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2107|回复: 64

首届华文诗歌奖各奖项授奖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7 22: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届华文诗歌奖各奖项授奖词



草树《精馏塔》授奖词

草树的《精馏塔》充分借用了“精馏”这一化学原理,采用与所述专业相似的长诗结构,将专业语言诗性化和意象化。“精馏塔”作为一个时代的巨型意象,被建构成一个当代社会、历史、文化的独特景观。草树在长诗中,以科学的精准蒸馏历史、现实的杂质,以铺陈、跌宕的词语分化、还原了时间、事物的本质。主题贯穿古今、涉及生死、超越现实、直抵“诗意”。其精神容量和诗歌格局以及词语的原动力均与其工科背景有关,且又被其改造和发挥得非常充分、成熟,堪称工业之光和诗思之美的双重升华;为当代汉语诗歌的书写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视角和异质语调,并充分展现出作者颇具潜力的写作素质和开阔、复杂、纵横捭阖的诗歌创造力。

翟永明



廖慧《安》授奖词

廖慧是中国最优秀的女诗人之一,多年来,她以沉潜、多变而风韵泠然的写作将一种个人化的女性诗学从意识自觉推进到语言自觉的境界。本届诗歌奖,她的获奖作品是一组名为“安”的系列诗,这组作品从多个层次微妙、深入地挖掘着“安”之诗性,随物宛转,又与心徘徊。“安”意味着一种从容舒缓、温润安帖的古典风格,这组作品以此风格矫正着当代女性主义思潮中的敌意和偏激。“安”是疑问词,故诗中多有问句,对女性身份、情感历程与周遭世界不断进行反诘与追问。“安”亦指向一种安肆的写作,廖慧遣词用字自由无忌,出奇而稳妥,四川方言、古典语汇被她夺胎换骨加以运用,一些熟滑之语如“牛角尖”、“花言巧语”,一经她点拨,即变成“牦牛角尖”、“花言”等诗性盎然的尖新词语。正如“安”字本身所象形的那样,这组作品关乎一个女子的诗意栖居,作为一位崇尚“安逸”这一生活境界的成都诗人,廖慧既要在动荡忙碌的俗世随遇而安,又要悟解、超越纷繁的人事,求得至高的沉静与安宁。对于人人自危、普遍焦虑的当代中国,这组作品无疑有其特殊的意义。

秦晓宇



臧棣《丛书诗》授奖词

臧棣是当今极富创造力的诗人,他的诗推动了中国当代诗在第三代之后产生质的飞跃。作为一个风格化的诗人,臧棣为汉语当代诗贡献了日常语式与超凡想像的有机结合,以知性的声音扎进了感性的肺腑。臧棣的诗对形式感的自觉超越了传统规范,通过体验悖论式的自由,颠覆了主流符号体系的秩序与压抑。臧棣致力于发展一种快意的诗学,营造了具有拟幻特质的语言快感,催生出当代意义上逍遥的语言主体。在本届诗歌奖中,臧棣的《丛书诗》系列将社会关怀与个人经验融入独特的表达形式中,对于当代诗写作范式具有开拓性意义。

杨小滨



于坚《小镇》授奖辞

多年来于坚一直活跃在当代诗歌的前沿。他旺盛的创造力与他的勃勃雄心、他常变的风格相得益彰。长诗《小镇》令人信服地提供了他这方面的最新例证。在这首长诗中,“原始的信任”、蓬勃的兴致和内心忐忑的探寻,借助一只“隐形助听器”,一双精于发现的诗人之眼,如雷达的波束层层扫描并从内部照亮了一个北美小镇的日常生活;而不时如飞碟碎片般嵌入其间的亲情记忆则提供了另一个想象维度,据此不仅造就了一个彼此叠映、互为镜象的多重心理空间,而且不断拓展着作者的诗意揭示。在这种笔随意转、妙趣横生且暗含反讽的揭示中,异乡和故乡混而不分,王维式的倾听和弗罗斯特式的灵视秘通旁响,即目即真的中国古典诗学传统和瞬间即永恒的普世诗歌价值互相发明,而詹森小镇种种当下人物及其生活场景被放大、凸显,成为“全球化”语境中一种无所不在的人类处境;其间弥漫着的自然、恒常、淳朴和疏离气息,犹如一个永不能被同化的异数,超然于巨大的现代都市文明的吞噬,暗喻着我们正日益失去,却也可以须臾复得的身心家园。

唐晓渡



七夜《乌云之河》授奖辞


英国诗人大卫•盖斯柯因曾经有诗句其大意为:高挂在悬崖上方的太阳是一袋铁钉。七夜的组诗《乌云之河》就像一袋铁钉。他把这些铁钉一枚枚钉在了悬崖上。七夜吃准了社会现实的残酷乃至冷酷。他集中书写死亡门前的事。虽然他的书写没能免于当下流行的媒体意识形态,但他努力从地方上有限的事物向外拓展,让我们从离地一寸高的地方看到了普通人、底层人与国家之间血红色的关联。七夜的诗歌颇有密度,传达给我们一种文学的耐心。他踩着意象的石头耐心行走,有时触碰到思想,有时触碰到历史。现实虽然残酷而诗人心地干净。

西川



郭金牛诗集《纸上还乡》授奖词

郭金牛的诗集《纸上还乡》,同时具有当代中国现实和当代中文诗歌的双重典型意义。它不诉诸社会性喧嚣,却用真切、鲜活、极具个性化的词句,向我们敞开了一个无声者的世界:被无数年轻人离弃在身后的村庄,荒漠般令人茫然的城市,社会底层打工者恶劣的工作环境,他们比外在环境更凄凉愁惨的心境。郭金牛曾在著名的富士康工厂工作。第十二个富士康工人为抗议恶劣待遇跳楼自杀后,他被派去安装“防跳网”。但,多细密的网,才能防住那个压垮过亿万中国农民工的共同命运?为此,他写诗。《纸上还乡》写作意识清晰,技巧成熟。一粒“米”、一点“白”,灵动的语感、跳荡的节奏,举重若轻,似轻愈重,以柔声、甚至气声唱法,贴近心灵的颤动,丝丝缕缕挑开挤压成块的凝重感受。那个提问:何为故乡?引出回答:深感受、真表达,就是故乡。它被一行行诗植根在我们身上。以此观之,我们谁不是还乡的?纸上还乡——无尽还乡,回归古往今来连接真人生和真语言的诗歌血缘。

杨炼



钟硕诗集《绮语》授奖词

钟硕的诗集《绮语》,并不给人以强烈的表面印象,其所处理的题材相对传统,聚焦自然、情感、内心生活等常见主题。然而,这不等于说诗人的写作,仅仅遵循了当代抒情诗歌的一般套路,在看似疏散、随性的书写中,钟硕发展出一种“既入又出、逾出逾入”的能力,既能沉入世俗生活的内部,穿梭于人生错综的花叶、枝蔓,又能瞬时跳脱,不断从某种更为扩大、深远的视野中回看,多角度呈现自然与人生的超现实轮廓。这使得她的作品,虽多为短制,却也伸缩自如,气象非凡,包含了相当复杂的层次——执着又超然、细腻又狡狯、在正与邪、文与野、出与入之间,浑然造就一份通脱与练达。阅读钟硕的诗,相信读者会一次次确认:诗歌语言并非只是表达与刻写的工具,更是一种款款深情中敏锐洞察的器官。

姜涛

发表于 2013-11-8 11: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读这些授奖词,感受到了来自诗歌的温暖和担当.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8 06: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臧棣诗歌的批评
我觉得消费是对工业生产价值的一种颠覆,消费带来的虚无主义的热情使消费的主体注重感官的刺激与直觉带给身体的还原,无疑消费主义并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带给人们认识世界的另一种方法,它是积极的,同时也是人类从劳动的生产中解放出来返回生命认识的主体。从消费的角度来批评臧棣我认为是抬举了他,其实臧棣的写作还只是一种知识的生产,他的价值观念与写作美学还是工业体系诞生出来的对价值的无限的复制,复制是对过去的一种重复,在这种重复中找到生产的激情。他的诗在我看来只是在观念的转换与演变中引入隐喻作为技术,让观念得以脱离枯燥的外衣,而包装上形而上的色彩来迷惑读者,其实他这样做完成是把诗歌带入工业的魔幻工厂,不断对知识进行综合性的技术化处理,他忘了知识本身就是一种过时的观念,它不是对存在的发现,而是从过去中提炼企图获得永生的奢望。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8 06: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授奖辞专门贴出很好。
发表于 2013-11-8 06: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北网的授奖词只有空洞的词语,还是词语的空洞,没有任何对诗歌进行实质性的批评。
发表于 2013-11-8 09: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评语的绝大部分,放在任何一首诗上都适用。
发表于 2013-11-8 10: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姜涛老师。
熟悉我诗歌的朋友大多觉得这个授奖词较准确,一好友还说可惜没有拓成一篇专评。呵呵。
发表于 2013-11-8 10: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授奖辞专门贴出来很好,评委和作品都应该经得起质疑,面对质疑.赞一个.
发表于 2013-11-8 16: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3-11-8 21: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一些人的状况,北网变得满有趣。一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9 00:23 , Processed in 0.0664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