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钢克 发表于 2015-8-6 10:37:42

【钢克】  殷晓媛长诗《风能玫瑰》(2015)

本帖最后由 老钢克 于 2015-11-8 14:32 编辑


—————————————————————————————— 点击关注:偶乃客:读殷晓媛象征主义四千行诗《汉诺塔》 ————————————————————————————————
殷晓媛长诗《风能玫瑰》(2015)(点击阅读)

——内容简介——
殷晓媛:

《风能玫瑰》总叙事架构简介:

  “风能玫瑰”,大气科学术语,也叫风向频率玫瑰图,各射线长度分别表示某一方向上风向频率与相应风向平均风速立方值的乘积。根据风能玫瑰图能看出哪个方向上的风具有能量的优势,并可加以利用。风能玫瑰图中共有十六条射线,而本长诗则相应分为十六卷,预计二~三万行。目前已完成的依次为《武芭蕉,雌村正》(古典悬疑推理长诗)、《锡璞拉群岛战纪》(奇幻史诗)、《止风之心》(极简主义后现代长诗)、《汉诺塔》(结构主义巴洛克长诗),共一万行。
  读过大卫·米切尔《云图》的读者都知道,“云图六重奏”由六个故事组成,小说先依次讲述6个故事的前半部分,然后按相反顺序讲6个故事的后半部分,整体叙事顺序呈1-2-3-4-5-6-5-4-3-2-1的结构,而六个故事相互套叠,不仅每个故事间以不同方式巧妙引出另一个故事的片段,在时代上更蕴含一种轮回式的循环。大卫·米切尔称《云图》的创作灵感来自伊塔洛·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这部小说中12个风格迥异、发生在不同国家和时代的故事,都在接近高潮处戛然而止,留下悬念。  殷晓媛的《风能玫瑰》则是受到上两部小说的启发,十六个故事在地域和时代上展得更开,第一卷在一个特定的真实或虚拟的国家,之后则呈放射状随着情节发展从一个国家延伸及多个:单线式的《武芭蕉,雌村正》背景为江户时代的日本,六方结构的《锡璞拉群岛战纪》为虚拟的锡璞拉大陆,6^3(六芒星,每个人物与三位其他角色有交集)结构的《止风之心》主场景在美国,而6X6(三十六宫格,六位主角X六大时代)结构的《汉诺塔》则发生在印度、东南亚诸国乃至后来的美亚欧非各国。  结构呈几何级数递进的同时,故事间存在“信物”或“证物”的一丝关联,如《武芭蕉,雌村正》中的孔雀牙雕据称来自航海家从《锡璞拉群岛战纪》中的虚拟大陆带回,《锡璞拉群岛战纪》中馥力嘉隆女王的红宝石“止风之心”成了《止风之心》中各方勾心斗角争夺、却给每个拥有者带来厄运的“诅咒之石”,而《止风之心》中的古董商埃马努埃莱·比安奇及其子,则是《汉诺塔》中莫卧儿时代一对同性恋人历经四百年古老家族的最后两代……  《风能玫瑰》是长诗、史诗,更是结构、逻辑和投影几何艺术,它将通过穿插、衔接、明暗线、套叠,从一维开始展开,最终达到难以置信的十四维。正如光谱之对于棱镜,读者所看到的,只是平面剖开后的文本。

《汉诺塔》内容架构简介:

  “汉诺塔”又称“梵天之塔”。根据印度神话,梵天创造世界时树立了三根金刚石柱,在其中一根上穿好64片金片,越往上金片直径越小,这便是“汉诺塔”。不论白天黑夜,总有一个僧侣在按照下列规则移动这些金片:一次只移动一片,不管在哪根柱子上,居于上面的金片必须比下面的小。预言称,当所有的金片都从那根柱子移到另外一根柱子上时,世界就将在一声霹雳中消失,而“梵天之塔”、庙宇和众生也都将同归于尽。
  据数学家计算,如果僧侣每秒钟移动一次金片,那么,完成整座“汉诺塔”的时间为2^64−1秒,即5850亿年,约是太阳年龄的157倍。这也许便是佛家所言“千百劫”。悠久而邈远,宛如无尽的恒河之沙,沧海桑田,时移境迁。究竟是“业力不灭”,还是宇宙的法则在静默中齿轮组一般运行,每个灵魂在其中周而复始地扮演着推进却仿佛原地不动的角色,直到塔身崩毁、万象俱灭?  长诗《汉诺塔》,“轮回”的表象中,一切却并非以循环与重复,而以斐波那契螺旋线的方式打开。“生存者”、“情圣”、“女先知”、“水语者”、“女权主义者”和“变革者”六个天赋异禀、个性鲜明的角色,历经吠陀时代、孔雀王朝、笈多王朝、莫卧儿王朝、十九世纪、未来世纪六次轮回,经历不断破裂和重组的关系剧变,演绎了诡谲多变的传奇人生。  最初,他们是吠陀时代散落在印度各地,互不相关、各自为政的六个独立角色,他们的视野受到时代的局限,他们的命运充满各种注定或偶然的悲剧元素。但他们是特别的,是天赋异禀的,决不会安于沦为“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的傀儡。  第二章,他们像河流一样两两交汇,于是这些人群中的“异数”不再孤立,充满个体特征的恩仇悲喜拉开序幕,他们肇始并大刀阔斧修改自己的未来,彼此影响、倾慕、拯救、伤害,他们成为芸芸众生之中的先驱、强者和离经叛道者。  第三章,六大主角融合为一个大圈子,也象征着一种生态的流通和微观意义上“世界”的建构完毕。他们的关系在“轮回”中变得微妙而又坚不可摧。例如,“露奇卡与华伦”这一组主配角组合,在纵向时代间分别以“灵魂伴侣”“雌雄同体”“孪生姐妹”“唇亡齿寒的二人”“心灵遥感的二人”以及“一具躯体中此消彼长的两个灵魂”的方式呈现,正如他们的誓言“千百劫中,形影不离,宛如一人”。  在第四和五章,六位主角颠沛流离,分别投生到风格和文化迥异的西班牙、葡萄牙、埃及、墨西哥、马达加斯加……仿佛,命运在向他们演示“生者必灭,会者定离”,仿佛,时间和地理的共同作用驱使人间恩怨不断稀释和归零。  尾章中,他们彼此离得更远,足迹遍布世界各地:西伯利亚、摩洛哥、美国、希腊、荷兰、秘鲁,但一切距离终究阻拦不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最终,他们不仅成了各自领域的标志性人物,更在从容与顿悟中迎接也许仍是悲剧的生存与邂逅,最终一笑泯恩仇。更惊人的是,他们不再是最初那个只有一种特质的角色,而像“分歧者”一样整合其他人身上的杰出才能和品质,“情圣”有了“生存者”的坚韧,“女先知”有了“变革者”的决断和闯劲,而“女权主义者”则有了“生存者”的强大、“情圣”的真挚不渝、“女先知”的超前思维和“变革者”的惊世骇俗。  或许,身份是可以忘却的,电光火石般,在每一世落幕时灰飞烟灭。但他们的“自我”,他们波澜壮阔的内心,强悍到令每一具新的躯体都臣服于他们的骄傲、野心、灵性和欲望。他们一路走来,也许一直是偏执和孤独的,他们不知道下一世会不会与那些最亲密的人再次遇见,但他们内心深处感知到,只有忠于独一无二的自己,有朝一日才会无愧于被拥戴和热爱。正如最后一章中女先知所说:“当它解封时,人们会说:七百年前某个孤僻的女人呓语般说中它们,就像在异国擦肩而过的人口中吐出我们的乳名。”


压之祖 发表于 2015-8-17 19:16:30

强烈建议不要推荐这种误导人的妖诗......

杨小滨 发表于 2015-9-26 13:24:00

哈哈,我对妖诗还挺有兴趣的,老钢克继续

偶乃客 发表于 2015-10-4 10:58:28

本帖最后由 偶乃客 于 2015-10-3 23:59 编辑

《前沿三部曲》《风能玫瑰》等在渐次开出她的能量。有能量者才有风云大气象的。颠覆性的作品。钢壳兄的及时推举很让人钦佩。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5-11-12 17:16:38

青十三 发表于 2015-10-20 23:23
一句话让晓媛的帖子冷场啦。抱歉。

没有冷场,春秋战国都不冷场,现在冷什么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钢克】  殷晓媛长诗《风能玫瑰》(2015)