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591|回复: 11

[诗歌奖投稿] 一批附点评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3 17: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胡查 于 2012-8-23 17:26 编辑



【那春天】


午后的玻璃
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那棉花,朝生暮死
那温暖的浆果
总是过早地柔软、腐烂
少年一觉醒来
早生华发
朋友啊,你有滚烫而痛苦的幻想
我有一件旧事
想和你分享
  

2005.6.13

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作者:小引

  我一直想了解,弥赛亚创作这首诗时在想什么。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对诗的评论,当然应该顺着诗人创作的思考去思考。换句话说,诗人思考的问题,也正是评论所要思考的。我肯定不能用我习惯性的观念去套用诗这个新的事实,恰恰相反的是,我努力想做的是就是放下这些东西,让一首诗来扰乱我,改变我,重新塑造我的心灵和我的感受力。
    我很喜欢弥赛亚的短诗,他的短诗大都散发着腐朽的贵族气息。而这种气息,在现在的汉语诗歌中,已经越来越少见了。比如这首《那春天》里面选取的词汇,玻璃、流水、棉花、浆果、少年、幻想、旧事。虽然大多是具象的,但整体读完之后,却又是抽象的感受。这具象和抽象之间的落差,顿让我生出一丝幻灭感。
  更为有趣的是,在这首短诗中,弥赛亚在前半部分渲染了大量的场景,而他设计的少年,或许是自己过去的一个影子,在场景背后隐约出现。这似乎颠倒了传统舞台设计的潜规则,把布景放在了前台,而人物和对话,自然消隐在了后面。读者在不知觉中被这些前台的布景吸引,诱惑,入了他精心设计的陷阱。
  而这陷阱的成功,首先得力于它的陌生。我当然不能动用什么理论和概念把弥赛亚的这首诗解释成什么具体的摸样,也不能把它纳入某种现成的高度发达了的解释系统中加以解释。它已经在那里了,它已经是一个完成了的事实,并不需要我的多余的话来继续完成它。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首漂亮的短诗可能并不是想对什么东西进行表现。因为,它自己就是事物本身了,它如流水般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2006-12-5

【纸人】


纸人在天快黑的时候
慢慢走进屋里
屋子里比外面更黑一点
外婆老了,看不清了
她端着一碗苞谷饭
坐在门槛上
边吃边埋怨这该死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火烧起来了
外婆模模糊糊地看见
纸人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衣裳
和真人一般高
身边还有些纸马、纸房子、纸元宝
他们都在为她燃烧
他们的灰不溶于水,变成了蜡

2004-4-19.


《纸人》点评

作者:谢君


这个诗歌情境的叙述、传达方式非常好。它选择了一个已经亡故的人视角来传达,回避了作者自己的主观感情色彩,没有叙述者的干预和介入,达到叙述的非感情化、零度。

一个纸人,走进屋里,这种直接的虚幻写法,带来真实任务的虚象化,因此,许多东西就被隐藏起来了,包括叙述事件的背景及来龙去脉、祭奠者的身份(即那提纸人的人,点火的人)等,笔触显得异常的简约。对于省略和简约的运用,如果仅仅停留在去掉一些形容词或运用短字短句上,那么,这是肤浅的理解,真正的简约在于某种空白效果的产生,确切地说,是独特的叙述视角选择和情境传达方式,所带来的有意味的缺省效果。
诗中场景的呈现也经过了作者细心的剪辑组合和叠加。第四至八行的时间维度是一个过去时,那是回忆中的老人在世的情境,而前后的叙述是现在时。过去和现在两个时间维度,因作者联想而组合在一起。在这里,作者巧妙的把不同时间和空间中的情境拼凑在一起,达到了人的意识和诗歌叙述对于时空限制的超越。

【第一枝花】


我喜欢建设。最先是一碗米
被我煮成了饭
它们没有杂念,互相挤着,正在膨胀
还没有熟透的果子
原来是一枝花
昆虫四处乱爬,猴子的爪子伸向火
很快又缩了回来
相信我,这就是你
龇牙咧嘴的脸孔
那双毛茸茸的手,曾经捧起过宿命的流水
也安抚了人间的婴儿

2008.3.28


第一枝花,那个失落的环节:

作者:花花飞花

    当我们将建设假设为一个复杂化的过程,比如单细胞进化为有机体,这样理解米就不再是植物的加工品,而是最高级的组织的低级状态,前人类的大脑,或者姑且认作猴子的大脑。
    我们想象猴子的大脑是硬的,如同米一样硬,但因为米是植物的加工品,而且是农作物的加工品,所以可以在其中发现人类文明
的踪迹,野生植物转化为农作物的主体性、目的性,以及加工这个行为的主体性、目的性。
    于是我们知道猴子的大脑不是一般的大脑,而是与人有关的物质,现在米的身姿渐渐清晰,它行走在大路上,而前方人头攒动。
    随后我们寻找进化的条件,水和火出现。这不是偶然的,水和火曾被认为是万物的本原,创造人自然能够派上用场。但关键的环节是“我煮”,这一步便别赋予了生 成的意义。不是水火自行其事,而是猴子与人之间的那个机体自觉的行为。终于纯人特征的饭做成了,互相挤着,正在膨胀的人脑软乎乎地完工了,虽然还处在没有杂念的白板态。
    饭支配的眼睛看世界的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透过表象的冷墙看到了本质。那没有熟透的果子原来是一枝花。白板变成可以大面积杂交农作物的试验田。
    人的认识是从远及近由物向我的过程。先看见果,终于看到我。龇牙咧嘴的脸孔突然压迫过来,照镜子的效果很是震撼。但那双褪掉绒毛的手不仅能建设水库,还能剖开躯体将自己从地狱拽到天堂。
    这锅在现实与想象中养人的米饭。
我觉得第一枝花找到了达尔文的那个失落的环节,有机体是自我生成进化的,填补了进化论(我不感冒这个理论)的空白。开个玩笑。
    这是个好诗歌,因为是个内在的沉思的诗歌而不是娱人娱己的诗歌。是个精心打造的新玩意百读不厌而不是老生常谈千人一面。


【老六同志】


过了今天,老六将脱掉棉袍,剩一张狗脸
也不怕风大
闪了舌头,他咬着根绳子,跟在人们后面
有着中老年的疲惫和苍蝇般的忠诚
他坚持不啃骨头,每天怀抱
一个糖罐子,只是舌根
却有说不出来的苦
他相信宿命论和去年照的相片
相片里那个奇怪的姿势
让他迷惑了很久,直到今天早上照镜子
才恍然大悟,像一个异性恋者
终于承认了自己是个同志
当然在宁静的黑夜里,他也会有张
养育他的破床
脱下的棉袍铺在床单下,顺理成章地当成了褥子

2009.3.29

花花飞花解毒《老六同志》
作者:花花飞花

    我不得不把老六看作慈善家,他当然不具红色资本家的深谋远虑,但他看长去更具政治影响力,因为他是我们水深火热的同志,他的委琐和落魄激发了我们滔滔不绝的同情和自信,有这样的同志在,我们的社会被小小的不和谐反射得大大地和谐起来。老六们献身一生的事业抚慰着安分守己的中国人民,他难道不是最伟大高尚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大善人吗?我们可以瞧不起他,但我们必须感激他。
    是的,作为老六的同志,是我们耍流氓,帮他成为好同志的。正确地理解,我们是老六的父母,我们整出一个慈善家,他首先是个孝顺的大善人,孝顺我们之前,是个孝顺养育我们的祖国的孝孙。我们是孝子,和孝孙,享受天伦之乐,都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养育的好同志。
    我们多么幸福,有一张破床就能安身立命一辈子;并且,我们时刻准备着,老六时刻准备着,只待我们的衣食父母,老六的衣食祖父母一声令下,广大慈善家同志们捐献棉袍,名正言顺以身相许,前赴后继地捐躯不怠。

2009040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2012-8-23 17: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为别】


栅栏关住的水,锁孔里望见的春雷
一条漫长的海岸线
捆住的人民
无法摆动的钟摆,没有边界的花边

我的暮年和它们一样。我的现在
象虚妄的火焰与光晕
小雨里有无尽的涟漪和灰烬


读弥赛亚的《此为别》
作者:叶萱

     偶然的机会,在商略主编的〈〈南方〉〉上读到弥赛亚的这首诗,觉得是最近读到的比较好的一首,因此愿意谈谈感受,与朋友们分享一下此诗的离愁别绪。
     〈〈此为别〉〉,一首惆怅之作,深有古诗的“调调”,这个“调调”就是所谓的意境。记得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开篇即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弥赛亚此诗可谓境界自成,而且继承了中国古代诗人“多情自古伤离别”的格调与雅致,又不乏现代诗的张力与矛盾,不知怎的,竟让我想起李白的“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来,也许都是这个题目〈〈此为别〉〉闹的。
      全诗的头一句就奠定了一首好诗的基础,“栅栏关住的水,锁孔里望见的春雷”,水被栅栏关住那是怎样的景象?它必定会从缝隙里不断涌出,象我们身体里的欲望,象我们离别时的感伤。而锁孔又是怎样束缚住春雷的呢?从锁孔里望春雷,难道不会被春雷的炸裂弄得头疼吗?或许锁孔让人想到偷窥一词,偷窥的是什么呢?是我们内心的欲望吗?它们总是如春雷滚滚而来。
      写完第一句,作者的节奏一下变得松驰了,“一条漫长的海岸线/捆住的人民/无法摆动的钟摆,没有边界的花边”。几个经过修饰的名词摆放在那里,有些虚无,有些似是而非。“漫长的海岸线”显然是为了呼应“栅栏关住的水”,而并置的“人民”、“钟摆”、“花边”经过修饰,给人一种无奈感。一种无法摆脱的情绪始终在字里行间弥漫。
最后一节,“我的暮年和它们一样”。我猜想弥赛亚的年龄并不到暮年,而暮年只是自我的一种想象。“和它们一样”,谁呢?显然是那些不自由的事物。衰老了,也许身体和思想不完全属于自己了,这样的谓叹也数正常。但我的现在呢?依然是“象虚妄的火焰与光晕/小雨里有无尽的涟漪和灰烬”。这样看来“我”的哀叹未免有些过于凄凉和不能自已。
      需要指出的是,弥赛亚在这首诗里对词语并置的使用恰到好处(或许有人认为这不是并置)。而且那种“调调”是十分独特的。你发现他的诗里用了几个无效的或大家用烂了的词,但组合在一起,那种虚妄的火焰就亮了起来。正是词语的错位带给大家情感的错位,如其在〈〈切肤之爱〉〉中写到,“
这么多年来,远山交叠着近水
你有宽广的过去,我有微弱的火光
你轻轻拍打我的肩膀
仿佛正午的蝴蝶穿过稠密的人烟”

    这样微弱的情感你我都曾体会,只不过在这个秋天,我对这样的词句更有亲近感。


【钓鱼者说】

我有的是时间来领略时间的妙处
故事里的猴子  
在胯下捆了块兽皮,取笑猪的罗曼史
叛徒们尚未找到正义指南
芦苇荡里的好汉,尚未被招安

大江之外,有的是漏网之鱼
象牙塔里素来布满
荆棘和栅栏。我熟悉它们就像
我熟悉自由的诱饵  
有人等着青草再一次漫上来
好在群星闪闪的夜空下,用力甩出手中的钓竿


一树摇风误读录:
这是诗人弥赛亚组诗《果皮箱》里的压轴之作。从头到尾,我的神经末梢都处于兴奋状,落差之美、距离之美、暴力之美、颓废之美让人应接不暇,文字熟捻中透着智慧与新鲜,仿佛一伸手就可触摸到汉字组合出的迷人乳沟。彻悟之人方能写出通透之诗啊!那种决绝和自信让人有一种窒息之感,每个句子就好像芒刺一样,直指人的魂魄与软肋。反讽的口吻勾勒出诗人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神态,一位身披蓑衣置身世外的隐士形象跃然纸上。复读时,我惊奇地发现,诗中三柱(情柱、智柱、像柱)竟巧妙地融汇在一起而不露一丝琢痕,如此深刻而优雅的述说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实乃妙手偶得锦文天成,又如右军酒后兰亭遗墨一般,不可复述和再现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8-23 17: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泵】

   
告诉爸爸,回忆多重要
小时候
我用童年捕捉水中的鱼
长大后
我在水中捕捉童年的鱼
今年阳光耀眼,我是一块亚热带的水田
在干旱的季节
你不断压缩自己,抽取剩余的汗水
来充实我将干涸的身体


一曲鱼水之情的朴实歌唱
            ----读四川诗人弥赛亚的诗歌:《泵》
作者:符力
   
    “泵”,吸入和排出流体的机械的统称,能提升、输送或压缩流体。诗人为什么劈头就说“告诉爸爸,回忆多重要”呢?简捷、不平常的起句,因稍显突兀而让读者徒生破解悬疑之兴趣。紧接着,诗人用除了起句以外的诗句为读者作出了回答。全诗的结构就这么简单。而这简单的结构,是由婉曲而情味深浓的语言支撑起来的。
但凡经历过抓鱼或者钓鱼的人都有这样的真切体验:“抓鱼或者钓鱼”本身所带给人的乐趣和吸引力(精神享受),跟“吃鱼”比起来,那简直是人间天上,相去九万八千里的。对诗人而言,不论是童年还是现在,“我”都有“鱼”可抓,这意味着一个人的幸福感的持续。那么,如此真切而长久的幸福感是从何而来的?它又是何以
留存的?一个悬疑尚未破解,而新的悬疑又已悄然而至。诗歌的吸引力再次得到激增。
    承接下来,诗人作出了解释,也是作出的指认:“今年阳光耀眼”,火热的空气烘烤着“我”这“一块亚热带的水田”。干旱,已成必然;水田干涸龟裂,鱼儿面临着死亡;“我”也将面临着无“鱼”可抓,“幸福感”被终结的悲剧命运----在诗歌的语言表面,诗人在这里提供了“暗示”,做到了“含蓄”,收到了耐人寻味的艺术表达效果,也为诗歌带来了文学情味。这样的语言方式,具有古典美,符合东方人的审美习惯----“在干旱的季节/你不断压缩自己,抽取剩余的汗水/来充实我将干涸的身体”。是“爸爸”的牺牲,才成全了“我的幸福感”的留存。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爸爸”像“泵”那样竭尽生命的付出,“我的幸福感”就彻底成为泡影。至此,全诗结束,而诗人对父爱的肯定、感恩和赞美之情却得到了无限延续,余音绕梁。这正是我们常说的“言已尽,而意无穷”。诗人的语言表达功底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答案明了了。那么,我们再回到起句去品味一二:“告诉爸爸,回忆多重要”----人类失却了思想,便形同冬日的芦苇,人将不人。同样道理,如果人类的精神家园一片空茫,消亡了“回忆”的资本,那么,一个人的灵魂,自是无所牵系;活着,则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悲可叹。与此相反,在诗歌《泵》里,诗人拥有着从小时候直到今年所经历的与父爱有关的全部“回忆”。这就是说,在时光的教导下,诗人明确了这样的事实:因“爸爸”的存在,“我”才得以活得如此幸福,如此自足。基于这一层原因,“我”要主动“告诉爸爸”……可见诗人内心油然升起的,是对父爱的感恩;对父爱持久存在下去的渴望和祝愿;对“爸爸”的健康长寿的祈祷!从这个意义上说,《泵》,是一曲关于人父人子之间的鱼水之亲情的朴实歌唱;其所传达的这份情感,具有普遍性,容易引起比较广泛的共鸣。
    《泵》,是一首结构紧凑的、充满深情的、讲究语言策略的小诗,其语言的简省、跳跃和留白分寸,可能会让部分读者觉得这首诗有点“隐晦”,阅读耐心难免受到考验。
    以上是一个普通读者在解读上对一首当代汉语诗歌的一孔之见,读者诸君大可不必当真。还有,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竟生发了这样的念头:将一首诗歌拆开来一一解读是不明智的事情:诗歌,往往可意会而不可言传;说得越多,越无趣。罢了。
   
   
2008-9-5符力


【枯山水】


我与你在山中对弈
空格子上落棋子

写意者抓起狼毫
满纸落烟云

这只是展示方式的不同而已
你说好吧好吧
殊途同归

很长时间了
我们都有些干枯了
但是终于有了阵雨

夜来敲窗
白天洗刷空荡荡的胸膛


【后】


清晨过了是夜晚
结束之前,流水潺潺

你那么年轻
指头拈起落花
晚年才听见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8-23 17: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她】


她在稻田里哭
轻轻地哭
不让她男人晓得
打谷子的时候
微风吹来
眼泪流下来,并不透明
象米汤,但是比米汤咸
她想着米汤
就不哭了
身子还在抖
打谷机停止了工作
马达的两片翅膀
还在抖


桑眉 读书笔记3:


打开弥的《太平广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她的泪。
收获时节,该是喜悦的时刻!而她,为啥哭泣?“轻轻地哭/不让她的男人晓得”是什么使得她想哭且哭了?轻轻地……是顺从命运的天性让她哭得如此压抑?还是怕惹恼那个粗线条的男人?他打她了吗?或者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或者是顽皮的孩子让她手足无措了……总之,她心伤,她甚至找不到或来不及找个合适的地方躲起来难过,只好一边劳作一边流泪。
“打谷子的时候/微风吹来/眼泪流下来,并不透明”——有时候,日子是愈过愈胶着,乡村生活尤其如此,女人多数安于妇道也安于清贫,只巴望着男人顾家一点、孩子听话快些长大以后有出息一点……而她,渐渐从眉清目秀的大妹子变成只会洗衣做饭的黄脸婆子,清澈的眸子渐渐浑浊。
“象米汤,但是比米汤咸/她想到米汤/就不哭了”这几句是诗的第二个起伏点(第一个是“轻轻地哭/不让她男人晓得”),亦是全诗的高潮,让人扪心叹息——止住她哭泣的居然是米汤,或者干脆说是她自己。米汤即是生活啊,是生活的艰辛让她学会了隐忍、学会了“自怄自改”,甚至学会了顾全大局……
其实哭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她是没有别的法子呀,她那么简单的一个农妇罢了,她也有示弱的时候……“身子还在抖/打谷机停止了工作/马达的两片翅膀/还在抖”是的,当一个人的心与生活的马达维系在一块后,无论是开足马达还是暂时歇工,那两片为了生存而高张的翅膀是停不下来的。哭罢,歇罢,仍得继续!
另外,弥是四川广安人用四川俚语“晓得”入诗,让诗更贴近生活,一个淳朴、不被艰难压倒的她跃然眼前! 我甚至试着用四川话朗读《她》,第一次觉得用家乡话读书(写作)原来如此绝妙啊!

【它】


它懂得回忆
比较高级
它懂得喝蒸馏水、喝酒精
张开口吐气如兰
闭上嘴陷入回忆
这儿曾经是一大片玉米地
母亲收拾好秸杆
父亲酿得有
上好的苞谷酒
它曾经是个上等货色
皮毛油光水滑
一群麻鸽子
从马铁厂飞过来,带来了熟铁的味道
它听见它们在叫它

【他】


他是从外省来的
带着一匹骆驼
如果他是马戏团的老板
手底下应该还有一头狮子、一个小丑
和几个跳艳舞的女郎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和一匹骆驼
这就显得有点奇怪
他看上去还比较老实
当年可能是个知青,一个可靠的年轻人
组织上可能安排他去马铁厂上过班
身上有股熟铁的味道
他走到街的拐角处
就停了下来,伸出手,向我推销药。

木朵点评:

我在九月还会想:一首诗究竟该是什么样子?对“可能性”这个无底洞的追索,会让人上瘾。我注意到诗人弥赛亚写了一个以各个人称为标题的组诗,味道十足,——诗人叙述的口吻和角度的转换,的确是一项真理似的写作技艺,已经为许多有觉悟的诗人所注意。比如弥赛亚下面这个短诗,就显示出了那种从容和训练有素,真是“有股熟铁的味道”!诗歌有时是非常个人化的玩意,它洞察到了诗人的某些生活片段,它行进的速度超过了事件的自我言说,它比真相更加有雅量,它不好懂,然而有趣,仿佛是为了完成一次细小的阐发,抬着一面小旗,从这里走到那里去。我有时非常着迷于这样的诗歌,它们是对某种极限的挑衅,善良而诡秘。弥赛亚的这个《他》,如果言说的是某件事,那么对于诗人来讲,“他”是一个角度,“我”、“它”、“你”以及相应的人称复数都可以参与进来,促使某件事变得更加“真实”:像那么一件事!——比如一个圆,半径是相同的,但是半径只有不断移动,才成为事件的开始。——这种将目光和才智集中于人称变化的写作,是很了不起的,写作总是要有淘金般的耐心。


【音叉】


我到阳台上去看雨
雨滴落下来
是有频率的
落在远山舒缓,落在水池急促
周围没有芭蕉叶
雨打不了芭蕉,就成不了旋律
面前的栏杆上
挂着一个蜘蛛网
主人不在家,它去哪儿了
我朝蛛丝喷了一口烟
水珠弹了两弹,抖落了下来
没有发出大珠小珠相撞的声音

2008.7.3

卢辉点评:读诗,有时就象庖丁解牛,既要找得准,又要下得了手。很多人说弥赛亚的诗不好读,但很美,其实正是很多诗友没有“把脉”(诗脉)的习惯。弥赛亚是个很“入内”的诗人,他善于从幽微之处打开诗的“豁口”,他的诗有很多杂念(正是很多人很难进入的原因)但都会被他放在一处处“理清”了的物证中得到大家的“静观”和“理喻”。象《第一枝花》中:“还没有熟透的果子/原来是一枝花”就是“诗脉”,《羊有齿》中:一个个“锯齿状的人生”便是核,还有《音叉》中:“雨滴”与落处不同的“频率”所构成的“音叉”就是起伏跌宕的音籁。

发表于 2012-8-23 20: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起劲地玩魔兽,忽然看胡兄推出的一个系列。
午后的玻璃
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那棉花,朝生暮死
那温暖的浆果
总是过早地柔软、腐烂
少年一觉醒来
早生华发
朋友啊,你有滚烫而痛苦的幻想
我有一件旧事
想和你分享
--------------------多么有修行的诗,不能轻易看到。入心,入骨,入髓。这样诗,有毒,这样的诗,有蛊。看到这样的诗,不玩魔兽也可以
发表于 2012-8-23 22: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让我想到了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另外,好诗
发表于 2012-8-23 23: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查,米塞牙,真正的好味道的好诗啊
发表于 2012-8-24 17: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2-8-23 20:58
正在起劲地玩魔兽,忽然看胡兄推出的一个系列。
午后的玻璃
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木诗兄,这首诗是好诗,吹捧一下,肉麻一下又何妨,哈哈哈,此次用语欠妥,下次慎重用语,
发表于 2012-8-25 11: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2-8-24 17:39
木诗兄,这首诗是好诗,吹捧一下,肉麻一下又何妨,哈哈哈,此次用语欠妥,下次慎重用语,

嗯,这话说得好
发表于 2012-8-25 13: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它已经在那里了,它已经是一个完成了的事实,并不需要我的多余的话来继续完成它。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首漂亮的短诗可能并不是想对什么东西进行表现。因为,它自己就是事物本身了,它如流水般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这种点评等于满纸废话。我写了下面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否也适用于上面的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7 10:02 , Processed in 0.07548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