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005|回复: 31

[诗歌奖初选] 湖北青蛙 (ID:龚宜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7: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0:48 编辑

秋夜里的□□


一个中国人不喜爱月亮,将它打上□□
□□就在天上,与他无关、慢慢地行走。

我看不清庭中的桂树了。或许□□什么也没有带来
桂树并不存在。所谓思想的云雾得拨弄到异想天开。

我嗅得睡床上散发出让人沉醉的芳香。□□躺在那里
时间仿佛没有移动,唯有窗纱享受着夜风缓缓的吹拂。

天空中正在做加减法,□□近期有些肥胖
一群中国知识分子觉得中国天空亮得虚假。

事实上□□不会走向我们的家,它的动物
不像赞歌里的乳房,它的岩石不发出金光。

事实上□□不会如神话般的女人为我们所盼望
她的小麦不会如野草生长,她的恋人为水所伤。

我听见时代的潮水同朝代的潮水在猛涨——
反对我们的是□□,支持我们的是□□。

背离我们的是□□,团结我们的是□□
我在中国人的深夜判读黑白诗卷与历史。

我在想一个中国人重新喜爱上月亮:□□
要么变成了眼睛,要么变成了打开的窗棂。





串场河上:从这里到那里


早晨的身体慌忙地写着诗。这是新的一日。
太阳一开始就热得不正当,我不指望陶醉任何人。

没有谁管得了沉入水底的光芒,也没有谁在乎
布满星辰的天空的消失。不可能在小姑娘这里赢得持久的名声。

白昼之中,船来去如常,还保持着船的形状。一种无名的需要:
诗句自我膨胀。给你千年,情爱将化为说不清的淤泥。

也许没有淤泥,只有一湾浅滩随夏日突兀而生的乌云
变得乱七八糟,浑浊不清。

皮肤对动荡不安与阴晴不定留有印象。不穿衣的思想
在串场河潜泳,好像秘密能互译成别的语言。

你的身体如此脆弱以致刚刚能承受一波又一波的伤害。
女士们,先生们,正在穿泳衣。

请自问,关于现在,它有多宽,有多深
关于过去,它有多少本地风俗的爱,得以留存。

看上去亲近的人,正在离你远去。别的地方正在回避你的名字。
曾经吸引身体下坠的漩涡,过了午时三刻就已恢复平静。

你或我都是被逼的:要准备度过没有爱情的一生。要妻梅
子鹤。要当行船为行动的房舍。小流水要当自己已是汹涌的大河。

熬取盐分,难过的后面就是到达顶峰的欢乐。就是树根在身上寻死
觅活,获取百般滋味。爱惜永生的事物总会露出狡猾的手段。

允许自己变成一头白狮……渐次明白,你并未获得王位
午睡的白云起身道别,慢慢消逝得没有踪影。

我能得到什么,我应得到什么,庭院中
我感觉到一棵树正在长粗。我虚无的国已有上好的苹果与梨。

我感觉到那条天然的河也是人工河,闭上眼,我好像又来到
她面前。慢慢增加掉到河里的数字。





身体活儿:平凡的劳动


一去廿三年,覃云阴影,霄壤嬗变,如今闭着双眼
风中的屋台,梦中落英的合欢,一再复现:
蒙学之初,尘土路上,跑着
一头不花时间的叫驴
  
今且老矣,年高而耳聋,凭几掉头,喃喃自语
有几重生,有几重死?青春年少之时,妇女们喜欢
你的红缨枪,你性情逋峭,臧否人物
在曾岭村中,种着几亩袁隆平稻谷
  
培风积云,移空转轨,气喘吁吁爬上蒙山之顶
这无边的落木,遍地的石头
或轻或重,填于胸壑
把几根贱骨头,埋在云层之中

观其气象,定其去就,我要了解我这飘浮的生涯
在一条旧路上走,如何起了习焉不察的变化:
沙发上的小熊,有一只纽扣做的鼻孔
我的小女儿,在地球上如甜甘蔗
  
延宕廿三年,归还故乡,带回满头白发
乡里乡亲,看我像头呆板琐碎的毛驴
只有我认识我自己:一个我不够我用于生活
我默默做过多个自我
  
如今我垂垂老矣,往复吟哦,不能自已,此前
仓遽忙迫,苦于肚腹之虞;此间返身自顾
东鳞西爪,将时光如洋葱般层层剥下
早年,我种过臭不可闻的黑蓖麻
  
那叫驴、贱骨头、稻谷、黑蓖麻和沙发上的小熊
仍不够忘了我的人,在电视机前闲话
我垂垂老矣,麻雀不再做身体活儿,飞到半空之中
一些庄稼,吱吱哑哑,于田地上伸展开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7: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7 00:45 编辑

一名地主的晚年生活(组诗)

                     


[他养了一些鸭子]

地主明显地老了,他走路
走得越来越慢
正好赶得上鸭子

他赶不上他的儿子了,他儿子
在北平,租下一间房子
跟几个女朋友做鸳鸯,在屋里飞呀飞

他喘着气,扒在三姨太后背上
三姨太伸长凝脂似的颈脖
一直一直挺着



[他嗅着槐树花香]

日本人来了,他的儿子
摇着笔杆子
当枪。有时也不免学他爹在女人身上画蝴蝶

那轻轻的痒啊,小荷尖尖
而蜜露顺着腿杆儿
滑落在地上

那五月的好风,吹薄了衣裳
站在槐树下,磨蹭着她的双乳
他跟她说:我儿子跟那日本娘们也干了一仗



[采桑葚]

年轻的时候,他老子置下一顷桑林
那佃农家的姑娘们
穿着短衫,挽着竹篮来到他的田地

无锡的蚕厂找他来了,说往后可送来苏州
丝绸。那软软的料子
刚好突出桑葚,姑娘们都想着啦

他永远只能摘一颗到两颗到嘴里
他整夜整夜地吃呀,吃呀
仿佛有一条蛹虫,要突破他的皮肤

姑娘们都当他是大坏蛋
但姑娘们更喜欢绸缎
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桑葚,总也吃不完



[在河中撑船]

夜凉如水,他听蛐蛐在床下叫唤
女儿在隔壁跟大娘说
那个家伙喜欢从后面进出

她总是两股战战,只有折腰
顶住
她怕他太累,家里缺不得顶梁柱

他牵着三姨太的手
往下面摸去
那撑船的杆子,直直的一直插到河底

这是十月里的一艘夜航船,三姨太觉得水流得多
船走得慢,且一直在转弯。大概再转几个弯
上海也就到了



[粉红的叮当响]

又是一年春天来了,粉红的叮当响
缝件衣裳披在好看的身上

他要吻一吻你
他要看一看你的眼睛,听一听你的声音

他要叫你少奶奶,少奶奶
他的嘴巴呀,搝过来搝过来

他呀,他夜里当起了刮民党
一点点褪光你的衣裳

他呀,不是学生出身,是地主成分
他像一头耕牛对你说,翻过来是你,翻过去也是你



[分田地]

上海闹起了革命,夜里的觉是睡不安分了
老头子在家里打算盘:
你做过好事,每年年关送几担米给穷亲戚
可姑娘们将你平日的涂抹
都记在账上

大媳妇是个共产党,她做事的时候
认真,卖力气
晚上认得儿子,白天不认得公爹

小媳妇是个妖精,她一下田地
就噢噢叫唤
好像她的两朵花被小二捣碎了一样

这大家是呆不到一块了:总之
老头子身子骨软了,让田里长满稗草
让桑葚在一个夏天,变老


发表于 2013-8-14 18: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青蛙!
发表于 2013-8-14 21: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分行是个好东西
发表于 2013-8-17 16: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3-8-14 18:57
支持青蛙!

多谢好诗人,支持。
发表于 2013-8-17 16: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的悟 发表于 2013-8-14 21:30
分行是个好东西

多谢前来阅读。
发表于 2013-8-17 16: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原帖自选了太多诗,现在选出的这些,也让我欣然暗笑。。。。我当作好玩帖出来的《一名地主的晚年生活》也转到这个帖里来了,让我大感意外
发表于 2013-8-17 17: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青蛙兄!
发表于 2013-8-17 17: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写诗,自有心得。看似精短,却见开阔。
发表于 2013-8-17 19: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间有真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2 13:58 , Processed in 0.0550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