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68|回复: 6

[诗歌奖初选] 卢辉 (ID:卢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1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12:13 编辑

《舌尖上的中国》(组诗)


1、《一粒盐及其它》

      
从一粒盐出发,前面
咸度所包含的影子
可在中午或是在餐桌上铺开
  
下锅。吃的。看的。
形形色色的菜肴
一粒盐
不会亏待任何一方
或者你就尝试着
这个夏天的汗滴
  
盐不会把精度
小到你连白色都认不出
在生活的周围,有咸度
我们彼此都互不猜疑

很好。从海边或岩层来的一粒
它懂得自卫
也舍得面目全非
不就在锅里,保持与日子
平起平坐


2、《苹果》

很多人把苹果当成诗歌来写来读
读到果核之处,舌头进去了
牙齿站立
苹果
害羞

红红的皮,白白的肉,一直
惜惜相依,爱写诗的人
专用刀子,小刮筢
让苹果
赤身裸体

说是去皮
象形的嘴
一口
见灵魂


3、《水磨坊》


水是从山沟沟里流下来的,那么
它的清澈
你舀一勺
多么开阔的河床

只管把黄豆加进去
圆圆的
柔柔的
一个挨上一个
从不回返

那是顺着石磨的洞口
流下去的
豆沫,它属于瀑布



4、《葡萄酒的往事》

满山的葡萄只要是紫了
带点羞涩
满是汁液的,一串串
浑圆而性感

要是你把她娶了
抱住她,吻着她
拥有她
请你务必把她最后的一点羞涩
还给枝桠

这个请求可以一直保持到地窖
你必须具备肚量
必须具备酒量
保证她的妩媚
可以
留住
南来北往的云客



5、《桂圆》

桂圆肯定跟桂树无关,虽说都处于阴历的八月
也都是一棵树
只有那些迟迟不肯结果的
桂花,投奔到了天上

天上有天上的咫尺
地下有地下的眼界
那些姓桂却不挂在天上的
果子,它只比地面高出那么一点点
也不过是南方的
一双双
浑圆的眼睛

不说树,也不说那么多的视线
这么一群兄弟姐妹
到了八月
你一眼我一眼
往北可以看长江,再往北
可以走黄河
一筐又一筐的
圆,颠来东去,不就是
一颗颗
龙的眼



6、《小泥鳅翻得起大浪》

我从集市称了一斤泥鳅
我要它下锅,我要它
死了也香

午餐谈不上有多重要
但我要吃,我要高蛋白
我管不了
泥鳅的抗暴

一锅汤水
油然而生的火苗
锅碗瓢盆
发疯式的热情:来吧,泥鳅
下锅很光荣
午餐没有罪?

锅盖一掀,好象是
出征的号令
跳吧,能跳多高算多高
能跳多久算多久,能溜出锅外
就是锅外,分分秒秒
生生死死
一锅沸水,与锅盖无关
与海浪匹配


7、《小白菜》

我可能太贪心了,美好
这需要多大的篮子呀!今天
我只是买了一把小白菜,注水的
它的绿
也是辛苦的

小白菜,当然见得了阳光
空气还没听说谁在沿街叫卖,只看见
今天,卖菜的人三五成群
描绘了一杆杆美好的
菜叶

我会往人群里挤,我会往声音里去
我会掏出硬币
顺着她的口型,说上一句
家乡话


8、《吃完午饭的民工》

反正是午后,反正碗的下面有几片菜叶
反正我的肚子,靠近半个镘头

经过一堆易拉罐,酒的气味
比我的脚步快了一拍
我不小心踩死三只蚂蚁
那根骨头还留下一丝肉末

嗝是酸的,太阳是热的
午后,我的鼾声
比婆娘的刷碗声管用


9、《剥豆子》

剥豆子
开宗明义
就是几把凳子
三二个老人,围在一起
天大
地大

豆子总要剥完
不多说
圆。另一颗圆
就这样一直剥下去
眼不疾,手也快
颗颗
地大物博



10、《清明茶》

活的茶
肯定是活的人去采的
左来右去
山上的茶香
不是图片
不只是拿来绿化祖国

茶香满园
要的就是十七八岁的农家女
下手柔,但不婀娜
枝桠会动,但不多姿
这样的采摘:那茶
就清明了


11、《端午的粽子》

比糯米更熟的菰叶:水也熟了,从战国
一直煮到2012

火,舔着锅底
与糯米,只有一水之隔
几千年的吻,保持到端午,粽子
落落大方

菰叶青衣,山水伊人,爱
不止米香,一双双碗筷

到桌面上来,往水里下去
每到端午,说出:“争渡,争渡”


12、《掰开桔子:一座圆圆的孤岛》

桔子是黄色的,一双手
在二三秒之内
掰开一座圆圆的孤岛

来吧:用嘴巴盖上
用睫毛遮阳
一片片象月牙一样的船
全部抛锚

躺在牙床的,基本是破烂的船
沉入胃底的,不象是金银财宝
究竟是谁的船,谁的骨肉
甘心四分五裂

就是这样一双手,一张嘴
当然更是那双眼
使这个秋天多了几滴果汁



13、《一统天下的吃》

其实,到了岁末这个份上
把大包小包都带上
你还能把飞机的翅膀带走吗?你还能把
轮子带走吗?你还能把方向盘
带走吗?

东西南北,各自有道
都是人,都是大包小包
广场与车窗
都是暂缓下来的
速度,快!快!赶在桌椅板凳之上
赶在困倦睡眠之上。回家,回家
就算是一碗粥,下个饺子

吃的节日不会有错
我们管不了什么品味
回家就是吃,锅盖要有声
猜拳要有力
酒精也无毒

一统天下的吃
吃出红彤彤,唤醒大灯笼
一对红烛,还有羊头腊肉
天底下还有多少老父母
等着我们端端正正
下个跪
举起杯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1: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12:09 编辑

道生一(组诗)


1、《抽屉里的母亲》

这些照片,都是我母亲的
从抽屉里出来
母亲
一点没变

还是那张桌子,一点时间
一条围巾
一双碗筷
连影子都是现成的

听说人死了
就不用再生病了,母亲在照片里
没抓过一次药
也不渴
十年过去了
抽屉里的母亲
呆在家里
很少
出门


2、《吊瓶》

在吊瓶里面,水是安静的
药,看似默哀
也不一定肃穆
它的归程十分传统
一般只在人的静脉里
慢慢
行走

一滴、二滴、三滴……
都具备穿石的本领
不停顿
不用指南
也不泛滥,只与心血交涉
与死活谈判

到了死,或者看到了活
这个边缘
象药水一样:多滴一滴
少滴一滴
也许惊天动地


3、《那些桃花》

桃子是毛茸茸的,桃子是软的
桃子是红的,你可以很轻易的咬它一口
桃子的核
你能把它怎么样?

据说,桃花很命运
真的红颜,就算落了个缤纷,甚至于
花里的癫
薄薄的瓣

不只是红楼里的梦,那些桃花
肯定不是曹雪芹的桃花
那么一个瘦小的林黛玉,让多少的桃花
背井离乡


4、《向日葵》

当一回向日葵又能怎样,满盘的籽儿
就是一个大家族
不怨世人就一个独生子

一个人的快乐多么孤单,向日葵的快乐
也得靠天吃饭,靠天就靠天
别说斗转星移,阳错阴差
抬头与低头之间
满满的一盘
足够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5、《天伦》

岁末是硬的,它逼得你长大
你可以家长里短
为一株葱花斤斤计较,你可以
闭门思过,泪流满面
坐在木椅上
一身素朴,你甚至可能就剩下一餐饭
碗筷都很干净

其实,岁末的硬
跟来年的地块一个样
所有的庄稼都是臆想的
你必须低头
旱涝不顾
养他个八九不离十的孩子
在自家的院子里
树起一根竹杆
取名:天伦


6、《麦芒》


我要把麦芒留下来,它不是铁的
它不能融化,它只是靠近太阳一点点
到了快割断的时候
天都快黑了
这么多的麦芒

麦地里,一大片一大片满是飞虫
它们的快乐肯定不是麦芒的快乐
也不是镰刀的快乐
麦芒还在摇晃
镰刀还会飞扬
这个进度与黄昏无关

麦芒在上
与镰刀相向
它赤身裸体
也少不了粉身碎骨


7、《算命》

很多时候我只是在路上
被盲人叫住
声音不大
和我的手纹一样
纵横交错

手纹被盲人摸
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手掌只管放平,隐隐约约的路
好象都很开阔

我很喜欢这样的街头
三五个人,几双手
任由盲人
一点一点的移动
就算到了手纹的尽头
连盲人
都不敢轻易走动


8、《祈祷》

教堂的钟声响了,那不是我敲的
我怕那块铜
沉甸甸的
挂在天上的那条绳

摇晃还是有道理的
圣经也是有道理的
我目不识丁
把手放在心窝
上帝的眼神和《圣经》
被我摸了一遍


9、《我要是一条蚕多好》

采桑的季节,我要是一条蚕多好
睡在软软的床
想吃的时候,抱着一片叶
不舍昼夜
不想吃的时候,横七竖八
兄弟姐妹一大堆,拉屎阿尿
也香

这多生态呀
都因为我的嘴,能说上
千丝万缕,还有
桑叶相抱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做茧
自缚


10、《低下,再低下》


好好陪芦花睡觉又能怎样?它已经够路边
够悬崖了,我们干嘛还把它她割掉,烧掉
一颗头颅都不剩

它多有腰姿,多么婀娜
你可以抱着它睡一晚,睡一生
包括白白的花须
白白的夜光

多么清爽,多么撩人,到了轻风入芦花
只要我们肯把头低下,再低下
发表于 2013-8-17 14: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组,第一首第一节排版有点小差错
发表于 2013-8-23 09: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圆满!
发表于 2013-8-23 10: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卢先生好诗!
发表于 2013-8-27 11: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提一下再慢慢细读
发表于 2013-9-11 00: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各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 08:51 , Processed in 0.07913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