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2656|回复: 460

[诗集奖投稿] 诗选辑:异己者雅克⑴(09组06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8 11: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雅克 于 2013-10-1 11:00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目录

诗选辑:异己者雅克

第一编:异己者雅克
第二编:与死者书
第三编:无忘忧之辞
第四编:各如其是
第六编:归于无限与无名及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三不靠或曰皆不可期及(组诗)


1、你哭,你别哭,你撒手

一无所知者忧;空无所指者梦。


2、病中聊记

还是安静地睡去,所有的病都如此,都会在
梦中重现。独自寻找交谈者。从不需要倾听。


3、不相干的悼词

今天,狐狸露出尾巴;鳄鱼流泪;鸟雀四散。


4、抽烟,不睡觉

夜色死寂,良宵有敌;乱石无意,杂木心戚。
囚室一间,暂无人管;若悲若欢,悉听尊便。

-09-7-29


5、乌鸦喝水

教科书的寓教诲戒如此:应当向聪明的乌鸦学习,这样就会有水喝。

可这只乌鸦很是愚蠢,或者说,它想不恰当地使用暴力。
它砸碎瓶子,它当然喝不到水。
它更喜欢看瓶子破碎,水流出。

不是所有的乌鸦口渴时碰到的都是瓶子与水的问题。
有些乌鸦直到渴死既没有瓶子可加入石子也没有机会可使用暴力。

2009-8-18


6、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生活

他至少再次印证这样三个事实:1、富人革命;2、犹太人改变世界;3、穷人实践美德。

我找到的实证材料: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奥地利犹太钢铁富豪卡尔•维特根斯坦
的儿子,本衣食无忧,却千金尽赠,而且不给穷人,他认为那样会使他们堕落。

年轻的他仔细记录手淫,想体面地在战场上自杀。但没有成功。终老病死于前列腺癌。


7、嬉拟一(抄袭)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看你往哪跑。


8、嬉拟二(抄袭)

锄禾日当午,李白挖红薯;挖了一上午,炸成二百五。


9、嬉拟三(抄袭)

床前明月光,李白找尿缸;尿缸没找着,尿了一裤裆。


10、地狱一季

这里没有医疗、失业、养老保险,这里是穷人的天堂。
相同的是,他们一样得继续受苦。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11、轮回的种子

所幸夕光几已褪尽。倒挂的蝙蝠出洞。厌恶如期重来。


12、乡村与县城

乡村的妈妈去看县城读书的儿子。看到儿子破旧的袜子。
妈妈
脱下自己的袜子。妈妈穿着儿子的袜子,走回去乡村。


13、王国维死辩

遗老们说是为王朝尽忠;革命党归于世道黑暗;学究痛失文化巨擘;
考据家增加一条:
亲家失礼、终至反目。文人命运,逸死即害,活人闲资,安知其痛!

2009-8-2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无效的角度看过去(组诗)


1、两棵树

是雪,使之前从未相遇的部分相遇
如果他们呼吸,吃喝
他们一同白与温暖

那些积雪的空洞部分,就是他们的家


2、果园

躺在苹果树下。粉红色的苹果花瓣
轻静地在风中奔跑
落在肩上的那一瓣,开始让我思虑:
一只虫子,究竟能走多远能活多长
花香并没有让它更迷人
对于花也一样,今天看见的这朵
是否会成为果实,也值得怀疑

若一切都如期实现。再次相遇
那时不在果园
我们还能相互辨认么


3、吸毒者

曾经迷恋的肉体,不再散发芳香
绚丽的植物,也已枯干无色
无休止左奔右突,其实
只为一件事——

为此
现在需要这样:腐烂萎缩慌张


4、爱闹市

一些坐8路去五泉山,一些坐76去天鹅湖
106路车开往小商品批发市场
对面戴太阳镜的人,要去西部欢乐园……

这些噪杂、混乱,给他空白与耐心
等一个人到来,开着出租车。问也不问
就知他想去的是——人间酒吧

2008-4-30


5、侏儒、瞎子、跛子与其他

侏儒有两个朋友:一个是瞎子,一个是跛子
其他人都是他的敌人
瞎子没有眼睛,侏儒有,他们合作
跛子是无动于衷者,对他来说,没有端正的事物

走过拐角处的人群,更喜欢看他们
一个收钱,一个领路,一个操作乐器唱歌


6、槐树

修辞无效,迷宫无效,鄙视无效,压迫无效
槐花的清香无效。槐树生活在大街两旁

槐树已没有听觉、嗅觉、视觉、味觉、判断
槐树好像已经乐于这样

这样,他避开了修辞、迷宫、鄙视、压迫
清香要独自穿过噪音、污乱
告诉那个寻找者,槐树在哪里


7、虫子与鸟的绕口令

早起虫子鸟吃,早起鸟虫子吃
有虫子吃早起,有鸟吃不早起

虫子吃,鸟吃,早起,不早起
他们是兄弟父子,他们昏庸精明

他们忙忙忙碌,他们惟一忘记
猎人正无所事事,需要无事生非
需要戏弄,需要取乐、控制


8、祖国

钟已敲响。导师仍不依不饶
“谁能回答这个问题,你们说说”

而我们只有此刻垂头,低言细语:
“祖国是……”
“祖国是……”

导师大吼:“这是乱伦!!!”

单刀直入吧:“祖国就是——”

“导师,那我的家与国呢?”


9、开裆裤与孩子与成人

穿开裆裤有许多好处
便于撒尿,不易得湿疹
……
可是,可是啊,没有一个成人
胆敢亮出自己的真家伙

孩子有一万个好笑
却没有一个是开裆裤


10、坐车去西站

A\坐着还是站着

未上车之前就想好
上车要站着
站着腰不疼
站着不说话腰更不疼

临上车才发现
不坐也不行
那么多空座
不坐别人会说你
有病

B\坐车去哪里

上来一个蒙黑纱巾的女人
只有一块钱
售票员问去哪里
她说去终点站

哪个终点站
她说去终点站
售票员说终点站一块不够
她说就去终点站
一块

C\坐车去西站

坐车去天堂歌舞厅
坐车去天堂歌舞厅的路很多
有时会迷路

坐车去西站不用倒车
去西站的路只有一条

D\天堂不收穷人

因为他们活着的时候
总是相信
死后就可以去天堂

E\决绝

犹大和上帝
一个都不宽恕

为内心的黑暗,是一面镜子
为肉体的伪饰,是一把匕首

2008-5-6


11、你到不了极限

温柔者,你要让我痛不欲生
冷酷者,你要让我喜极而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形而上的死与形而下的痛

一九七六年九月,桃花和杏花再次在凄风苦雨中怒放,他跑着
    白色的纸花上粘满雨水,一颗一颗。那时他太小了
    迷惑的眼神中不知死为何物:她小声说些什么?他听不懂
他害怕。他发抖。他冷

二十年后,这个小孩要长成大人。他一次一次看见死亡
还是那么多的人哭:祖母  爷爷  伯父  妻子……
这个二十岁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他也哭了
他开始练习打磨瓷器,殊不知瓷器是不需要也不能打磨的

想想那些时光吧:甜蜜  适宜的疼痛  若两小无猜的一对数着
    屋檐上掉下来的珍珠,抱着双膝偷看。能忘记和能想起
    的一样多。眼泪是因为欢喜,伤心也仅止于短暂
生活在岩石与鲜花之间,他却不能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

还要多长时间,他才能做到:只是哭,每当他再次想起
而不是忧郁悲伤。在秋天,泪水中的盐更咸。死更敏感和匆忙
或是只让他悲伤,但没有眼泪。也别去触碰那不属于自己的
是活着的人没有了抚慰。他们要在两者之间保持愚钝

就如一切都没有被质询和关心一样,一切都将遭遇质询和关心
但太晚了,肉体的死不需要太久。太晚了——爱稍纵即逝
一个人的痛或许只与自己有关,能说出的不会太多
时针。指向漆黑的三点。他的心中抽搐头皮紧缩影子远走

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沉默。狂欢。消失……都近乎完美得
一无是处

2007-1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鲤鱼和龙虾

鲤鱼和龙虾跳过龙门之后,一同上了餐桌。鲤鱼悔跳龙门,想返回从前。龙虾不。
鲤鱼不解。
龙虾说:“你即使回到跳之前,你还是做你的鱼,而我要回到从前,就得做虾,
我不想。
但现在我们一样。”

2010-7-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雨天怀人:废墟之下,爱之上

你是要来青海玉树吗,远方的兄弟
青稞,经幡,牦牛和金顶上的鸽子
请记得代我迎接这个人
他是我的饮血的兄弟

请给他铁锹,挖出我的尸体
青稞,经幡,牦牛和金顶上的鸽子
他不需要休息
这样他就可以救出更多我的兄弟

请他也为我寻找我的孩子和爱人
青稞,经幡,牦牛和金顶上的鸽子
如果他们还活着
他们需要食物和房子

请他的双手不要停止
青稞,经幡,牦牛和金顶上的鸽子
即使他的双手流血
这样他就可以找到我的孩子和爱人

你是要来青海玉树吗,远方的兄弟
青稞,经幡,牦牛和金顶上的鸽子
请记得代我迎接这个人
他是我的饮血的兄弟

2010-4-21


■玉树是个什么树

而这些贱民,活着死去的贱民……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

2010-4-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失魂录(组诗)


失魂录(一)

因你知我与你,我们最终关心的还是各自的盲肠
因你知我已无计可施
就像你看穿我的把戏
吾复如是。在这广场
生者不忧、故人已无
青草一茬一茬疯狂地生长,又一次次被切割整饬

20100-60-40


失魂录(二)

这多年来,你像猴子一样荡高走低杂耍
这多年来,你像猪一样吃喝拉撒
这多年来,你像驴一样没日没夜
这多年来,你已经不
习惯没有控制规训与惩罚地活着
这多年来,所以跳梁
一些是为了记住一些是为了忘却
这多年来,所以如此
不独是为了多年前那场一败涂地的惨死

20100-60-40


失魂录(三)

若此,终于从我的心底
透出彻骨之寒
我决计弃置
如是暧昧群山
我也会消失
干干净净不留痕迹于彼

若彼,终于有彻骨之寒
弃我似敝履
群山难免暧昧
亦难免消失
干干净净不留痕迹于此

2010-6-26


失魂录(四)

无色之花有刺之草,悉数收藏
不再赞美,不再厌恶

找到迷宫出口的那人
你们可以走了,不必那样无辜

我将继续留在这里
看一个人走过就如从未曾来过

2010-7-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种痛,三层苦:无色悼词:一个都不宽恕


1、越过暧昧的空气

越过5.12之前
越过高贵的垃圾
越过香的屁
越过美的辫子
越过刺激的开裆裤
越过闲适者的优越
越过权利者的自得

越过暧昧的空气

越过5.12之后
越过写诗是无耻的!
越过更无耻的不写
越过三十二年前,他就该杀
越过如今,绞刑架
越过不只为一个人准备
越过还有你们
越过写诗与不写诗的
越过无数蛤蟆
越过天堂不收无辜的死者
越过也同样不收
越过你们
越过这些光秃秃的青蛙
越过祈祷吧,为死者
越过他们无处可逃
越过祝福吧,为生者
越过他们无家
越过半死不活者
越过你

2008.5.14


2、无色悼词

不,一个都不宽恕

他领走他的孩子
孩子无罪
他把我们留下
好自为之

2008.5.17


3、第三层:之外还有

都江堰、绵阳、德阳、汶川、北川……
之外还有
文县五万人无家可归

“我要喝可乐,冰冻可乐”
之外还有
“我要喝水,凉――水”

2008.5.17


*无色悼词


    五月并非灾难的开始,也不会是灾难的结束。可五月“诗人们”都几乎“疯”了?为何?
    “题材”如何?“诗歌”如何?“诗人”如何?
    “雪灾”如何?几已被人们遗忘的“非典”如何?三十二年前的“唐山”如何?再远点:“抗战”如何?“鸦片战争”如何……
    ……莫名的压抑、愤怒、无助、虚弱伪饰……为何如此?诗人的焦虑、烦躁,不只与自身有关:……诗人勉为其难地守护的那盏在灾难中几要欲坠的油灯,并不使他们感到温暖,相反,是他们在用自己的体温竭尽全力不使它熄灭。自然无所谓美丑、无所谓善恶……一个急剧分化、分裂、对立、失衡的自然,不只是自然本身……诗歌所能的,也仅止于让诗人自己扭结、痉挛的心稍稍舒缓一下,也仅止于让读者感到不是独自一人在面对这灾难与生活的尖刺……只有你的内心足够强大,只有你有足够的自信、只有你有足够的深刻与宽阔、只有……你才能在迷蒙双眼、失语的灾难中独自行走,且不一定到达……太多的阻碍。如果你放弃了,也无可指摘;如果你坚持了,你可以鄙视……灾难外的那个人在赏、在品;灾难中的那个人在等、在找……诗歌在为灾难造哲学的高度,诗歌在为灾难挖生活的深渊……孰高孰低?孰优孰劣?如果你囊中羞涩,灾难会加剧你的悲凉;如果你闲情逸致,灾难对你也不过装点……那么诗在哪里?你当仔细思量,而不只是盲目的歌唱,或徒然的叫喊。
    历来如此,“悲哀的不是教主,悲哀的是教徒”,这是异教徒的悲辞;“幸福的是教徒,不幸的是教主”,这是教主的巫辞;“尊贵的是教主,卑微的是教徒”,这是教徒的屈辞……诗歌、人、生活的关系,也大致如此。
    天堂也罢,地狱也罢,没有人能为你许诺……诗歌也一样,并不为你成就一切……也惟其如此,诗歌更是一种考验、消减、沉潜……而不是平滑、点缀、浮华……
    重复这个程序吗:捐款献血写“诗”沉默责骂愤怒鼻涕眼泪放屁拉屎进而歌颂狂欢遗忘。
    “诗”何为,“诗人”何为?
    诗人如果仅仅庸庸,做同样的事,说同样的话――当然现在好像需要――只是多了一步,写同样的“诗”,那么,不写也罢,不做这个所谓“诗人”也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来不及悲伤(组诗)
   “我所有的忧伤,归根结底来自一点:不能做回一个人
     我所有的努力,最终都归结为一点:怎么做回一个人”
         
1)
就到此为止吧,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我已经干得太多
就让我一个人呆着,不再打扰任何人

2)
三舅二十五岁的儿子死了,腰椎间盘有问题的三舅
养了三只羊度日打发时光
三舅妈从遥远的地方打电话问麦子收割没有
三舅没好气地说都死光了,麦子也已经烂在地里

其实羊已经从三只增加到十五只,麦子已颗粒归仓
但他们还在互相折磨,因为那个二十五岁的死鬼
他们没有时间悲伤

3)
每次路过公园门口,都会看见他们
那些集体摇头的人
是他们一再在告诉我
太平盛世何以是太平盛世

4)
可以凶杀,可以谋财,可以奸情,可以恶搞,可以忽悠,可以百家
可以口水,可以......

别以为什么都可以,面对武装到汗毛的九阴白骨爪
赤膊上阵的你啊,恰似黄口小儿撒泼,只是一颗糖的问题

5)
他说,故事是这样的:十三代同堂,礼制有加,以至于百狗亦皆效仿

你存疑:1、十三代同堂。恐只有病菌能之;
        2、百狗效仿。狗能效仿的,恐只是狗性,算不得人性

评辞:好在这只是那些狗脑子直立行走的族类捏造的故事,虽然
      他们言之凿凿

2010-8-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诗歌:死亡文本



1、民工说

这片树叶,将永在路上——

亲人啊,以后如果你们再看到
枯黄、干瘦、飘落
那是我五次三番要赶去家乡


2、帝国三原色:

1)红
血一样是血,一样热而且红
当你利刃在握,请记住
一样染红双手
再也洗不干净

2)黄
帝国梦见自己的衣服在褪色
帝国从不为梦担心

3)绿
当你正步穿过广场,我们也欢呼
我们也说:“生命——希望”
虽然我们是哑巴


3、在动物园

黑豹与孩子对视
黑豹呼啸;孩子惊悚
妈妈说:“不用怕,有笼子呢。”

当孩子明白问题所在
黑豹安静

当困兽终于懂得自己是困兽
孩子无忌


4、夜半时分

星高夜阔时,剧作家出走
贾岛的这出戏少了一扇门
抬起的胳膊,停在黑暗中


5、草夏天枯黄

有些草在夏天枯黄
这是反季节死亡
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6、独自(抄袭)

遗世、忘我、孑然
在此,他栖于这钟鼓楼下
沉寂,不为人知


7、伪饰到底

但当我站立在墓碑前
我仍然不能停止赞美、歌唱
不知在我死后
一切能否照常

后来者,告诉他们吧
我来过,现在要走了


8、兰州城倒立之后

仍旧无碍观瞻,仍旧无性繁殖
从西关十字到五泉山
从黄河铁桥到西站
迷路者仍旧迷路,倒行者
仍旧倒行
被死亡唤走的人,如此匆忙
以至于我们
视而不见


9、想起车间

十三年来,留下后遗症。冬天,大雪
都会想起那座窗户没有玻璃的车间
风吹后背,且冷且直
我们都说,装上玻璃吧
但听不见
天车轰鸣、机械转动、叉车穿梭
噪音混响遮蔽一切

在梦中,我们奔命,为身后的温暖


10、夜晚摘下面具

现在就一个人,可以取下你静心擦洗
打磨、抛光、上蜡
扑粉、点红、描眉……
无所谓厌倦
热爱与你胡言乱语、胡涂乱抹


11、死亡文本:提前返乡

民工表弟于房龙的文本:

1)
“妈妈,我要回家
来时只要带上回家的路费就行
整个秋天,我都躺在床上
我快要死了,带我回家吧,妈妈
让我死在出生的地方
妈妈,快来吧,带我回家
来时只要带上回家的路费就行”

2)
“爸,给我再盖上四床被子,压结实
我看到了鬼,它在叫我走呢……”


舅舅的文本:

3)
“他可能要死了,你快来吧”
当我到那个肮脏黑暗的旅馆
舅舅蹲在床边,头陷入双膝

4)
车是早晨7点40分由兰州去往西和
11点钟接到舅舅的电话:
“死了,就在车上,我们现在天水”


我的文本:

5)
“没事的,舅舅,你先去吃饭吧,不要担心
他还没事”
在旅馆里,我强自镇定地说

6)
“闭上你的嘴,哪里有鬼!”
虽然我看到表弟眼中充满恐惧


死亡文本(一)

7)
他没有回到他出生的地方
在路上
准备的两袋氧气他只用了半袋

8)
要他命的是回旋结肠癌
医生说首先是营养不良
其次导致器官功能衰竭
死是迟早的事


死亡文本(二):探阴山(仿作)

到此间,儿你再听为父言
你走后,你母为你哭瞎眼
你走后,为父我也病床前
你走后,也曾找你三年半
不孝的儿呀——
只见你,孤零零一人飘飘荡荡在阴山
却为何,呼天告地也枉然
阳世里,你也曾与我许诺言
到如今,儿呀,可怜的儿呀
到如今,一切梦醒都云烟


补记:戏曲文本《探阴山》秦腔:苦音慢板)

到此间父为你再细说言
你走后你母亲哭瞎双眼
父盼你久不归病倒床前
你走后父找你三年有半
盼儿归盼得父望眼欲穿
知你在阴山已不能相见
父与子两分离怎不心酸
我的儿呀——
离别时活生生一个少年
到如今只见你魂荡阴山
我的儿呀——
到如今人间地狱两隔断
叫为父靠何人安度残年

2008—12—11


    *注:是自杀者让我们更看清了世事物象还是非自杀者让我们更能反思生存状况?如果自杀者满含对世界的厌倦与无奈,那么,非自杀者面对被动,对世界的最后眷恋,是否让我们更为心痛?
    无可否认,即使死亡,也有等级,也就是说,比如一个诗人的自杀好像比一个民工的意外死亡更具有所谓的“意义”。
    诗人的自杀,好像更能说明世界的本质状态?
    死亡每天都在继续,就如出生每天都有一样。但如此地不同,足以让人沮丧。
    我们来比较一下:比如一个诗人因为生存条件没有达到自己期望的那样,因为承受不了生存的压力等而自杀,与一个民工因为生存的糟糕而导致肉体被一再损坏,最后致病却无力医治消耗殆尽死去。那个更让我们深思?就因为诗人是诉诸“精神的”,所以我们有话要说,而民工是因为“肉体的”,所以不值一提?是因为民工承受的精神压力比诗人承受的精神压力小?还是因为民工承受压力的能力比诗人承受压力的能力小?
    如果一个诗人以所谓的自己的诗歌注释了自己,而具有了“意义”,那么一个民工以自己的生命注释了世界,却被视而不见。
    死亡的被等级划分,隐含的是死亡之前生存的等级划分!难道不是么?正如生存的等级划分,也寓含着话语的等级一样,而话语的等级直接对应的是生存的等级。结果是肥者更肥,瘦者更瘦,而且肥者还可以“喘”,而瘦者“喘”就会受到质疑。
    一个诗人如果只看见自己,那也没有错,但他的自杀并不就是世界的全部;但是,对于一个民工,无论他看见的是什么,正因为他的死是外在的,是非其所愿的,才更显悲剧性。
    是盲目无辜被动给予无所选择的死亡更让我们心痛,也更能见得世界的本质状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建筑的缺失

他们曾经来过这里。建造房屋、花园、曲折的小径——
他们搭建自己的篷子。
他们:劳作、吃饭、睡觉、夜间偶尔的啤酒瓶子的吵闹和
十二点钟的撒尿声……

在冬天之前,一切必需建好:屋子里要有暖气、花园里要有亭子
曲折的小径要有助于餐后的消化、还有

他们好像不在了。多高多美的建筑呀。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你问谁呢?真的不知道。


■米拉日巴之歌

你们会厌倦的
厌倦声色犬马的肉身
就像我厌倦十恶不赦的自己

我米拉日巴曾经历
所以你们终将皈依


■耻辱

一次又一次地,我将随时随地打开它,枯坐下来
看着这些蠹虫穿梭如鱼,我不理会它们
它们是自由的,在这个匣子里,它们免于伤害
它们吃,我看着我在怎样减少,又制造出更多的我

这些蠹虫的排泄物,有各种颜色和形状,发育不良
严重的胃病使它们对许多事物已没有了太多的欲望
蠹虫们暗悉事物内部的秘密,它们热衷暗道机关
它们分裂,朝着各个方向奔走,喜欢与仇恨并存

曾经是眉清目秀的少年,削瘦,爱上脂肪和突起
着迷线条,结果却不尽人意:直线节约了时间
却省略了他的需要
他需要沉迷于可爱的醉生和梦死与自己说谎和偷情

我喜欢的,你们是不会喜欢的,是这样么?
是这样的,蠹虫比国家机器反应还要快
它们总是在下一个地方等,它们微笑着
看我自投罗网,它们不听我失败的解释和自辩

“你已无可救药,你只有跟我们走——”
我只有一次又一次打开这个匣子,看着这些虫子
它们是我和我的生活,这些秘密的耻辱,就是一切
我跟你们走——

不再申辩和叫喊,有什么可要申和辩有什么愤和嫉
希望归于希望者,虚妄归于虚妄者。只是还给我吧:
把蠹虫还给我把我的匣子还给我,以后不再是我
总是打开匣子,而是匣子打开我,是我吃蠹虫
  

■丁亥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记

曾经夏天,辣子二元五角一斤;大雪封路时,涨至十二元;此前六天,九元
今天是捉鬼集。今天捉鬼。等至黄昏:“不挑不捡,十元一斤便宜你!”

此刻感觉有手伸入口袋。皆相视:无奈一笑
“也没几个钱,还不够买两斤辣子呢。”

那人低头匆匆走开。我无色,亦背他去,回家
活着:耻于抒情,耻于愤怒,耻于浅薄,耻于仇恨,耻于有病,耻于言不及义


■丁亥与戊子裂离辞

丁亥、戊子皆轮回,与自己距离60年。其间,丁亥与戊子距离零点
零点之前:丁亥酣然;零点之后:戊子翻天。今年,它们差别于:
五个吉祥物,每个吉祥物人民币60元。此为证物

生与存相距不止一个黑窑。而我们,相距亦不止一个太平洋
其间隔着梦、关节炎、嚎啕大哭、天堂、哆嗦、死、爱……
等诸如此类词语与生活

临走之前,你要擦干净窗户、认真拖地、洗晾遗物……
回味少年时代:肉体炽热、曲线毕露、气息迷人。一再被训导
如此聪慧,幼时却已暗疾藏身。老来痴呆,在所难免

刽子手举刀。主审官问:“你还有何话可说?”
正色言:“去你的,白痴,说了你也不明白!”
在一头猪与一只耗子之间——拒绝选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梦中想起

他们,让我吞下白色金属粉末
我在天车上行走
机械的海洋风声怒吼,波涛汹涌
黑暗中那双手抚摸着我的
眼睛、耳朵、嘴巴、骨头和肉
黑暗中我的心因血液而亮红
我无声地叫喊:“救救我吧,救救
这个胆小怕事又一事无成的
渺小的人”
 

■事故

那条烧焦的腿
那声撕心裂肺的叫
睡眠不足的眼睛
在光线昏暗的车间里
相遇了
死者终于活在一种真正的无声中
 

■十一级车工第五妹的私生活

女人亮出她那黄油浸渍过的两颗草莓
和吸附了太多重金属尘粒的海绵组织
之后,快感中机械分崩离析

注:十一级:评定技术工人技术水平的等级之一,我厂最高为十级。
  车  工:技术工种之一,利用车床加工各种机械零件。
  第 五:姓氏
  重金属:当人体重金属含量过多时会被致残、致死。


■人造齿轮

它们在啮合,磨损,向相反方向行走……


■现代都市豹

想要他们放我进去,我渴望笼子
自由是在笼中散步


■在车间里

他哭了,想起那个事故死亡的兄弟
恐惧让他感到温暖

 
■回答

让我说罢,让我能平静地述说
可为什么我总是感到愤怒
内心还一片绝望


■必要的与不必要的

沉默寡言是必要的
忧郁、孤独、愁伤是必要的
脸部的肌肉温驯地微笑也是必要的
害怕是不必要的


■无端车祸

十字路口,生前冷眼相向的人
他们现在无比亲热地重叠
还有一百七十八辆汽车,嘴巴
与屁股相遇
死亡让他们重新做了选择。死亡
粘合了碎片:思想的、道德的
……肉体的碎片
曾经象是无足轻重的生命
已然离我们远去


■一个拉二胡的瞎子与一个抱小孩的歌手

拉二胡的瞎子坐在市场口的台阶上
二胡摇摇晃晃,断断续续
唱曲子的女人声音高高低低,断断续续
都象是伤口的叫喊
 
怀中的小孩看清了一切,但他还不会说话
冷风在冬天臃肿的人群中穿梭

—2007.9


■乞讨

她伸出枯枝的双手她紫色她干裂她跪在马赛克上她嘟噜她
——

给你左勾拳,学院派诗人们笑了:
诗歌是审美的技巧的娱乐的个人的肉体的……
给你爆炸,左派诗人们高兴:
诗歌是匕首是投枪是审判是绞刑是……

而这个所谓的诗人,他内心黑暗绝望愤怒他是钢筋水泥他
拒绝——

去死吧,死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之上。这就是安身立命的去处

—2007-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次是死猪让我们想象
   
   “我们吃过死猪肉但没有听过死猪叫唤”

这次,还是在想象中,这次是我在大街上遛狗
我想到,想象中——
麦子曾经铺天盖地,而农民依旧;地震曾经摇撼世间,而人心依旧
现在又是死猪成群,又是义愤填膺或自设法庭
一些遮遮掩掩,一些明火执仗
一些象征,一些比喻
一些沉默,一些起哄一些胡话
一些匆忙辩解,一些急于揭穿
这次,还是在想象中
一样成群漂流,跨长江,渡黄河,比死猪壮观

都又有了新的可以下手之处
在想象中,我们借尸还魂
但可恨的是死猪竟然不领情——
死猪就是死猪死猪已不需要人替它叫唤(代言)
死猪也不需要那些隔江搔痒

这次,还是在想象中,我们再想象一下
这次是死猪还在活着的时候
死猪问我们,“如果我们不是在漂流而是走在屠宰场的路上你们又
要想象些什么呢?”

春天来了,万物要欣欣向荣
这次,在想象中
寰宇已然澄清,我们喜欢上了猪头猪脑猪下水
我们猪言猪语猪叫欢

2013-3-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7-18 12: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喝彩,赞一个!
发表于 2013-7-18 14: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死猪,一批批的
死鸡,一批批的
死人也是一批批的
发表于 2013-7-18 18: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握手,敬好。
发表于 2013-7-18 21: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城管打死瓜农。

中国要是出现不了一部靜静的顿河,日瓦戈医生或古拉格群岛,那中国作家全是没出息的不肖子孙和低能。

现实太美了。
发表于 2013-7-18 23: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怎么说。

支持诗歌!
发表于 2013-7-19 15: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雅克兄:难得的尖锐。
发表于 2013-7-19 17: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力的掷出。
 楼主| 发表于 2013-7-19 23: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3-7-18 12:39
喝彩,赞一个!

问好老兄!
一切都来得太早了,一切也来得太晚了。差不多都毫无意义!
握!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0: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鸟鸟 发表于 2013-7-18 14:35
死猪,一批批的
死鸡,一批批的
死人也是一批批的

问好!
更重要的是,我们念念不忘的,更是一笔笔的糊涂账!
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1 06:44 , Processed in 0.0640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