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2334|回复: 163

[诗歌奖投稿] 【同题诗赛】一只蟋蟀(获奖作品揭晓……续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25 13: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炎子 于 2014-1-12 09:50 编辑

各位诗人朋友:大家好!
     在陶船、蟋蟀等诗人朋友的热心鼓动下,在“北网”总版主杨佴旻先生、诗人杨炼先生的大力支持下,一只蟋蟀的【同题诗赛】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效应。本诗赛本着建立友善、和谐的诗写、诗论氛围,发现优秀的潜质诗人和优秀作品为宗旨,诗人朋友可以撇开所有成见,敞开心怀,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共叙诗话,乃诗写之快事。
     1)【同题诗赛】组委:由发起人陶船、蟋蟀、dragonfly 、蝎子、炎子等四人,现在先暂由炎子代管之。凡是跟帖参赛的所有诗人朋友都是【同题诗赛】组委委员。
     2)【同题诗赛】起止时间为2013年8月28日~2013年12月28日。为期四个月。
     3)【同题诗赛】要求:以《一只蟋蟀》为题抒写,请在结尾标注写作时间。
     4)【同题诗赛】拟收录一百首《一只蟋蟀》,视诗赛作品质量,将联系赞助单位,结集出版。
     5)【同题诗赛】评选方法。在截至日期之后,各位参赛委员以及诗人朋友可根据诗歌的思想性、艺术性进行投票,本组委将跟帖积极的诗人朋友作为优先的候选对象(具体方法另行告知)。
     6)【同题诗赛】奖项设置。奖项分设一、二、三等奖。
     7)【同题诗赛】奖品设立。奖品为募集的诗集。根据募集的诗集分设而定。有名望的作品集子颁发给一等奖,其他的依次类推(另定)。有对本次提供诗集奖品的诗人可在下面的帖子上留言报名:致杨佴旻总版主及【同题诗赛】奖品募集信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 ... &fromuid=185041(奖项,只是一个手段,并不是最终目的)

【同题诗赛】一只蟋蟀(正在进行中……)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 ... &fromuid=185041


【同题诗赛】

     一只蟋蟀

    ★炎子

天  刚黑下来
屋子就塞满了蟋蟀的声音
它的身躯很小  声音却很大
大得仿佛要撑破这间屋
甚至这栋楼  摸着声音的方向
我打开灯  在水槽的角落
找到蟋蟀垫伏的身影
但它立即停止了鸣叫
蟋蟀在瓷砖上滑了一跤
继而竖起了它唯一的武器
对准了我  和我敌视
我吹口气  它就跳动一下
我再吹  它就蹦了起来
头上那根软软的触须
矗立起来  对着我
也对向这个夜

  2013/8/27


【同题诗赛】四十一

  一只蟋蟀
          ——致中年的月亮
   ★冬羽

这个早上我端详一只中年的月亮
她像一只
装满谷子的布袋开口
有些空旷,有些失望

这个早上我的月亮和另一只天上的月亮
斜挂我无肌体的爱上
一只滚圆,一只忧伤

灯笼哑暗,蟋蟀停止鸣唱。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
探出头,草丛里
亮闪闪的双刃触角,横着切去子房。

四十岁的何云向我说这一切的时候
脸上没有悲喜,仿佛她体内
被直接捧出的是一盘人人都无法下咽的生面团
她用手比划着,一块块
软面团的悲喜物装在盘子里
它会增长,也会消失

蟋蟀选择这个时候隆重登场
收起闪亮的刃,在我的胸口抽取走一把把
流水的刀,发出最后一声短促的叫。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泼掷的酒
在何云的眼睛里流连。她叹了一口气
“唉,我该回去了”,骂了声
站起来:“卵巢上还有,但我没有切除
否则会老得更快!”
其实我看她,一点也不老
和当初一样好看的脸庞
身材偏廋,也许还在恋恋她的宫房

蟋蟀击掌。一只蟋蟀
它不在草丛里,树林间,墙角;它一跃而起
到我和何云两人中间,竖起胡须
黑豆眼眨巴着,仿佛说:“对,我没有子宫和乳房”

果真没有?何云站起来
“走了,真的要走了。”
我挽留她:“多说一会吧!再——多说一会”
她抖动肩膀,落前尘的灰,提着两盏老马灯
“我没有了。但不能再失去巢。”

可是,要那有什么用呢?
年轻和老些,又怎么呢?
“云,你要知道,女人最主要的是......
爱......被爱......”
可是,我对失去子宫的她说这些
有什么用呢?比起何云,我更加命苦
一副结构完整的子宫,爱的巢被神子虏获
勉强和我共用一副,完整的皮囊
词语变异,在大雪纷纷下塌的乳房
坚果咬破了唇,守护三从四德和贞洁
我为自己修牌坊,完好无损
从巢房取下一窝子的叹息
只会比无肢体行走的爱,更加凄惶

蟋蟀端着脸庞。一只蟋蟀
尖锐的须抚摸我泪涟涟的腮
仿佛我是被端走一窝面团的女子。
草丛里,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声
一只蟋蟀竖须
“拜拜了,姐们,我该打道回府了”

一只蟋蟀,并没有当真离去。何云
奇怪地看着这只和我长出同样触角的蛐蛐
一样的颜色,并没当真急着离去
手里执笔,忽象一名鬼判官

是我坐在阳间课堂。何云,不要惊惶
我拿的是笔,不是利刃,我可以为你
画太阳,月亮,星星,河流和雪
白马驾驾,我可以为你画一公子
我可以为你失去子宫的身体,画一架
直升飞机,秋天在云霄和火雷神野合

蟋蟀鼓掌。一只蟋蟀
并不理会她思想的伴侣
或追求者发出的求爱信
更无视火雷和秋天短暂的轻浮史

何云重新坐到我的面前。一只蟋蟀
端着小脸,坐在我和何云
之间。我的肚子塌陷
不对,是如一只蟋蟀
唧唧叫,它装着一副结构完整的子宫,被虏获
的卵巢勉强和我共用一副旧皮囊
可知我与何云的眼神凄惶
变色的天空,在大雪纷纷下陷的乳区。
坚果咬破了唇,守护三从四德和贞洁
我不停修建无名牌坊,完好无损
从巢房端走一窝叹息

蟋蟀迷惑。一只蟋蟀
嘟着小嘴坐在我和何云之间
尖锐的须刺向我汗水淋淋的小腹
好像我是那个被取走一盘生面团的女子

“这是为什么呢?何云
你也饿了吗何云?吃饭去
好吗何云。”我拉着何云,一只蟋蟀
憋红的脸映照我体内子宫柱状的影子
蹦跳着在如急促的雨下的
她生产的呐喊。

灯笼哑暗,蟋蟀停止鸣唱。
中秋月端着一只金樽
探出头,草丛里
亮闪闪的双刃触角,横着切去子房。

2013.9.19中秋日


【同题诗赛】四十二

      一只蟋蟀

   ★腆腹游侠

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角斗士哎
你竟然,偶尔在雄鸡冠上称王
                           
                      2013年9月24日8:20


【同题诗赛】四十三


    一只蟋蟀

        ——伦敦秋,想象一只中华蟋蟀

     ★邾华

后现代,重力横行的死夜沫
遮蔽,早就腐臭的荒原
水泥森林,西一端,东一端
却遮蔽不住你。。。。。。。

厉害,好厉害呀你,斗蟋
深喉无形,铁弹子
仅仅一鸣
就刺破死夜,秋静之最深

纵然蟋蟀不在堂,远古的
花花草草,突然怒放
真实的树上升,美,可怕的美哦
胜过死夜的毁灭,瓦解重力

一根玉色骨刺,弯曲,向上,闪光
白日,夜过之后照见
落地的针,竟然竖立
大地的诗歌呀,从来没有停息。。。。。。。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到二十四日 伦敦
注:
1.中华蟋蟀 (Gryllus chinensis)。体长约2厘米,体黑褐色。
2.重力,牛顿,里尔克之重力
3.荒原,艾略特
4.铁弹子,有名的蟋蟀        
5.玉色骨刺,邾华《艺术诗。之交》
6.蟋蟀在堂,《诗经•唐风——《蟋蟀》》
7.大地的诗歌呀,从来没有停息,见济慈诗《蝈蝈与蛐蛐》:


【同题诗赛】四十四

  一只蟋蟀

   ★恩腻

你的啼哭,让我把往事回想
这切入命运深处的转折
你可知是漂泊者最后一处美丽家园

这微微幸运的征兆
从前并不能让我大胆前往黑暗深处
就这样等着
就这样枯坐了好多年

你宝蓝的眼睛在黎明时分把我凝望
在一片寂静里你找到了我
我找到了你

可爱的精灵
从此你是使我多愁善感的泪腺
也许我会死,担不死于荒凉的空洞
也不亡于这物质世界冰冷的残酷

你可曾记住了我
当春天的蝴蝶陷入罗网,生命的屈辱逆来顺受
你那灿烂的笑
让欲哭无泪的悲伤瞬间远离

依照命运之约相会
选好美好的时刻
你的歌声依稀从往昔而来,
终于占据了我灵魂的贫乏
填满我空虚的胸怀

让我把你拥入怀里
即使你是月亮的影子


【同题诗赛】四十五

    一只蟋蟀

   ——诗小说

  ★dragonfly

已是深秋,
夜,格外的静。

七十三岁的父亲坐在床头,
床边的茶几上,一杯茶生出淡淡的雾。

他的儿子,委在沙发中,
若有所思地仰着头。

“儿子,你多大了?”
“四十五。”

“儿子,外面是什么在叫啊?”
“秋天了,是蟋蟀。”

“噢。”
沉默。

“儿子,外面是什么叫呢?”
“是蟋蟀。都跟你说了一遍了!”

“噢。”
沉默。

这时,六岁的儿子走进来。
父亲说:“别摔倒了。”

“爸爸,外面哪是什么叫?”
“蟋蟀啊。你还没见过呐。”

“噢。是什么?”
“蟋蟀啊。”

“爸爸,又叫了。是什么在叫?”
“蟋蟀,是蟋蟀。记住了,是蟋蟀。”

“又叫了,爸爸。是什么在叫呢?”
“蟋蟀,蟋蟀。这回记住了吧。”

“噢。蟋蟀,蟋蟀,蟋蟀。”
爸爸总是温暖的笑。

“又叫了又叫了,爸爸。是……”
“蟋蟀,蟋蟀,蟋蟀。”

“那,蟋蟀长得什么样?”
“明天,爸给你抓一只去。”

看着儿子走出去的背影,
爸爸的脸上依然是温暖的笑。

看着孙子走出去的背影,
爷爷的目光仿佛已经麻木。
                                             2013年9月25日晚 烟台


【同题诗赛】四十六

       一只蟋蟀

    ★wumaitian

草堆上的月亮那么高
一只蟋蟀攀上梯子
向她讨一件御寒的长袍
2013-09-25



【同题诗赛】四十七

   一只蟋蟀

  ★天风神威

秋夜已深
躺在略有寒意的草堆上
感受星光的凄寒
领略清风的无情

谁在我身下
弹奏凄楚哀伤旋律
每一音节
都奏出我的一滴眼泪

这琴音中
我听到预知的凄凉
也明白了
事态变幻无穷

                    2013年9月26日巳时


【同题诗赛】四十八

     一只蟋蟀

       ★王光景

夜幔,边角翻转,星光隐现
歌声弥漫,如雾,浸染
山原裸露斑驳的胸膛。看惯
这小小的生命,来自于大地 草丛
泛着明艳之光,沐浴露重华浓
抑或蛰伏墙角一隅,面向夜空,悲秋当歌
犹如古筝声声,流水淙淙,回荡天宇
浮现脑海的童年,纠结在母亲草香的发丝
倘若能使生命伸延,扼住时光的脚步
欣愿折断柔韧的触须禁锢秋之惨白
梦靥如风,缠绕年轮的压抑,爆涨在羊肠般的历程
疼痛、挣扎、无奈这些无形的魂魄,噬舔着乳白的骨髓
煎熬干瘪的忍耐,孕育了钨铁般的躯体。焦点在贪婪的瞳孔
听,一张一弛,多么美妙悦耳,像我早年热恋过的诗卷或情人
游丝般的呼吸,玫瑰一样的脸庞,缓缓在月华中消融沉醉
短暂的相思,一生的记忆。散落在烟海的时光,风化成埃
锥心怅叹:蒲公泪下榨扁的清瘦以及幽魂飘摇的凄怨
在荒原、在疏林、在河流、在残垣瓦砾间,哑然失笑
岁月流离,弹指千年
这小小的生命,短暂的一生
在思想被唱空一刹那的蠕动
点燃黑夜燃烧至黎明
化成振翅呐喊的雕塑

2013.9.26


【同题诗赛】四十九

  一只蟋蟀

  ★chr二丫

他想了很久
如何在繁华的闹市
找到失散的月光
难道怕他们遗忘祖先的耕种
还是披星戴月中忘记土地的吟唱

他担起了月光
像牛郎担起自己的儿女
呼唤留守时光
城里乡下,真是天上人间
仿佛能找到故乡被什么架空的
偶尔,在某个小区
还会发现一群人的围观
两只“蛐蛐”在格斗
生死又怎么能打败时光
他知道他的孩子在花市
有一天蟋蟀就能奏出现代交响
虽然他现在像个小货郎,不摇拨浪鼓
所到之处有道异域风光

你听,那些声音随他钻进了车水马龙
回头率百分百,那些目光掏出的是一颗原生态啊——
天下谁不爱听故乡的摇篮曲
他能不自豪自己还是曾经的蟋蟀王

    2013.9.28


【同题诗赛】五十

    一只蟋蟀

   ★云霄雨

歇斯底里地呻吟
要刺破关押天空的囚室
人——却寻声而来
将呻吟者
进一步羁押在
囚室中的囚室
牢笼中的牢笼

酒足饭饱后
一群渴望的眼睛围拢

就要展览呻吟了!
就要宣读判语了!
——尽管最不重要的审理尚未进行
就要执行刑罚了!
就要从生有之罪解脱了!

囚室的天花被割除了

与另一位呻吟者相遇时
它得到一位从未谋面的仇敌
              20130928


【同题诗赛】五十一

      一只蟋蟀

           ——题记:我就是蒲松龄喂养的那只蛐蛐儿
                              
                       写于夏俊峰被杀之日

     ★罗傲鹰

我死了
魂魄变成蛐蛐儿

知州大人用人头马泡澡时,喜欢斗蛐蛐
一下注,就赌上众多蚁民的祸福生死
如未按时收到老爸送上的黑旋风或青翅蛾
就会取消我家低保资格
用饥饿对我们动刑

蛐蛐快被捕捉绝迹
老爸却从血淋淋的命运夹缝抠出一只
声音好听,背脊饱满
我拿到手心细看,它不见了
另一只窥伺已久的蛐蛐——死亡
扑扇翅膀闪耀黑铁光芒,飞来

老爸擦鞋被城管没收鞋箱
卖水果被踹翻箩筐
交不上蛐蛐就吃不上低保
他狠狠搧我耳刮子--啪啪
然后又去捕捉蛐蛐驮着的稻草
那根稻草,大家都在抢

我自幼受宠
两记耳光宣告我的死亡
投井,井水象死亡般冰凉
死亡不解决问题
我的魂魄变成蛐蛐
孱弱瘦小,胸怀戾气
蒲松龄用苦楚怨艾的墨汁喂养我
躲闪腾挪,机智敏慧
咬杀所有对手让自己存活

我撕扯下一只花将军的翅膀和前腿
草色的血液从断裂处滴下,叫声凄厉
厌倦了不断重复的杀戮游戏
卖担担面的老爸让我挂念
鬼魂蛐蛐躲过公鸡尖嘴,踩着月亮滑板
思恋的缆绳拖曳我回家,回到躯体

我睁开眼,呼气
以为老爸会惊喜地用胡子
刺我的脸颊
他却面无喜色
连连流泪叹息
——知州大人叫我再送一只
同样强悍的蛐蛐
我上哪儿给他弄去


我又走向井口
又变成一只蛐蛐儿


【同题诗赛】五十二

      一只蟋蟀

    ★王光景

冬天向秋回了一封信
告诉它:
惊醒睡梦的一只蟋蟀
最美丽

2013.9.28


【同题诗赛】五十三

     一只蟋蟀

   ★西衙口

他给断墙一张巧嘴,
他让废墟替他鸣唱。
黄河喧嚣,星星尖叫。
白露如霜,有嘴的都在沉睡。
他还要为道路准备一副牙口,
黎明的牛马踩着上帝,就像踩了野狗的尾巴。


【同题诗赛】五十四

   一只蟋蟀

    ★腆腹游侠

我是蟋蟀,我坦率
我急切呼唤:丁呤呤,丁呤呤。呼唤
爱情,爱情就来了

我是蟋蟀,我坦率
我高调宣布我的占领
非请莫入!走开,请走开

我是蟋蟀,我坦率
我控诉游蛇的阴险
悄没声的杀戮和盗窃

我是蟋蟀,我坦率
我痛斥蛤蟆的大言不惭
国,国的宣称,宣称后便是私吞

我是蟋蟀,我坦率
我丁呤呤,丁呤呤的呼唤
呼唤遗失了诚实和勇敢的蛮荒

            2013年9月29日   2:57


【同题诗赛】五十五

     一只蟋蟀(二首)
          ——故园

       ★雅克

小河流水愈来愈干枯
砖厂已建到地头村旁
爬至山顶,极目远望
乱风岗有人缓慢劳作
群羊灰色,走走停停
若梦故园,惟有蟋蟀
瑟瑟秋风中不舍眷恋

     2009-10-9



          ——忆故园

他说爸爸你不要唱歌,你的歌总是让我想哭
他搂着爸爸,惶恐地呼吸,终至困倦,睡去
他还那么小,不到六岁

窗外楸树下蟋蟀开始以双翅为锯,切割秋夜
月光悲悯,恰照父与子

     2010-9-25


【同题诗赛】五十六

      一只蟋蟀

     ★炎子

那只蟋蟀的声音
石子一样扔进了窗户

我俯身   捡起来
拾起了千里之外的思念

我试着把声音扔给你
却被玻璃弹了回来

捏着一只蟋蟀的呻吟
就像握着一只破月亮

    2013.9.27


【同题诗赛】五十七

    一只蟋蟀

  ★汤斌昌

跳过水渠
跳出草际
跳出七月的田地
觅觅寻寻,寻寻觅觅
没有找到孩子们的淘气

从田地里回到田地
复耕的庄稼
删除了一堵矮墙的残迹
七月好过,八月难过
九月十月哪里栖息

越冬的灶心土啊
我急切的追求
急急急——急急急——
崛起在远方的农民新居
也许有我安身的缝隙

   2013-10-1


【同题诗赛】五十八

   一只蟋蟀
           ——哨兵

    ★wumaitian

一心一意的哨兵,他是哨兵中的圣人
两根触角挺了一挺
草尖上的螽斯纹丝不动
2013-10-01


【同题诗赛】五十九
      
      一只蟋蟀

    ★ 电线杆

      一
夜晚在草丛里发芽
阵阵寒风四处游逛

一只蟋蟀哀声悲歌
这不是《诗经》里的愁

       二
我的脚步踩碎月光
我的孤独陪着影子

蟋蟀搅动一平如水的夜空
生命会在黎明时分停止

      三
苏格拉底死了
屈原融入历史的河流

未来是一支正在消寂的歌
别去听从蟋蟀的欺骗

      四
我要向你飞去
感官如同饮尽了毒汁

忘川的河
我渴望无名的死

      五
蟋蟀,你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你的歌声曾激荡起岳飞的忧思

不能战死沙场的诗人
西子湖畔埋下的忠骨

      六
我要远远地你而去
你为我那埋在林间的父亲歌唱吧

让哀怨的歌声流入坟头野草间
一只蟋蟀哀声悲歌能点燃死亡


【同题诗赛】六十

     一只蟋蟀

  ★dragonfly

收获,秋天的真相,
而不是秋风渲染的苍凉。

棉花采摘的时节,希望
正在心中酝酿。

秋阳下,美丽的姑娘们,
笑成了东方灿烂的霞光。

洁白的棉朵,被轻盈灵巧的手,
收进圆圆的竹筐。

当夜色深深,一只促织躲在门旁,
正婉转悠扬地唱。

吱吱吱,织织织,
古老的传统,它竟然没有忘。

然而,黄道婆已经离开很久了,
守望眷恋的促织唱着一分惆怅。
                                      2013年10月3日 烟台


【同题诗赛】六十一

  一只蟋蟀

  ★紫夜阑珊

与黄昏弹奏
谁说你无性
谁说 瞧
夕阳红了


我进入夜
夜里的陶罐
一颗颗的星
夜似水

2013-10-4 12:28


【同题诗赛】六十二

     一只蟋蟀

    ★蓝冰

总有唱累的时候,那时
暗自回到草庐深处,心境有些凄凉
但不比月光更薄一些,偎着泥土
让自己慢慢安静下来,也唱
相爱没那么容易,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
把目光投向远方,越过那棵狗尾草
梢顶凝结的秋露绽出的光华
看月亮滑落进夜的深涧
最冷落的故事寂寥上演
一个声音在内心中缓缓响起:
我是一只蟋蟀
我所有的财富来自我的内部
所有的智慧都是触角的通途


【同题诗赛】六十三

     一只蟋蟀

   ★袁瑞芳

被东方宠爱的爷们儿
穿战靴,披盔甲磨响征战的号角
强悍与雄健的扑杀
跳过八旗子弟讲究的罐子
日夜鸣叫


【同题诗赛】六十四

       一只蟋蟀

      ★看山望水

分不清阴云还是黑夜
分不清是雾霭还是巨川
这只蟋蟀
这只秋草中鸣唱的生灵
亮得像一颗珍珠
一盏油灯

就是这只蟋蟀
从童年睡梦中的木屋
时而以幽琴换我归来
时而以鼓点催我前行
在母亲细密的针脚下
温热地唱着歌

追着冬季一场场风雪
我的耳郭中一直响着
一句句绵软的叮嘱
像个小小的发热器
像童年的摇车

不,中年时候我仍记得
最初的清亮嗓音
拂过山坡的青草
在楼宇间,在斗室中
从初春到深秋

每一册旧版的书中
我听你追述最初的弹拨
在杂音中分辨着
在风雪中回溯着
一声声地返青

遥远的歌者
我想我会老得像你们
在纸页中抖动
单膝跪地举起
一声最后吟唱

          2013.10.7.晚,


【同题诗赛】六十五

     一只蟋蟀

   ★月朦胧

以前 是和父母亲一起
享受灶台上的温暖

现在 寄居在小城一隅
孤独地唱着游子的歌

将来 要用这根触须
找回丢失在锅灶上的梦

2013年10月


【同题诗赛】六十六

   一只蟋蟀

   ★天风

叫一声
红了杜鹃

叫两声
绿了草原

叫三声
烂熳了五花山

第四声一张口
灌满了严霜凄寒
               2013年10月9日申时


【同题诗赛】六十七

       蛐蛐

  美国●书亚  维尔纳
   ★杨炼  译

    蛐蛐说
你靠摩擦了解蛐蛐,  
     而蛐蛐靠音调了解你,

   空虚的情人,玩游戏
用甜蜜的呻吟密封那时刻。
    看蛐蛐

   跳过你丑陋的瓷砖地
和你的靴子嬉戏
    当它又砸偏了。

   我是蛐蛐,比咖啡和
烟草汁更黑,我的歌
    更苦,更沙哑

   只消你暂停打字
闭嘴一分钟。
    蛐蛐说

   你的双唇拒绝这主意,
蛐蛐的长天线拾起一切,
    蛐蛐知道蛐蛐在哪儿。

   蛐蛐用前臂掘洞
嚼你的纸。蛐蛐说
    别紧张那结果,

   蛐蛐舒展在草从里。
蛐蛐绝不在烟腾腾的室内
    悲悲戚戚。

   蛐蛐能呼吸。
蛐蛐在你密封的石屋
    外面唱。


Joshua Weiner  诗

  杨炼  译


   Cricket


   Cricket says
you know cricket by my rubbing
    and cricket knows you by a like tune,

   vain lovers, playing games
of sweet moan to seal the hour.
    Watch cricket

   leap across your ugly tile floor
and play to your boot
    as it misses once again.

   I’m cricket, blacker than coffee
and tobacco juice, my song
    more bitter, more buzz

   if you’d only quit your typing
and shut up a minute.
    Cricket says

   your lips confuse the issue,
cricket’s long antennae pick it all up,
    cricket knows where cricket is.

   Cricket burrows with forelegs,
chews your paper.  Cricket says
    stop straining for effect.

   Cricket loves a napper in the grass.
Cricket is never wretched.
    In a room of smoke

   cricket can breathe.
Cricket sings outside
    your sealed room of stone.



【同题诗赛】六十八

    一只蟋蟀

    ★王丽颖

它跳出凌晨6点27分的黑匣子
像是要和我谈判
一块寂寞的盘子在餐桌上
占据光线充足的一角
除了一只旧手镯
我没有更好的物件作为筹码和它达成协议


它说落叶磨刀,青山落草
夜晚是一个巨大的飞行器
闭上眼睛的人都长出了翅膀
手握酒杯的人可能是情人也可能是杀手,我
听见豹子打雷,河水一落千丈


秋风里有人点火,有人口露微词
茧子破了一层还有一层
火焰在黑夜的那头舞蹈,我依旧固执己见

念经书,用铅笔标上哪里是祭坛,哪里是玫瑰庄园
路口的指示牌黑铁一样沉默
指向那条通往悬崖的小路

而它,打算把我余下来的所有时间
都装进那只黑匣子

2013年10月17日


【同题诗赛】六十九

   一只蟋蟀

   ★天风

叫声催眠
蛐蛐声音无限
叫了一晚又一晚
叫热整个夏天
这叫声可否像种子一样滋长漫延

小指肚大小的身体
声音高亢婉转
比知了清脆悦耳
胜黄鹂占领星空蓝天

2013年10月17日亥时


【同题诗赛】七十

      一只蟋蟀

     ★王光景

当吊瓜在绿蔓中羞红,
秋轻轻一吻蛰伏草丛。
聆听隐约相思的琴声,
纤指撩惹着露重华浓。
落花惊醒林鸟的空梦,
消失眉月依偎的枝头。
皴破墙角生疏的一隅,
浮现童年欢欣的梦境。
米黄的油灯飘摇闪烁,
映衬着母亲一绺清容。
哎,你的琴声让我不宁,
哀怨纠结着甜蜜忧愁。
阴霾的幕纱悄悄合拢,
仰望寒星已点缀枝头。
憔悴的身影拥抱大地,
独守悲秋瞿瞿的时鸣。
像诗人钟爱月下玫瑰,
殷血沥沥又至死不渝。
不老的故事繁衍重复,
而古筝声声弦断谁听。
在庙堂在原野在山坡,
唱空潮湿的一缝幽梦。
为什么于千转百折后,
才会忆起美妙的心声?
像吊瓜烙印夜的瞳孔,
在生命尽头雕塑一生。


【同题诗赛】七十一

    一只蟋蟀

★天空の海洋

吟蛩正思
芭蕉不得雨
月挂轩窗
净是些风声

前门轻依
儿童不数星
捉一只挑
远见了些灯光


【同题诗赛】七十二

   一只蟋蟀

   ★水无言

一只蟋蟀
飞扬在春花斑斓的歌声里

又一只蟋蟀
沙哑在床前明月光的秋霜里

我不要这两只
我把它们统统都赶走了

我只喜欢
它们中
那只爱捉迷藏的第三者

哦,那属于我的一只
我纸版画里的小蝈蝈


【2013,10,23】


【同题诗赛】七十三

    一只蟋蟀(外一首)

  ★ dragonfly

蛩音

向晚寒蛩曲苍凉,
总和夜色清声唱。
孑然执著同人语,
也叹身世多离亡。
                2013年9月20日晨 烟台

蟋蟀(外一首)

天下不黑不登台,
月色随风信步来。
不畏途尘雾和雨,
吱吱申诉为清白。
                2013年9月20日晚 烟台


【同题诗赛】七十四

   一只蟋蟀

  ★小桐


黑色礼服追赶着“促织”,
来自于横膈膜、腹肌、肋骨、喉舌的力量,
向外扩张的夜,微凉,
纯净的音,宽厚的域,和金属的色。
生命的本能搬弄着藤椅上的麻木不仁与针刺不痛,
月光也变得婉转。

知秋?品秋?懂秋?
我寂寞相知的兄弟啊!
是否,芳草尽往幽栏跑?
是否,心系天山落扁舟?


2013年10月30日



【同题诗赛】七十五

    一只蟋蟀

  ★瑚图灵阿

那是我儿时
一句常见的梦呓

那是母亲年轻时
一枚夜里闪闪的针

那是父亲五十年前
从青海回到故乡的第一滴泪

那是我童年的魂儿啊,夜夜
鸣叫在父母如今的枕畔

2013年11月5日0点2分


【同题诗赛】七十六
                        
                  一只蟋蟀
                              
                ★Somnus

                 一只蟋蟀
             在無數的喝彩聲中
               稱了王      從而
      功成身退    摘得勝利的桂冠
      這本應是件令人群狂歡的事
         我卻分明看見這只蟋蟀
         在歡隅的一角暗自流淚
               無視歡呼和笑顏
                  所以我不樂
                  所以我怜惜
                         ……
                  終於     終於
     我的猜想      得以無情地印證
       是一只絕望的蟋蟀     終於
           在高低起伏的歡笑中
             橫刀   自殺于人前    ——
              為什麽     爲什麽
                    桂冠蟋蟀
          卻還是一具無言的屍體
              其實     另一只蟋蟀
                 早已作出回答 :
             蟋蟀     即便稱了王
                也只是一只玩物
                       但代價
卻是遍體的鱗傷    或同伴的意外死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晚   十一點二十六分


【同题诗赛】七十七

             一只蟋蟀

       ★士敏土

有关自杀的故事,上帝充耳不闻
一只蟋蟀,在玻璃瓶内
看得见光明和黑暗。它们不是玩物
也不是斗乐的工具。它们具有形而下
的生命。同时也向往爱情

自杀的理由并不充分
仅仅是因为被关在瓶子里吗
仅仅是因为没有出路吗
那么,精神呢?形而上的意志呢
是不是会永存?会照顾爱情

法官先生,我承认
这只是一个虚构的自杀故事
就象小说家,把虚构人物的自杀
当作自己的自杀一样
用来结束,没有前途的愿望
法律辞典里,找不出对应的解释

故事过后,才恍然大悟
蟋蟀之所以,能够在形而下
的瓶子里活着,是因为它们早就
物色了一个躯壳代替自己
而玻璃瓶内的,那个叫蟋蟀的动物
不过是,自杀后,遗留的一个
形而上的替身演员

2013年11月10日


【同题诗赛】七十八

      一只蟋蟀

      ★甜心姜

一只乌黑的蟋蟀,从秋天的夜晚
从一群闪光的碎星里跳出来
它叫喊着,绕过那扇不小心的窗子
在二楼小屋地板上,与我相遇

它注视我的样子,简直太熟悉不过啦
像我身体某些零件。它起伏的叫声
飘满整个小屋角落。于是水淹没我
它从我的原野仓皇逃脱

在灯光的注视下,我们的对视
跑完一场马拉松。后来它探头又缩回
就不动。小小黑色火焰,熄灭
但瞬间又飞过来,清晰的落在我衣领上
像钻进泥土的罅隙里,黑回到黑本身
2013.11 10


【同题诗赛】七十九

       一只蟋蟀

    ★独竟天涯


侧耳听,用聋子的耳朵
看黑色签退黑色,坚硬的地板容不下一只蝼蚁
再听。割掉耳朵、捅破耳膜 、击碎耳蜗
床下的缝隙爬出来一只蟋蟀
刚好是我下床的那一刻
没有什么征兆
它,死在了我的脚下

   注:蝼蚁般的命运,也是贫民的命运!

2013.11.12


【同题诗赛】八十

    一只蟋蟀

   ★郑兴明

父亲的烟头丢在牛脚板儿窝里
母亲的叹息割成一截一截
钻进草丛,乡下就有蟋蟀了

一只蟋蟀,一只乡下的蟋蟀
总能找到我塞满尘嚣的耳朵
在夜深人静,酒醒之时

想起父亲喝酒,咸鸭蛋
在桌角嗑个小洞,细细地品

我们就豪爽多了
我们吆喝着对方或被对方吆喝着
干掉的一小杯
足够给父亲打几坛白干儿

父亲有几坛白干儿
一定会用手去抚摸
就像我们小时候,惬意地抚摸
红苕稀饭胀圆的肚皮

蟋蟀固执地唱
像母亲额头别过的针,油亮油亮
像儿时衣服上母亲咬过的线头
长大了,从乡下赶来
拉着我的良心和袖子,往老家去

儿子在外面小康,父母在乡下清贫
蟋蟀啊蟋蟀
你让城市失眠,北京失眠


【同题诗赛】八十一

    一只蟋蟀

    ★Somnus

一只蟋蟀     被黑夜
以黎明的名義
命名為:害蟲
沒錯     蟋蟀是害蟲
害蟲是蟋蟀   ——
看吧     黎明終會發現
藏匿于草叢中的一只蟋蟀
正橫起兩把尖刀
從左到右     自上而下
樂此不疲地    搞著地下活動
以此來竊取大地的机密
無視月光和黎明
這將是黑夜的不白之冤啊
……
看吧     我庄重地預言
一只蟋蟀的吟唱
令百姓不樂
汗水在土地里嗚咽
一只蟋蟀的碩果
令百姓悲苦
那正是以血的代價
……
放心吧   有情人
百姓的命運     是光明正大的
一只小小的蟋蟀
怎能妄圖扭轉乾坤  ——
倘若     天亮之時
一只被命名的蟋蟀意外死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
                            晚   九點十九分


【同题诗赛】八十二

   一只蟋蟀

   ★ 以观沧海

蟋蟀的叫声
是静的骨骼

静是
多么广大的殿宇
蟋蟀的叫声
是一根根高大的柱子

有多少世事
被蟋蟀吞入腹中
使他的寂寞
充满无私的斗性


【同题诗赛】八十三

   一只蟋蟀

  ★骆艳英

冬天,毫无例外地到达南方
一如它几千年无边地到达
白雪辽阔,如神的斗篷
无处不在地敞开

土房子里,
炭火随着风一明一灭
像在解说自身的寒冷
卖草药的乡下人围坐着炉子
以单薄的衣衫抵抗那个时代

一只蟋蟀蜷缩在墙角
它被黑暗统治的身体
久久不肯沉寂的鸣叫
让人想起白脸的“张飞鸟”正掠过池塘
而覆盆子与何首乌依然拥挤在百草园
仿佛被鸣声唤醒的不止是乡下人
还有瓦片上的白雪,以及
白雪覆盖下的草树与泥土
仿佛万物喑哑以后又有了新的吟唱
仿佛乌篷船正在欸乃声里摇着鲁迅还乡

一只蟋蟀,羽翼抖颤,
独立于人群以外
它鸣叫,不管炭火热烈与冷却
它鸣叫,不管是否有人愿意竖起耳朵
弦乐起伏,为世间如此多的阶篱

2013~12~8

注:覆盆子,何首乌,张飞鸟等出自鲁迅的《百草园》



【同题诗赛】八十四

     一只蟋蟀

    ★阿耶

它用娇小的身体占领世界某一个角落
用划破时光的嗓音吵闹、喧嚣和聒噪
时代的背叛者以它们为伍
在蜿蜒虬曲的大地上  歌舞升平
困倦的人们  终将在习惯性的刺耳中
悄然睡去
暑往寒来
当冬风的第一把刺刀飞来
它们的尸骸  也将集体丧失存在
就连时代的背叛者
也将在下一个炎热的夏天
才将它们送上神台

2013-10-10


【同题诗赛】 八十五

    一只蟋蟀

   ★叶草

一只蟋蟀用尽最后的力气
颤颤巍巍地爬上一支光秃秃的芦苇
月光多么明亮多么广阔啊
蟋蟀禁不住想高呼一声
但它却忽然掉了下来

一只蟋蟀掉下来死了
深秋的夜里噗地一声
寂静的草丛里一阵小小的震动
仿佛苍老的芦苇上掉下了一枚巨大的果子
2013/10/29


【同题诗赛】八十六

一只蟋蟀(四言古风

    ★腆腹游侠

寒虫鸣秋     诗人怀愁
彼怅岁暮     彼悦佳偶

寒虫鸣秋     稚子兴稠
彼跃逞勇     彼观虎斗

寒虫鸣秋     魁阁点斗
彼曰灵秀     彼曰狐臭

寒虫鸣秋     千载悠悠
歌者寻梦     夫复何求

                2013.12.15  11:00



【同题诗赛】八十七

   一只蟋蟀

    ★韩永忠

我的手指潮湿   我的手指伸向了远处的草丛
草丛是如此的凌乱不堪
如此的不尽人意   竟然让一只蟋蟀
不断的拧亮自己内心深处的灯盏

一只蟋蟀   也是一粒灰暗的石子
埋在厚厚的尘埃中
埋在无穷无尽的悔恨与诅咒的杯子里
一只蟋蟀的到来    让这只杯子
更快的支离破碎

我的血管里也有一只神秘的蟋蟀
在沾满了黑色石油的道路上
在弥漫着橡胶味儿的道路上放声的歌唱
歌唱一群残暴的土狼
穿越了自由者日渐缩小的领地

其实我就是那一只蟋蟀   躲在时光的低洼处
躲在空无一人的水槽旁
看吧   一截僵硬的木头   被岁月的焦阳炙烤着
被一场莫名的滔天大火
剧烈的焚烧着

一只蟋蟀也不过如此   一只蟋蟀
在落日的巨大村庄里终于安顿了下来
一袭黑衣的敲钟人呀   用它细小的触须
敲呀   敲呀   敲呀
敲响一连串只属于这个世界的晚钟

......


2013.12.25



【同题诗赛】八十八

      一只蟋蟀

    ★易安客

我很威猛,是个斗士
主人把我当做宝贝珍藏
到处炫耀,以我为荣
虽然我也是蜗居
但我的窝却是,青花瓷
做成的罐子,很舒服
我每天舞动着大刀
斗志昂扬,特别嚣张


但是,我的
心里其实充满了彷徨
张扬的外表,只是
一种自我保护的假象
因为我知道
主人的眼里,容不下
一只懦弱的蟋蟀
为了生存,我只能
将自己渲染得越来越强大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9-25 16: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辛苦!以一月为小节,有必要总结回顾一下跟帖作品。
既然无心插柳,就多邀请几个朋友围观参评。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发表于 2013-9-25 18: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蟋蟀》
草堆上的月亮那么高
一只蟋蟀攀上梯子
向她讨一件御寒的长袍
2013-09-25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18: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炎子 于 2013-9-25 18:24 编辑
蟋蟀 发表于 2013-9-25 16:40
炎子辛苦!以一月为小节,有必要总结回顾一下跟帖作品。
既然无心插柳,就多邀请几个朋友围观参评。当然是 ...


呵呵!言之有理!
至于参评一事,是否我们这个组委的人员都做个牵头呢?这样既可以带动大家,又活跃了气氛!还建立友谊,我们何乐不为呢?我看忠伟兄做的很好!向他学习!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3-9-26 1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wumaitian 发表于 2013-9-25 18:06
《一只蟋蟀》
草堆上的月亮那么高
一只蟋蟀攀上梯子

看来还真的是冬天快到了呢!蟋蟀爬上梯子这个过程有味!呵呵!问好麦天
发表于 2013-9-26 11: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不好意思,我又查出我诗里一笔误。第五节第四句“提着两展老马灯”,改为“提着盏老马灯“。担心着,急急来。烦劳先生再改之。谢谢
发表于 2013-9-26 12: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3-9-26 10:27
看来还真的是冬天快到了呢!蟋蟀爬上梯子这个过程有味!呵呵!问好麦天

一出太阳还热着,一下雨就寒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9-26 12: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wumaitian 发表于 2013-9-26 12:09
一出太阳还热着,一下雨就寒了。

这是这个时候天气的特征。
发表于 2013-9-26 12: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冬羽 发表于 2013-9-26 11:52
实在不好意思,我又查出我诗里一笔误。第五节第四句“提着两展老马灯”,改为“提着盏老马灯“。担心着,急 ...

炎子  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呢,呵呵!看了两遍也未发现呢!好了,不成问题的。  发表于 半小时前

还生涩。谢谢。
发表于 2013-9-26 23: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蟋蟀

王光景

夜幔,边角翻转,星光隐现
歌声弥漫,如雾,浸染
山原裸露斑驳的胸膛。看惯
这小小的生命,来自于大地 草丛
泛着明艳之光,沐浴露重华浓
抑或蛰伏墙角一隅,面向夜空,悲秋当歌
犹如古筝声声,流水淙淙,回荡天宇
浮现脑海的童年,纠结在母亲草香的发丝
倘若能使生命伸延,扼住时光的脚步
欣愿折断柔韧的触须禁锢秋之惨白
梦靥如风,缠绕年轮的压抑,爆涨在羊肠般的历程
疼痛、挣扎、无奈这些无形的魂魄,噬舔着乳白的骨髓
煎熬干瘪的忍耐,孕育了钨铁般的躯体。焦点在贪婪的瞳孔
听,一张一弛,多么美妙悦耳,像我早年热恋过的诗卷或情人
游丝般的呼吸,玫瑰一样的脸庞,缓缓在月华中消融沉醉
短暂的相思,一生的记忆。散落在烟海的时光,风化成埃
锥心怅叹:蒲公泪下榨扁的清瘦以及幽魂飘摇的凄怨
在荒原、在疏林、在河流、在残垣瓦砾间,哑然失笑
岁月流离,弹指千年
这小小的生命,短暂的一生
在思想被唱空一刹那的蠕动
点燃黑夜燃烧至黎明
化成振翅呐喊的雕塑

2013.9.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7 10:50 , Processed in 0.12666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