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553|回复: 6

[诗歌奖初选] 杨键 (推荐者ID:上官南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7: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3:44 编辑

      小镇

  船舱里的收音机传出演奏《江河水》的声音,
  那种淤泥似的清亮的痛苦,
  不再有了,
  有的只是欲望失败后的垂头丧气。
  在一个叫"三五斗"的茶馆里,
  三四个农民,
  像干尸,
  围坐一张牌桌旁,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又互相躲开。
  再看,再躲开。
  这里什么也没有剩下了,
  这里的寂静不是寂静,
  而是一种勒索后的疲惫。
  在深而又深的胡同里,
  一个被狗绳子牵着跑的人,
  从没有认识到他是一个被狗绳子牵着跑的人。
  这是一个淹到水里的小镇,
  也没有几个想往外面跑的。                 
  


    长江水

  汉字我一个也没有救活,
  它们空荡荡,
  空荡荡浩浩荡荡。
  我写下的汉字全是遗物,
  如同枯干的老人斑,
  如同身首异处的人犯。
  我是自己的遗物,
  如一粒扣子,
  是一件军大衣的遗物。

  我告别,
  以一双盲人眼,
  看着残缺不全的长江水。

  一棵千年银杏树

  我搬一张凳子
  坐下来
  看你怎样烧成灰,
  你曾吊死过一个烈女、
  一个地主,
  也吊死过我在生产队里讨口饭的大舅,
  你郁郁葱葱又苍老无比,
  你烧得如此艰难,
      你的韵味啊怎么可能是焚烧可以毁灭。


 
  空墓穴

  在我的国家有很多空坟,
  空坟里啥也没有,
  只有土与土。
  你害怕灵魂,
  你害怕它有动静,
  在我们的心里有很多你埋下的空坟。
  秋天时你用荒草将它遮挡,
  当它发作时,
  你在头版头条将它掩盖。
  在我的国家,
  草有声音也只是游子的声音,
  也只是荒凉的落日的声音。
  我的国家有很多空坟,
  空坟里啥也没有,
  只有杂草与杂草。

  

     崇德园之覆灭

  他们在勘查后院,
  这里四面环水,
  适合做秘密的政治工作。
  但这座桥太封建了,
  必须换成铁桥,
  或者水泥桥,
  再把这两头石狮子砸碎。
  围墙的颜色也要换一下。
  听风阁得改造成岗楼。
  崇德园当年对于我们这些孩子只是高墙大院,
  和两扇紧闭而隐逸的黑色大门。
  祖母说过,我们都得到过这座园子的恩惠。
  在乱世里它保持着高贵,
  而我们保持着仰望,
  后来,
  后来,
       ……
  主人逃哪儿了?
  那些家眷呢?
  每到暮色来临崇德园附近的河水有一种丧母的迷惘,
  水边疲惫不堪的荒草好像也要钻进我们的被窝里来。
  崇德园变成了隐秘的办公点,
  颜色、样子都不同了,
  我们反而没有了理想,
  我们的痛苦主要是游离的痛苦,
  没有仰望的痛苦。


杨键,生于1967年,曾当工人,亦研佛教,自1986年起专心习诗,现居安徽马鞍山,长年守于乡村山林,世人皆匆匆求进步,他独向往"无"的文明源头。其代表诗作有《一座被废弃的文庙》、《母羊和母牛》、《在报国寺度过1999年冬至》、《冬日》、《暮晚》、《上坟》、《古桥头》等。获首届刘丽安诗歌奖,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年度诗人奖。  


发表于 2013-8-17 16: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键是田园诗的最后一人。
发表于 2013-8-17 19: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种淤泥似的清亮的痛苦,
  不再有了,
  有的只是欲望失败后的垂头丧气。

喜欢杨键的诗。
发表于 2013-8-18 09: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鹰之 于 2013-9-1 11:00 编辑

杨键的诗沉郁顿挫颇有老杜遗风。
发表于 2013-9-1 21: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好诗。不过感觉观念先行的味道很足
发表于 2013-10-30 20: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沉的苦痛与悲悯
发表于 2016-6-21 13: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已读 留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06:36 , Processed in 0.0610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