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帆 发表于 2018-6-8 13:43:18

无意识碎片(组诗)(五首)

无意识碎片(组诗)



稀松的雪踩出字谜的脚印帽檐下遮眼的阴影无限扩张棍子牵引下顺从了狗的尾巴黑夜颤栗的恐惧血洗清地上的痕迹蹑手蹑脚地猫步盯住了鱼的苦胆屋檐上瓦片翻动的浪潮阵阵暗处的灯垂侯虚晃的爬虫无神的眼睛游移栽在空白之外飞快的手指敲出模糊闪烁的黑白耳朵盲从的乐器旱地里敲响张望的五个臂膀伸在尖刀的档口掐在手掌的印记流不出脓液低唤的声带去监禁室审查身上的疤痕通过纹身开出别样的花朵




寂寞的缺口流出含不住的牙齿疯狂的舞蹈将钢钉打入关节酒瓶的深度藏匿下退却的酡红纸上的笔锋在魔术布下跳舞蘸墨的印章吃掉纸张的清白笑脸漂浮在远洋的海里章鱼的触角伸向大陆的八方扔出漂流瓶等待另一只冒泡的鞋子荒废的墙壁打翻画室的调盘塑好的雕塑用一把玻璃斧头打破

人群中拔开的脑袋按上别人的脖颈透支的信用在公堂上敲响惊堂木纠缠的瓜蔓在土地里划下界限空心的竹竿塞进生锈的旗杆善良的村民抹下了耕牛圆鼓的双眼土地悄然在地图上失去方位的凭借下水道吃进的垃圾在午后集体释放拥挤的人群推拥着去往一个无名的地方马路痕迹留存在无数的车轮下失言胆小的麻雀在电线杆上跳着无意识的舞蹈梧桐叶焦黄的脸再描上一道皱纹空心的房屋虚位泯灭的烟蒂机械的脸捆绑着一个倒计时的炸弹




季节的变迁养不住一群人的反刍哭声盖不住尖锐生命的破土紊乱的神经错进了封闭的黑屋座椅的摇晃背离心脏的跳跃对抗的情节移植进生活的悲剧跳跃的鱼尾在田埂上练习死亡戏剧的对白挖空文字的笔画干拧的伎俩张起一面反动的大旗时下的风声吹不透虚掩的纱窗蚊蚁的哼声在灯光下虔诚的膜拜



十月,我写下(组诗)

1

宇宙的无知转动在这星球十月的寒蝉人们翻出去年落下的气味在今年持续的感冒藏着的心事在雾霭深处浣洗河面飘来一只旗帜倒垂的船远方的刀戟林立喝令的欲求在枯草下蛰伏荷锄的农夫在田里敲击淬火的石子叮当的脆响在麻雀的肚子里回响猎人在午后警觉的抓枪瞄准时光的银瓶流出的水融入干瘦的河道青苔的鹅卵石铺满饥馑的胃里


2

衰草的墓前乌黑的鸦鹊补上斑驳者掉漆的字眼生命的时序驱赶气息的游走哭泣的声音回到了源头山林的荆棘丢掉斧头的重量稀疏的松枝泛黄的一体石头塞满的胎盘在久远的过去受孕畸形的根在地下梗死板结的土块适合形成碑石工匠雕刻法度的虔诚缀满血色的线条衍生无法触摸的领地道士的唢呐符咒的请安在冥处的国土暗喊混沌中开辟生者的道路


3

句点在书页上突然冒出钝掉的笔尖锈蚀划下的痕迹墙上的挂历稀释空气的浓度折页的弧度泛起的巨浪在漩涡的中心卷走吞声的咳嗽发毛的袖口停留的悲伤在翻腾的沸水中不断的泛起沉落的眼睛在结霜的露珠中滚动雾前的窗口依稀的脚印被恶狗舔舐遥远的麻雀叽喳逝去者留下无尽的荒原


4

无穷的光影钉上奴隶的铭牌时光空出的旧城闯入好事者的耸动绝妙的物语矫情的吟诵在验钞机与手指夹缝中反复的磨损庄重的外套裹着酣眠的呼噜眼皮的交接出现腾空的气球吐咽的口水失去往日的味蕾无尽的空气里贪婪的咀嚼摇摆的腰肢出租短暂的光华夜夜梦里排练交锋的台词酒精俘虏的木马徘徊在灰烬的边缘在地下拱土的蚯蚓碰上捆绑的死鱼一个地名隐喻的空间埋葬坚硬的戈壁踩不进骆驼的脚掌仙人掌挑出的粉刺在人皮后面糜烂


5

苍老的文字掉队古老的马匹寻找种群配种的手艺失传在玻璃仪器中观看生命的数据生命没有指向回转的路标在没声息的午后拔掉指针废弃的道路载上生锈的汽车意念攒动出嘶吼的马达声断裂的砖头霸占着泥土轰然倒塌的楼道故事的尾巴揪出来砍掉伸展的手臂在远方招手淌过的河流将失望的鞋子带入大海海洋深处容下的物件在地球翻身时抖出曝晒在阳光正好的十月正午



诗人的吟唱序曲(组诗)



我被困在了二十一世纪巨大的时间轴上的一个片段我选择成为一名诗人在期间吟唱
这个没有针刺的时代万人骚动疼痛消泯于麻醉无关的事在头顶坏绕
谣言随着风传播刮走了真相在里面哼嗡的苍蝇最先懂得了怜悯太多的跳蚤在原地比赛着跳高这不见血的年代无形的力量抹平了一切
无法否认这是多么好的时代这是众人的时代刚刚散去了阴翳在踹息的片刻我们在钢索上祈祷用可怜的已知立足深渊已是传说
没有了历史过往隐藏不敢于坦露离谱的猜测四起不真切的声音我的走调的喉音除了阉割下面还有什么
不合格的吟唱者败笔的诗人在自醒的王国扮演假睡的守夜人愿意听到雷大的鼾声我只好费力的呼着
我被困在了二十一世纪巨大的时间轴上的一个片段我选择成为一名诗人在期间吟唱虽然这是无关的插曲有人在听吗?也许没有


二.

在二十一世纪的泥沼里时间的漩涡不知觉明日的冷漠在今天开始酝酿坚硬的石头搬空了身子有些飘然
思想的神经松弛生活紧绷着拳头朝空气一个猛扑在地上数着过往的石子踢开的愤慨在另一边引爆
加塞的文字挤进了种子的新居数字得道魔性散布人间人在欢唱往昔开始回溯未来在摇头失踪的眼睛辨不清加重了的步伐在寻觅手指指向的远方已在你左右侍立
真空地带的一代人少了荷尔蒙的喧闹迫切的声音在肚子里回响一个个孤岛营立筑起的营垒插上了白旗
我们的存在佐证过往的合理荒谬自有它的学说疯狂起源于未知集体开始失策
在二十一世纪的泥沼里时间的漩涡不知觉明日的冷漠在今天开始酝酿坚硬的石头搬空了身子有些飘然我在吟唱一个败笔的诗人


三.
二十一世纪发出的声音过去便不再新鲜时间遗留的碎片充当黑白的使徒记忆豢养的旧人在漫长的甬道值守
野性在楼道嘀咕雨滴未在心上开花太阳底下的光线有多少正在隐没镜子上留存的斑点却在脸上反复修饰机械式的往复运动冷冰废弃的陈旧在黑暗的角落滋生尽头无处不荒凉中间泅水的生物挣扎
规则不及的域外古老的力量丧失千年捍卫的种种顷刻已然作废金钱拍出的狂狼碎掉的泡沫泛起
罪行不善于掩饰尖锐的利器横行锋芒消钝于虔诚信仰在一旁掖裙注目的人群沉默人性加持于神性
公然埋葬的透明喂养无用的碎屑术语和公理变幻角色篡改着剧本无法拉起的帘幕在暗室里上演堂皇
二十一世纪发出的声音过去便不再新鲜时间遗留的碎片充当黑白的使徒记忆豢养的旧人在漫长的甬道值守我在书写一个败笔的诗人



春日下午的一小时
我坐在湖南娄底的一个角落里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小时我想起那些灵魂没落地的人巴巴地望着空了的椅子刚刚在我面前晃过的身影很快地回到了我的身旁他们比存在更加的庞大一阵阵抽空着我身体的每个角落我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正经的抬头搜刮着关于时间旧帐的手记哭出的文字没有了泪痕泛黄在走不出的角落摸不到的把手扯不开有些厚重的门它让我老实的呆在房间用所谓的旁白安慰自己这是一个持续美好的春日下午我在一阵花香中闻到了生的气息渐渐的瞌睡让我忘了这些我在裤子上不小心压死了一只跳蚤它让我的梦有点发抖我坐不住了这漫长的一小时起身空出来一个座位

长一颗藤蔓
椅在木柱上我缠绕紧紧的往上吸阳光嫩尖的触角割了又生思想的杂芜逼我挤出叶里的绿色土地的根贫瘠的只剩下沙粒雨滴不光顾的时候蜷缩成一把伞在地里往外撑将我的伞骨扩大,再扩大也许你看到的只是一根藤蔓我却仿佛看到了一把伞在悄悄地打开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无意识碎片(组诗)(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