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湾 发表于 2017-8-16 10:09:44

边缘者(一组微诗)

本帖最后由 松林湾 于 2017-8-16 10:12 编辑

边缘者
湖边的芦苇,仿佛被谁一下子齐刷刷地扭断了脖子
大风吹过,没有谁不低着头的
他身子弯曲,站在芦苇旁脸,越陷越深
酒楼的阁楼上

酒楼的阁楼上,大雪如哥们,纷至沓来他们身上还冒着热气,多热烈的朋友
带来了那些纯粹的白,像极远处的村庄密密麻麻,送来一叠叠的旧信

遇见

望云彩久了,脖子生痛低头的时侯,遇到溪流婉转水清澈,花半开树翠绿,月亮如玉,在湖面闪烁美人在更远的大海里,沐浴

日落西山
夕阳快落山时山峰围了过来
一块美玉被围着像白鹭绕着青田


残月
月圆是你的月残也是你的
戏台的花旦打着伞,躲在灯罩里

春雨

桥墩下的两株细芽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感动中
一个夜间就高出桥身,且紧紧纠缠

河流
一匹白布,绊住了山脚山岗一掌撕破 两岸上的花朵推迟了发射

好时节
他在城墙上种花种出的玫瑰、茉莉,寂寞而肥美城墙屡经战乱,却没有枯死
岁末书
树影先于树枝,消失路上他先于树枝,落光叶子

晨曦

晨曦是不完整的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那眼含愁的草木缓慢托起日出
只有花朵得到她热情地赞美

青菜 白菜
她们长满了我们的铁胃需要的叶子其汁饱胀 根须深埋世界范围之内
打渔人
劈头盖脸的惊涛
被闪电撕扯成渔网
江面,渔人横身

一个打渔人,月光下
把波浪一群群
往鱼篓里装


潮涌上岸的一瞬掀翻了 岸上的草 潮退时草又挺直了腰
山崖

日落西山,山崖什么都不解释,什么动作也都不做。也不打赌 这么多年,山崖始终坚守一个誓言始终落空

夕阳

一个失宠的老妇挥霍尽身体所有的粮食也没能挽住山岗进入餐桌的栈桥

中秋

蟋蟀,前年唱衰了庭院的桂花去年唱落了天空的月华今年,也许会唱空江上的邮船

寺门
他才跨入寺门雨,追着他脚跟随之跟来
打湿了他背上隐秘的胎记

五分硬币

母亲去世,整个房屋翻遍,找不到一块像银子的东西更不必说金器或珠玉最后,只好硬塞给母亲嘴里一枚五分硬币

登泰山

一级一级一级石头,把自己斫方斲园砌成台阶
两边有槛槛上有栏灵魂总在栏处

故乡

故乡,就在闪烁的烟蒂上越燃越短。快燃到手指了燃到手指,说明故乡就到了。手指上的疤痕证明了故乡的存在与凌乱

流水把河床洗白

流水把河床洗白
蛙鸣小隐于青田
鸟啼起伏于绿梢

父亲扛着犁
母亲背着篓
耕牛在后,小女用歌声牵着牝

星光闪烁,宝石的文字晶亮
如灯笼,照着人间

一道白水穿过村庄
一道白水,从西流向东
天空的鸟穿过苍茫,从东飞过西
岁月正秋凉
酒旗斜矗

田野走动三两少年
把辽阔而悲壮的歌声
挂在夕阳的旗杆上

我怀揣着露水去远方

家乡的河水,清澈,透亮那是露珠的也是爱人的目光
手掬着这些目光我用一根丝线串起来,戴在脖颈上
在陌生的大街在异乡的大街我都可以放心地闯荡

雕像
一只麻雀飞来停在我肩膀上
小面积的乡亲像一盏路灯,小面积地把我喊亮

高梁红

十月,高梁无论走哪都让人,掉泪街边,赤着脚,红着脸,筐里摆满秋橙缄默着,不叫卖出声的是我十六七的妹妹



崖飞起来的时候我已不在尘世
一朵云花开了告诉我陡峭

菊语

来时,不为谁摇曳去时,也不为谁转身自有云来也有鸟去
开花,锦绣山河花落,清凉人间

城市

在失去语言的房子筑起了声音的墙
一片繁华如沸的废墟我寻找没有围墙的眼眶


松林湾 发表于 2017-8-23 15:33:08

自提一下,希望听见各位老师宝贵意见。

汤斌昌 发表于 2017-9-22 15:01:24

老师啊,你好有想象力和驾驭语言表达诗心的功底。赞一个!

松林湾 发表于 2017-10-9 13:35:21

汤斌昌 发表于 2017-9-22 15:01
老师啊,你好有想象力和驾驭语言表达诗心的功底。赞一个!

汤老师,谢谢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边缘者(一组微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