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525|回复: 13

[诗歌奖初选] 廖慧 ( ID:紫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4 15: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5 01:33 编辑

十四首《安》


◎早安

冰封一冬,天空之河
频频涌出阳光。

把自己交给它,
反复漂浮、航行、靠岸。

去的不是超市、眼镜店、邮局,
去的是小咬与不安。

行人、小贩、售货员刚从梦里出来,
模样比别的时候好看。

我行走,不由产生了风;
我说话,希望画出了圆。

偶尔张飞自林中杀出,
又被贝多芬呼转到明天。

时间足够再探一条新路,
前方并没有约定在等待。

2011-2


◎午安

淡淡的,又怎样,
不开口,又怎样?

苦也是甜,糖也是盐,
虚光中的白龙,只在抓不住时出现。

包包未散,块垒还在,
悬壶远摄之人,城池失守;

蝎蹈空花,文字燥火,
八万四千结使,八万四千之漏。

减少一些动作,或增加一些,
做一些改变,与合适人合适交谈。

别问雨一直下,
别问影子的痛苦,别向灰烬吹气。

暂别了,还掉借来的形状,借来的神经,
不如乱七八糟,在飞絮上睡去?

2011-5


◎晚安

用一生那么长去经历,
用三十分钟回忆?

昨日之梦再做一次,
件件都是深壑、浮云、锐器。

背寒非因新病,
呻吟亦是观音。

春暖销不掉那一口痰,
呼吸中有迷离。

心要吃一切:天气、书籍,
走走停停,额上汗珠细密。

心只吃春卷:薄衾包去,
梦里灰烬,看它缘谢缘起。

……滴答并非小步履,
滴答是蜜滴。

2011-3


◎春安

水晶球,是我的生活,
飘风骤雨都在内部,

雪霁的早晨,多想推开玻璃窗——
邻居的空调,好久才关掉呢?

何时才能脱去冬衣,
禅丝新裙,扮鸟儿自由来去?

几番乍暖还寒,领了木气之盛,
无非追赶日常,无非抛弃日常。

我却在所有事物中认出了你,
你几时真的来临?

沐浴又剪指甲,静坐阳光下,
偶闻肩胛长翅之音,

情书太长,怎么也写不完;
发来的密电码,却已经收到了——

放弃一切,便拥有一切,这惊人消息,
你多想埋藏自己,你多想埋葬自己。

2011.12-2012.3


◎夏安

不要爱,只要慈悲,
苦涩一遍遍将你往无形里推。

榴莲在喉咙里打转,
攫住你的怪兽,我们都认识。

脚不沾地走了一天,弄不清
来“扎场子”还是“砸场子”的。

孤独是找不到人讲,
误读是深壑在人群中。

用一事之经过计量另一事之长短,
却须知内部多逼仄,外部就有多陡峭。

相对于说出口的那些,
更该感兴趣被吞掉的——

夏长心苦。要脱几层皮,
才虚骨若竹,手足莲藕?

书在案上,心在心里;
微微的持戒,丝断处就是接头。

2011.9-2012.3


◎秋安

你从非洲晒得黢黑回来,
对坐饮茶,我的红发太热情。

所走路上,你总听到人喊:
等等我……太多有心与无心。

秋风起,一个人等在树下,
碰巧经历了落叶的沐浴。

一种认知有助于减轻屈辱:
喜怒哀乐必不仅来自具体。

前世决定做无情的人,
此世仍是辛酸的梦;

以为回来道别的,
却是回来相聚的。

为你准备的八种苦涩,八种孤独,
最好无知又无觉、知道也莫名。

这里没人真正拥抱过世界,
这里拼死捍卫了关门的权利。

2011.11-2012.3


◎冬安

路上风景都是密谋中的……
阵怎么布,子怎么落,你只清楚

看指南、喝鸡汤,就这样定了江山?
峨眉山雾锁重林,山雾锁蛾眉。

每天为自己准备一根绳子,一把锥子,
内心,因迫近而退得更远。

肿是沉溺,肿是过敏,肿是回放。
挤出多余水分吧,频道当转就转。

对联于月前走入视野。反正要春晚了,
如果有人唱歌,你不妨说说相声:

看到时间之间的间歇了吗?
也是可以溜走的间隙;

放风筝的人,守着无边天气,
垂钓者守住寒江雪;

挣脱了鱼钩,你在做啥子?
答案依然是:独钓寒江雪。

2011.12-2012.3


◎行安

北上,你的头发立起来了;
南下,它们又耷在一起。

有时,你坐在窗帘光影里,
想着灯火,看雪落下,雪融化。

更多时候,是清爽——
不必进入的秩序有悬浮的力量;

还有坚毅,偏僻又偏僻的地方,
都密密麻麻积攒着人群。

你建造了一个紧绷的生活,
要让它松动、疏离,但不至无形。

你说我们每一步都算对了,可答案对不了;
你问,为何不相信内因,却看重结果?

你在稀薄或密集,白色或灰色的云中打捞,
总有一款词语,最适宜隐身。

历经心理上的易容术,你回来了,
让人们不再认得出。

2012.3-5yue


◎居安

离开之时,你接近那些
爱惊叫的孩子,拒绝理解的年轻人。

带着没来得及坚持的原则,
现在,要完整地回来。

有人喜欢拿走东西,又塞来另一些,
多少生灭随时间缝隙漏了下去?

不必大喊“文字于我如须弥,
如何于尔如草芥……”

懂不起就分隔安放——
辨别在哪个房间,是哪种迷墙?

阳谋与反抗,尖锐是对称的,
人的表情为何对称不了?

准备了好多炸药包批评阻隔。
用爆破感受生存,表达喜爱吧,

从未倚窗,也不凭栏,
这世上的冤屈,仍是说给你听的。

2012-5-6yue


◎坐安

无法清点的草稿令我富有,
待写出来,会变得贫穷。

辞不达意的时候就是骗子,你看
什么蜂拥在笔尖,又要顷刻飞走?

回神,于虚空发起一问,
思索一整天,得不出一个结论;

躲在白云后面,一整天
看风吹一扇门,关一扇门;

一整天空气胶着,逐渐充盈——
有时扔出所有音乐,有时扔出几句话:

制造不出语言的魔术,给外界授粉;
松掉了主题,环节就刚刚扣紧。

要在在他们惊愕、发愣的时候,
独自上山放羊;

他们要吃你的羊,
你就将山和山交换了位置。

2012.4-5yue


◎卧安

暗处的事物,还是多忽略,
经过这些岁月,我变了,也没变。

依旧装作和大家一样,
理解导演意图与观众所需;

需感知种种敌意,才整装出门,
较少制造抽了筋的宽容与甜腻。

不因预设的意愿忧戚或高兴,
为了记忆,要用更多时间忘记。

梦前转身,从门口回望,
看不见的手摊向空气——

没人缠着你解释,你只需向自己解释,
为何坠落会是计划性的?

认同的话,原来不是那个意思,
有什么被泼洒与蒸发了?

爱与被爱,都是一个误会?
勇敢的心,为何会被黑暗侵袭?

2012-5-6yue


◎身安

如此少的事物让我动心,
我制作苦涩的糖果,徒然要求光阴。

有一种能力,是比赛坏得多有心计,
另一种是隔海看雾,因风听雨。

怎一眨眼,你又站到对立面去了,
连过渡都没见着?

要提防从罅隙钻出的
膨胀或收缩的身体——

想想它的尖锐,它能有多尖锐,
停在半空,就是一朵蘑菇云。

努力心有大颓废,
最好起誓,不片刻背弃自己。

有些本领,我也不知是怎么学会的
——收好身边所有绳索,然后唱歌:

我的生活过得好,
不是葡萄配枇杷,就是枇杷配葡萄。

2012.4-5yue


◎心安

心是风筝,又被卷出去好远,
扯都扯不住啊,你看见荒凉。

累了,就需要克赖斯勒之琴;
或休息一下,不必害怕睡去。

试了又试,他还在。仿佛
在谈一场恋爱,漫长得舍不得离开。

好了,放松那些绳子,
打开所有的门:方向忘记。

题目忘记,步骤忘记,词语忘记;
身份忘记,名字忘记,自己忘记。

……阵风袭来,风筝吹落天涯。
人潮涌动的无声世界,灰色小电视。

沙滩上,一排朝向海底的爪印,
写着“夹子丢了,别想再给我卡起”。

2011-12


◎神安

这杯水,就是整个大海,
请稳稳、稳稳地抱住它。

手臂,不必从谁那里伸出,
也不要落向哪里;

十指交叉,也仍是
你的左手握住右手。

不用对焦,波心映照
都是那日日渴慕之人——

一次次,于蹦极时飞走;
又夜夜梦回,与你相聚,

如诗所说,将空杯斟满,
走进牦牛角尖避雨、唱歌,

约定此生此世、生生世世,
那回声圆心,不再片刻背离;

别驻过往花言:嘴里包着一只蜜蜂,
针尖却隔天涯。

2011-11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4 22:32 编辑

普通话,四川话


我说四川话,你答普通话。
咋个的喃?索性下次
我讲中国话,你对外国话,
哪国外语你随时随便选。

说四川话是四川人,讲普通话
是普通人。普通人是哪里人?
哪里把他生出来,他在哪里
谈恋爱,将来埋葬在哪里?
普通话下面,你的普通性格
踌躇满志,以普通性应对个别性;
而本土性格,被欺侮了一般
睡在地上,偶睁狡狯眼。

咋个说喃,这种漂泊:生意人
穿起广东腔、上海派打走全国,
新一代川人像看中央电视台
长大的,坚持昼夜说普通话,
坐地日行960万平方公里,
许是笔大买卖,把自己
卖到北京去,二天卖给外星?

四川人种多,怕卖不动:闷敦儿、
干芯儿、扯不伸,假老练和风车车,
他们力气小,声音往肚里吞,
放大点就像喊叫,为己不耻。
不像普通人,自带话筒音箱,
震得人耳膜发胀,耳朵发痒。
所幸我们备了挖耳勺,掏耳朵也是
一门本土生意,专门清洗各种普通话。

我经常说普通话,有时为礼貌,
更多为把抗议传得更远一些;
对你只说四川话:“政治”该“正直”,
“难看”处直指“难堪”处,“背时”
正“贝司”,“造孽”即“造业”;
“正经八百”有时是“嘻哈打笑”,
“装风没窍”绝不是“阴死倒阳”。
我说“眯眯眼儿”,你翘起嘴巴,
我说“妖艳儿豁噻”,你的下巴就掉了。

2012-1-12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16: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初审 于 2013-8-14 22:45 编辑




是该为手写一首诗了,
虽然不写也不会招来埋怨。

它们不是人群中灵巧的那种,
(还记得钢琴课老师的担忧?)
不属于好看的典范,
(还记得年少时的不满?)
没机会顾影自怜:
指甲,总是剪得很短;
装饰品,更与它们无缘。

细皮嫩肉的,会被认为挺懒,
它们奇异的地位,你却不曾明白——
早晨,揉过眼皮,外界方进入眼帘;
掀开被单,身体才跨入这一天。

谁无声地跳舞,谁掌握了方向?
谁结出兰花,谁拊掌大笑?
谁替你敲了那扇门?
谁在脑袋前面,做了一场交谈的指挥官?

身体外,两颗赤裸的心脏,
请注意这遥远的细枝末节——
下个楼梯,你都紧紧拽住衣襟,
莫名其妙间,手掌攥成了双拳,
想要入睡,它们必须交叉在胸前。

胆怯的女孩,
想想你紧绷的两肩如弓,
仿佛肉掌时刻准备发射出两肋,
携带苦痛的肩周炎卷向血河边岸。

你嘲笑吧,可以一边拭泪一边指点,
你的心动了。

2010-12

发表于 2013-8-19 18: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泼俏皮,嘿嘿,
喜欢早午晚安和普通话那首
 楼主| 发表于 2013-8-20 15: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课



正月

初一

新年来了,还没看见,
只好收拾自己,收拾房间。
惭愧,依然不能抱团供暖,
谷底闻鸡,爆竹也嫌烦。
抱歉,有人专选这时节洒泪,
哭月隐,哭客尘,哭春晚?
神仙放风旋斗,只管布景;
演员还未投入,心存不甘。
我不甘非你想的不甘,
我的不甘有提问,反景晦暗。
面上俨霜,心门端开,
顶着洪流,该问的问了个遍。
推窗户,拍拍闷闷的去年,
它说没地儿可去,哪儿都不再稀罕。


初二

吾等何处去?
西郊密云不雨。
我尚知自己没处去,
整日疗伤,整日练腹语。
我的百灵善飞,不善于行,
我的猫始慎独,还不慎于亲。
我养了犬,或说犬自认养了我,
我协调不好犬、猫和百灵的关系。
悬浮的心,几时真正降低,
可有洁净的水,蒸腾血肉之躯?
成都和西昌,太阳是不一样的么,
出门与回归,何时才不像两重天呢?
坦白说,春去秋来,是不是你编造的,
所谓新年,可不是去年重换了新衣?!


初三

探底,大不了无眠。
手中无剩可分,进一步分下友人。
男人要站在一起,女人要跟随男人,
都还了吧,还有半数送给你。
我的茶杯太满,是时候空掉了,
换些淡水,亦好倒影日月星辰。
其实,杯子本身也在变,
琉璃到水晶,它想映照山河大地。
谁能作变化的主呢,
比如来世,你们也成了女人,
是否一直快乐,当真被男人捣碎?
苦痛难遣,就来猜观世音的谜语:
吹风经心,非言、非语;
色色众身,不男、不女。


初四

记得相遇,记得相识,
记得你的名字,记得你去了哪里。
觉醒之人,在好好安顿自己,
安顿缘分,从物品到有灵。
其实有愧,我不记得你,
一堆相片,几本日记,昨日悲喜。
曾经做出了热爱的样子,
粗大经纬,一路掉落的是垃圾?
今日登高一步,阁楼考古,
见遗忘即宝藏,垃圾是光阴。
不要难过,还来得及
珍惜它们,像一个真正的女人
——惜物,而非恋物;
惜人,也不是依赖于人。


十七

换处所,我们便换了气息?
新地方、没说过话,总碰不到,
接上了头,随处见你是风景主题。
陌生人群,隐着多少友人?
朋友当中,浮出多少天使?
下午冲我们集体爆发欢叫的那些人,
为何要冲我们欢叫呢?
我真的微笑了,非因电瓶车仿过山车,
简单人生,微小刺激。
这里有槟榔树配棕榈树,
鸡蛋花对凤凰花,
小叶青梅呼应海南红豆。
——对景至善,你预先却想不到:
龙血树下,有人赤足走过。



贰月


廿一

这房子的高大坚固,从未有过,
这是我们的新家和旧居。
记得从前,我们爱在外面布景,
山间松柏、门前月桂,
岸芷汀兰怜着十里凉亭。
如今,末日的风吹倒了防风林,
人们在沙漠牌火柴盒里安居,
看不见的老宅发现了自身。
调戏了狂风回来,你狂风般
关闭门窗,关闭声音、影事和思虑。
你说,要休息一下,即便开门即悬崖,
谈笑送来的都是风沙,
也要把全部信赖留给自己——
这房子高大、坚固,从未有过。


片断



一半

你拯救有些细节,
给它们礼遇,让它们欢喜;
不拯救另一些,
任它们晦暗,叫它们瞎猜。

你有时拯救,有时不拯救,
水有时流淌,有时涡旋,
云有时舒张,有时扭卷。

半阴半晴的天空,
翻云悬崖,覆雨鲜花,
你还无法踩着钢丝奔走,
你只爱了自己的一半。

烟戒了一半,梦醒了一半,
书练了一半,气匀了一半,
得失一半,果子干了一半。

2013.3.1-4



片断

预兆是有风拍门,有雨冰冷,
有莫名有隐痛有胸闷。
记得啊,春天,有人喊“让我出去”,
还有人喊:“让我进来!”

也许不是人。也许
不是春天。撞开层层地壳的
不是白云,不是愤怒,不是熔岩;
取走生命的,不是你以为的大自然。

是的,我们回到了野蛮的海上,
一座城市的浮岛,一艘艘孤船。
母亲,时时晃动的,难道不是摇篮;
父亲,谁跑到了船舷边,谁曾被挤下海岸?

说谎者,不必预测,从此
谁的灵魂都没穿衣服——
先进轧断血管,繁华撕破薄面;
扒开你的食物看看,有没有邻居的仇怨?

不如立于桅杆,监测风中的毒素;
拉开甲板,收听来自地底的心跳;
或亦饱含湿土,对逝者说,
春风难度玉门关,
可是你又不见……

2013.4.21-5.1


假人

一件事物丢失了细节,
只剩下名词的形状;
一段生活丧失了滋味,
焦虑是惟一的滋味。

曲径来不及表达幽深,
就被拉直成跑道;
春花也轮番白开了,
处处都像陈年旧照。

液晶屏,饥渴的视网膜
只学会了向外搜寻。
人们用最简单的词语交谈,
你想消费什么,我能交换什么

——世界是平面的。
无名山谷里无色无臭的人,
无疑将成为议论的重心;
所有窖藏的老酒,
会瞬间涌出,流淌而尽。

缠绵的不是此刻,
而是时间的绳索。
被捆绑又切割了的你,
无法在任何一段中找到。

下午,我转动显微镜、望远镜,
里外反复,炙烤一个句子:
“我活着,但没有时间,
雾霭的内心,总是走偏的践约。”

2013.5.1-2


白夜

航行纸上的人,熟谙那波澜
比现实还壮阔,于是用诗建了房子,
一把吉他来这里孕育一个乐队,
一支画笔开启了所有的窗棂——
极地,一座琉璃建筑,我们的生活。

傍晚,穿灰衣服的人走进来,
还原了黑与白、三原色,
那是春天,无声而清晰地开放,
它说,有一种夜是白色的,
黑色的昼该有个对称。

不休息的白,动摇着梦和醒;
碰杯的清音,混和了咖啡与酒精。
放心,我不会醉,一如不能任物碾碎;
我走路的样子有点奇怪,
为了不打搅写诗的人。

我身体里也有个写诗的人,
日夜劳作,不肯休息,
当我问昼与夜的分界线在哪里?
她引导我来白色的夜,
顺手指出了永明的晨星。

2013年5月7日,白夜十五周岁生日前夕
发表于 2013-8-24 13: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紫,好诗/
边欣赏边贺。
发表于 2013-8-24 20: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3年5月7日,白夜十五周岁生日前夕

我注意到这个时间,是因为我也去过新旧白夜,那都是专访。在成都的日子里,听说过、也读过成都的一大群男女诗人之诗,但未曾有机会得见本人。

这些诗,相当于相遇吧。

发表于 2013-9-12 09: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廖姐,犹记初读此诗时勾起的创作欲:那正是好诗所带来的氤氲,它让你不安,正好同在一段震动的频率,然后你安静下来再读,你的心收回来了,跟随着诗,独享它的美。
发表于 2013-9-13 09: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系列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欣赏了.
<<普通话>>把地方语言结合进诗歌里面,很有创意思想.这也许更值得称赞.
发表于 2013-9-13 10: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人 发表于 2013-9-13 09:44
系列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欣赏了.
把地方语言结合进诗歌里面,很有创意思想.这也许更值得称赞.

这位朋友颇有见地,终评时好几个评委认为这首四川话普通话更出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04:31 , Processed in 0.0646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