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洲 发表于 2018-5-19 18:17:44

陈海洲部分作品选读

十月


成熟的果实,正在纷纷蒂落
枯槁的枝干,如释重负
孕育的年轻的身体作为另一个载体
让衰老重新焕发生机

母亲用孩童般的憧憬望向我,一粒一粒剥手中的玉米
眼睛里有着葱郁的气息
金色的阳光下
丰收从母亲的手中剥落
如无数梦境即将诞生

雷电、风雨,曾捶打着年轻的母体
一起分娩的还有鸟雀
和我们共同啜饮秋色
院中聚集了一群蚂蚁
母亲抓了一把麸皮撒向它们
面对丰足的馈赠
拥有者总是心安理得的据为己有

我们也曾拥有爬行的幼体和原始的鸣叫
作为母体的一部分
在成熟时,也将被收获
银杏树顶着金黄的树冠,干净的树叶一直落
一直落,像无数新生的婴儿
小女孩将一片叶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书页中
如同埋下一粒种子


净土

题记油画半裸的女性信徒



你俯首欣赏这纯净之身,
你同样拥有阴影的部分和灰暗的空间
它们只是给视觉增加了立体的效果,让美更凸显

佛祖赐于众生的神圣礼物
一直被一些蒙蔽的眼睛歪曲着
你褪去的衣物,犹如臃肿的尘世
我无法把自己想象成心怀色欲的恶人
即使拥有贪念
也是对未来的衰老和病痛的担忧

月光如洗,慢慢消磨寄养在其中的我野蛮的罪行
面对于被世俗长久遮蔽,而几乎忘却的迷人的真相
我羞愧于想到战争和杀戮
徒留敏锐的耳朵
感知古老的曲线和色彩

我的剔除了金戈和黑暗的手
触摸到的光滑,或柔软 , 这原始的质感
将继续为我剔除欲念,
比如,我说那不是丰满的乳房,它属于
我苦难中因饥饿而哭泣的婴儿
而细腻的肌肤
属于清澈的流水
和拥有画笔的彩色的眼睛

它将狮子、狼和恶魔
调制成你的身体
其中有我不曾沾染血液的斧头
像正在蜕变的蝴蝶,将扑向你赤裸的肉身
它来至于我掺杂着欲火的血肉之躯
被你的肌肤反射的寂静的光线,敲击着
如空山中的水滴,落在水面上,
这最初的梵音,有着青草味道的语言
传递着神的指引


朝圣者说


我手持火炬,为一小片光亮匍匐、跪拜
黑夜被点燃
多少神明被哭泣的声音收买,而欢愉
从不肯与迷途中的世人妥协

月光也照耀罪恶的灵魂
我的眼睛
不该看到雪地上红色的血液,更不该谎称
那是盛开的花朵
我曾多次梦见,太平盛世的夜晚
佛祖的泪水,囚禁太阳的光芒
梦境,因黑暗更加美丽
请原谅,我情愿从黑夜中
捕捉星光

抬头,就可以看到巨大的蚂蚁
正吞噬菩萨沉睡的双手
佛主身后的影子,一再迷惑人间的灯火
雪莲和雪,是冰冷的物种
而我怀揣炙热之心,沾满尘世的尘埃
为盲者失去光明惋惜
也为他无法感知黑夜的恐惧而庆幸
众生,在这种失去的忧虑中
无法自拔
一路觐见而来


无声处


月季在窗户下
越来越茂密,安静成为它的食物
我拿起镰刀割掉衰老的部分
村里几个病重的老人,儿女用骂名换来短暂的苟且
在断枝上,重新盛开出廉价的鲜艳

错综复杂的枝叶里
隐蔽的秘密如拳头大小,有些腐烂
鲜活的鸟鸣悬在天空
它生死不明的主人比麻雀还小
尖尖的叫声
还在警告我这个威胁者

过年时在这里放过的鞭炮
巨大的声音对于它
让我有些愧疚,怜悯
它弱小的身体险象环生
让我想起同村
喜欢吹笛子的建军
至今渺无音讯,在很多人眼里我看到过他
飘忽不定的眼神


白狐


天刚蒙蒙亮
而黑暗带来了一场雪
我能想象,雪白,而轻柔
一片一片覆盖的细节
灰暗慢慢地被抹去
窗外,院子里
平整的雪上没有任何痕迹
让人不忍心将脚步踏上去
远处一个白色影子向我注视着
身后没有什么迹象
可以寻找她的来龙去脉
昨晚,梦境
向我暗示这真实的存在
长亭下
她微笑着向我走来
又消失在身后的烟火中


对缪斯的诉求


顺着古老的河流,我触摸到
袒露的肌肤
你的羽毛,给予天空
孩子们正在歌颂彩虹
这声音来自于无数的
雨滴

你的手无限的延伸
拍打出有节奏声响
鸟儿
从清晨就开始
唤醒沉睡的人
乞丐忧郁的眼神
和盲人
他们多次在梦里
触碰过自己的耳朵

你告诉他们
光线
从耳朵的缝隙里穿过人间


回首的影子


我们曾用石头,打开洞穴金黄的色彩
打开巨大的啸声之门
悬崖被推到,又被树立
而它的眼睛里,还保留着
无数个死者的躯体
这些狩猎者,在黑暗下捕获色彩

落日每一次下山,都会在
山的表面上留下金黄的条纹
先人又一次从它的身上出生,带着虎掌一样的铭文
那巨人的手指,捡起数个落日
作为他们的食物,度过短暂的黑暗
河流运送来沉睡的星光
唤醒它们是另一种光泽,来自于金属之内

红色从此,成了不可抹去的文明
我们用它祭奠神明和饥饿
风总是在述说着富饶又制造着荒凉
听信者献出身体,他们只能用瘦弱来辩驳
影子是用夜色来完成光明的使命


红蜡烛


红色情爱
在黑夜下付诸于火焰
白昼又将抽回忧郁,它无法将此消融

烛光目睹了
那些赤裸,河流穿过旷野
此后,月色将陷于永久失明
在一次灰烬之后
肉体处于寂静,成为一个人的全部
床单色彩鲜艳,它用缓慢的褪色
完成,余下的空旷
来抵消另一种寂静

再没有任何可以被
融化、燃烧
红色,在夜幕之下
多次翻动星辰的光辉
黑夜如迷雾,被用来制造梦境
一个身影,是你忧郁的碎片
另一种真实,被再次抵达

陈海洲 发表于 2018-6-2 18:39:48

河流


陈海洲


河流大多时候,是平静的沉稳的
我的眼睛可以穿过它,透明的腹部
这是消失的鱼
而我们,用皮肤隐藏黑暗隐藏红色的血液
星光来自于水的碎片,更多的水
反射出光明
还原另一种真实,这也仅仅是影子的替身

柔软的身体
从悬崖跌落,从峡谷穿过
我们恐惧的绝处,和深暗
在这里,是一种壮观的怒放
“那是暗疾,怯懦者视为生存的法宝。”

水上行走的人,精于凝固流动的事物
你建造宏伟的城堡,美丽的花园
这一切可以被轻易地颠覆,即使我们
学会了造船术,和游泳术,“这是多么微妙的。”

运送沙石,运送朽木
重和轻,都与生死无关
花瓣遇上流动,将与凋落、腐烂无关


那些投河的人
它接受他们的痛苦、绝望
它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
是深蓝色的大海
阳光下,无尽的浪花
那是最接近,母亲温暖的子宫
可以让死者复生
无数自由的鱼,忘记了前世
而无数即将孕育的生命
又被运送回来
这让我,苦恼于生死的源头。

曾经试图,用一只精致的碗
来窥探汪洋的宇宙
轻微的,波动里,是一张多么狰狞的脸
再看下去,将是宇宙虚无的底部
那些,是被囚禁的死者的肉体
解救它们的,是吃掉它们的人
这些都在,透明之中
只有用痛苦悲伤
才能从一滴泪中,来抵达溺水的真相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陈海洲部分作品选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