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茗 发表于 2018-7-4 18:00:50

没有节奏{组诗}

本帖最后由 吴茗 于 2018-7-4 18:03 编辑

没有节奏{组诗}

文/吴茗

《小鹿》

小鹿
女人的美腿
在诱惑的水影里我看见
残忍的狮王咬得
小鹿嘎吱嘎吱地响

一顿美餐之后
我变成狮王
母狮变成小鹿
她的残骨像一盘残棋
摆在爱细胞的
死去活来面前


《内心的风景》

小心翼翼
小心翼翼地打开
官财口
将灵魂和菩萨的亲笔信
置于官邸而将

内心的风景当做纸
揉碎再拼兑
假装历史的皱

当虚伪成功被告破
而真实的羽翼又多么轻
内心的风景亦即身外的风景
内外压相同
繁花凋谢
凋谢繁华


《活着的泉水》

从心底冒出活着的泉水
一刀切割后的头颅已无处安身
于是就在 沙漠上奔跑
得到渴望与枷锁

大海永远不知干旱的伟大
当梦想成为海市眼球干枯
也许没有理由的空间
于是只有苟且再苟且
但是泉水
涌动不止


《肉体》

1
眯缝着眼小看一下这世界
日落也需要用力去把握

2
除了瞬间的永恒和止于水中的血花
其它也如爱的石阶层层有苔藓

3
来去的太快或者来去的太慢
谁选择在枝头鸣叫几声便杳无踪迹

4
躺在棺木里让青睐打开入睡的心扉
你将一束玫瑰放在我平息的心口

5
黑暗与光明认祖归宗
一枚硬币落地两面都看得清楚

6
多少是是非非在时光的无声里
被拉得越来越细


《重生》

用诗来驱赶癌细胞
他们在头部聚会
制定下一步攻击我的方案
他们仿佛要用游击战法与我论持久战

但我明白
他们必将以我的死亡而灭亡
我将以我的死亡而重生


《爱的风吹草动》

在手心里你就像
大功率的发动机我本想
做一次彻底的远游
以减轻你的劳作可我不能
有这话语和意向
一旦有些许风吹草动
你就会用爱来淹没我
的躯体和灵魂


《拐弯》

1
放弃城市的奢华自己去垒一个窝
那贪婪的海水将盐伪装成金刚石
执意要在耳垂下摇晃暴露
脖颈和比喻作的房子

2
当喧闹成为了王
寂静在香火里袅袅上升
骨子里最喜欢的依然是
身外之物

3
手臂没有地方安放摘掉夕阳
传说中的眼神在流水线上寻找青铜器
甲骨文认不全自己铁匠打着铁的嘴脸
只有一声长啸传了三千年

4
秋天疯狂挣扎只因主子的脸
喂不饱海水豢养的喉咙
向着美训服
摆尾

5
一条大道平铺古今
有人嫉妒时狗在孤岛上呻吟
且等时间的折磨做一条黄昏的长巾
系在秋田犬的脖颈间

《想起水神》

1
最后一次走过这座桥
我以回望的姿态走进岁月深处
每一次都不一样

昨天我看到消防战士在打捞我的尸体
总是在温暖的午后我被捞上来
父母的眼泪惊动一条河流
而那个养我的女人依着门板
一直笑到后半夜

2
还记得那个漂亮的
穿着青蓝粗布的姑娘
看着父亲花梨木的算珠
傍晚被一辆摩托接走

3
祖父坐在石阶上
手捏一粒麦子

就是这样八方的旱田
让一粒种子高悬

4
水神啊你为什么
没有泪水


《天天路过》

大门紧闭
生锈的铁锁要飞走了

而大门里的姑娘呵
头发蓬乱奶子松弛

茂盛的槐树
是她的老公
也是她的遮羞布

左手腕上的链子发着光
她看了又看仿佛看她
初婚时的嫁妆

她只同麻雀交谈
对路人视而不见

其实幸福就在墙外
其实是她
稀释了幸福的存在

时间碎了
时间彻底哭了


《腊月冰冷的火堆》

月光洒不尽旷野
眼睛从黑暗处射出光芒
那块焦渴的土地

最是女人的清唇
在后半夜开始发烧
怀抱冬天的韵脚
隐身于火红梦中

可恨的地沟油
揪出那么几个人
想用一些纸做成金币


《大雪》

我喜欢大雪一如喜欢深邃的眼睛
寂静的炊烟已不在交谈
心思在屋顶
望远

我伫立在杨树林里倾听雪落下的诗句
凝望天空与大地统一于白色的羽翼

我喜欢喝茶之后将茶叶咀嚼
愿意将清淡品茗彻底
茶不醉人人醉茶
大字儿躺在雪地上看天空之舍
鱼儿冻在涟漪之中飞鸟正在空中刹车
我看见天空的潦草和地上的安宁
它们急于繁殖人类又急于掩埋人骨
我看见杨树直上云霄大雪镇静灵魂
在消逝的洁净之前蓬乱的头发回归部落
树叶成为唯一的衣裳
食物发着光冰——冻成鼻子


《关于1、2、3》

春天多么有限
它不愿意自己成为过去
但过去依然会成为主人
于是就抓拍一些欢愉
藏在手机里
以便孤独的时候打开它
再将春天延续

爱被爱打了两个耳光
从此绿帽子不再张扬
迷醉于烟酒里开始
止语

夏天秋天已寂寞走过
冬天也没有伴侣
但是只要心里有一座山
就一定能翻出爱情来



吴茗 发表于 2018-7-23 10:04:41

{:2_88:}{:2_88:}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没有节奏{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