐着

乐山的人啊
深境还入大壑看

只是那怀揣朱砂,守在深谷龙王庙里的人
孤独得生出鬼来呀

(发表于《诗刊》2003年第4期《每月诗星》组诗《岁月的说明书》之一。
梅绍静师约稿并撰写评论。特此知念。)


       
寒夜大风邀我上山

寒夜大风邀我上山
月亮在林间已候多时了

既之
它已在崖下潭边
抱成一块石头

不叫醒它
我把自己也抱成一块石头

他也不叫醒我
就和大风一起走了

说了一夜的梦话
一川碎石结在冰里

要等来春细听了

中弦月

西天色相彤彤铺张一日的华美
时间就要赤裸

月亮天位偏南
暗了东半个
白了西半个

秋了
开始烤红薯了
我给西宁的人打电话
询问隐语流浪的情况

昆仑的雪气就要往东走了
我的影子,十年前的影子
没有找到

想起高原河边的教堂
像一个废弃的仓库,啊神圣的蛛丝马迹
土的品质领受万千草木,万千荒凉

有痛苦,有祈祷
生离死别,鳏寡孤独
一颗中弦月
白了西半个
暗了东半个
            
悬崖百合

至海右百里
苍敖岭已厌倦了耸立
往大地深处断裂下切

泉水至砚潭,铁壁,折卧象岭
把崖壁冲出一个涡漩——白龙潭
水雾,峭崖
一簇一簇野百合

灯光一样的野百合
开在去年的初秋

卧水的人仰望着
静听布谷远啼
化进松林的年轮

紧紧的泉水
经云,经落叶落花
经松根百草,经冰雪乱石
清几许啊



想起鹰
象一只兔子
想起了恶梦

一只鹰俯冲的时候
天空扑捉大地的游戏
就开始了



风息了
荷叶圆寂

一只蛙卧花心
产下莲子

听明年荷花叫
瓣瓣是经

往觉里渡清香

落日

那落红的一颤
如一朵荷花
怎禁得起

动用八百里寰宇
三季,五十五候
一腔大气细翻卷

一缕一缕炊烟的荷茎
直了,又弯了

西云如偌大的荷叶
谁在荷叶下掌灯

挑一下灯花,落一粒莲子

夜山

夜,草那么厚,树林那么深
山好象吸住了夜的黑暗
星空和山之间薄薄地朗润

这样的夜
一个人在深谷里
听溪水流石

总疑心会有白衣的魅飘然出现

深谷中没有蛙
它们在村边河塘里
似也耐不住深谷

却有草本的海棠
在悬崖草丛里

山间的一切清清楚楚地
错着

月色有变,星光一白

夜声

听觉不会单独做梦
深山深更起解
天色晦明

树间似有月牙
一只夜鸟在叫
时险时隐
若要听出是什么鸟
也许要听上十年吧

人鬼不分的更时
听见蛙声
顿觉这生灵近人

再一觉醒来
野雀叫一树,黄媚娘子拐着弯叫
天已青白

五月山晨

半轮黄月
一山鸟鸣

雾从深谷里漫过来
山岭一线青

人在树下
带露摘樱桃
入口甘凉啊
有一颗黑红的被鸟啄了

放牛的人说
大谷起雾
大雨不过三日

昨天牛嘴又打梢草了
吃完了舌头不卷嘴上的草梢
喝完水也不舔,嘴毛上挂着水珠

牛吃草的时候
把落在草里的樱桃
也随着草吃了

半筐松花

晨起
觅夜里香气

床头半筐松花
一箩白曲草

(约作于1998年,此一组篇名不确了,曾发表于《星星》诗刊燎原师专栏当代诗人点评。后由黄礼孩《诗歌与人》出专辑《一个诗评家的诗人档案》,用笔名白垩。)

无题

那边山凹里传来一声牛叫
这边一头吃草的牛停下

含着一口草抬起头

翻上深谷

从百丈深谷里爬上来
迎面一阵暖意

坡上一片黄沙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5-28 19:52 编辑

竹林闻雉

出城三十里
过稻田百井
至东石梁村东

三百亩竹林
好青啊

有孤者看守
两间草屋
有竹鞭穿屋
发新竹两杆于门边
红苞未蜕

穿过竹林
至河边
青漪涟涟流过三孔石桥

有数棵平柳斜伏水上
趋步水上树
人如枝叶

忽闻竹林深处有野雉声
若然老箫裂缝
风吹破竹

扶枝良久
循声入林渐深渐远

移神林间野莓
摘啖间

野雉声
又起于河边了

(东石梁村,在涛雒镇西,与西石梁村连畦,文革前是一个西石梁村,
清人丁宜曾,丁肇中祖人,卜居于此,撰《西石梁农圃便览》,特念之。)


冬雨

冬雨象蜗牛的爱情
时间慢得听得见枯叶吸水

这样的阴霾象一只蜘蛛的毒
象蝙蝠

深山里一片老松脱落了
多少红褐的皮

苔藓又泛绿了
没有雪,却象刚刚化了雪

有沙从石头上松动
泥土里埋下的幽怨蚯蚓一样响起来

老母鸡,唧——唧——拉长了愁音
两只爪轮换着绻起又伸开
在泥泞里瑟缩,走走亭亭

万千里外
经幡低垂

白鹭

清平的稻田
在村庄和缓山间

一群白鹭
飞出一个斜坡

这白色的鸟啊
一只两只尚在远处
低头,抬头

五月,正是蚯蚓鲜肥的时候


山中道士

道士可以带妻修行
住在海右九仙山峡谷的砚潭边

砚潭西南,一道百丈铁壁
顶上长着几簇山菜
铁壁下,叠岩

那年饥荒啊

只剩下铁壁顶上的几簇山菜了
道士攀援了十八次
终于爬上了绝顶

他的妻就看着他探身采山菜时
蹬塌了酥石

道士摔下了铁壁
摔在叠岩上

妻端着的盆惊在地上
道士的血四流四散
洇进岩丝

多少年了
叠岩上还留着隐隐的血色

不知哪年
砚潭边的崖缝里
长出一棵红枫
伏临潭水

这太象传说
而道士的子孙真实的传续在山里

至今却无人知道
道士埋身何处

道士姓杜
木土杜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1-17 20:02 编辑

带一群蜂流浪

晚来入山的人说
太阳落山的时候
蜂都入箱看不见了

山外放蜂的是安徽人
带一群蜂,一条狗
一个帐篷流浪
到花多得流蜜的地方

春天到这里放槐花
秋天到大别山放荆花

他们说槐花蜜里有参花味
这山里有参

可除了蜜蜂谁知道呢

晚来入山的人啊
带来深山里参的消息

蛇和槐花

晚来入山的人说
看山门的人都走了
一条赤练蛇爬过山门
爬进了槐树林

那里槐花满地
赤练蛇会爬过白色的落花

松软的落花会在它爬过以后
酥松起来

槐花落在夜里
见动不见静的蛇
会在夜里看见飘落的槐花
看见槐花落在草丛,乱石里
落在自己的身上
落在爬过的落花里

晚来入山的人啊
带来蛇和槐花的消息

(2004,5,交九仙山,南山,涛雒镇东石梁竹园志,2013,12,27)

雨雪佛花

平静地叙述生活
词语不再紧张,恢复它厚厚的习性

雪雨里一切旧事
带着湿润的凉意

一根一根深冬的桃枝触着雨滴
荒山野岭的雉雊收拢了花翅发出雊雊的啼叫
鸟儿愁雨了

汽车沙沙地擦过雨尘
蒙蒙的雨雾给我蒙蒙的天意

这是平静的往来
和寻常的时日

象一本旧书带着习惯的指渍
云层之上该是明黄的冬阳
季节正在交换,人正在老去

闪电和雷声凝结着飘飘的雪花
寒冷收紧的,冰剔透地展开
干枯的菊丛已经燃成炉火

往年的腊梅早已零落了巴豆
收在药铺里等待一个人的恙

多少日子在一个孩子的天真里荒废
思无邪的身体生长着思和邪,也生长着无

只有微风和雪花躲闪着
楼房黑洞洞的面面相觑

多少寂寞隐忍而颤抖
我能呼唤黑暗吗

象一棵老松在风雪里暗自流出腊白的松脂
象一个老僧结着佛花

痛苦成经以后,诵念的修持如炭火
熄灭由外向内,性情的烟缭绕
向兜率天虚晃寂灭的气息

群山里冰雪正在清洁悬崖峭壁
荒芜的尘埃要天上飘来的幻化荡涤

坟墓里飘出白衣人在雪中歌舞
吟唱冥灵
   
       雨雪霏霏兮
       冬木啾啾
      不见樵人兮
       斑鸠飞离枝头

我平静的叙述生活
词语不再紧张,恢复它厚厚的习性

而雪雨里一切旧事
带着湿润的凉意

谁又能倔得过山呢


深山里有堂屋五间
峰峦松林环绕
好幽居啊

而今也是门户封闭
荒草满院
只有屋檐的冰溜滴着水

当年主人遭遇舛逆
一时性起,了却烦恼
进山起屋僻居
种地,养畜
倒耐着性子住了几年

那不过是憋了一口气
待气平了,到底耐不了山啊
还是下山去了

丢下这空屋
该不会后悔又白白扔了几万气钱

唉,山啊
毕竟还是绝路人的一个退处

它的荒僻还可以让那些倔强的人
用一用意气

谁又能倔得过山呢

再硬的人
到山里待上几年也会软的

水流走了
石头不也在风化成尘吗

雪中的蜂群

春天在山里放蜂的人
还在山里

他的帐篷盖着厚厚的草
只是不见了那几十个蜂箱

他说,在雪堆里暖着呢

是啊,趴在雪堆上细听
还能听到嗡嗡的蜂音

偶尔还有几只黄黄的蜂
从洞口爬出来
蠕动在雪上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2-3 15:19 编辑

似乎听得见阳光象小畜食雪的声音

山里山外毕竟两界啊

爬上石线岭
一进山中

顿时寂静

但听得几声鹊叫
几声雉呴

看得见雪一片一片闪烁
似乎听得见阳光象小畜食雪的声音

我一时站着,不忍迈步

树影在水里却深深地感动

到山里去看天
山顶逆光的树林
枝枝绰绰

溪水有声
积雪在溪边闪烁

风吹水霰
结冰伏苇

白草黄叶青木
三声两声鸠鸣
空气如冰

本是寻常
树影在水里
却深深地感动

空寂的底部

山谷被空寂塞得满满的
树的缝隙裂不开它

只有积雪
从它的底部缓缓融解

月夜

沿着雪的路标
向北去

可以轻松的坐车
抵达谣曲消失的地方
却无发抵达内心的坚苦

一步一步踩在地上
再次感觉土地如此难以逾越

从海岸起行的远途
只为了在觉者之地
仰望星空

那夜色消隐了松石
天竺峰朦胧出卧佛之象

静静地听林间
啪啦啪啦落下橡子

月就在不觉间升上了望海峰
那大山超越自身之处
那峭石直指天空之处
望海楼延伸山的高度

随着一声闷闷的门响
一道月光照亮了林间石路

寺院之内是自在的祥和
寺院之外是悚然的夜境

久已不见的萤火虫
划着弧线闪过栗色的僧舍古窗

明月念珠一样捻过树枝

待晨钟佛唱响起
伽蓝殿上
月已偏向中天之外

万寿峰

日午雪消
万寿峰披几道雪水

万寿峰如空心莲花手印

峰前
一井泉

腊月十五无影月
投进井里
能透视山深处的苍白

惊飞的雉
象一棵笋拔走了

井里就有云,有苇
云是影子,苇是折断的

饮水的鸠一啄一啄
水颤颤的结成了有波纹的冰
薄薄的,还是初生的青色

云和苇都夹在冰里
露出半截苇杆

上溯一百年
万寿峰下有万寿寺

那时寺里的眼睛,喉咙和钟
都飘着井泉的水声

到山下,趴在丁公石祠的石壁上
似乎还能听到回响

山水清气必育好文章啊
据说柱史丁公耀亢接续《金瓶梅》
遗书有卷

祠牌坊石楹曰

  一咏一觞畅百年之逸兴
  勿伐勿剪绵千载之遐思

横批:山高水长

其实,万寿峰也不过佛手那么高
水也不长,溪泉出山百里就到海了

万寿峰的水太空灵
并不增加海的深厚

卧象山白石崖

山是干净的
很多年前就在海里洗过
石头是白的
一道一道裂纹错着
一错再错就是悬崖

继续错下去的是泉水
泉水长出野核桃
野核桃开出黄白的穗花

在悬崖下一开一大片
哪一朵是山雀啄开的

斑鸠落一枝
花落多少

花落多少
山才更磊落
象草丛里的羽毛和鸟骨

悬崖对面
象松亭子一样听雨

聪聪明明的雨声
恍如隔世啊

聪聪明明的雨声
被飞鸟打断

白石早开深山意
此崖彼崖相对空

海是苦的,也是蓝的

含在舌根底下的山菊花

1
南山的野菊开得腻黄
南山的野菊开得猩白
一座山就是一道分水岭
大雨落下,泉水涌出
流成了南河北溪

2
山,一条站起来的路
南山的爷爷娶了北山的奶奶
他们走的就是这条站起来的路
南山,大地皱起的一道衣褶

我是生长在南山的孩子
南山,你的山顶上有香草

3
山脚下看山人的老奶羊
刚生下带着血水的小白羊
血漓漓的羊胎衣拖在草上
老奶羊舔舔胎衣
舔舔小白羊
尝着诞生的滋味

4
看山人带路上山了
采两朵黄菊花
含在舌根底下
清苦生津

5
松树下,顺着枯白的秸杆
扒开黑松松的土
是高高香褐色的根
方圆百里唯有我的南山有香草

高高香,野芫荽
种在园里是菜
长在南山是香草

高高香,夏天不挖高高香
秋天挖了也不香
冰天雪地挖不了高高香
春天的高高香从叶到根香

五月端午做荷包
闺女小子高高香
闺女小子高高长

6
一丛一丛紫红色的下奶棵
结满了紫黑色的浆果
一粒一粒浆果咬开了
就是一个一个夜

7
暮云里夕阳伸出长长的腿
我听到夕阳的叫声
老房子会变成蓝色
土地象一件佛衣

8
下山了,看到牛屎了,羊屎了
看到坟头了
听到羊叫了
红瓦屋的人家
一步一步摇晃着近了

9
下山喝一汪泉水
南山清澈着
来浑浊它的
是我舌尖上的滋味

坎坎伐檀兮

斧子一年一年砍下去
鱼鳞样的木片
飘在冬天

树有花,木含香

六月青涩的果子
未成熟的水,如深更的眼睛

那一夜,我是一个啖花人
咀嚼一朵真实的花蕾

映山红,苦涩的清激
直到感觉的根部

栎树垂着流苏
那满山的枯草落叶
是春天忽略的背景

枯草间的橡子
等待苦难岁月的捡拾

月亮抱起群山

夕阳泼出去了
天空才刚刚开始

海蓝得像锥子
如同浩大的严冬
收藏着,收藏着
直到岸边才打开给我
涛声和排浪
大海,你盛开
黑树林张挂大雪的帆

海鸥休息吧
让乌鸦代替你
爪子紧紧抓住岩石
然后迅速提起空虚
与黑夜汇合

看月亮怎样抱起群山
峥嵘明亮

人间在虫鸣秋唱里安详
仅仅因为灯盏垂挂
南瓜又大又圆
鱼在大青花盘里
撒着芫荽红椒丝
又鲜又嫩
母亲笑开了花

是的,我们不能隐瞒幸福
不能背叛吉祥如意

沧海明月初现
夕阳泼出去了
海蓝得像锥子

月亮抱起群山
峥嵘明亮

绿胭脂

三月三
早晨喝了菠菜疙瘩汤
就去山坡扫墓
回来欢欢喜喜
把折的柏枝,柳枝插在门楣上
奶奶扶着门框斜着身子望一眼

门头又搽绿胭脂了


(2010-04-27 21:58:08)

一棵树的花天酒地

我经过火镰的年代
听见凤凰的传说
早晨在一片羽毛里
我用露水洗脸,喝任意的泉水
我的心像蛇的眼睛
沉静的,我也沉静地不动声色

一只食心虫从树洞里探出头
三月五月,一棵树的花天酒地
芽,一根婴儿含在嘴里吮吸的手指头

眼睛是野生的,房屋没有修辞
所有的赞美都是烧酒发着蓝色的火焰
像咬一颗生黄豆,我们都不知道水像女人
而雨水开满了枝头,需要一年的云和无限的灯盏

故乡啊,我可以回去,不需要死去
但需要死上一千回
(2010-04-10 11:08:29)

天空已经升高了

月亮多么单纯,半个就半个
像一把小梳子

山也单纯
泉水,蛇的骨骼一样
蛇的毒一样,弯曲,清冽

天就是蓝
云朵纯粹的好看

我喜欢白
就是喜欢

那样的秋日
天空低低地俯下身子沉入河底
让水欢喜

而我仅仅是把红薯放到篮子里
割草回家
天空就如此喜悦
西山顶盛开出晚霞

直到三十年后
我改称她姐姐

才知道我该对天空做点什么
可是一直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天空已经升高了
(2010-08-15 20:00:20)

关于手指

多年以前把窗户纸戳破一个洞
指引那一小撮阳光进屋

那时候白纸是不用来书写的
那时候白纸一大张贴在窗户上只透阳光

整个冬天
风一吹,窗纸突突突地响
阳光的声音跟风差不多
还有空洞的温暖

只要动作快
花朵上,草叶上那一滴闪闪发光的雨水
你抓住了,快喊—声——宝石
它就立时结成一小块宝石

可你的动作总是太慢

爱人,如果此时我流泪
如果你的手指触向我的面庞

望山有莲意的人哪里去了

家乡有山,五峰环连
不知哪年哪月,有人望山有莲意
就取名五莲山了

去岁雪后游山
大悲峰侧有石佛
向阳一面雪已化
化出了半雪半佛

离山回望
没能看出那峰朵的莲意
若能看出
在雪中该是白莲了

那似与非似,若有若无的会意
原不是望山者皆有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15 21:25 编辑

李白,一种白色

西方,西方
从大海出发
往西去,寻找海的抽象

为了站一站李白生活过的地方
火车开走了,我被扔在了济宁
傻转,吃饭,饮酒
在太白楼上耍酒疯
调戏李白的名诗
     
     楼上明月光
     疑是铃铛响

太白楼下,万家灯火

李白,李白
一种白色
在夜的色谱里

安庆迎江寺

寺在长江北岸
船上远望

江塔小城相映

待登岸入寺

躬身一拜

身前是佛
身后是长江

西海岸的黄昏

孟冬的海内敛着
雾气被鱼群带走

黄昏增加的寒冷把海青彻得更远
夕阳的光聚在大船的白帆上
甲板上有蚯蚓鸣叫

能隐约望见海上的远山
山是古琅琊的大珠山
曾经有船从海岸起锚
到海弯出城市的地方

现在没有了
地上的路比海上的路要快
那些在海上很慢的人没有了

风很冷,吹着孟冬的夕阳
在山丘和青云的一道缝隙间
如古寺微启的目

大团大团的冬云凛冽
要下雪了

黑夜的栅栏里归来了黑牦牛
鸥群也飞向了海的深处
也许把浪头抱住就是巢

黄昏就要消失了

鬼节的夜海

会有暗红色的海气浮在岸上
秋潮到来之前
海是平静的,象沙有间隙的平静

风凉水温,就到海里去吧
微波唰唰地响,带着细沙漫过身体
躺在水里看鬼节的夜空
蓝得有些下坠
有云尚未点燃,白着
月亮单一得像要生出一个月亮
黄晕里正孕育着山影如蛇

一对恋人飘过来
后面还有一对

他们是去年沉到海里的
他们有美好的厄运
他们只有影子
月亮允许的影子
海允许的影子

他们穿过一条破船
飘到海上闪烁
在那条荡漾的月光路上
成群的闪烁

海岸风雪歌

谁能看见
雪一片一片飘落海上的瞬间
海一片明亮
雪光似从海底辐射

这是怎样鸿蒙的景象
海浪如淬剑之水嘶响
雪扭卷着飞旋

看啊,这人
在海岸上纯粹地奔走着

海,茂盛地生长
瓦片一样的贝壳
捡拾遗骸的女人呢

风,你吹长了雪的丝线
这就是苍茫的容颜吗

浪蛇在雪线上腾跃飞窜
一次次咬死浪头

死去活来的海岸线啊
分泌大地银白的地光
松林间沙墓团聚,这是归宿的境界吗

绵白的芦花一穗穗
这就是你丰盈的情欲吗

雪花似在清点海上的岁月
你听,雪花擦响海面
你听,海面擦响雪花

月全食

谢佻楼上北望
敬亭山前深岙
十万修竹
一座孤墓
一口井泉
一方云翠庵

山里好象真的没有鸟了
阳光要透过千层枝叶渗进清明

太白独坐楼的门锁着
庵里抽一签
众星侵月

敬亭山月经双残塔,过西晋开元塔
直上谢佻楼

宣城落落
万家灯火

太白啊,痛苦才是正事
流离凄怆才是本分啊

其实,也不过是菱湖岸边
看看半湖残荷
闻闻桂香
人间秋兴啊
毕竟是别了
象枯荷直折回水里

故乡也难回了
干脆过江南行
越远越好

毕竟是别了
离开安庆
气度如江水土浑
扶舷回向
江城秋烟里迎江寺塔隐约

那打江南来的村妇
挑担竹箩颤悠颤悠地
还走在沿江路上吧
肥肥的小白菜
鲑鱼嘴还一张一张的

多新鲜的死亡啊

终是别了
太白啊,玉真只为了你跟皇父都闹了个大翻脸
连租俸都扔了

毕竟别了
你去九华山
我是不去了
地藏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我不行,但为人间情
我是偏要下地狱

你隔窗的身影月全食
你不狠点,我还真走不了呢

真想喝一口玉真泉水
只是泉壁太高水太深
静静地飘着竹叶

谁的金子死了

乌衣巷里
早已不见乌衣人

几家店铺倒开得安静
没有炫人的幌子

白墙青檐
一丛竹子一棵桃花
还有些意思

王谢古居
买八块钱门票,一进门
影屏前先是一张木桌
一架琴

来燕名堂前
曲水流觞台
不过是黑色的石头凿磨出
光滑弯曲的水槽

没有了饮者
也没有水中流动的杯盏

还是在芭蕉下听一曲楼上的琴曲吧
人焉鹤意了

只是少了雨
却是天阴着
已有雨意了

毕竟古都金陵的深秋啊
望文生义
总觉得金陵,象是金子的陵墓

那是谁的金子死了

淮水晚秋

淮象谁
象水对水的疑问

离开南京快到淮安了
太阳这种东西色变,隐匿
到杨树林里去了

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即使纯粹的笑
我也总觉得会让空气颤抖
这种空空如也的气
习惯一泻千里的狂飚
笑这种东西太狡黠

太阳一走
那烧稻茬的烟会拖得平平的一道
在稻田上

叶边残损的枯荷倒影
就是淮水的色调

一起坐在田埂上
阳光照着,稻壳上细毫发着银白的光
你戴着灰蓝帆布的笠帽
肥大的青花裤
人有些消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4-15 20:48 编辑

第三卷:白色告身

题诗——致珠穆朗玛

这就是大地的等级
这就是不同物质的天性和品质
这就是体积的能量
这就是神的居室和用心

天空星辰,鞋匠洒落的一盒银钉
闪电的裁缝和雨的针脚

假设真有天梯
瑜伽师地,步步踏上空寂的梯级

我们认定了只有人的一切不是荒凉

永远富有的是神

为什么我以你为神性

高原,雪山,神殿
草原,江流,牛羊和异族

也许吧
我只是喜欢擦肩而过的飞掠
我已太惧怕深入,沉浸和纠缠

或者,只有远行
似乎抵达最高的山才能感受一点超越

一切都是有用的
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我的拒绝比贞洁更少了诱惑
我的悖离更带有精神性

我就是那个无信徒的神
我就是毁灭


青 海 诗 抄

派什么人去领受你——库库诺尔

青海——我在陈述,我在计算,我在明喻

从黄海岸边逶迤攀升
青海高原——
每行进一公里
海拔抬升一米
                       
在上升中村庄下降,犹如抛弃
在上升中城市下降,犹如抛弃

抛弃中的上升
犹如修持

那里有山你不能开采
那里有石头你只能铭刻经文
那里有草你不能伤及草根
那里有土地你不能耕种

派什么人去领受你——库库诺尔

带上牛羊,经幡和热玛琴
去吧,草生活

苦难自然,忧伤简单
死亡纯净而不致命

蓝色的转经筒

青海你的浪潮层层涌起
感觉海的内部像有一个转经筒
不停地旋转

可是藏人手里的那一个

海,蓝色的转经筒
旋出一道道白浪的哈达
舒卷岸边

旋出莲的模样开在高原

那旋旋的海音啊
比经传得还远       
              

草原

在日月山上看草原
柔曼的起伏

大地初生的动态
草原啊,你的滋味是嚼出来的

采一棵初春的霜花草
我要闭上眼睛才能找到舌根的味觉

婴儿啊,牛羊啊
吃了奶水才看得见啊

那满眼草的明亮

幻想

火烈鸟火红的翅膀
飞过青海

黑牦牛的黑头颅
挂上路幡

血已凝止
肉已风干

请阅读这些欲望
请理解头颅的吉祥

风,紫色的风吹着牛粪火炉
吹诵经幡,经幡五彩,五彩绚烂

高原没有流星
高原星辰永恒

而你竟想的无所想
而你竟在肃穆中浪漫

你说——青海
爱是任意的

我的信仰啊
只有热情,没有禁忌

如果匆匆走过
该记住什么——

然后,你指着羊群
你说——草在生活

草性金黄,牛羊月亮
生活需要青山仰望

我的眼睛有了光芒
我只能用生灵神性看待一切

我是畜牲

你说——青海简单得没有村庄
你说——青海神圣得没有殿堂

啊——青海——流奶与蜜的地方

望着雪山你应该失去语言和思想

在青海,你是你自己的阻碍
你应该自暴自弃,像风一样

那些低处的海洋多么幼稚啊
象阔叶摇晃着飘落——

然后有人说——智慧需要果实
而青海你在信仰

我心眩啊——万条经线
在心脏颤——穿过人性的村庄

我呼吸压抑
打火机打不着火

我好象忘记了静谧
我应该有什么丢掉了——在你这里找到

你如果太多
可以放下,可以排泄

而我同时感到空虚
而青海没有空虚

青海淡到空气稀薄
春天短得象你的手指

牧羊人,你是信仰的选民
而我为什么被抛弃

请抽我的一根肋骨
请给我以白云的囊

我是回游的大马哈鱼
冰雪源头——有鹰在啄食天空

牦牛的睾囊在精血中滑动
天空在接受你的洗礼

浪涛在反刍云朵和草丝
青海——涅槃之海

低处的大洋才是你的海子
它们多么放荡

青海——什么让你干净
让无限都干净

青草遍地
牛羊簇簇

嘴唇翕翕
与大地的密语,满是草汁

青海,青草,金草——
从来都是可以吃的

而我放弃了
我的人性因此多么可惜啊

角巴①

今夜,哈尔盖
五月高原的冷雨飘零

今夜,哈尔盖
春气初动,牛粪火炉草红

要一壶青稞酒祛寒
要一碗羊肉面思念

传言的高塔起落草原
牧人,请给我以纵身的床榻

请给我以绿磷的火柴
去点燃冷雨中的青海盐
去烧开黑牦牛的冷雨之天
看一看星空是否紫蓝
丁香花已开在海南以南

哈尔盖,一壶热酒
哽噎我的热爱,我苦于上升的渴念

今夜,湿漉漉的草原
涌向群山的栅栏,冰雪冠冕
冰冻青色的山巅

一个自我流放的人
独卧油腻的绸缎花衾
独卧海拔3400米的舍间

哈尔盖,你取一段唐蕃古道做街
你在信仰之路的两边起居

有马灯摇曳,摇曳如雨中的经幡
哈尔盖,神的帐房,撑起白旃檀的经杆

哈尔盖,微雨清晨
我领受藏女一碗奶茶,清香如茉莉
我咀嚼奶油团团的青稞炒面,极好的柔软

你如此羞赧,角巴
你如此修持,如金黄的皮坚草杆,角巴

你的双辫结着绢红的藏花银坠
你袖手渍透草气奶气的藏袍

你的妹妹说——你有男人了

哈尔盖,我要等到秋雁鸣空
再来领受你一碗秋草肥白的奶茶

那时天干该是吉日
那时地支该是良辰
生肖归藏,草原金黄

风即是诵念

杨柳不过日月山
日月山上草漠漠
一别抛镜成日月
去人不饮倒淌河
      
     ——题记

天上的路
是否和地上的路一样长,一样短
是否都可以用羊群和云朵计算
我仰望过的天空,云都飘向东南

西去的路啊
一个人走过,是否就能走成古道
一个人的心肠热,是否就能温暖万里草原

是否熄灭了日月就能够不再想你
是否抛掉了银镜就能够不再看见自己
我走过的路,都上升到涅槃

一个人的命运,是否可以把赤岭变成日月山
一个人的牵念,是否可以系挂十万经幡

         你驼丘间的山口
     停过我的车马啊
            
     你双颤颤的驼丘上
     我插上第一根经杆

云髻高起日月山
青草堆绣日月山
车队轧轧日月山
婚嫁千年日月山

一个人的悲伤青了草原
一个人的悲伤青了库库诺尔②
——青色的海洋啊

怎样把爱和情分成一棵一棵草
怎样收住内心的金黄

你母海深处的白色树林
雪山上的白色树林

高贵的人质啊,多情的罪人
我被悲伤和爱情选中

这是怎样的修远之路
我已经没有终点

日月山,我从思念的深渊而来

  那里芍药花缭绕炊烟
  生命祭奠轮回
  春天在遮掩

日月山,我从思念的深渊而来
带一条金黄的丝巾

相赠的人不相见
相别的唯有你啊,日月山

就系在你白旃檀的经杆上吧
丁香科的爱情随你涅槃,日月山

  骊山脚下有温泉
    九重葛开红突突
    垂柳依依折作笛
    无意吹成渭城曲


父皇——就把小妹象你
的玉玺一样留在身边吧

金黄的草原,阴云中青灵的远山
冷风冷雨吹打无字的丝巾

我看见了自己在经幡中的漂泊
我看见了自己在风雨中的任意

我看见了辽阔
为了心痛的辽阔,我接受天地的分别
神的隐避

我把右手压在心口上
在高原无目的的闭目垂首

天空正有雨水降临

杏花春雨——塔尔寺

十轮白塔下
红衣僧人手指处
粉白的正是杏花开啊

五月的塔尔寺
我看到了高原的杏花春雨

塔尔寺金瓦,青瓦涟漪,犹如刹海
同钦③低吹,经轮美幻——塔尔寺
正是春意受生处——可堪盎然

庄严国土
有情世界
生命当然如是

塔尔寺——我不磕着长头而来
依然心怀虔敬

塔尔寺,我等到心动起程
塔尔寺,我找到爱情上路

——爱情不是欲望
——信仰必然滚烫

塔尔寺,我仰望,持久的仰望
天空就有灰鸽子飞来
落在如意八塔的日月巅上

塔尔寺,春天多好
就让我们怀念吧

大金瓦殿前
脐血菩提树又生出新叶簇簇

灰鸽子从枝上飞落香坛
啄食圣餐的灰鸽子啊

你信就一粒米点一个头吧
你信就把转经筒的铁把手磨亮
你信就把酥油抹在摩尼经杆上
你信就把青稞谷米青柏叶烧香
你信就捡起你的牛粪火种
你信就把珠宝挂到银塔上
你信银塔里菩提树就会开出白丁香

无记涅槃

一条路你可以磕着长头测量
一条路的重量是无法测度的

赤子——磕长头的少年啊
赤子——如来如来——我心痛你磨得起了鳞片的小胳膊,
我心痛你紫红的脸颊,我心痛你的额头,额头上的尘土。
信仰的大地啊信仰的高原——你怎样启蒙赤子之心

塔尔寺,杏花正开
塔尔寺,春雨正来
塔尔寺,如意八塔正如意

——让我带他去种桃花吧

塔尔寺——请给所有热爱生活的人
以无记涅槃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3-12-30 23:52 编辑

那曲草原之四

这就是我的草原吗
凄凄的,七月了,还是凄凄的泛着黄

怎么会一坨一坨的流离呢

我的草啊,几乎漫不过地皮的我的隙拉拉的高原草啊

为你心疼啊
而你青黄青黄的露出了桃花的岩色
而你青黄青黄的流出了紫褐的沙色

我看到了荒凉
而荒凉已改变了意义

我几欲开口
而语言早已改变了奶水

是沉默的时候了
是该重新诞生之地了

在这样的高度里
在这样的凉阔里
如果一切还没有改变

原野啊,大地啊,你何如苦苦地崛起呢

那曲草原之五


哎,我竟忘记了
他正在生成着

我怎能用那苍老的人世
溽敖的繁芜与之相比呢

你看——
大朵大朵的白云擦过草原
象白唇鹿舔着初生的鹿羔子

那曲草原之六

即使是语言,哪怕是一个草本的词
进入你都是伤害

放弃记忆,思想
不能在你的高阔里
牵动

空着,空着

有草叶插进血管
开始过滤

金黄的十字花啊
羚羊跑开了
羚羊回望呢

如果此时望见飞白的雪山
我的心就是一颗牦牛心

如果漫阔的草原迅速推远
推向群山
鹰翅一样展平着扶摇
旋削向山巅的飞白

我该怎么办
我的心啊,只能是一颗牦牛心

醉马草的草叶
刷刷过滤着我的血

请给我一点毒吧

那曲草原之七

我的悲悯配的上你草的荒凉吗

那分明是初淬的生机——
草的微芒啊

啊,啊——我是看惯了低处的水草了
那些恣虐的不能自持的伏乱的草啊

而你是高寒的辛茜啊
你是朔草,是为荒凉保持柔和矜持的
你是冰草,是披碱草,是虉

而我依然为你心疼
你短的象婴儿的嘴唇

感觉不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是云的影子扎下去的

这是怎样的土地啊
好象草根会扎疼它

小羚羊的尖尖的嘴唇还可以啃你的草梢
那厚厚的牦牛的嘴唇怎样噬啊

感觉牛羊不是在吃草
感觉牛羊是在用嘴唇从高地里
把草濡出来,用舌头把草舔出来

用与高地秘密的交谈
把草一字一句地唤出来

草啊,你是牛羊的气息喷发而生啊

象狼用牙齿含着狼崽一样啊

你要到牛羊的血肉生灵里
才野性的疯长啊
嗥叫着开花啊,奔跑啊

我的高原辛茜,我的邦锦美多
我的冬虫夏草
我的轮回的草生灵

那曲草原之八

绿度母的二十一滴眼泪撒下
草原绿了,结局缓慢,悲怆深藏

藏红花还在千里之外
藏红花还在雪线之下
藏红花还在天湖之干

我还差多少轮回
多少爱情的忧伤

修成月亮的阴翳
带着女人的病走近你

喝一碗银银的红花汤
我的人啊,我的花

你损伤了我的阴郁
我的人啊,我的花

肉惺惺的不要了
转生吧,转生吧

青草爽利
雪水爽利

绿度母,我的人啊,我的花
我的草啊,我的肉惺惺的身子
被遥远擦洗

那曲草原之九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正蹀躞向长调的歌吟
猎物要精确到孤独啊

牲灵的光荣
如同雪山之上的夜色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象一捆金黄的披碱草
冰雪纯碱,秋天的狂烈里
一汪狼的柔情,嗥叫的坟墓里
白太阳,墓室一样散发骨质的灰芒

一匹黄毛色的草狼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那曲草原之十

你有什么可以埋葬啊
黑牛角上系条白丝巾
齐腰系条藏纹的裙披

一切都还不够干净
一切都还太真实

青稞也不行
一切要烧成白烟
要缥缈

神是喜欢烟的,幻幻的烟
象云,青稞香的云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那曲草原之十一

那曲草原,冰雪的绿松石
那曲草原,唐古拉的绿松石

你精蓝的天啊
硕硕的蓝绒蒿开着
长满了雪山水白的根

草原啊,在你的寥阔里
我感到了和光同尘的明澈

那曲草原之十二

我还没有爱上你的一个婆娘
我还没有自己的牛羊和棕色的毡房
我的嘴唇还没有诵念经文的唇纹
我的心还空着,还没有草的烦恼
还没有我的生活啊,草原

我还没有赤裸着给你
我还没有打一个死结给你
哪怕被你的羊犬把我追得魂飞魄散
我的怀里还抱紧你的羊羔啊

我只是爱,只是喜欢
我就没办法,就抱你的小羊羔啊
看它透亮的眼睛,婴儿一样的啼叫

我为什么留下眼泪
我的心被疼爱蹂躏难忍

我那么想进入你
就咬破手指滴一滴血在草里吧

草原,请给我你的伤口
让我看看你女儿的脚吧
拉一拉她的手

我不敢指望她的眼睛和胸脯
我多想埋进去,深深的哽咽

我爱,我只能滴一滴血在你的草里

绿松石啊
该生一条血红的丝纹

那曲草原之十三


很想看到大鹰高飞盘旋
云朵展展,天高地阔的大景象

可是没有,千里草原
我只看到了
两只草原鸦
黑黑的,翅膀波浪一样缓缓的
飞在羊群之上

鹰的翅膀不是弯曲弯曲飞翔的
鹰到哪里去了呢

也许我的眼睛还太浅吧
也许它们到天葬台去了

在草原我没有听到人的哭声
没有看到死亡

我的草原啊
我只为你的草心疼

我离你的人,你的生死
你的风雪轮回的生肖还远啊

你狠狠的败坏的时候
是沉默着压疼自己的心呢
还是咒骂生养的母亲和母亲的宫殿

那曲草原之十四


草原那就把你低贱的命运给我吧
让我领受你一件沾满羊粪的破袄
让冰雪冻瘸我的右腿
让我一跛一跛的颓步
增加你的起伏,你的动荡

高大陆啊,让我捡起飘落的经幡
摇撼着最后的念
去你冰雪的岛屿

吐露生死真言

或者,在富氧的颓废里
拣选我一息倔强
在信仰的意义上,赐我以神圣的罪业

披戴灰衣木枷
在流放的悲怆中
赤裸弓弓脚板
踩在你的十月初雪
七月青草上

狼嗥哀哀
苦歌卤卤

你听——

尾歌

我将死于爱情啊
我将死于荒凉

黑夜降临
云朵披上霓彩
象白牦牛吃饱了七月的花草

狼的嗥叫是我冰河的源头啊
桃花的岩石留下红雪的爱情

你爱草原就到那曲
跟随奔跑的羚羊
到深处去寻找那棵辛茜

那棵苦苦的生红的神草
一直等到她开出金黄的十字花




(2006,7,23-8,3
日照―西藏,8,18,初稿,2013,12,28,定稿)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1: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官南华 于 2014-1-2 01:37 编辑

雅鲁藏布


他站在日光殿前三叩首:
“十五月儿般的我
也当照遍世界而去”
   
    ——题记:一个人的历史与情歌



引子

他们说:那里有你的乡人
他们说:那里有你的酒和干肉
他们说:带着一点愧疚你会走得更远

罪赎和流放的岔路通往最高的山
痛苦和渴望离白度母只隔着一个黑夜

去吧,去吧
从惹萨祖拉康到扎什伦布
流水自在,雅鲁藏布是无上道

去吧,去吧
大山旷朗
嘴唇细腻
白度母是真神
会赐给你车马和108颗玛尼珠

你的一生啊
只为了无影无踪

雅鲁藏布之一

它们把止贡赞普装在有铜盖的缸里
抛到了雅江

那是雅江第一次涨潮
那时雅江开始有了痛感神经
雅江有了血性,传说有了源头
刀剑痛快,大山的灵魂游走

雪山上的云朵飘落
冰雪一块一块滚落江中
孩子落地,牛羊成群

有石头就有漩涡
他们说,心有九漩

我到雅江的时候
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
还很兴奋的与水犄漩
卷出一个一个羊头牛头人头
其中一颗被昂日琼割下
献给松赞干普
松赞干普叹息:头颅落地,太阳放光了
雅鲁藏布:

“请将你头上的铜饰往上戴
请将你身上坚固的甲胄往下穿
我要给你一个尽头”

这就是雅鲁藏布的咒语

卓夏吉琳玛老奶奶听错了
怎么: “岩已坍塌,草场焚毁,湖水干涸”

就取名止贡赞普吧
将死于刀下水中

那时藏文还没有创制
古老的口语说出来就是命运

雅鲁藏布之二

狂野多么轻浮
树木多么脆弱

你没有怪石奇峰
山体巨大,坡面雄浑
要从冰雪中寻找你的青色

雅江两岸群山
常有一漫一漫的白沙

看不见村庄
零落的几间陋屋
也不见人

居然也不见一只飞鸟
不见牛羊

从拉萨到日喀则
几百里雅江
总感觉是水冲谲着往上走

山青黑青黑的象凶手

江水它就突然的宽阔
象你丢了东西

这时候
你抬眼看黑青的山顶吧

雅鲁藏布之三

是的,是的
在雅江边上
一湾一湾的淤地
七月青稞金黄
杨柳婆娑

一条路
就是走动的村庄啊

风象荷叶一片一片的打过来
家就在江水里
要沉没了才能住进去

雅鲁藏布之四

喜马拉雅
你放逐了大海
和天空生下你的女儿

雅鲁藏布
从最高顶峰上流下的水
雅鲁藏布
喜马拉雅的冰雪罗刹女

经幡和哈达——你的两条支流

也是你的两个源头

它们正逆流而上

雅鲁藏布
你是从最深处流向天空的水
是你拉动高原群山的河床
逶迤攀升

雅鲁藏布之五

文成公主堪舆
你的源头在八地煞之外

雅鲁藏布
最初的水  最初的河流
水的影子,神,经卷和波罗密多

魔女的左脚在你的水里洗濯
她的肚腹太大
雅鲁藏布伸出你的手
直接淘洗她的心吧
布达拉金盆已就

雅鲁藏布之六

雅鲁藏布
羊的眼睛

雅鲁藏布
一条灯芯
在桑伊寺点燃
天空一碗云朵冰雪的酥油

信,你就走江诵经
恨,你就坐在江边

喜马拉雅

我闭口不言的
在转经筒里旋转
我闭口不言的
是雅鲁藏布的极端

有一个人经历它就够了

雅鲁藏布之七

我的手伸进你的流水
冰凉的水脉走上我的胳膊
我的命运

为我加持

流经石头的就甘甜清澈
石头就是真理
打开石头就是沙的咒语

信仰就是流沙

雅鲁藏布因非雅鲁藏布
故名雅鲁藏布

雅鲁藏布之八

雅鲁藏布
一架马车只剩了颈上鬃毛

一个嫁女
群山的嫁妆座落
郎君就无家可归了

我落地采穗青稞
阅读太阳的扎记
锋芒里的种子
带有女阴的像形

雅江的岸线正与群山的天际线相和
一万个异域人试着举手:
   云朵象一团鱼卵

在旱季干枯的是石头
高原块垒,阳光象蝎子在乱石里爬动

他们说雪莲就在时间的峡谷里
倒映着传说的影子

雅鲁藏布之九

我来捡拾被遗落的花瓣
雅鲁藏布你开满了白玛

流落异乡的大海
加深你的神话

仓央嘉措与白玛恋爱
就悄悄改变了黑夜的密码

雅鲁藏布
足够一个轮回了
从扎什伦布返回惹萨
你的岸线正可穿起八廓街的一枚绿松石

尾声

     站在日光殿前三叩首:
 “登东山一望
   觉得西山青草弥漫
   年轻的我
   又想移到那个山峰上了”


喜马拉雅啊
雅鲁藏布的一次放纵
你就重归大海

轮回找到了母亲
而一个人的命运
从此扑朔迷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20:27 , Processed in 0.06128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