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840|回复: 27

[诗歌奖投稿] 诗化的地质史《天演剧场》全集(15首及题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6 16: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北京殷晓媛 于 2013-10-24 20:29 编辑



诗化的地质史《天演剧场》全集(15首及题记)
======================================================================
题记:
   《文子•自然》中说:“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在这提纲挈领的概括中,宇宙演化的纵向与横向属性一览无余。在纵向的“时间”轴上,我们倾向于标记标志性事件,比如电离、坍缩、撞击,而在横向的“空间”轴上,我们命名以地标性名词,如脉冲星、巴德窗、银冕和分子云。时空恍如曲线交错的两个维度,其夹角不停变化,我们以易朽坏之身穿行其中,阅读周围流过的无尽线条中,我们所能触及的片段。它们像一个兼有二重属性的截面,更像一个多维倒模,在某种意义上保留了原初的物质与过程。
与具体到天体的演化史相比,人类异曲同工的进化史,乃至更微小生命体的发展史,不过是周期不同、阶段类同的循环而已,就像半径不同的圈,相交抑或相切,形成自然界宏大的景观,令穿过星体相撞、雪球时期乃至气候突变等种种劫难之后的地球,仍能百废俱兴,并不断出现生物种类与进化程度的空前繁荣。这是何其令人鼓舞与浩叹!
一组颂歌虽不能装下它们的庞大,却收集了它们光芒的样本。前面的作品《鳌足》,是一部世界风物的地理志,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观,在我们面前横向铺开,呈现了空间的富饶与壮美;而在这一组《天演剧场》中,你们将看到,地球的地质纪年,自上而下流淌,如河流发端于涓涓细流,最终汇成磅礴之势,那些掩埋在地层中不为人知的地质时代和曾活跃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物,将次第登场,与你促膝交谈。

======================================================================
目录:
冥古宙:拔丝山楂
生命,从太古宙开始的序列
元古宙,埃迪卡拉种群的黎明
在另一端,遥观寒武爆发
奥陶本纪
虎斑螺,你们在志留纪的倒模
在石炭纪,万物冶炼椭圆能量
Grandioso,泥盆纪波尔卡
奔走的陆地在二叠纪归来
阳关三叠
侏罗纪天工
这次你们巡回在白垩纪
白令陆桥,古近纪的锁骨
只缘身在新近纪
电光石火,第四纪的弥漫
=====================================================================

天演剧场:《冥古宙:拔丝山楂》
文/殷晓媛

山楂内含千钧,穿过明暗界旋转
风声大作。史前宇宙中,它在太阳周边
发出震慑听觉的嗡鸣,逼近而不直奔,远离
而不挣脱,连接它们的细线
不可见,牢固而恒在。看似化石的果肉
不断坍塌与自塑。在近日点,红色的浆汁

从各毛孔里冒出,形成密布孔洞
称为环形山。肌理致密、果肉层单薄,
酷暑严寒交替中,外皮下初次生成
弹性皱褶。在远日点,它开始被
星系内外的光追逐、锤打,蛋白质、核酸

与多糖,这些糖霜般的碎屑
以光速破灭与流失。盛极与湮灭只在
一瞬。残存的液滴
相互聚合,以不死为终极意志,形体如光源
结成。最初的代谢将日光
咀嚼为影子,再吐出,伸展恢复
光芒本质。星际放送古老密码,糖霜被离心力

抛散,日渐稀少。赤道处,出现一圈
参差裂缝,带着光线刀锋般的
削皮轨迹。呼吸,发散,
原始之水,剔除体内褐暗的硫,蓝色玉带
有升腾与解冻之声。到酒神代,流声

依稀可辨,白色被风吹尽,荒芜粗粝中
可听到平滑油层包裹地核,载着坚硬的岩石
在最表层上,滑动飘移。陨石流骀荡,
不远不近跟随地球的星体,在暗调与耀目光焰切换间
呈现铁红色,半融化,被何处飞来的星体

碰撞,留下坑痕。此后若干纪元
它们面向地球,似宇宙的未完之作,留有
石膏与初步刻痕,被称为危海、
肥沃海与风暴海。




天演剧场:《生命,从太古宙开始的序列》
文/殷晓媛

阿尔丹地盾宣告沉锚!在西伯利亚地带
鞣酸分解、地壳醇和之前,海洋迁移中
地核暗结珠胎,于永恒奔流途中静止
对抗海洋涡旋。在太阳光芒下
这液态喧沸的星球,平躺的躯体
出现无法推挪的喉结。波罗的海、南非
相继落定。沉积与剥蚀。气流与岩浆

如迸裂的果实纵横穿行。光线从太阳
亿万束并临,清点新隆起的山脊:
黑云母与片麻岩,在熔岩融合或决裂之处
划出地界雏形。细菌是首尾相接
滚动的编码。海洋环节破裂之处

蓝藻云集呼啸,穿越33亿年前的
荒古大地。淹没与征服!从海洋之床升起
如质地坚韧、裹着叶绿素的
细小肥皂泡,游离于万变地形
颠仆不破。它们拥有光亮蛋黄,和一条丝绦状
游动的DNA。在硫化氢与甲烷
弥漫的大气中,它们因微小而隐形

如蜉蝣之卵。太阳——地球的火把,
穿过银河腹地,如烟的光
被引力抽丝剥茧,吸入深邃地带。这个被削藩的星球
矮小而可疑。在湍急的大气层外
它像即将熄冷的炭团,几度在光芒殆尽边缘
被拉回。失去热量召唤,地球陷入
浅睡眠。大冰期浩荡而来,像一条
孳生剧变的河流。




天演剧场:《元古宙,埃迪卡拉种群的黎明》
文/殷晓媛

太阳风暴惊破墨绿空间。阒寂的纪元
天体休眠于恒有旋转的晕眩。在多年碰撞后
星际形成完美间距。恒星的程式
在核桃壳下若隐若现运行,行星混入
小行星带,如巨石滚入泥沙,躲避太阳
巨能脉冲的喷扫。伽玛射线

横行如蛇,贪婪之舌
令星系呈现毁灭之光。但在
地球表面,它们未曾找到
可供盘踞与摧毁的洞穴。冰雪版图
坚冷似铁。循环之数。热液蚀变。奔走的岩层、
变幻体态与颜色的岩层,在茫无际涯
固着的白色间,它们传出唯一
活动的声响。堆积太高的光焰当与顽冰

同一纪元消亡,如相互吞噬的元素
缔结古老真核。褐藻抬头。当石青色纹理
在这松花蛋上扩张,它们拼成水上风间的
马尾与巨枝。塑造吧,埃迪卡拉!
罗迪尼亚超大陆已经断裂!向两极

旋转漂移,你正令微薄的
藻红素与叶绿素中,生出光体。球形
与碟形,轴对称的美学如此
细节而宏大。如火苗,生于水,溶于水
并将葬于水。它们的影子,飘散在化石层外
如宇宙略掉的音讯。




天演剧场:《在另一端,遥观寒武爆发》
文/殷晓媛

乳木果深陷白色瓤絮,运行于零下空间
年轮冻结。不知斧钺之刃
发出电光之声,欲将冰封与升腾的宇宙
一分为二。果仁深怀湛蓝意志,吞并星云、
暗物质与太阳黑子的能量,在颅腔内
自觉练作清澈果油。冈瓦那大陆于雾气中

端倪初显,以离心力驱赶地壳物质
如群马奔向两极。古大陆的冈峦体势
以赤道为界展开。此时生命编码
早已象形迭现,蝴蝶虫与蝙蝠虫旋舞于
元初之水,腕足与古杯动物,从水的结晶体中
分裂而出,繁衍出多边形阵列
如琥珀夜光,在冰纪后的海洋中
举起早期的自我光芒。鹦鹉螺如羊角

点燃旷古繁荣的狼烟。缄默如黑夜的
岩层呢?苯和乙醛夜以继日
构筑它的骨腔。而华夏鳗铸造脊索
如浇油于火把,被第一道日光
点燃之时,宇宙将看见,雷电之火贯穿的
地球之鼎沸煮,亿万泡沫包裹成型生命
从禁锢之洋升起。那些沿着经纬

纵横拖行的冰川铁链啊!它们此时
为长河让出一条大道。残片生根
而成游走水上蜿蜒玉脉。当陨石落下,
不再有岩浆呼应,百里白浪惊心
如海百合怒放。上空隐现
无数空洞:通向更古老、无纪元时空,通往
有生命形态圆润之时,或通往
未曾代入的可能。




天演剧场:《奥陶本纪》
文/殷晓媛

地球从太阳的铁红光区,缓慢转到
石黄光区。宇宙大齿轮的响声
和角速度,趋近于静,可感而不可见。
巨大、有刻度的大齿上
附生小齿,而小齿之上
布满苔藓与最早的珊瑚礁。海洋尚是

影像变幻的胚胎,日光在昼夜深处
长出稚嫩四足,心律初显、光芒震荡
令海侵加剧、石英裹着泥岩
横行四野。三叶虫有玫瑰般的利刺,蜕下

浑圆茧壳,与酷似树叶的牙形石
一起存入地层。赤铁及石膏矿
似雪被彼此覆盖,红白分明
绵延入海,与火山海水
酣战,塑造古地理轮廓。日光有轮转之大美
将地球冠以赤道,如素银扳指。它套不牢
地台冰盖,在两极间,带着金属钝音
滑动。没有人知道,在它一头
地表肌肤露出之处,未来的撒哈拉沙漠

将如成片明黄之花长出。甲胄鱼
是最初的神祗,五感尚未有具象之形,以铁甲
护住生发之核,捕食日光
洒下的谷粒。如丝笔石漂浮,双壳生物
蕴出均匀的光芒之珠。在水层尽头

海星自球体中破壳而出,向已知三维空间
及两个尚待考证的维度,伸出代表探听
或延展的触角。它身上有亿万吨海水,绕着
每21小时归零的地球,做着循环往复的
长途奔袭。而海水之外的星空,仍是冥古宙
那一个,似乎不曾蜕变
也不曾衰暮。




天演剧场:《虎斑螺,你们在志留纪的倒模》
文/殷晓媛

暗色与亮光交汇处,宽阔色带
如丙烯横抹空际。金星于锆白色
珍珠质内,发出遥远电波。此时火星
穿越斜上空,可见铁红色土壤,如燃烧之田
堆满日光残烬。海洋历史线顿挫。
陆层上举,山岳幼年的脊柱
横亘于落潮之地。地球早就调出

非凡之色,于水火钝浊之际
开启闭锁骨殖,灌注生灵光芒。宇宙的孢子
在岩石之褥上孵化,啃食老红砂岩
抽出绿色针叶。裸蕨、石松,它们的名字
几亿年后,将作为拉丁文
闪闪落地,一如今天在冗寂大地上
无声登陆。盾皮鱼骨片坚硬,棘鱼腾挪
古老偶鳍。它们守着海水
静候咸淡分层,重演鸿蒙初开
大气从海水剥离。血缘渐远的地块

已无法拼合!日光的刀尖不断削薄
南极冰盖,无温的海水裹着海底
澹澹不息的热能,枕戈待旦。红螺的祖先!
你们在外壳皱褶里,收藏浓缩的
地质记录,以便亿万年后,表述心脏
所忘却史实:沙砾、石屑、盐粒……多棱幻光中
有多相的宇宙。九大行星于轴心
凝聚、堆叠,便是
塔之母体。




天演剧场:《在石炭纪,万物冶炼椭圆能量》
文/殷晓媛

打磨粗糙的物质团,豆青色,如泥球
悬浮于均衡力矩,上有煦光烘烤
下有水雾供给,皲裂的硬层带着闷响
剥离为星尘。受光不匀、化火为风,
虚空流畅的球面,逐渐长满

我行我素的植被。如核桃
自内部发出果油声响,如真空在深处
被夯实,气象均分,苏铁与银杏
白色芽体出现,盘踞模型内
如最初釉质。日光的梳齿
划过大地表面,履行敲击与提醒,令乔木之脉
在温暖大陆定居,令冰川沉积之地

独立成瓣。时光分封邑地,准卑弱之命
挣脱土壤脐带,穿行空中,有三尺透明巨翼
名曰蜻蜓。采撷热量的大地!你要给它们
滚滚的力量源泉,如同你曾
给予安泰。它们是储藏火焰的
胶囊,有酷似地球的生命周期,跳出纪年
最终被风雨分解。它们寂灭于高空,

而众树木将自沉于水。在沼泽中,它们隐去
显生宙的风华,从此,与星际射线隔离;
与壮年的海洋隔离;与背向引力的
飞虫隔离,提前被地层归纳。那些昆虫
最终也会到来,两个方向相反的
矢量,一个在途中折返,与另一个一起
归入火焰摇篮。




天演剧场:《Grandioso,泥盆纪波尔卡》
文/殷晓媛

宇宙量筒里,一节红光落下,一节黄光
又升起。一些星球燃料耗尽,另一些
光芒伊始。无夜的时光
运转如守恒。陆升海降,酝酿盐矿的泥盆纪
拖着冰川前行。竹节石如吸饱日光之血
而站立的影子,石灰质骨架指向潮汐
似乎只会被极夜击倒。这个地质纪年
暗示威望及潜在轮轴。老红砂岩

是地球的麝香。未来将有淘金者
挖掘它们如挖掘时空。他们摘下帽子,面向
纽约州的午后,摩天楼群的影子
就像精美的陶器,在他们头顶旋转、发出
风入瓮中的沉响。他们掌上复活的
酡红色泥土!它们是地下
巨大毯子的一角。如果把它从城市下方
拖拽出来,他们将看到石燕、珊瑚和菊石

长逝于海底坟茔,如陷落的古城
保有无缺的日光。它们曾如缃色幻影
在3.7亿年前荒寂的深水区,组成
庞大亮潮。巨制之年,陆地格架初见分晓!
冈瓦那与劳亚大陆,包裹着
古地中海、古太平洋:大地胚芽
不日将磅礴生发!石松与真蕨

结盟为密林,在亿万年的大陆漂移之后
它们的族谱将交错如网,在每个板块彼岸
邂逅亲缘面孔。这一年太阳离他们
远了一些,像一个退居幕后的
中间人,留下他们自行斡旋
灭绝与繁盛。一只肺鱼爬上岸,它的身后跟着
长达几条进化链的种群,浩浩荡荡
脊背闪亮,如地平线上
涌现的云朵。




天演剧场:《奔走的陆地在二叠纪归来》
文/殷晓媛

太阳曾在海洋的密库,储存它
圣洁的活血吗?并预言它的凝结
将滋养矿藏与众生。宇宙更替,一个周期
被吞并入另一个,如两个气泡
从平齐飞行到相互包含。此时地球是
深陷众星辰盆地的现场,翻滚在射线瀚海、
披挂如甲胄的天体,循着引力,向光芒流失之所

聚集过来,古老的如炬烛,恒在的如幻影,
新晋的如影棚灯具,都一味抛洒
祭奠雪花。这些涨潮的灰烬如吸盘鱼
紧咬赤裸的红色砂岩,死而化作
大地外衣,称为镁质灰岩。未来考古锤敲打的声音
幻象般笼罩。变迁将如烧卷纸边的火焰
把地平线上那一排松柏,自西向东
抹去。趁夜独行吧,水龙兽!在它们的轮廓

扁平为密度极高的地层之前,你还有时间
抢救一些片段,完整存在心脏附近
那个有味觉记忆的脏器里。你用獠牙掘起来
他们洁白的根系,正如日光将把它们
连根收回。“掠食者的黄金时代”这是一道奇异的

石门。你缓慢穿过,在万物序列坡度和缓之处
开始冬眠。舌羊齿植物在星月轮转中
磨着它们的牙。远处,那些漂流多年的陆地
像靠岸的船只,沿着中央大陆的海岸线
围了一圈。它们的边缘发出
撞击和海水吟啸之声。但你们
没有听见,你们在海风与骤雨从此无法企及的
内陆,不知这沉睡之地已更名叫做
盘古大陆。




天演剧场:《阳关三叠》
文/殷晓媛

干旱不溶于水,在热风奔流的
树叶上空,被无根地传递
而成为烈焰。在荒芜之舞台,红色棉布
和暗色巨毡相继铺下,之后千万年一瞬
星光沉钝,孤独的日光在其上
扬场,黑洞碎屑与万物之糠,复归泥土

催动侏罗纪之芽。那些里约龙以蜥蜴身躯
穿过林壑,植物与它们
甘美的绿色油脂,在它们牙齿间发出
日暮的涛声。槽齿龙在西风中立起
身子,去够高处的树叶,一如劳拉西亚
和冈瓦纳大陆之间,巨大裂痕一日千里
向两极生长,追逐逝去的日月

与海水。沙漠在内陆生长起来,明晃晃
覆着浅黄油纸,被风揭开之后成为
陆地的第三只眼睛。它躺在蕨类丛中
凝望宇宙。它是阴刻的岩画。在太阳系
其它行星上,能望到这一片
光洁明亮,似匍匐灵龟,背甲上线形图案
贯穿星系。三叠纪转瞬即逝!地球的

客行者,在白色石灰层
和黑色页岩间,你将探测到
红色地层,气息如印泥,可以用巨大玉玺
蘸起,在化石河床上盖下四个字
——“神性重临”。




天演剧场:《侏罗纪天工》
文/殷晓媛

无人知晓松果何在,那些富于机械构造
而又木香四溢、带鳞片的心脏
贯穿血液的运河,运载长出蓝紫藤蔓的阳光
向上向下,浓如香水。它们在巴洛龙
青色修长的脖颈里,均匀排列如四季

直到胸腔。万象结对并生,但太阳、
地球与月球的德尔塔,却无人
过问。黄昏时分银色与火红相撞,大地轮廓
虚幻焦灼而温度爆表。万物的眼睛
同火种一起蛰伏,星河冲散掉
大陆上残余的红色甲虫。此时一万只马门溪龙

修长脖颈曼舞,在珍珠白的光线中
如复活的彩虹升起于湖水,在地外行星
留下的残烬上,踏着锡与钨的亮光
口衔许诺之箭石,往侏罗山迁徙。艳丽的始祖鸟
飞过泥滩和沼泽。飞羽、尾羽、复羽,层层叠叠

见光盛开。它们盘旋高空
如带有爪子和尾巴的云,啄食雨水中
不可见的鱼群。古地中海!你沿岸响彻的鸣声间
如有神祗低语。史书记载:提坦率细腻秋风
穿越亚热带树林,粗犷的侏罗纪大地
隐藏精细匠心。




天演剧场:《这次你们又巡回在白垩纪》
文/殷晓媛

植物从未开花。如何想象异质色彩
如矿石运行于植物体内,肇端于秋冬,
浮出于春夏,在叶绿素胶质的洪流
在日光中降下之时,它们保有自身绚丽
如坚硬的卵石。白垩纪随欧洲海岸的

白色峭壁出现,墨蓝的近海里,颗石藻
随涨潮的声息翔泳,模拟陆地上最初的
蚂蚁与草蜢群聚之处。此时太阳
如巨鸟落在崖上,俯瞰花朵遍布灌木
与草叶之上,知悉世界如斑斓的环节动物
将开始断裂与再生之旅。光与势能!翼龙穿越

枫桦之域,以翼膜连通的身躯
如复仇的硬质落叶,切断风雨水藻状的根系
令日光如王莲脱出。大地如岛。热带堆积的
温度的粉色颜料,被油画刀向两极
不停刮动,发出粗犷响声。气候梯度趋于

柔和。北大西洋裂谷正缓缓
打开,露出隐藏深处的
太平门。在白垩纪落幕之前,恐龙将摇晃着
巨大身体,鱼贯通过,去往
无人知晓之所,它们如此匆匆,来不及带走
挂在地层中的骨架。




天演剧场:《白令陆桥,古近纪的锁骨》
文/殷晓媛

海底珠蚌如白莲成丛,在阳光无法穿透的
蓝色冰晶中,吸附闪烁的货币虫
如沿路收集黄金。黄昏与时间
并流,蛇颈龙像古老藤蔓缩回墙垣,而鳄鱼
则似原木顺流而下,从白垩纪

漂流至今。它们长在绿色躯干上
酷似气泡的眼睛,已看到澳大利亚大陆
像一片剪裁下的羊皮地图,浮在与北极
相连的雪白水痕上。海象曝晒英石质地的
犬齿,放出每秒一百海里的
古旧笑声。阿拉斯加以西,西伯利亚以东

白令陆桥如蝴蝶形锁骨,为未来冰雪吊坠
降临于北大西洋,构架出饱满
而向光的骨点。那些泛银光的海水是
千万鸥鸟组成,翅膀相叠,但几万年后
将会拆开,绕着白令海峡翻飞

完成海洋环流。麝牛、猛犸象
与智人,在它们熙熙攘攘的黑色影子
涌现在陆桥上之前,预言般的声响
自日落深处而来,将寂静冲出
中空缺口,似乎在那头,迁徙时代
如春雷初生。




天演剧场:《只缘身在新近纪》
文/殷晓媛

阳光下的三趾马,琥珀色侧身上留着
剑齿虎的爪痕,如悬崖边山花
随季风明黄。在远离海洋血统的水中
硅藻散开玄秘盐朵。此时日光中
有少许茶碱及叶红素,久经浸泡
接近无味的光线,衔接淡水,成为羊群低头时

啃食的影子。阿尔卑斯与喜马拉雅山脉
佩戴各自家徽。积雪的血型
遥远而无从混同,山羊或鸟类的鸣声
充满土著音色,在空中如两股闪电
碰撞。珊瑚礁构筑水下城堡,外蓝内红,
熔岩居住而鱼群逃遁。最初他被认为是

一颗长苔藓的岩石,但他从坚硬躯壳里
掏出泥沙草叶、伸出四肢,长啸、寻觅贝壳
并直立起上身,似乎有磁场将他
终将留给后世的颅骨,向上牵引,如以渔网
打捞欲沉的洲沚。他的身体像一个

水位计,兽的基因沉底,而酥润的日光
骤然灌顶,可见脐部以上一道
猩红水面。他以草叶裹身,避免光线在体内
凉透冻结。Toros Menalla,他所站立
之地,未来的非洲地名,在这里他将放下
从动植物那里借来的元素,以及白色牙齿上
纯净的珐琅质。




天演剧场:《电光石火,第四纪的弥漫》
文/殷晓媛

燧石清脆敲打夜色,闪电为引信
从紫色北天呼应,倒进海之银盆,令鱼虾
作祭祀之舞。火种的红芍药
从石片间开出,爬上木片、树枝,
乃至空寂的悬崖之上,与对称的雷电

组成树状图案。智人仰头望着他的杰作,像俯视
一条在泥沙间分蘖的河流。大角鹿
承袭繁盛枝条,如头戴桂冠的王
独行旷野。维拉弗朗之臣民!斑鬣狗与熊
驻守黑夜迷宫,向上生长的草茎
与向下拔节的星光,是寂寥中
唯一的素食。自然的教义在间冰期

被细细阅读。退去的潮水间,万物
如先知,怅然向北,遥看劳伦大冰盖
与斯堪的纳维亚冰盖,像白色平菇从极地
长出,将海陆之汤染成雪白。你们将与日光
一同啃食,直到陆地蜕下硬壳,

而造山带的树莓色,横亘在他们与它们
迁徙的沿途。从西伯利亚到北洲大陆……
漂泊是生灵往赴未来的朝圣。在咖啡吧里
一个男人掩卷而笑,仿佛那本
泛黄的小册子,夹着所有地层
羽化的光芒。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8 13: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3-10-9 15: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感尚未有具象之形”,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20: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冬 发表于 2013-10-9 15:37
“五感尚未有具象之形”,好!

谢谢冯诗友来读!
发表于 2013-10-9 22: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文理兼跨的通才,才能看懂这“磅礴生发”的大作!真是一幕情景逼真气势恢宏的“天演剧场”!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7: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方夜谭 发表于 2013-10-9 22:23
只有文理兼跨的通才,才能看懂这“磅礴生发”的大作!真是一幕情景逼真气势恢宏的“天演剧场”!

谢谢诗友盛赞,祝好!
发表于 2013-11-6 19: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地质史诗!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11-7 01: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温经天 发表于 2013-11-6 19:08
地质史诗!好

呵呵,刚看到,问好温兄~
发表于 2013-11-7 20: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媛姐太厉害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11-7 2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瑚图灵阿 发表于 2013-11-7 20:45
媛姐太厉害了!问好!

谢谢小妹来读,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5-24 09:53 , Processed in 0.13884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