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洲 发表于 2018-6-3 12:54:04

河流

河流





河流大多时候,是平静的沉稳的
我的眼睛可以穿过它,透明的腹部
这是消失的鱼
而我们,用皮肤隐藏黑暗隐藏红色的血液
星光来自于水的碎片,更多的水
反射出光明
还原另一种真实,这也仅仅是影子的替身

柔软的身体
从悬崖跌落,从峡谷穿过
我们恐惧的绝处,和深暗
在这里,是一种壮观的怒放
“那是暗疾,怯懦者视为生存的法宝。”

水上行走的人,精于凝固流动的事物
你建造宏伟的城堡,美丽的花园
这一切可以被轻易地颠覆,即使我们
学会了造船术,和游泳术,“这是多么微妙的。”

运送沙石,运送朽木
重和轻,都与生死无关
花瓣遇上流动,将与凋落、腐烂无关


那些投河的人
它接受他们的痛苦、绝望
它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
是深蓝色的大海
阳光下,无尽的浪花
那是最接近,母亲温暖的子宫
可以让死者复生
无数自由的鱼,忘记了前世
而无数即将孕育的生命
又被运送回来
这让我,苦恼于生死的源头。

曾经试图,用一只精致的碗
来窥探汪洋的宇宙
轻微的,波动里,是一张多么狰狞的脸
再看下去,将是宇宙虚无的底部
那些,是被囚禁的死者的肉体
解救它们的,是吃掉它们的人
这些都在,透明之中
只有用痛苦悲伤
才能从一滴泪中,来抵达溺水的真相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