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803|回复: 7

[诗歌奖初选] 阿尔 (ID:阿尔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7: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0:03 编辑

老公鸡

一只老公鸡的头终于被剁去,红鸡冠跳跃一下
飞上了蓝天

无头公鸡迈方步,甚至还想奔跑,不,是已经在奔跑
无头公鸡还想打鸣,噗噜噗噜的的橡皮管,飞溅着血沫子

后面的朝阳,有如落日
前面的鸡舍,仿佛墓地

蓝天是那么蓝
蓝天呦,是那么蓝

左边的翅膀划动如船桨,右边的翅膀旋转似车轮
它始终不是舞动干戚的刑天

不是不肯接受到来的死亡,而是它还没
完全准备好

我在它脚下轻轻使个绊子
它轻轻一跃就跳了过去

2012-11-4


挖掘机不吃粮食

早上起来
你把昨夜的那个人和床头的旧报纸
卷成一个圆纸筒
圆纸筒
啪啪击向掌心
黑金属
从报纸上掉下来
手掌乌黑
这使你误认为
这些看起来很脏的东西
是从她身上
掉下来的
但你舍不得洗掉
你希望它们能陪你一生
多么无聊的早上
你把已经软塌塌的
圆纸筒
捋直了
又弄得软塌塌的
再捋直
再弄得软塌塌的
忽然你发现
捋直的圆纸筒
可以当做望远镜
一会儿放在左眼上
一会儿放在右眼上
这使你明白了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得更远
但你看不见
始终看不见——
你想看见的
你看见的是一台朝阳色的挖掘机
正把一片麦地
变作一个大坑

2012-1-9

白猿

早晨起来
白猿还蹲在门口
白猿是我的新朋友,昨晚散步时从垃圾堆旁领回家的
当我拉着他的手站在老婆面前,老婆惊讶地
望着我,说,你怎么领回来这么个东西
我说别废话,快去弄几个小菜
我们喝上一杯,老婆冲我翻了一个白眼转身进了里屋
咣的一下关上门

白猿似乎很尴尬,我连连赔不是,并说
要不,你先在厨房委屈一晚
白猿连忙摆手,啊不不,我就蹲在门口
白猿狗一样蹲在门口
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白猿啊,实在实在对不起。白猿的强大不是
在风寒霜重的墙根下熬过了漫漫长夜,而是早上一开门
就晃到了我的眼

白猿真白啊
真白的白猿——正在捉虱子
我说,屋里坐吧。白猿指指早已站在他身边的我老婆
摇摇头。我面对老婆说白猿的好。我说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白,也不是因为他会捉虱子,而是他
来自深山,一个真正的帝王,从不把深山的奇珍异宝
和自己的后宫三千
拿出来炫耀。你看着他可怜,其实他比谁都傲慢

就在我和老婆说话的时候,白猿向我炫耀
刚抓到的大虱子。他把大虱子放在牙齿间
扑哧一下就溅出一股鲜血
鲜血对于他没有意义,对于步入中年的我
也不具有任何意义。对他有意义的是:
冬天的太阳,墙根,捉虱子,和牙齿间的
扑哧一声响。对我有意义的是昨天晚上我
在沙发上睡觉时,三根杠子顶住了插上门
栓的门

这一切不是一个女人所能理解的。女人永远
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白猿原谅了她。我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白猿夹在我们中间只顾捉虱子。好像根本就不
存在,也好像原本就在这里——
不曾离开过,也从没想过要离开
太阳照在老婆的脸上,星星点点的虱子血使我突然生出
一个想法:干掉白猿
狗日的白猿我把他领回家就是为了干掉他

2011-12-29

自己

自己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或三个
自己是很多人——
自己拥抱自己
自己反驳自己
自己在自己的脚下
是蟑螂和蚂蚁
蟑螂的尖叫和蚂蚁的沉默
各自独立
反抗和不反抗,各自独立
自己在自己的耻骨处
羞涩和渴望
各自独立
自己在自己的小腹
肿瘤和生育
各自独立
自己在自己的胸口
自己在自己的喉结
自己在自己的汗毛上,散则为气
自己在自己的头顶,聚则成云
自己不是自己
自己就是自己
自己除了睡眠之外还需要有那么一小段时间
伏在云头:
自己看着自己
自己召唤自己
自己把那么多自己弄到一起
然后遣散
这是多么好玩的一件事

2012-4-9

章鱼

听到枪响,无政府主义者一哄而散。只剩下
一头章鱼
坐在主席台上
吞云吐雾
你把枪抵在他的脑门上
不许动
举起手来
他叼着烟
笑呵呵的
并没举起手来
这让你感到为难
总不能把八只触角都铐起来吧
枪口从脑门上移开
枪托高高地举起——
佯装砸向他的脑袋
嘿嘿,这样的时候
无论是谁
都会用手抱住脑袋
但他并没有抱住脑袋
只是把嘴里的烟卷
吐出很远
当然你还有很多方法
来断定他的触角
哪一只是手
比如把他摁在深水里淹
扑腾的是脚
举起来的
肯定就是手了
但你觉得这些方法对于这头章鱼
不一定管用
你决定冒一次险
你拍拍他的脸,说
兄弟,我给你三分钟时间,如果你跑掉了
就不再追究你的罪行
嘿嘿,跑路的是脚
剩下的肯定就是手了
但他好像没听见
站在那里
如同木头人
你又拍拍他的脸
你跑,你跑啊
接下来的事——
或者真的放他走
或者就地把他干掉
但这些都不是
你想要的结果
你暴跳着,大声喊
你跑,你跑啊

2012-1-17


三件空衣服

在小树林的一片空地上
三件衣服在跳舞
红是罂粟红
黄是菊花黄
她们不是挂在空中
也不是被风吹动
昏黄月光下
众虫的吟唱
在罂粟红上
在菊花黄上
在手指头上
在胯骨上腰肢上膝盖上胳膊肘上手腕上
像突然的电流
闪烁、迅疾
照亮我的眼睛
和心脏
但我敢确定她们不是人
更敢确定她们不是女人
不是人却有人的形体
不是女人
却挺着女人的胸脯
穿着女人的高跟鞋
她们与你多么不同
她们用手指头勾我
用胯骨指我
用乳头向我频送秋波
如果你说此时我是一块石头
我就告诉你她们是准备敲开石头的火
语言无法呈现这种感受
音乐也不能
她们使我退缩
也使我不想退缩
她们围绕我
就像围绕一棵古树祈祷
不,她们围绕我,就像一群女巫
践踏脚下的野草
如果你说此时我还是一块石头
我就告诉你她们就要使石头开花
我愿意,愿意
拥有她们中的一个
我更愿意,甚至更渴望
拥有她们三个
但我必须再坚持一会儿
如果你告诉我卖力的诱惑
只是为了填满空衣服
我就说填满空衣服是一次冒险
也是一次死亡
不是我还没准备好
而是我还不敢确定
自己是应该化为一团白雾
还是化为其他的一些什么

2012-9-5



弓歌

早晨的你流火乱飞,昨天傍晚我看见你无声的爆炸
我看见你在中午和早晨,我看见你在夜里
颜色金黄、无比硕大
一根削尖的木棍射向你
你化作漫天流火
是什么从沸腾的幽冥世界里跳出来
张嘴就其声如哭大水漂州流邑
张嘴就其声如哭大风漂屋折树
张嘴就其声如哭大火焦禾稼杀草木
它其实不过是一个放大无数倍的婴儿
不知道怎样收起爪子和牙齿
它哇哇的哭
见啥吃啥见啥毁啥
梗在喉头的骨头也堵不住它的哭声
射啊射啊

早晨的你流火乱飞,昨天傍晚我看见你无声的爆炸
我看见你在中午和早晨,我看见你在夜里
颜色金黄、无比硕大
一根削尖的木棍射向你
你化作漫天流火
是什么从沸腾的幽冥世界里跳出来
它没穿衣服
看形状是蛇,看颜色如霞彩,而那张脸
是一个女人的脸
这么漂亮的女人长着马蹄子
滴滴答,滴滴答,跑到南来跑到北跑到到东来跑到西
它不过是一个有智障的女子
吃人如喝水,吃人如呼吸
满世界都是它的蹄子印
射啊射啊

早晨的你流火乱飞,昨天傍晚我看见你无声的爆炸
我看见你在中午和早晨,我看见你在夜里
颜色金黄、无比硕大
由西向东走。你终于走到东方
再度站在人们的头顶
你坐在马车上蔑视张开的弓
“那不过是一张单弦琴”
哦,一边谈弹一边唱
我只能站在黑暗中,怀念一个女人和儿童
怀念所有被我杀死的人
怀念所有该死和不该死的人
怀念所有抛弃我的人
射啊射啊

早晨的你流火乱飞,昨天傍晚我看见你无声的爆炸
射啊射啊
我射下你在早晨在中午在晚上射啊射啊
天空中的火球一个个破裂满天都是流火
当一切“沉没于北方一片茫茫的大水之下”
我还保持着拉弓的姿势我放出的猎狗
东奔西跑对着空气撕咬
我不认为死去的已经死去他们还在和我战斗
我要让他们知道:“死神也是一个人
长着翅膀,手持弓矢”
射啊射啊

早晨的你流火乱飞,昨天傍晚我看见你无声的爆炸
死神弹着他的单弦琴
“我没有办法不承认那哭着的婴儿是我的孩子
我没有办法不承认那智障的女子是我的女人”
我的怀念让我的喉咙出血:“我没有办法说你是一个人
这满天流火是我众多的兄弟”
你,你们,你们对我的爱终生难忘,胜似美女
对情郎。我的孩子和女人他们对我的爱
也不差于你。射啊射啊
我必箭箭中的

2012-11-7


发表于 2013-8-18 21: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诗如果错过,将是一世的难过。
发表于 2013-9-1 21: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头一回读。果然好诗。
发表于 2013-9-1 22: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边俩吹捧的老大,麻烦给我解读下好在哪?
发表于 2013-9-8 00: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骆冰 发表于 2013-9-1 22:19
前边俩吹捧的老大,麻烦给我解读下好在哪?

是啊,这个好在哪呢
发表于 2013-9-8 09: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头一首诗,写剁头公鸡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
小时干过这样的蠢事,当时好笑,现在想来特别残忍,生命中充满不可言说的无力感。
发表于 2013-9-9 16: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写得放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6 04:39 , Processed in 0.0549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