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436|回复: 7

[诗歌奖初选] 荒原狼 (ID:荒原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7 07: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7:36 编辑

无限江山(组诗)




无限江山
  
  阳光隐去,夜色苍茫
  那鲁胡,嗻!那鲁胡,嗻!
  狂雪骤降,万物凄凉
  那鲁胡,嗻!那鲁胡,嗻!
  
  风向闪亮的剔骨刀,草在石头上奔跑
  头顶落日王冠的头羊,这时辰
  欢乐要看清歌唱后面的忧伤
  离家的孩子沉醉于梦之故乡
  
  血,要燃烧就沸腾起来吧
  白骨杀伐的疆场正是生命醒来时分
  要爱,就像马蹄下广大青草
  在流年的背上,运载幸福的光芒
  
  一声犬吠,怎能打开炊烟锈迹斑斑的门
  那鲁胡,嗻!那鲁胡,嗻!
  一个手势,挫伤多少江山美人的傲慢
  那鲁胡,嗻!那鲁胡,嗻!
  
  
  
海东青
  
  睁开轻视的眼,伸出舌尖
  舔舔那滴滚落嘴角的闪电
  蘸着冷月露水,在雷的乳房上天祭红尘跌宕
  翱翔,翱翔
  逆风的翅膀旋在阿勒楚喀之上
  
  土地把高粱的伤口撕开又把蒿草的残阳埋葬
  荡魄摇魂的天风和人都在奔流
  战败的荒野有万千野鼠游晃
  散步的羊,望月的狼
  欲望的瞬间有苍凉的歌唱
  
  要飞就不低头,要恨就不回首
  掏空胸膛不卑不亢,坚守内心疆场
  如戟如剑的巨爪张开,蜿蜒河水一浪浪
  天和地空茫茫,只有生死发出金属的光芒
  安吉遮衣!号号!安巴托里,号号……
  
  
  
马背上的春天
  
  谁的铁蹄苏醒,扬起嫩绿的尘埃
  谁的嘴里嚼着北风夜草,吹透大地风湿的身子
  那些深埋在熊仓子内心的冬眠,竟被一只癞蛤蟆叫破
  呱哇。呱哇。呱哇。呱哇。
  亮丽地跳上杨柳枝梢,鼓胀村落怀孕的乳房
  
  汲水的女人打上一桶桶粗野的笑话,也同时捞上大黄鱼和胖头鱼的呻吟
  开河的冰排,一节一节支棱着马哈鱼群回游的幸福
  面对这向前奔突的流水,你无须俯身,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捧起一脉清香
  如果有人看到野花和青草盛开泥土的甜
  就不会在二人转的唢呐声里封闭狂野、自由的童年
  
  在春天,泥坯房上的眼睛被反复清洗擦亮
  狗皮帽子、狼皮褥子、长筒兔毛靴子
  不安分地走上桦树木栅栏,习惯性抬高手势
  正午阳光下,一万棵挺拔的松树,十万昂头大马
  在松花江之北拉林河之东,一呼群诺,声震山河
  
  
  
游离于民间的爱情
  
  露珠碰湿梅花鹿的眼神,怀春的茸角嘤咛
  坐看云起的猎哨哟,绿绿的喇呼嗨儿呀喇呼嗨儿
  擂响山顶站立鼙鼓的歌声
  
  口含爱情的草莓,猎猎红装飘扬迎风
  采蘑菇的麻花辫子姑娘哟,翠翠的呼儿嗨呀呼儿嗨
  鸟翅盛满五国城的七色河灯
  
  举大瓢虎饮的汉子,裸背的筋骨被五谷粮打通
  大手大脚大屁股的黑土是你结发妻哟,憨憨的得呼嗨呀得呼嗨
  游牧的被褥上舞蹈长生天生生不息的晨钟
  
  沉醉大地恩赐的激情不愿醒,宁愿承受日子的刀锋
  在宿命的脚步中丈量终生的女真民族哟,火火的哪啦咿呼嗨呼嗨
  一撇一捺的二人转呀穿金缀元,游离于民俗民风
  
  
  
祭江的谣曲
  
  清风亮翅,河流漾荡
  抱窝的母鸡怀揣大地的嫩绿,在自家的草垛上敞开喉嗓
  那被清明抓走又放回的谷雨,像耕躬的木犁
  黄一遍玉米,红一遍高粱
  交响的阳光震动谷穗儿的铃铛
  
  祭江的谣曲这个时候被陶瓷大碗盛起,黑猪血浸润老鱼把头风干的皱纹
  “万物复苏,戊子祭江。生灵万物,为我护航。春秋平安,冬夏吉祥。宏图远志,乌拉安康。”
  睁开眼睛的醒网在神鼓跺踏声中一张张归来,带回挂满鳞片的启示
  完颜部族的子孙啊,请给氏族以秩序,让生命得以安息
  在万姓抬头的天地之间,让灵魂退回盐的洁净,让人世的爱旷远恒久
  
  如马群奔涌。如西北风卷起的红鬃毛生生不息
  那震耳欲聋的神鼓,分明在静静的疼痛中把黑暗敲醒
  运送人类良知的泪水和春天怒放的的光芒
  像不肯屈服的草,只要根在
  历经苦难的民族便会挺直腰杆,迎风歌唱
  
  
  
年息花儿开
  
  大雪过后,宁静下来的太阳露出春天的心脏
  瘦弱的蜜蜂,终于学会在露珠的花蕊中搬运爱情的蜜
  被生活苦苦困扰的河流这刻也开始解冻
  带来布谷鸟的歌唱和大马哈鱼群回游的心跳
  缓缓淹没二道沟陈年的蹄印和朽腐的白骨,并且在青草山坡
  
  按时点亮年息花儿羞答答粉红的笑脸。就像
  恪守信条的恋人如约而至,共同守着土屋圮塌的门
  守着青廖的篱笆栅栏,守着被放逐的白狼
  不离不弃,靠近神灵和凡事的走廊
  同大地一样执著、坚韧,该开花开花该结籽结籽
  
  爱靠着爱。美靠着美。善良靠着善良
  山不掀亮青草水掀亮,锣不敲响幸福鼓敲响
  被硝烟遮蔽双眼的大黑虎神啊,多少听命于额真祖师的人
  手提灯笼明亮地飞奔,沿一条命脉的山路
  而年息花儿开,而萨满的神调高粱也歌大豆也唱
  
  
  
马群奔跑
  
  马群奔跑,穿过宁静的
  杂草丛生的阅兵场
  四蹄翻飞,鬃毛飘扬
  沙土中带起的雪花
  说出刀锋的十个春天和一个海子
  
  怀抱天空和大地的羊水
  落日加速收割冰凌铺展的乡愁
  马群奔跑,坚持自己的方向
  穿行于盾牌和鸣鏑错杂的战阵
  高傲地站在山顶,锤炼胜者的灵魂
  
  马群奔跑,生命永恒
  宁江洲、出河店到黄龙府
  历史在睁眼的时候就已签署完死亡证明
  对于胜负的区分,谁是真正的王者
  还有待于后来人进行品评和验证
  
  白昼昭彰。一些漫不经心的风
  埋首于河床的腹部,像时光的蛇弯腰
  马群奔跑,金源故地沸腾
  劳作中的女真后裔,终于学会
  在起伏生活中打磨微笑的硬度
  
  
  
雪落大地
  
  嗻!广阔的苍天瞬间衰老
  嗻!悲悯的大地衣衫褴褛
  没有被命运打湿的安出虎水
  一路收拢朴素的月色
  
  雪落大地——
  乌鸦挣扎着逃出灌木丛,野兔关紧门扉
  平日里爱打抱不平的黑狗,这刻也停止辩论
  只有年轻的鸡雏在天地这张硕大的白纸上练习签名
  
  雪落大地——
  柴禾垛和羊脂灯的村庄睡的多么美
  悠车内的婴孩儿,口含青草的温暖和太阳的芬香
  睡梦中笑出声来的姑娘,她是明天出嫁的霞光
  
  雪落大地——
  头顶七星的张广才岭,一层层
  将岁月归纳到脚下,将生命的高度垫起
  双手举礼,站在寂寞的树枝上等待绽放
  
  嗻!谁在十万朵雪花中掩埋朝代的贫寒
  嗻!谁在十万朵雪花中一饮而尽民歌和舞蹈的恩情
  雪落大地,风送吉祥的阿拉大北方啊
  全美了神词中不灭的歌唱,哈苏里哈拉
  
  
  
天狼星下
  
  雪尖着下巴,端着一张
  寡妇惨白的脸
  呵斥晚归的乌鸦、松鼠和野兔
  被风包裹的黑土大平原
  像一杆花梨木唢呐
  吹出狗吠、马嘶、冬月和腊月
  
  少年巴图鲁,在白桦林深处
  用牛角弯刀掏空夕阳内脏
  血淋淋的安出虎水,多么想
  留住水的柔软和冰的坚韧
  “呦呦”鹿哨响在山前也在山后
  那是对生存个体的诱惑也是对生命的亵渎
  
  天狼星下,篝火狰狞
  被熊皮鼓煮沸的索莫杆子,口诵神祠
  宁静的神树村在生与死的命索中
  且歌且舞
  大萨满是神勇的海东青,侍神者是巴拉女真
  号号,遮衣号号,安哲
  
  
  
风吹阿木塔
  
  风吹草原
  风吹萨日朗花永恒的盛开
  风吹新鲜而美丽的阿木塔
  
  勒勒车和帐篷阳光中爱的多美
  马背上的孩子,他扬起的皮鞭
  抚摸了谁的吟诵和草叶上的恩情
  
  水光无限,天高云卷
  马头琴上舞蹈的彪悍,酒杯中
  燃烧的热血和一个成吉思汗的蒙古包
  
  身披洁白哈达,我心事苍茫
  历史是悲怆的长调,是
  二十四史和飞天久唱的祖国
  
  我要飞翔,像闪电划过天空,像
  海东青高于仰望,像胸腔里喷出的风
  吹动!吹动!吹动!
  
  风吹草原
  风吹萨日朗花永恒的盛开
  风吹新鲜而美丽的阿木塔
  
  
  
在草原和马头琴相遇
  
  有沙粒,有大风,有沸腾的血
  有猝不及防的电击
  我这是怎么了,我是纯正的汉人
  为什么突然不能自控,泪水
  怎么说流就流出来了,难道我的前生
  是一匹马,是一张弓
  是马蹄下百战的蹄铁,是弓射出的箭
  
  啊哈,是了!一堆沉寂年久的骨头
  怎么能抵挡住烈火的焚烧
  
  
  
那些马
  
  为一些草,真的可以低下头
  
  正午的阳光,软绵绵地趴在
  草原蝈蝈的声带上
  一对退化的野鸭,在湖中
  忙着繁衍后代的工作
  
  为一些草,真的可以低下头
  
  晴朗的帐篷内走出上帝之鞭
  长风浩荡,一道汹涌王朝杳无踪影
  缓缓前进的勒勒车上
  空空荡荡的人世,空空荡荡的灵魂
  
  为一些草,真的可以低下头
  
  
  
五马沙陀
  
  天阴上来的时候,风湿的太阳
  刚好把它的瘸腿缩回马兰花的花房
  
  那么多的羊草、野古草、隐子草、贝加尔针茅
  那么多的草原鼠、黄鼠狼、狐狸、狼獾
  
  流浪者的家园,穷光棍的俱乐部
  一瓶烈酒中扬出的沙砾堆起一个王朝的流水和落花
  
  在一个晴朗的中午,我在你的梦中走过
  那拴下自己灵魂的马桩,我带不走
  
  
  
  
给头顶那只盘旋的鹰
  
  吃下鲜肉,喝下美酒
  你看也白看
  
  翻身跃马,草伏兔显
  你看也白看
  
  男追女逐,两情相悦
  你看也白看
  
  点起篝火,跳起舞蹈
  你看也白看
  
  马头悠远,长调悲怆
  你看也白看
  
  河水东流,福祉永恒
  你看也白看
  
  
  

醉欢颜
  
  鸟儿飞飞,鱼儿喧喧
  蝴蝶心颤,满眼春天
  嗻!呦咿呦咿
  
  空气如缕,花草芬甜
  碧绿的湖水,露闪在枝间
  嗻!呦咿呦咿
  
  泥土和稻米,穿过雷电与苍颜
  从故乡到异乡,年复一年
  嗻!呦咿呦咿
  
  炭火一盆,羊肉一盘
  热炕一铺,白酒一盏
  嗻!呦咿呦咿
  
  永恒在左,世事洞穿
  瞬息在右,生死百年
  嗻!呦咿呦咿
  
  
  
他拉哈
  
  在马蹄窝中种下一个春天
  乌裕尔河的尾巴上便长满了羊的细语
  
  感恩的炊烟环抱稀疏的院墙
  烟头上休息的锄头,还在惦记
  被牛拱翻的那块地还应该再铲铲
  
  生活就是这样。收获自己需求的
  放弃不该拥有的
  老鼠永远奔波在贪婪的道路上
  
  在他拉哈,一位站人的后裔
  向我描述一只巨鹰
  如何把古驿道的黄昏擦亮
  
  
  
  
在火苗中埋下爱
  
  山神把雪种植到木墩上
  让奔袭在老鹰舌尖上的兔子,照得见
  自己的宿命
  
  戴红手镯的大熊,在冬眠的树洞中接近天堂
  
  在火苗中埋下爱、宽恕
  遵从心灵的旨意,在黑夜的深处
  守住鸟鸣、盛开和凋零的花纹
  
  看星星在流水中点亮万物心灯
  
  
  
  
山神庙上空划过一队流星的翅膀
  
  楞垛上蹲着的是沉思的猫头鹰
  板障子外掐架的是山猫和灰狗
  一长窜黑烟牵着小火车跑进森林深处
  
  端着簸箕倒垃圾的长发,她的身后
  虚掩的门
  把炉子上嘶鸣的水,一滴不漏地照亮
  
  几朵开花的雪,六角形的小嘴
  齐刷刷地吻在玻璃上
  用稍纵即逝的青春来挽留人间幸福
  
  赶夜路的狐狸,打着手电筒
  拐出大雪覆盖的土豆地
  山神庙上空划过一队流星的翅膀
  
  
  
  
酒杯中淹没的落日

  马头琴舌尖上奔跑着长调
  三岔河在一根伤心的弦中流淌
  
  酒杯中淹没的落日,灰褐色的老鹰
  低下头摆弄散去光芒的群星
  
  外乡人,沉默是历史最好的诠释
  有水,随水消融;有风,乘风而化
  
  那个持羊头跳萨满舞的汉子,他辽阔的
  额头上长满了篝火和祈祷的颂词
  
  
  
  
一块马蹄铁

  蝈蝈在麦芒上取下邮件,受孕的蜻蜓
  在缓缓流动的产床上挂起待产的帷幔
  
  出入田间地角的遮阳帽,抓一把土扬扬
  熟透的太阳在收成的秧上微笑
  
  说话间,我的旅游鞋
  翻出兵符、番号和一家田鼠的美梦
  
  真的对不起,我无意打扰现存的幸福
  只是我内心有一个病灶
  
  面对一块马蹄铁,苞米地原谅了战争的喧嚣
  我的根是宠辱不惊的茂兴泡
  
  
  
  
都安静下来了
  
  掐灭五味子燃烧的灯芯
  守夜的露珠在炉火旁勾头睡下
  
  都安静下来了,都是空的
  此刻的大山,才更像是大山
  
  天空中有星星微笑不语
  黑土地上长满呼吸的小嘴
 
发表于 2013-8-18 09: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评委的厚爱,你们辛苦了。
发表于 2013-8-26 14: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诗歌。带着荒原狼的野性与风味。美极了。
发表于 2013-9-15 11: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原狼的秋天来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15 11: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9-15 11: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3-12-6 17: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喜欢这组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3 04:19 , Processed in 0.1040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