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0894|回复: 161

[诗歌奖投稿] 我的诗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1 10: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667 于 2014-1-24 23:36 编辑

自画像
他高贵的头颅低垂着,没有目光可以进入他的双眼
阴郁的脸庞里镶有宝石般的光
驱散着人世的阴霾和寒霜
跳跃不止的心,等待着救赎
深井里望不到的希望,明月里渴求不到的阳光
他低垂着,寻找脚下的路





孤独的行人
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在这条路上,看不清他们的脸,喊不出他们的名字
孤独的我亦步亦趋,是众人中毫不起眼的人
沉默着注视走在我前面的人,但他们模糊的背影让我迷惑
仿若不存在,鬼魅般的残影让人心悸
一颗心无法落地,漂漂荡荡地
偶尔吹来的风惊起我的知觉,沉睡在灵魂深处的渴望
伸出双手,欲从我的喉咙探出,令我呕吐不止
欲望深渊里藏有怎样的邪念,善良人世间又有什么难言的悲哀
人道是人,谁言是言,人心是人




梦的日子
人行道上的陌生人,脸上洋溢着阳光的微笑
从身边经过,被金色阳光包裹
目送至远方

路上的石砖,冷灰色的安静着
连成一排排的欲望,飘过人群的头顶
仰望太阳的生命

欢乐的声音在房间回荡,梦开始发光
是梦,星星般连缀成项链
是梦的日子




闪烁、跳跃的火,空气都炙热
人群中,他肆意的手指,敲出波浪般的节奏
掠过众人的脸颊,不停飞翔的眼神
欲望的黑夜平躺着,等待你的触摸
脚趾,踩着沙滩,柔滑地陷入
每一步都渴望水,浇灭我
炙热的火,无形中感到自由


为杨佴旻老师的画《周末》而作

安睡的女人
纤柔的线条勾勒出她完美的体型
冲流而下的瀑布,洗尽她的铅华
纯净而安详地谁在水中
在夜色中,独自飘香






天和地
孩子无知的感受周遭的环境
混沌不清的意识,万物尚且没有名字
父母反复的亲昵,言传身教的熏染
方才知道,叫妈妈,叫爸爸
只是,那玩耍的小男孩和小女孩
竟用稚嫩的语气,反复发出
“天和地,天和地”的声音



远方


站在窗口向远方望去
秀丽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
悠远的白云映入我的窗口
将我包裹,洁白,柔软
无法触摸

曾眺望过无数次的远方
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不经意的一瞥
当我想起时,就看见了

倚挂着的葡萄藤,长满一串串的葡萄
颗颗圆润,坠着,不落凡尘
在空中独自飘香,缭绕我窗

远方的风景孕育了葡萄
葡萄装饰了我的窗

当阳光透入,生命开始呼吸
只有你,光,是我的能量
打开我的身体,让你进入
恰如远方于我的窗




上访者
流浪在车站的流浪汉,没有家可回而徘徊着
夜晚的风不住的吹着,刺骨的寒意直抵心灵
只为了一个清白之身,不断逆流而不断被阻
是谁制造了他的命运,谁又能还他清白之身

他向我诉说他的故事,诬告的罪状白纸黑字
身负不洁之辞行走大地,命运给他指向何方呵?



幻觉
环绕在眼前的幻觉
至今仍未消失,久久不肯离去
敲开一个缺口,让堵塞的水
回归大海,汹涌澎湃
落日挂海角,扬帆远航
孤雁伴海风,鱼跃浪花中


语言
说出它们开始变得困难,变得无可言说
纷乱的事物以什么角度被我感知
似乎每种快乐都必须有你的参与
无法脱口而出的事物
开始缓缓下沉,变成语言


语言
突然而至的情境,语言无法描述
互相碰撞的词语,纷纷渴望逃出黑暗的深渊,靠近物体的光
就在刚才而且是现在,有块天花板掉了下来
原来是地震突如其来



原点
缓慢地舒展开,揉皱的纸
花朵般呈现,自然之光
上升,自然旋转的角度
上升或者坍塌




测不准的粒子
不停地自我振荡
摇晃的梦
被注视以后
什么都难以估测



醒醒,我的同学
你还记得吗?你曾为此做过演练
往日的时钟依旧清晰地挂在墙上
分分钟都是时间,分分秒都是生命
警报响起,所有的同学纷纷站起
走向走廊,我知道
我知道现在是在地震
但同学们都说笑着慢慢往楼下走
教学楼并未摇晃、倒塌
一切如故,空气里没有丝毫恐慌
但我知道,现在是在地震
我应该快步的跑下楼



无题
一些声音,反复的在脑海里出现
复读机一般精确
石头碰壁一样清脆
阳光没有形状
水流没有方向
一次一次重复过往
故事一直在沉睡



三墩行
车多人亦流,嘈声不绝耳
驱车漫游孤,自感乐中梭
大爷肩负担,累感拱桥长
避之不及早,心有戚戚然
回头四目对,犹火脸上烧
安知前行路,多有不测风






江滨独步
光照江滨影随身,风吹江面起微涟
寂寞山路无人见,移花换羽弯如钩







生命
一秒流逝一个念头
一个生命盘旋着从深渊里降落
浓稠的油脂粘着身子
近乎透明的身躯,没有半点尘垢
安好,生命的诞生
众生之声伴你一生
众梦之梦集你一瞬
哇哇的啼哭唤醒黑夜的记忆
此刻,你像太阳一般闪耀
众星围绕




街道
稀疏的行人,在清晨
没有声音,空中飘着灰尘


饥饿
沙土不停的填埋进大海
让陆地 变得宽广,海岸线越来越绵长
浪涛依旧汹涌,如饥饿的口
每每张开,就能感到深喉
吞咽食物的恐怖


天空

天空干净极了,没有半天颜色的欲望
望不到头的清澈
仰望 中,迷失方向的双眼
心儿感到天旋地转



江滨独步
光照江滨影随身,风吹江面起微涟
寂寞山路无人见,移花换羽弯如钩



落日
海上落日泪,孤舟入霞光
几度夕阳情,闲看飞鸟鸣



土地
我曾征服这片土地
岁月燃烧着我的激情
太阳铭记我的名字
但现在一切消失殆尽
陌生的面孔失去往日敬意
人群中,我孤独行走
雨水洗不尽忧郁的背影
彷徨,莫名的伤感
日子挤压日子
血液搅动血液
终究抵不过悲惨的宿命



生命
光彩都消失了,你的脸再也没有了往日威风
略显疲态的双眼,呆板的盯着眼前的东西
双手不停的工作着,没有时间来挪动
苍蝇的手,机器的手,失去活力

与日俱增的哀叹,在单调的房内回响
没有人听到,无人来敲门
越陷越深的孤独,漆黑一片
每日,回忆着那曾经的辉煌

生命啊!为何你令我闪耀?
现如今,看镜子里的自己
年华随时光远去,渐渐模糊的过去
你可曾爱过自己?




你降临凡尘,充满光彩
众人被你吸引,长久的注目
宁静的空气随你起舞
每个脚步都有音乐的魔力
时而高昂,时而低吟
呼吸一般自然
流动的气息包围你
令众人陶醉



哀嚎
身体扭曲着,痛苦的额头起了褶皱
不时发出哀嚎,眼神里充满恐惧
无法开口求救,强烈的痛苦使他开始抽搐
没有人明了,他究竟因为什么而痛苦
人们望着他,不自觉地感到颤抖
这种痛苦在蔓延,直到心生厌倦
慢慢地走开,再无挂念



楼上月
月落高楼间,大道至天边
缓缓步履行,月至楼上天



长相思
年即来,岁已去,身在泊舟无处停。月明鞭炮声。
吾已长,父即老,客中未有乡音者。谁人道故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0: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



发表于 2013-9-1 10: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宠辱若惊,人生就是练习承受。
发表于 2013-9-1 10: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王子,跳啊!很有动感!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0: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嵘嵘 发表于 2013-9-1 10:22
青蛙王子,跳啊!很有动感!

就是这个节奏感
发表于 2013-9-1 10: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也是一种机会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0: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朦胧 发表于 2013-9-1 10:25
等待也是一种机会

加好友了嘛
发表于 2013-9-1 10: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667 发表于 2013-9-1 10:29
加好友了嘛

已经是好友了,667
发表于 2013-9-1 11: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上再提一步就会好很多了。比如“跳跃不止的心”这样的句子,在诗歌里出现,有“赘述”的味道,说白一些就是没有诗语言那样的有韵味。只是个见。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1: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炎子 发表于 2013-9-1 11:15
语言上再提一步就会好很多了。比如“跳跃不止的心”这样的句子,在诗歌里出现,有“赘述”的味道,说白一些 ...

多谢指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4 07:13 , Processed in 0.06324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