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树上啼 发表于 2016-5-10 22:48:18

陈珥兄弟

陈珥兄弟
文/树尖


与陈珥交往数载
至今不能忘怀
对于朋友们的诗歌的点评如沸腾的岩浆
喷薄出浓墨重彩的形状
作为同道
你并不回避我诗歌的破绽
也不乏鼓励的钟声回响
你默默地耕耘自己的土地上
用年年的光阴播种
一个人的腾云驾雾
用一杯茶水浇灌夜深人静的时光
身在南方却心系北方那片热土
把自己放在历史的天空
拒绝双重的甘苦
又市场把视线射向西方的疆域
感受人类走过的沧桑的脚步
在这经纬交织的网里
你如盘卧当中的蜘蛛
那些风风雨雨的幕布前
你陷入了沉思




小鸟树上啼 发表于 2016-5-10 22:50:05

陈珥兄弟
文/树尖


与陈珥交往数载
至今不能忘怀
对于朋友们的诗歌的点评如沸腾的岩浆
喷薄出浓墨重彩的形状
作为同道
你并不回避我诗歌的破绽
也不乏鼓励的钟声回响
你默默地耕耘自己的土地上
用年年的光阴播种
一个人的腾云驾雾
用一杯茶水浇灌夜深人静的时光
身在南方却心系北方那片热土
把自己放在历史的天空
咀嚼双重的甘苦
又把视线射向西方的疆域
感受人类走过的沧桑的脚步
在这经纬交织的网里
你如盘卧当中的蜘蛛
那些风风雨雨的幕布前
你陷入了沉思


陈珥 发表于 2017-9-15 12:44:01

感谢树尖兄,今日方才看到,十分感谢。问候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陈珥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