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碱 发表于 2018-5-7 11:41:41

长城

帝国太大了,千里马耗尽毕生也走不完南北
干脆画地为牢,隔开关外,守住关内
关外飞雪的时候关内如春
立墙就是城吗?我怎么看着像牢
不合时宜伫立着的,长城,阻断春风向关外吹送
香风名妓,谁不渴望?于是关外的头陀就像蝗虫向城墙涌到
害得城墙倾颓,守城的士兵一次次推迟回家
骡群在城门外咩咩的叫,它渴望关内的草料
帝国中枢无视这一切,皇帝,他为白天黑夜的勃起而烦恼
宫女们都穿裙子,裙摆下不着一缕,方便刺入
手指轻拂横陈玉体,智囊献计青春永驻
理想的虚火加持年轻人为帝国效力
忠心耿耿,一晃三千年

抬头,我看见祖国的北方一条大虫
像溺水而死的巨尸,软趴趴的伏在北方的山梁之上
北方的人民竟不窒息吗?
土石的城墙能守住侵犯,要士兵何用?
自作多情的休兵、息战,什么在军火库里发霉?
外敌没有入侵,自己却先乱了

北方往北,冻土,罗斯人没有嫌弃
喜马拉雅南麓,印度人骑乘大象四处出击
西面波斯人营造着帝国……
若洞悉帝国之外,会守着一亩三分地故步自封?

城砖落地,自困无悔
长城,限制了中原的思维,让华夏偏安一隅
古老的东方有一个民族
它的骡眼蒙布,它的精英擅长愚民术
挥剑自宫的民族提倡中庸
强盗面前彬彬有礼,强盗如入无人之境

长城,不有美学上的意义
它纵是悲剧,也是廉价的
抵挡不了飞蝗、流矢,游牧民族的骚扰
给它永远也缓解不了
边民的心头之痛,皇帝的心头之患

不计数的尸骸只供我写短诗一首
动静之大,营造的时候,月球人乘碟来看
透过劳民伤财的壮举,再次看轻人类之种族
终于神弃,神隐,神不在

长城,懦夫之举,不但对抵御入侵毫无用处
长城,就像宝石之外的铁箱,层层缠绕锁链,链上金锁越牢固越增加蛮族的觊觎
于是破溃 ,理所当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