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7002|回复: 145

[评委专区] 【钢克】  首发:杨炼全新作品《蝴蝶》(组诗,20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5 08: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3-8-5 08:59 编辑



蝴蝶


杨炼
                                                

                                                
                     这三首诗作于去年搬到柏林之前,漂流之沉重和蝴蝶之轻盈,相反相成,相映生辉,
                     更绝的是,三首诗写完,伦敦空空荡荡的家里,竟真飞来一只蝴蝶!
                     我在伦敦住了十五年,从未见过如此艳丽之物,此刻竟然翩翩来访!
                     宁不令人信冥冥中纳博科夫或诗歌有灵乎?            ——杨炼
                     这就是杨炼兄长2012年拍下的"那只蝴蝶倩影",我的第一印象:极美之物!(钢克)



1.蝴蝶——纳博科夫


                             这些最小 最绚丽的洛丽塔
                             嘴里含着针一样的叫声
                             大气显微镜 远眺深藏起闪光的虎牙

                                     你胖了 口音还慢得像雪花
                                     擎着路灯那张古怪的采集网
                                     赴一个标本册的幽会

                             显微的激情扑向总被搓碎的
                             翅膀的草图 留在搬空的房间里
                             每个诗人身边翩翩流浪的塔玛拉

                                     像白日梦舅舅掸下的粉末
                                     一只蝴蝶有时比劫难更难懂
                                     你 幸福的大叫和风格不是无辜的

                             翻动 锁在空中的射杀父亲的子弹
                             孵化成彩色课本 一场雪仍在下
                             死者们绕着青春的蕊

                                     而照片上的眼睛盯视最长的一刹那
                                     飞到天尽头一定不够
                                     得学书页 蜕掉一张人皮

                             才认出一枚卵精致的大爆炸
                             往昔是朵搂紧你的雏菊
                             塔玛拉 总带着树丛 微黑 轻弹双翼

                                     你珍爱的变形优雅叠加
                                     叼起世界 用一根针钉住的高
                                     虎啸 全不理睬记忆的聋哑


2.蝴蝶——柏林


                           父亲的墓地 被更多墓地深深
                           盖住 塌下来的石头像云
                           夯实的重量里一只薄翼意外析出

                                       一跳一跳找到你 当你还英俊
                                 细长 着迷于花朵摇荡的小扇子
                                 公园中器官烫伤器官的吻

                           空气的阻力也得学
                           墙 死死按住彩绘的肩膀
                           暮色垂落 反衬小小明艳的一跃

                                 当你的心惊觉这一瞬
                                 一座城市已攥紧你绝命的籍贯
                                 老 没有词 只有扼在咽喉下的呻吟

                           才懂得反叛越纤弱 越极端
                           一种长出金黄斑点的力
                           推开水泥波浪 只比世界高一寸

                                 海蝴蝶 不奢望迁徙出恐怖
                                 飞啊 塔玛拉和父亲 粼粼
                                 扛着身体 轻拍下一代流亡者入眠

                           灰烬的目录没有最远处
                           你栖在醒来 就脱掉重量的住址上
                           树叶暗绿的灯罩挪近

                                 当你 不怕被一缕香撅住
                                 成为那缕香 遗物般递回一封信
                                 打着海浪的邮戳:柏林


3.蝴蝶——老年


                            大海的鳞翅也微微变干
                            搧凉旅馆的窗框 你倚着
                            异乡 肋下展开一片窸窣的枯叶

                                    一条冷而蓝的丝连着某只茧
                                    远去 恰似抽回
                                    满载的 刚被卸空的又一天

                            骑在蝴蝶背上像骑着一只仙鹤
                            显微镜下 精致的茸毛擦亮
                            毁灭的风格 万物后面是一只船

                                    突兀地升起 港口
                                    不开向四面八方 它的棋盘
                                    让你看你就在四面八方

                            等着 自己的体味儿渐渐
                            还原为烟味 肉像蛹再度呛人
                            塔玛拉 飞之绝对 对应压下来的幽暗

                                    写 一种审视所有写的璀璨     
                                    聆听窗外的振翅声
                                    拍打每个字 你独坐的峭崖

                            星空在上面也在下面
                            你嬗变至此 厌倦的金色眼圈
                            厌倦了被风搓碎的威胁

                                    倚着体内一条 一千条
                                    卷曲 震颤 挣扎分娩的水平线
                                    下一个大海 一首终于返航的纯诗

              2012.


————————————————————————


《蝴蝶——纳博科夫》注:

  * 塔玛拉:纳博科夫自传《说吧,记忆》中,给真实的初恋情人杜撰出的名字。
       她和纳博科夫初识于一九一七年革命前,并在俄国南方流亡初期再次相遇。

《蝴蝶——柏林》注:

  * 塔玛拉:纳博科夫回忆录《说吧,记忆》中,纳氏为初恋女友杜撰的名字。
       纳博科夫的父亲1920年代在柏林被谋杀,埋在柏林施潘道俄国公墓



———————————————————————————————————————————————


钢克赏评《蝴蝶:2.蝴蝶——柏林》:

    杨炼兄长的诗不是刻板的技艺繁衍,

  内里蕴含很直接的多层次作用力,参差袭来:

  张力裹挟着极强的秩序,有机推演。

  此作以明显的双重韵律,在醒目的视觉冲击下,

  精神-心理细节与自然生态比肩唱和,笔力

  直取万象与人心之进行时图景,舒展的大气象:

  万物,为我而鸣瑟。词-辞在没有时间之地,

  找到确指,获得飞翔与穿越的能量,而这

  被海浪的执笔者,躬身擎给了造物,

  而作为承担者的人,以自身为周遭向历史宣谕:

  活的源泉,历逾“灰烬”,而获得无尽传承之可能;

  海与人共生共通,海竭,但“那缕香”,

  仍在人血脉的天地之极间,依依周流。

  令人信服地同生其境:穿行于海浪百科全书间的诗人,

  其举手投足,字里行间,无一不是诗意的思想印记……

    ——钢克,2013. 6.15,23:13.

———————————————————————————————————————————————

附录:杨炼给钢克的回帖


钢克兄:

刚看见你在这点评《蝴蝶——柏林》,很精彩,也很好玩,为了参加你的独家游戏,我给你邮箱里发了另外两首“蝴蝶”诗,与《蝴蝶——柏林》一样,它们也是以纳博科夫回忆录《说吧,记忆》为基础写的。

它们的顺序应该是:
1,蝴蝶——纳博科夫
2,蝴蝶——柏林
3,蝴蝶——老年

“一只蝴蝶有时比劫难更难懂” (《蝴蝶——纳博科夫》中句),颇可概括诗意。“成熟”的含义,或许就是:深度,但恰恰不必剑拔弩张。

最终,我最喜欢的,是纳博科夫通过蝴蝶和自己绝妙的风格(一位美国作家称之为“水晶透明”)体现出的骄傲的人生态度——去蔑视黑暗的现实。

当代中文诗人也得学会成熟,总有一天。

这三首诗作于去年搬到柏林之前,漂流之沉重和蝴蝶之轻盈,相反相成,相映生辉,更绝的是,三首诗写完,伦敦空空荡荡的家里,竟真飞来一只蝴蝶!我在伦敦住了十五年,从未见过如此艳丽之物,此刻竟然翩翩来访!宁不令人信冥冥中纳博科夫或诗歌有灵乎?

为验证,也把那只蝴蝶倩影发给你了,一并笑纳吧。

遥祝你安好。

杨炼

2013. 7.21, 0:05.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3-7-25 09: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功夫炉火纯青,却迷失了目标方向......
远离了皇天后土的怀抱,孤悬于海外的象牙塔中,
长此以往,炼兄休矣!

以炼兄之海量,料想不会怪罪。{:soso_e113:} {:soso_e113:} {:soso_e113:}
发表于 2013-7-25 09: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3-7-25 09:26
功夫炉火纯青,却迷失了目标方向......
远离了皇天后土的怀抱,孤悬于海外的象牙塔中,
长此以往,炼兄休 ...


湘西的批判现实主义大黑墨镜,看什么都是脱离现实的象牙之塔呵呵。
诗人持个人写作观向他者发言,发生的维护和抵触当属自然现象。
现实主义和其它“主义”一样,都是一脉意义上的存在。
但应警惕理念的专制和独断哦,否则将抹杀大半数诗人。
其实现实主义是十九世纪初的一种文学文学思潮和写作方法。
你说人家象牙塔,如人家回敬你老古董,各执一端,就都有失流派狭隘嘛。
我持开放的态度,各种理念、主义下的诗,无论新旧,不必争执,
蹲在各自堑壕里互相投掷、攻讦,写好才算数。


发表于 2013-7-25 09: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山望水 发表于 2013-7-25 09:44
湘西的批判现实主义大黑墨镜,看什么都是脱离现实的象牙之塔呵呵。
诗人持个人写作观向他者发言,发生 ...

貌似忠厚,心怀鬼胎!穿上马甲或者脱掉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吗—?O(∩_∩)O哈哈~
你就喜欢牵牛打架,唯恐天下不乱,我说对了吗?O(∩_∩)O哈哈~
我是就诗论诗捏!
发表于 2013-7-25 1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看山望水 于 2013-7-25 13:00 编辑

非也非也,我是诗歌锦衣卫,司职维护诗歌正理嘛。
说实话要是诗坛现在都还写现实主义诗,比现在乱哄哄情况更糟糕。
湘西兄的诗看山欣赏,不是偏爱现实主义,而是写得到位。
在诗歌里,我没有预设立场,门户之见,远近之虑,敌友之分呵呵。
这点时间长了你会了解看山。我只关注诗风,诗理,诗品质,这三个。
这点非自我表白,可以在我全部帖子里看到。
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多无聊啊,不如谈诗歌。
握手!


发表于 2013-7-25 10: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哪!老钢克出手很及时

要不似看山、湘西刁民之辈恐怕要诗乱江湖了吧


O(∩_∩)O哈哈哈~
发表于 2013-7-25 10: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l炼老师的诗歌蝴蝶写得刚劲有力,炉火纯青。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13-7-25 12: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诗人蝴蝶梦》

嗯嗯 纯诗
真纯 本是我们所拥有
如今 却是我们所追求
喜欢 炼曲
发表于 2013-7-25 13: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炼”的诠释。
发表于 2013-7-25 17: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炼字、炼句、炼意!
杨炼老师的大作,认识有如老钢克的点评。
祝好!远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13:23 , Processed in 0.0605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