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364|回复: 6

[诗歌奖初选] 赵四 (ID:zhaosizf)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7: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6 22:19 编辑

叹  息
——为大屠杀死难者

我听见,我听见掉进混乱与惊恐的人群
掠起群集的雨乌鸦,大笑,成群的大笑飞过
撞着哭墙。胜利的业火口含利刃
切割叹息,一片,两片,羽毛飞舞
你出现,出现在漫天大雪中
你们所无法想象的事物出现,时间到了
白色的血滴滴溅起,雪花中最亮的朵朵
我看见,我看见你的大苦之心鼓胀,鼓胀
轰然而出的天使,一边敛紧他尚不熟悉的
大翼翅的根部,顶住从你的内心吹出的风口
一边用尖嘴喙低头凿开偌大的石化世界
已经僵硬的你,如此巨大的叹息矗立内燃
一堵火墙,一堵火墙阴湿地燃烧,冒着
苦涩的白烟坍塌,埋下,埋下永恒叹息



翻  译

你是上帝的雷声,
我是你的回音。
你是万有者,
我是七个世纪的巴比伦人
记下的七千征兆。
有人用鸡毛蒜皮的赏心事,
冒充你星空般的知识,
在你卸下神力被放黜之后;
我并不孤单,
海豚的唇吻唱出
我世代灵魂的乳白色。
一颗垂死的恒星是伪造的心,
天神已老,邪恶永存;
唯一崭新的事是被遗忘的事,
深海鱼群口大眼大
已长出发光器数种。
你令我大开眼界,
我是你的种子起程。
你是摧毁彩虹桥的旧日悲剧,
我是推导万有理论的现代策略;
你是上帝费尽心思
使你成为上帝的想法的建设工具;
我是一柄大锤
想要敲开上帝的脑壳。
所以,你是古老神性,
我是现代科学。



祭肉

一条沾满泥、水的揉成团的牛仔裤
不寻常地躺在雨后的街边
像一张饱经风霜的人脸
不知是暴力、伤害的残留物
还是只是简单地被厌弃

一群满脸倦怠的候车人
每天准时地蜂拥在一旁的车站
每当一辆公交车开来
便是一顿乍起,人
仿佛扑向祭肉的鸟群

今天早晨,不寻常地
我的受伤害的视觉,看到
命运最黑暗的部分,总在惦记着
一块不断赶上厄运的祭肉





树影微暗

人从海鱼演化而来,青灰的
晨曦中,很早便有人这样认为。
我的内在结构曲折,海岸线
绵长高阔,服务于更广远的目的,
一切敞开,新鲜的核桃都会刺激
我的语言。橄榄枝头,作为生理
兼容种族,人类,真正的异端是你
体内物质的电子异常活跃,仿佛磷,
放进了粒子加速器,那就不是狮心
手术,在金色灯火的远山,最可能
是遇上了外星人。牧羊人遇上了
生态保护主义,在当代,高速路上,
各人总会各逢其时,也会各遇其衰,
便仍要信,蓝调,人世与未知的
交界,理解奇迹的利器,唯恐
太真实,古老概念的金莲花开,
当冰山融化,掠夺的大水不得不
加以管束,除非目的被改善,除非
威胁、否定和破坏被永远移开,
埋入沙中。泥土医生,检查这大地,
门槛,人面蜘蛛,石顶屋缘何而建?
检查战争,人性和黄色的星星
代表的死亡,人类的头部受创,
眼前总有太多星星飞舞。星空下,
狮心少年,来和我一起在阴影中
漫游,穿透黑暗与庸常,古树的
枝桠峥嵘,树影微暗,树影
微暗中,敞开的一切,皆有
可感的光辉,透出层叠的人类事件。



曼珠沙华
    ——记辛卯摩洛哥之旅

梦境找到我,叙述我,并要求我复述。
游戏的月光小雨昏黄,老鳖斯踢,小龟
落水;阿特拉斯山中的蓝血人,你在哪里?
海豚的微笑,高明酸楚的伪装,白云天国
在荡漾,石蒜科的花真奇怪。我的回忆,
老尼的脸,肃穆,踏月归来,花叶两不见
孤独的圣化,难道不是天赐恩宠?此后,
忧郁的岛屿矗立,不可直视。斑点,水珠,
明净,适合在口中含化的词——拉巴特,
从未褪色,从未。

                          然后你出现,曼珠沙华!
一个词!我被惊醒,被惊艳,被点燃,
一条火照之路,逼迫我开口,通过我开口。
打开的星空,我的密码,词,词,惊艳
之词生长,长出人人的道路。强风进驻,
被挑动的无助,向下扎根,向上结果,
开出我路遇的落难公主般沉静的阿拉伯
乞讨女郎,她眼中的难关,亦成为我的
难关,她的眼神,我在火照之路上收集的
永恒残花一瓣,沉默,到处是,沉默的
大多数。老迈的手执手杖;跪立的,磨穿
膝盖的骆驼;蔚蓝的,分开我们的
海;瞎眼的,心怀真主,口称真主,
一堵真主的墙。家园的四壁中,被困的人
聆听,用海豚的声纳聆听,哪里能够找到
解放。铁丝网上,惊现一只沿冰冷窄路
爬行的蜗牛,成为我的图腾,照耀我的
旅途,我的渡口,行遍大地,你从未褪色,
从未。爱,是恒久忍耐。

                                   落日之国的日出
之前,库图比亚香塔上宣礼人召唤早祷的
喊声再次传来,盲者不盲,与圣化同名的
重复,有时是。旅人们,怀抱多样性的爱,
陷入简单的乌托邦,观看,低支光的明亮
观看;聆听,《聆听马拉喀什》。与死亡
会面的广场上,我耳闻魔咒,闪光灯漫游;
生存混乱的无目标中,乐趣仍在世代闪烁,
蔓枝卷叶在手臂上画着寄托,生活要像植物
般祥和,要存住卖水人铜碗里的羊膻味,
要继续在黑说书人的故事里遇见鳄鱼。
眼镜蛇昂立,他立定,黑如夜幕,魁伟,
头顶风帽,沧桑如摩尔人,落魄如摩尔人,
胜利如摩尔人。一堵真主的墙,写满:
除了真理,没有胜者!
              
                                 暴力袭击阿甘咖啡馆
前,没有缝隙的白天,我看到了你的开裂,
庆幸,没有人碎成黑夜的完整,龟裂的
我和你,一对模范的异乡人,相互作无家的
镜鉴,取暖的火堆,难以名状的感觉涌起,
是秋彼岸,花与叶前仆后继的历久弥香。
一首特别的歌,关于耽美,怀念,关于秋风
乍起处,生生错过时。曼珠沙华,一朵浩大
慈悲,盐泉欢腾,指印如火,燃尽一切花事,
透过每一个瞬时回忆的气味纱幕,映现出
永不可得的彼岸,诸相非相,死者与众生
皆念念不忘。



潘多拉,潘多拉

        苏格拉底临死时说:“活着——就意味着长久生病:我欠
    治愈之神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公鸡。”
                                   ——尼采《偶像的黄昏》

我有四个胃,且从公鸡那里借来了
足够多的粗砂砾,因而,得以消化
今日世界?你们只欠我一只公鸡,
为何却给我似曾相识的一切馈赠,
遍布大地覆盖海洋,乌鸦,乌鸦,
替我飞翔,替我察看!世界永在布满
自己的红漩涡,我永在,末世预言的
黑焦炭?拯救在历史中一退再退,
亮蛾,亮蛾,离散的火焰灰和碎金粉,
你往何处去?我的富饶大河的众疾病,
我的节日姑娘的瘦人影,我清醒,我
如此清醒。既然如此,那么,那么,
我应该还有点什么,朱砂痣般点在我的
心底,为何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点
希望藏在了哪里?我到在车厢里,看到
人类的癫狂部分被复制,在屏幕上歌舞
闪烁,那些泥土们醒来,生活仍残忍地
压在他们胸口生命价值几何?你们一味
容忍一文不值的谎言,历尽生命的全程。
欲望为表演灌水,表演却非为艺术涂油。
成为你所不是,是你唯一的真实,
被发明出的,你那无知无觉的脸,甚或
手,一只手,一只靠修理轮胎挣生活的
少年的手,伸在我面前的新闻图片上,
已是五十年后该有的样子,公鸡般指爪
蜷缩于灰土,在没有希望的暗无天日里
忍耐黎明的永不降临。难以容忍的真实,
人不幸福,仍是因为人不知道自己
是幸福的?而忍耐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或面具,包藏着爱恨交织,可怕疾病,
怜悯你自己!让爱破茧让恨遗恨,怜悯
孤独的、受难的、患病的灵魂,死去,
我们都会很快死去,很快,被什么占领,
什么就会是你。完整皮囊里一生的无聊
反穿着你,反穿着你的世界。只有非人
世界里故事仍在上演,不分先后、历史、
意识、劳作。发明崛起,巨钟笼罩,
阿斯克勒庇俄斯的一粒暗扣崩落,蛇夫星座
在我们眼皮底下使魅惑眼色?几千年后,
眼色恒星会成为地球第一近邻。而猎户座,
猎户座指路明星,倒映在胡夫金字塔上的
雅各的手杖,指引过银翼杀手袭击飞船?
反抗烈火的鬼门关中,他的时刻消失,
消失在时间里的人,像眼泪消失于雨中。
单纯的存在或无物留存,参宿四在我们眼前
活生生坍塌,坍塌。智慧仍意味着自知无知
苏格拉底的神灵仍为自己保留了对最重要的
东西的认识。选择希望仍是希望的开始,
纽结在记忆中的,一声鸡鸣,向意味着
长久生病的活着献上了希望的黎明祭礼





大地的便条

静止的河流不产生隐喻,窝在豆荚船里的
春天,一粒粒青绿鼓胀;自然力的疯人衣
变冒险家为保安,豹子改变不了身上的斑
点,意识比智能更重要。罂粟龙与池中花
皆有忠实之美,大美被神秘的细线拴着、
拉扯着,有时突然为你开出三朵黄灿灿的
如日巨莲洒下金色智慧的细雨涓涓,有时
慷慨递给你红石榴里的富足满杯,让你愈
饮愈渴;游戏之乐东成西就,青蛙的蹦跳
在月夜占尽上风,仿佛为风插上了嚎啼与
间歇间气囊鼓鼓的分段翼翅。喜剧瞬间倒
空自己,翌日清晨便枯萎凋零。称雄的尘
埃,根据本能选择行动,如何吹灭这眼睛
如何冷却这正午,大海中的一滴不比两滴
更宜捐赠,疗伤的水直觉敏锐;如果水中
是你唯一能思考的地方,你会看见万物都
在微波中荡漾?你会持续雕水,直到将它
雕出精神的形状?以触摸的一小跳醒来,
爱的大飞跃隐修,谁能,谁还能毒化平凡
松露猎人亦有窄门,野草随风摆摇,猪群
东搜西掘。相信听觉相信种类繁多的时间
任金蛇走过,忘却丛生,大地留下的便条
上写:晚安,晚安,你知道到哪里来找我!


发表于 2013-9-7 03: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3-9-9 16: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换中,诗意在伸展,无限而隐约
发表于 2013-9-13 08: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问好。
发表于 2013-9-13 18: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诗人,欣赏  
发表于 2013-9-13 18: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纽结在记忆中的,一声鸡鸣,向意味着
长久生病的活着献上了希望的黎明祭礼

问候!

发表于 2015-11-21 09: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啊,请继续 支持你












品牌电源适配器发烫用户吓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8 12:56 , Processed in 0.0669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