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1402903 发表于 2018-6-8 17:05:10

持莲或胡跪 组诗十首 作者 白音巴图

本帖最后由 13191402903 于 2018-6-9 17:36 编辑

   持莲或胡跪

亲爱的,我暗藏着
七种流沙的结晶
我吸收了干涸湖床最后的水气
在粗毛刺的灌木丛里
我试着挖掘
一片落红花瓣的碱土下面
我亲眼所见
埋藏的中国细瓷
若我的心痛能使你忘了鞭笞
若我的忧伤能够淡薄如一张白纸
你试一试,腐烂的木椽上
年年落英缤纷的蒙古
你还欠缺些李白的诗杜甫的诗


亲爱的,我有着两种金属撞击的回音
那种暴风雪之夜的谛听
证实了你的梦萦
多少痛心疾首的日子
瞩目你肌骨均匀的腰身
若我的心悸需你来减弱
若你还愿裱糊我的灵魂
那千疮百孔的泥胎里敷贴着铁锈的词和字
若我隐藏的不够
谁拥有重见天日的秘色青瓷
若我给你的热吻和膜拜也不够
让我们直奔撕心裂肺的主题
忍着点吧!逝去的青春
再也无法返回的
丝绸价如黄金时
若你成形前经过冰水侵蚀与切削
鞍毯下面,你藏掖着火石火镰
你且停一下,等等我
一个路过蒙古高原热烈的白痴

2014年写于呼和浩特

最美的一课

最好的一课
在长生天的慷慨给予里   采撷浆果
最美的一课
在古风与歌行里   讲述往昔韶华
若你此去经年满脸泪痕
花非花雾非雾
若你马放阴山   每日独唱敕勒歌
最纯净的一课
你念及琴和女儿之身   念及萨福
一花一叶的美    闪现光焰神明
我们寻觅的    如这活泼的呼吸
神圣天籁世界    用诗神的气息做引线
每一天阅读   都在磨一枚内心的针

2016年写于呼和浩特

   春之声

唱出万物的声音,我总是在和时间赛跑
阿基米德的抛物和锥体
跟着时代的节奏足底生风
雪雾——混杂春日桃花
我反复看见:“幸福”就是一个精灵
一株早春的山楂树,融雪之前开始苏醒

在刚硬的蒙古土地上奔走
唱出万物的声音,如注入我体质内的灰尘
如果能选择的只有灌木和乔木
鄂尔多斯青铜的树形里
我有过宁静的睡眠
爱情有时在蒺藜植物的缩减里生长
阿鲁柴登的黄金,曾被生土覆盖
匈奴人演变为流走的军团
——然后接着是突厥人

我给过你一千种彩色,请择日换取狼藉
在虫洞世界里猜想
唱出万物的声音,步入赫拉克里特的河流
洗刷干净积弱和枯萎
我有过两个年龄段的心痛
但挚爱与真诚永不瓦解
不信你看:任何被我歌咏过的玫瑰
都会在毕达哥拉斯的黑夜隐形

2016年写于呼和浩特

   墨绿芳颜
某些年代
我仿佛误入昔日的桃花源
扑面而来的
是细密的空濛与青绿
在春风或秋寒里踱步
默诵陶潜李白的诗篇


久违了,夏日清凉里的促织与虫草
久违了,日日练习
那内心难以捉摸的盈盈水脉
天性中,你有的是丰饶于浩瀚

那隔叶黄鹂的婉转歌喉
催促 放纵这最后的笔触
那貌似骨气深稳的书生
善用直截之笔的真率女孩
啊,这闪烁的光晕,
流霜里的短翎长喙
是你我生活细节藏匿的所在

往昔之年,你我银鞍紫勒,
如你的青春怒放,
误入桃花源的水绘仙侣
还用的着吗?一丝天工剪刻
人世间的淡烟疏柳
还用的着吗?这人间尤物
东方既白,西方尚黑
青瓷温婉里你留下多少墨染的薄雾

2014年 写于呼和浩特

我将燃灯为你祝福

我将燃灯为你祝福,
雪山之夜,满天繁星
思绪万千沉入冰水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一枝开花的蒙古,我的祖国

在我的祖国,
每一天我都清理年深日久的创痛
跟随如意之轮旋转
黑玫瑰与四合木彼此印证
诺彦乌拉的永恒睡眠里
我裹紧鞍毯,握紧连接天地的木绳

跟随狂风沙席卷
我愿弹拨苍凉浑厚之乐曲
并且为你呈现干旱区域的果实
在我的祖国
旧日拴马木桩虫蛀枯朽的祖国
每一天,我都愿给你深情的一瞥
每一个雪雾弥漫的夜晚
我都深埋着细微的赞许

贴近低矮树林固定的沙粒
好奇者和好心人
挽紧青骢马的缰绳
七彩云朵环绕金色圣山
我将燃灯为你祝福
在我的祖国,
雪山披挂寄语,流沙涌现吉祥的祖国
我会竭力守护,高山冻土中睡眠的你
我会剪去凌乱的枝条
黑玫瑰与四合木缠绕神山
我裹紧青色袍袖,流露爱恋和倦意
   
2015年写于苏木山


我只要梅子初青 一辈子

我出一个题   如果你
猜对了向死而生的境地里
就别每天讨论颜色你活着
每天在飞行途中引入花朵
最长距离的平面与直线
在生长的序列里臆想幻影的伤害
我说的是瓷布满泪痕的夜晚
你递过来每一截过火的木头
总想着激烈的烧灼   
余温里泛出淡淡天青
像宋瓷一样在湿吻里啼听
琴声激昂鞍铁躁急
金属挟持暴风的北方切入南方
我说的是絮语黑铁粘附修饰
书卷与册页翻滚的夜晚
你活着勒紧宋词与元曲的铠甲
脆薄的胎骨 质地细腻的衣饰
那不断在宋元对决的饥饿里
为了证实水脉清洁
你不断伸展优雅的颈子
像宋瓷一样 强烈的光源下
我只要梅子初青一辈子
拥有一种弧线与天真为邻
2016年写于呼和浩特

尼茹黑德玛~~致额鲁特的蒙古玫瑰

真的是你

从遥远的新疆来到巴黎

抱紧马头琴和一夜肖邦

黑时嫌漆白时嫌雪

真的是你赐予我

针刺的笔锋

烈火干柴里的火不思

黑缎子马

辨认前世来路采集的歌曲

在那时花开的蒙古我锻造你

梦里青春回望芍药樱桃



在我的祖国

我愿天天为你掀起盖头

每一天面对你的羞涩

凿石见火 了然于心

每一天在尘土里安于卑微

肉体的痛 祈祷的痛

弹拨自身的乐曲



每一天 我都在找

你的疏淡与清新

用生命的不安缝制禄马风旗

在圣湖安宁的早晨

万树花开蜜汁四溢

悬崖上空依然飞着海冬青

我将燃灯为你祝福

在那时花开的蒙古

古木稀疏坚果充实

2016年写于呼和浩特

黑缎子马 枣红马 我只想和你一起抱头痛哭

哪怕黑暗即刻开始 我也会
劝那睁眼的瞎子
如何练习   把铁杵磨成绣花针
抒情的形貌带来一丝寒意
量子的物质和生灵
呈现胚胎   每一个轮回 经历雏形的
天然的缺陷和不稳定
墨点   时隐时现
你时刻记着 伟大是用卑微来行走

黑缎子马枣红马我多想和你们哭一会儿
你睁开眼看一看   风沙肆虐的世界
哪怕泪水即刻锈蚀   我也会
敞开心扉    读出地表遗骸的秘密
我还是不能   丢掉这西夏风骨
喉咙在哽咽   蹄铁在脱落
失落的银匠   继续低头缝缀珠饰
黑缎子马枣红马
我想和你们抱头痛哭
狂风里睁开眼你的脸颊也结满盐粒

我知道   黎明黑暗里昨夜星辰
又生长了一丝   姐妹生死相隔的痛楚
如锋刃的沙山延展朝圣的步履
若你的云雀依然在前方鸣叫
凝固氛围的幻听如箭矢定格在阿拉善
我会变成那个 目送美远去
就止不住流泪的瞎子
一辈子想你远去的身影
在布满书卷的房屋做文字的 铁匠银匠
黑缎子马枣红马
我想和你们抱头痛哭
你我泪水咸涩照样浸润一个青葱的额济纳

2017年写于呼和浩特

借予童谣 以免忘失

春天,见识花衣青衣
世间钝剪,如旧相识
我多想与你耕织
仿佛旧时熟悉脸孔
日夜为她人做衣裳


我有过那样的孤旅
烈日炙烤生土灌鼻
把你借给我一天
我将好好装扮你
借予春风借予桃李
撩拨出你的灿烂笑容

借予童谣   以免忘失
还你,前世的促膝长谈
借予晨曦微光
借予迟暮迟缓
叮嘱我遍及西夏辽金之旅

在风沙过后的中午
我剪取最柔软的羊毛
为你织出衣着和铺垫
用干旱原野沙柳的嫩枝
编一个苦拙的树冠

2015年写于呼和浩特

琴歌
我记得呢   记得呢
世上有过这样一些果实
如我羡慕的你老之将至的朴实
我惊艳于你的那些织物
虚构里伸展温润
书卷里藏着单色釉瓷
美丽易碎的优雅
惊羡于你的诚挚
像孩子们向往儿童节

我记得呢记得呢
布尔陶亥的冻土下面
深埋着的记忆
第一次摧刚为柔
行旅燕支山吐露妩媚语
你是——荒芜地带的稀有花木
凡俗尘世,日日盛开的花朵
幼小年代邻家的姐姐
是我,见证了你的惊慌失措

我记得呢记得呢
保存天真之物
音乐打开我们的毛孔
你还摆弄着一些金属
你还惦念粘满沙粒的春天
古时册页里翻出燕乐歌辞
春花若弦   纤指弹得花簇
我试着重燃你的双眸
如老去时仍处于儿童节

2015年写于呼和浩特

在我看来你原本是个花痴

在我看来你原本是个花痴
你需要多久的花期
忍着寒气里日日绽放
用来挽留褪色的敦煌
护佑烈焰炙烤的堆绣与布帛
你需要多少冰凉刺骨的湖水
各种清晰的酷寒知觉

在我看来你原本是个花痴
你需要多少花样繁简
旧稿微黄里画纸为棋
你是:灾年里仅存的食物
穷人家缝补的姐姐
一辈子的恩情难以偿还
像我一样天天仰人颜色

天性中积聚了多少叛逆与反骨
经历多少回观止和注解
哪怕是只遇到盛开一天的百合
我也会难以自持
幻想着用诗句点石成金
在诵经祈福里脱胎换骨
天性中忍住多少嫁接和含苞待放

在我看来你原本是个花痴
你是:烈日下的青枝
妖娆中的微酸桃李
你也有着过量的热血和胆汁
遭遇多重的引力与重力
啊!如今,一切归于旧日的委婉
不知老之将至,怎会按住时钟的发条

2014年写于呼和浩特
白音巴图呼和浩特 人,出生于1969年 写诗多年 曾发表于星星诗刊,真实姓名:云政 蒙古族 男 手机号13191402903 联系地址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艺术厅南街t3慢生活街区 巴图书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持莲或胡跪 组诗十首 作者 白音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